男朋友吃我上面吃的大了|怎样用里面夹男朋友

刘宝没想到这人居然能叫出他的名字来,而他根本就不认识对方。虽然刘宝不明白他咋知道的自己的名字,但还是点了点头。

 文学

那个大鼻子见刘宝点头就开了车门走了下来,这时后面的车门也开了,走下两个年纪跟那个大鼻子差不多的家伙。

就在刘宝琢磨他们想干啥的时候那个大鼻子一脚就踹倒了刘宝胸口,刘宝根本就想到他们会忽然动手,一个没防备被大鼻子给踹了个正着,直接就把他给踹进了路边的土沟里。

“艹尼玛的小B崽子,知道为啥打你不?”

三个人一块跳进了土沟,围着刘宝就开始踹。刘宝也只能蜷着身子,用胳膊把脑袋护住,任由他们打。

打了一阵三个人停下手,大鼻子对他问道。刘宝摇了摇头,根本就不知道这几个人为啥会打他。

“以后在你们村里别特么的装B,再特么的得瑟我就废了你。”

见刘宝瞪着他,大鼻子顿时“嘿”了一声,一脚就踩到刘宝的脑袋上,问他:“你特么的还不服是不?”

刘宝不说话,大鼻子见他还装硬便又开始打他。此时正是晚饭时间,路上也没啥人,大鼻子三人又打了刘宝半天才骂骂咧咧出了土沟,开着车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警告刘宝,要是他再装B的话下次就直接弄死他。刘宝从土沟里爬起来,心里明白这肯定是二赖子找人打的他。

不过他并没有证据,要是找二赖子二赖子肯定是不会承认。但刘宝可不想就这么算了,肯定得出这口恶气。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二赖子媳妇儿给骑了,而且还要让他知道,到时候气死这个王八犊子。

被踹了半天,刘宝身上到处都疼,但他还是去了老霍头那,没回家。要是让他爹妈看到他一身的脚印子,那肯定得知道他挨了打,刘宝不想让他们担心。

“哟呵,这是打架去了?看样子打输了吧?”

刘宝一进老霍头的家,老霍头就嘿嘿笑着取笑他,刘宝“恩”了一声,也没说别的,进屋拿了条毛巾把身上的土都拍掉,然后就去练习抓水去了。

“是那个二赖子干的吧?你是不是想骑了他女人报仇?”

还没走到水缸那,老霍头又对刘宝说道。刘宝眉头一皱,心说这老头白天在山上放羊,晚上就在家里一蹲,咋好像啥事儿都知道呢。

老霍头朝刘宝摆了摆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随后说道:“你现是需要的就是女人,弄的越多对你的好处就越多。”

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继续说道:“不过这村子里有两个女人你暂时不能碰,那两个女人不一般,碰了对你没有一点的好处。”

“哪两个女人不能碰?为啥不能碰?她们那里长牙了啊?”

听到老霍头的话刘宝也来了兴趣,急忙问道。老霍头不慌不忙的把眼袋续好烟,刘宝赶紧用火给点着。

老霍头美美的抽了一口才说道:“有句老话叫不怕大撮毛,就怕光秃秃你明白啥意思不?”

见刘宝摇头老霍头才笑呵呵的说道:“意思就是说女人的那,不怕她长的毛多,就怕没毛的。”

要想降服这种女人,只有你修炼出内力了才能找她们弄。那个时候你就可以用你的内力,那样就不会亏了身子了。”

本来以为书上写的都是扯淡,听老霍头这么一说那种女人还真是厉害。庞冬梅刘宝不担心,那是丁彤的妈,他根本就不会打她的主意。

不过那个舒美丽可就不一样了,这女人才三十多岁,而且在城里待过,会保养,身上白兮兮的。

再加上她那身材,不知道勾走了村里多少男人的魂儿,如果有机会的话,刘宝肯定得骑她,但听老霍头这么一说就有点不敢了。

这阵老霍头也说完了,便又让他去练抓水。刘宝练了两个小时便准备回家去修炼正阳经去,但路过二赖子家的时候见他家门开着,刘宝顿时嘿嘿一笑,晃晃悠悠就走了进去。

今天挨的这顿打可不能白挨,得找回来。按刘宝的估计,二赖子找人打完他肯定得去跟那些人喝酒去,而且打他的那几个人还开着车,喝酒肯定得去乡里喝。

这样的话二赖子家也只有张巧莲一个人在家了,他在二赖子身上吃的亏就从张巧莲的身上找回来。

“二赖子,二赖子在家没,给我滚出来。”

还没进二赖子家屋刘宝就扯开脖子喊了起来,他话音刚落屋门就被打开,张巧莲从屋里走了出来。

“喊啥呀?我家二赖子不在家,有事儿的话你明天再来找他,我要栓门了。”

见了刘宝,张巧莲哪能给他好脸色。昨晚她和二赖子正弄的来劲儿的时候飞进屋里一块石头,差点没打着她,所以一见刘宝张巧莲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昨晚那一吓,二赖子的东西就不好使了,不管咋弄都起不来。现在张巧莲已经把刘宝给当成了仇人,恨不得拿锄头直接把他给刨了。

“不在家?那他找人打我就白打了?”

