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快舔就想吃棒棒糖一样_好大好硬快点进来

赵晓然天天睡在自己身边,可这个女人虽然名义上已经是自己的老婆,可她的身体却不属于自己。他觉得这副美丽的身体,都已经变得那么陌生。黄星的那张旧船票,已经很久没有登上过属于自己的这艘泰坦尼克号了。

黄星腆着脸更靠近了一些:老婆,能不能……能不能给个机会呗?

 文学

谁想,赵晓然嘴唇轻轻地抖动了一下,竟微微地点了点头。

黄星受宠若惊地一阵惊喜!他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一定不能辜负老婆的这次恩惠,一定不能让老婆失望!

这一切像是在做梦,激动的差点儿落泪。

欣然领命,他热情如火。

然而,妻子却面如冰霜,像个木偶人一样。

完全是在应付差事。

黄星心中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凉意。

赵晓然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快点儿!

妻子的冷淡,让他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样,僵持住。

他猛地体会到了曹操当时说出那句‘弃之有味食之无肉’时的复杂心声。

赵晓然不耐烦地又提高音量催促:快点儿你没听到吗?这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尽妻子的义务……

黄星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什么,什么意思?

黄星这一震惊,使得他原本火热的激情猛然褪去,再无斗志。

一直冷若冰霜的赵晓然终于爆发,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愤愤地望着黄星。黄星突然间觉得,曾经在自己心目中如同天使一般美丽的妻子,此刻竟是如此狰狞。她的愤怒俨然如洪水猛兽一般来的汹涌,让黄星有些猝不及防。

或许,他早该意识到这一天的到来了!他无法给予她想要的一切,这对爱慕虚荣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伤害。

赵晓然的眼泪刷地从眶里涌了出来,女人的眼泪来的真快。赵晓然委屈地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不再你的老婆!我要跟你离婚!

黄星感觉到心灵在颤抖:为,为什么?

赵晓然冷哼了一句:为什么?你自己难道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事到如今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我赵晓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初那么多人喜欢我我就偏偏看中了你,跟了你!但是你让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住十几个平方的出租屋,想吃顿好饭买件漂亮衣服都觉得像是天方夜谭!这是人过的日子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同事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这个同事老公是国企的副总,那个是……最差的同事老公都是公司的部门经理。别人问我老公是干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实在鼓不起勇气来,说我老公是……是给人家看大门的保安!你知道别人怎么评价保安吗,三个字,看门狗……

黄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没想到妻子心目中的自己,竟然是如此卑微。他一直以为有爱便有家,如今才恍然大悟,没有经济做基础的爱不会长久,没有经济做基础的家不会长久。他一直坚信爱的力量,爱也的确给了他力量,让他在短短半年内便荣升为保安队长。他以为妻子会很高兴,结果那只是自己天真的幻想。

他的老婆赵晓然是满族人,但她从来不满足。

黄星努力抵制着自己眶中那不争气的眼泪,不让它们出来炫耀自己的软弱。他还是努力地对妻子说了句:我还年轻啊老婆,我一直在努力,半年的时间,我现在已经做保安队长了。下个月我的工资还能再涨二百……

赵晓然哈哈大笑,鄙夷地望着黄星:二百,好多噢!当保安队长很了不起吗,照旧还是保安,还是给人家看大门儿的!我赵晓然真是瞎了眼,当时就觉得你长的帅长的好看,人也老实。但是黄星你告诉我,你除了长的帅点儿,还有别的优点吗?啊……我差点儿忘了,你还有一个优点,那方面别强,一到了晚上就跟发情的狼狗没什么两样。真的黄星,不是我说你,像你这种潜力不去做鸭子真是屈才了……黄星我告诉你,我已经受够了,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我太不幸了,我享受不到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任何东西。我赵晓然觉得委屈,真的太委屈。是我长的丑吗,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那些没有我漂亮的女人,都能找到一个有钱有事业的男人,偏偏我赵晓然找了一个花瓶……