在进张巧莲家之前刘宝就想好了,要是二赖子在家,他就胡搅蛮缠,然后找机会收拾他一下。

如果他不在家的话,那就往死里吓唬他老婆,直到吓的他让自己骑为止,这样也能好好的出出他心里的那口恶气。

“谁找人打你了?刘宝,我可告诉你,你不能血口喷人,要不我就去村长那告你去,让你没好果子吃。”

说着张巧莲就往外推刘宝,不让他在她家院子里待。张巧莲一提到村长刘宝就笑了起来,说道:“村长肯定得向着你呀,你和他关系多不一般呐。”

“刘宝,你说这话啥意思?你想干啥?”

听到刘宝的话张巧莲心里一惊,不过却装成十分镇定的模样,一直看着刘宝。

“我啥意思你比我清楚的多,行了,既然你给不了我说法,那明天我就找二赖子要说法去,估计他也愿意听我说。”

说完刘宝就往大门那走,不过刘宝的速度很慢,他估计张巧莲会叫住他。但都快走到门口了张巧莲也没动静,刘宝心想要是你不叫我,我明天就让全村人都知道你和村长的那点破事儿。

对于孙贵生刘宝也是恨的够呛,那王八蛋吃人饭不拉人屎,收了他的钱也不给他办事儿,而且也没退给他,得教训一下。

“刘宝,你等一会儿,有啥话说清楚再走。”

刘宝的一只脚都迈出大门了,身后才想起张巧莲的声音。刘宝转过身,嘿嘿笑道:“哎呀,我跟你有啥说的,我明天找你家二赖子说去。”

一听这话张巧莲顿时就急了,急忙走到刘宝跟前,一把将他拉进了院子,随即也将大门给关上了。

“张巧莲你这是干啥?现在可是晚上,你把一个大小伙子拉你家院子里来,然后又关了大门,你这是想咋的?”

脸上挂着一丝贱笑,刘宝看着张巧莲。而张巧莲则是撇了撇嘴,说道:“换成是别人可能会传出闲话去,不过你没事儿,一个软蛋还能干啥咋的。

刘宝,我问你,刚才你说那话是啥意思,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明白了,你就别想出我家的院子。”

张巧莲有要发飙的趋向,而刘宝一听她说自己是软蛋,心里一气,顺嘴就说道:“你以为村长把你骑了别人不知道啊?你个骚娘们。”

“刘宝你放屁,村长啥时候骑我了,你这是血口喷人,走,咱们找村长说理去。”

一听刘宝这话张巧莲当时就急了,拉着刘宝就要往外走。刘宝一把将她的手打下去,说行了,你还装啥?我可是亲眼看见的,你那天可真浪,呸,真不要脸。

这事儿刘宝是亲眼所见,所以他一说张巧莲就毛了,也知道刘宝肯定说的不假,要不然也不能把细节都说出来。

“你……你。”

指着刘宝半天都没说出来话,张巧莲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仔细一想这几天并没有在村里听到什么闲话,也就是说刘宝并没有说出去。

既然他没说出去,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要不是今天挨了打还不一定能找上门来,估计是想要钱。

“宝子,你到底想咋的,跟婶子说说,要是婶子能满足你的一定会满足你。”

刘宝等的就是这话,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骑张巧莲出气,张巧莲这一放软话,就等于她是承认了,这事儿也就成了一半了。

而且看她的样子,她家二赖子貌似不知道有这回事儿,那就更好威胁了。如果自己把这事儿给传出去,不仅二赖子会对她不客气,就是村长的婆娘也不会放过她,以后她也就没办法在村子里待了。

“嘿,我其实也不想咋地,只不过是想跟你干那事儿,就是你跟村长干的那事儿,你要是同意我以后肯定不提你和村长的事儿,你要是不同意,嘿嘿……。”

后面的话刘宝不用说张巧莲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张巧莲一听刘宝说想睡他,顿时就指着他鼻子骂:

“刘宝你当我是啥?你想骑就骑啊?你也不看看你的德性,还想睡老娘,做梦去吧。”

虽然这张巧莲十分激动,不过刘宝却是一点都不生气,笑着说:“你再大点声,最好让全村人都听着,到时候我看你咋在村里待。”

说实话,刘宝这招用的有点损,不过分对谁。要是二赖子不找人打他,他还真不至于这样。

这二赖子实在是太过分,还欺负他父母,现在唯一能让刘宝解气的就是骑了他的女人。

况且这娘们一个劲儿的说他是软蛋,那今天就得让她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软蛋。

听到刘宝的话张巧莲顿时就蔫了,也不敢大声说话了,小声说道:“宝子,你这要求实在过分,要不你看看提点别的要求,不行我赔你点钱,你看行不?”