黄星的泪水终于再也抑不住了,汹涌而出。他一直很坚强,一直坚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但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美好都变成了泡影,他心中的天使,也只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化身。他不能给予她想要的一切,当然也不能真正地得到她的心。

听到妻子的这一番讽刺,黄星的心像冰一样凉。但他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尝试去挽留妻子:晓然你要相信,我还年轻,我会给你一切,我会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想抱着妻子哭,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爱,以及承诺。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害怕心灵的冰冷,已经无法再捂热那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拯救逝去的爱情和即将崩溃的婚姻。它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他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恐怖。他不敢想象,没有了爱,没有了晓然,自己的人生该有多么黑暗。

赵晓然只是很诡异地一笑,平躺下身子,极其夸张地摆出了一个造型,冲黄星催促道:来吧,让我最后一次尽妻子的义务。明天早上六点钟之前,我仍然属于你。

黄星欲哭无泪。

赵晓然再催促了一句,见黄星仍然没有动静,于是怒了:黄星你的本事哪儿去了,来啊。我告诉你,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黄星不想再听下去,因为妻子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一次一次地戳击着他的心。以至于,他突然间嚎啕大哭!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恶梦!

但现实往往比梦要清楚一千倍一万倍。

黄星再也忍受不住,撩开赵晓然的手:你说够了没有?

赵晓然冷哼道:你别不识抬举。我赵晓然已经仁之义尽了!要是换了别人,根本都不可能嫁给你这样的废物!在你不能为女人带来幸福之前,不要娶老婆。那样只会害人……

黄星的精神几近崩溃!他像是疯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吼道:滚,赵晓然你给我滚!

赵晓然刷地站了起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她比平时更坦然地站直了身子,甚至还轻扭了一下腰身,像是在炫耀自己姣好的身材。她一件一件地用慢镜头穿上衣服,穿衣的过程充满了了对生活的不满和讽刺。黄星第一次觉得,妻子穿衣服的样子,竟像是刚刚办完那事的小姐,那般悠然。但自己却不知如何为这未遂的交易买单。

是的,他觉得这更像是一次交易,交易的代价,等同于婚姻的坟墓。

他在反思和痛苦中,目送赵晓然穿好衣服走出出租屋。除了爱,她没有带走一样东西。但她却留给了黄星数不尽的财富。这种财富叫做痛苦。天下再也没有比痛苦更催人奋进的了,它像是一个台阶,有可能阻拦你前进的路让你摔倒;但也有可能让你将它踩在脚下,站的更高。

但当赵晓然哐啷一声关上门的一瞬间,黄星并没有将这种痛苦当成是财富。在痛苦没有在体内发生化学变化之前,它仍然是痛苦。

黄星疯了似的咆哮了几声,迅速地穿好衣服。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窝囊,站在农民的角度来看,鲜花插在牛粪上更容易得到滋养,花会开的更艳。但是在这物欲纵横的大都市,饱受着灯红酒绿熏陶的女人们,宁可趴在奔驰宝马中哭,也绝不想被插在牛粪上笑。忆及曾经的美好时光,黄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么晚了,赵晓然一个人出门,该有多危险?

他火速地冲出出租房,甚至连裤子拉链都没来得及拉上。隔壁住着的女孩儿欧阳梦娇正在围栏边儿上洗衣服,见黄星像天外飞仙一样冲出来,冲他问了句:跟然然姐吵架了?

黄星来不及回答她的追问,便已经一溜烟地跑下楼,也不顾影响其他住户休息了,大声地喊着:晓然,晓然——

他一遍一遍地拨打着赵晓然的手机。

但始终无人接听。

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辆出租车,四处寻找。一夜之间,六百元的车费,没能换回一点点的线索。次日清晨六点钟,他收到了赵晓然的一条短信:咱们离婚吧。这样下去,对你对我都是煎熬。好聚好散。

黄星仰天长啸!

上午九点钟,黄星准备到成圣集团向值班保安强调一下工作,然后直接去赵晓然的工作单位找她。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战,他现在不奢望妻子能回心转意,如果她执意要离婚那就离好了,长痛不如短痛。尽管他仍然深深地爱着他的妻子。

乘坐公交车赶到成圣集团,成圣集团的工作人员刚刚上班。他整理了一下保安制服,正要进岗亭检查一下昨晚的值班登记,值班保安突然神秘地告诉了他一件事:成圣集团黄主任上班的时候带了一位美女回来,超正点。

黄星对这类八卦新闻丝毫不感兴趣,更何况,成圣集团办公室主任黄锦江拈花惹草那是出了名的,带个美女来成圣集团炫耀也不算新奇。据说,黄锦江最近还bao养了一个80后美女。但一直只是流言,谁也没有亲眼见到过。

而实际上,在黄星心里,黄锦江却是他的大恩人。自从黄星在这里当了保安之后,黄锦江一直觉得黄星是个可造之才,通过多方面的培养和考察,黄锦江向保安公司举荐黄星担任成圣集团项目上的安保队队长。黄星一直感念着黄锦江的恩情,而黄锦江也对他越来越器重。用黄锦江的话来说,黄星是一颗被埋没的金子,只要一有机会,就能大放异彩。

其实黄锦江的判断并没有错,能做到办公室主任这一角色,都是善于发掘人才的伯乐。也许黄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毕竟安全门卫这一摊子事,都属于办公室主任职责范畴。能够让自己信任的人担任保安队长,那自己能在某些方面省不少心。更何况,黄锦江的确对黄星的管理才能和文字才能相当赏识,黄星撰写的安全保卫方案和管理方案,让黄锦江叫绝。在黄星担任普通保安员的时候,黄锦江就发现了他的这两样特长。因此,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黄锦江对黄星简直是关心倍至。在黄星担任队员值班的时候,黄锦江经常安排工作人员给自己送水送西瓜,他甚至还邀请黄星去过自己家里做客,跟自己敞开心胸喝酒聊天。对于一种普通的保安员来说,这一切都像是天方夜谭。一开始,对于黄主任的盛情,黄星总觉得得受宠若惊,甚至是自卑。但是黄主任并没有嫌弃自己身份的卑微,反而与自己称兄道弟,对黄星的成长进步异常用心。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黄锦江就是黄星生命中的大贵人。没有他,就没有黄星的今天。

正因如此,黄星并不喜欢听别人议论和传播黄锦江的绯闻,他在值班保安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给我上好你的班,不要议论别人短长。

按照正常流程,黄星作为保安队长,应该去黄锦江那里露个面报个道。但是黄星担心会影响黄主任的美事儿,于是作罢。但他马上想起了黄主任昨天下午交待的一件差事,于是赶快到岗亭里临时抱佛脚弄出一个新的保安员花名册来,紧走几步准备给黄主任送过去。

黄主任办公室门口,黄星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女人娇滴滴的笑声。黄星猛地感觉到这事儿不对劲,因为那声音对她来说太熟悉了!他的心里无比忐忑,迂回到外面的窗户底下,他鼓起勇气猛地抬头往里一瞅!

整个世界黑暗了!

黄星看到的是,黄锦江正搂着一个漂亮女人的肩膀有说有笑。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找了一整夜的妻子赵晓然!

哪怕是亲眼看到,他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顾不得多太推测,黄星疯了似的跑回到黄主任办公室门口,直接冲了进去。

黄锦江赶忙松开搂在赵晓然肩膀上的手,而赵晓然却是出奇的平静。黄星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还没等他兴师问罪,黄锦江马上变出一副笑脸:小黄你看你,跟老婆吵什么架嘛,这不你媳妇儿跑我这儿来告你状来了!