张巧莲心想刘宝是个软蛋,干不成她说不定会想出什么花花招弄她,自己肯定得挨不少折磨。

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给他点钱封住他的嘴,也算是他家二赖子找人打他的医药费了。

“不行,我不要钱,我就要睡你,你就说给睡不给睡吧?”

见着张巧莲口气软了,刘宝更是直晃脑袋,死活就是要睡了她。张巧莲迟疑了一下,看了刘宝裤裆一眼,说道:“你那也不行,你咋睡啊?”

“谁说我不行,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赶紧进屋,你不是想让我在院子里就咋个你吧?”

嘿嘿笑了一声,刘宝抬脚就往屋里走。张巧莲无奈,也只能跟着。二赖子晚上去乡里了,说今晚不回来。

本来张巧莲还想着让孙贵生过来一下,现在一看孙贵生肯定是不能叫了,也只有先把这个刘宝给答对好了。

“怎么?还不脱衣服,你要是不想让我睡就直接说,我还真不愿意勉强你。”

刘宝都感觉自己现在特别贱,不过他却十分喜欢这感觉。张巧莲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我给你睡一次你就能保证不把我和村长的事情说出去吗?”

“一次?最起码让我睡十次我才能不说,我还是那句话,行不行你自己看着办。”

可算是拿住了张巧莲的把柄,刘宝心想能多睡几次就多睡几次,让二赖子脑袋上的那顶帽子更绿。

不过张巧莲听刘宝这么说只是嗤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想让你睡十次,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快点吧,赶紧弄,弄完了好走,别等下我家那口子回来了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一边说着张巧莲一边脱着衣服,心里琢磨这刘宝不知道会用啥方法折磨她。都说男人那一但不好使了就十分的变态,张巧莲现在只希望刘宝不要太使劲的折腾她。

“好,张巧莲,这可是你说的,让我睡十次,别说话不算数。”

这次刘宝倒是没有生气,而是死死的盯着张巧莲的身子。虽然她的身段没有唐小英好,不过她胸脯大,而且一点都没有下垂。

张巧莲刚把上边的衣服脱了,刘宝就受不了了,上前一把抓住了张巧莲的一侧,不停的揉了起来。

被刘宝这么一揉,张巧莲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过电了一般,竟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一股舒爽的感觉也从身体上传出。

“哟,原来你这好使呀?那为啥村里的人都说你是软蛋呢?”

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刘宝的强度,张巧莲脸上顿时就现出了一丝狐疑。刘宝是软蛋的事儿她是听她小姑子李春杏说的,而且李春杏说的有板有眼,说刘宝就是个软蛋,根本没啥用。

现在一看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刚才她还在想刘宝会用什么办法折磨她,现在看来这小子肯定会没命的弄他。

“他们说是软蛋我就是软蛋了?赶紧的,我都等不及。”

迟疑了一下,张巧莲还是允许了,毕竟她怕刘宝到处说她和村长的事儿,不管咋样她今天都得让刘宝睡她。

“嘿嘿,这才听话嘛,就这么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刚开始张巧莲还没说什么,她还是有些吃不消,一边用手推着刘宝的身体一边说轻点,疼。

刘宝哪管她那些,张巧莲越是难受他就越感觉刺激,弄的张巧莲嗷嗷直叫。

“你属驴的啊?这么使劲,轻点。”

张巧莲还真有些吃不住,不过没多大一会儿她就开始“哼哼”了起来,而且动静越来越大,弄的刘宝也兴奋的不行,连十分钟都没到就完了。

“嘿,我这还没来事儿呢,你咋就不行了呢,真是中看不中用。”

其实被刘宝一顿……,张巧莲已经到了。不过她就是想埋汰埋汰刘宝,所以才这么说。

“不中用?行,那你看着,看我能不能把你弄死。”

这话让刘宝有些生气,。

被张巧莲这一刺激刘宝就又动了起来,只,这下换成张巧莲吃惊了,问他是第一次弄女人吧,咋这么快就又行了?

刘宝嘿嘿一笑便继续努力,这次弄的时间比较长,足有半个小时刘宝才交了货。他穿好衣服张巧莲还躺在床上,根本就不能动。

在她的上摸一把,刘宝说道:“今天算一次,还有九次,到时候我还得让你哭爹喊娘。”

听到刘宝说还要弄九次,张巧莲本想说你刚才不弄了两次吗。但这时外面却有人砸门,二赖子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开门,快点,老子回来了。”

一听到二赖子的声音刘宝和张巧莲都有些慌了,毕竟他们干的事儿不光彩,要是被二赖子给逮着了这事情就大了。

“赶紧躲床底下,等他睡着了你再走。”

实在是没地方躲,张巧莲只能让刘宝钻到床底下。刘宝也知道除了这没地方躲,身子一趴就进了床底下。

等刘宝藏好了,张巧莲才穿好衣服出去开门,没一会儿的功夫,刘宝就听到二赖子骂骂咧咧的进了屋子。

“灌了这么多猫尿,也不怕把你喝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1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