黄星第一次觉得,那个自己心中的大恩人黄锦江竟是如此无耻如此恶心,明明当了婊子,却还非想立出贞洁牌坊。他在窗外看的清清楚楚,也听的清清楚楚。

倒是过于镇定的赵晓然冲黄星冷哼了一声:现在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我的事儿你不要管!

黄星不知该说什么,这一情景,让他又气愤,又尴尬。他抬起手想扇赵晓然两个耳光,但是试量了再三,他下不去手。

这一切都跟电影中的情节差不多,老婆红杏出墙,第三者竟然是自己一直敬重爱戴的上级!黄星一瞬间记起了很多曾经并没有引起他注意的事情。前不久他下班的时候曾遇到黄锦江在他出租房附近出现,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他的警惕,他只当是偶然。包括保安队的保安们议论黄锦江2奶的时候,他甚至还帮助黄锦江洗脱罪名,为他辩护。却怎会想到,大恩人黄锦江养的小情人,竟然是自己的结发妻子!

这年头,老婆越漂亮,风险便越高。老婆红杏出墙的速度,往往比通货膨胀的速度更令人猝不及防。黄星记得在四个月前赵晓然曾经来成圣集团看过自己,当时恰巧黄主任准备出门。当时赵晓然的领导突然打去电话,让赵晓然回商场处理事情。黄锦江说他正好要去那附近办事,于是亲自开车送赵晓然回了商场……对此黄星一直还对黄主任心存感激,却没想到,这一个顺路的工夫,自己脑袋上已经有了绿帽子的雏形。这也难怪,一个小保安跟一名国企高层一对比,如同是一辆奥拓车与奥迪车的区别,在上了豪车当了2奶的同时,赵晓然便越来越反感自己那辆没前途没安全感的奥拓,以至于她终于选择了抛弃。

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畸形社会,最盛产坏女人。很多女人宁可偷偷摸给有钱人当2奶,也不愿意正大光明地跟一个普通老百姓过日子。

只是黄星实在想不通,别人偷情都是背对着丈夫,生怕被撞见。你黄锦江泡别人老婆,至少也应该委婉一点儿,可二人偏偏就同时出现在了成圣集团里,这可是黄星上班的地方!要说赵晓然出现尚且在情理之中,这算是一种另攀高枝后的炫耀,是一种傍上高官的虚荣表现。但黄锦江呢,他是国企高层,怎会明目张胆地在自己办公室泡别人老婆,而且明明知道这女人的丈夫就是看大门的保安队长,随时有可能发现他们之间的私情……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黄锦江难道就不怕被丢官罢职,不怕被举报?

当爱化为泡影,当婚姻走到了尽头,当一直深爱的老婆成了自己恩人的小三儿……

最终黄星还是选择了离开。

他成全了赵晓然,成全了黄锦江。

但是他不甘心!在他走出黄锦江办公室的一刻,他暗暗立誓:失去的,我要加倍拿回来;付出的诚意,我要加倍收回!早晚有一天,老子要站在省城最高的楼顶上,让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仰视;让那些背叛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黄星走出办公室不超过十五分钟,保安公司行政部经理打来电话,告诉他,他被解雇了!

黄星心里明白,这一次,仍然是黄锦江的功劳!

他不由得再次仰天长啸!

他仿佛听到了来自天空的回音……

这天晚上,黄星在外面借酒浇愁,到了十点钟,才提着酒瓶子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正掏出钥匙来开门,他却发现隔壁住的欧阳梦娇正在门口来回徘徊,一副焦急的样子。欧阳梦娇也是这里的住户,在附近一家公司当文员。她年龄不大,长的娇小可人,只有二十岁的样子,但身体已经发育的淋漓尽致,该鼓的地方鼓,该翘的地方翘。

黄星上前搭了句话,才知道欧阳梦娇刚加班回来,把钥匙不小心落在公司了,回去找,结果公司锁了门。她现在正和思想做斗争,是不是要找块砖头把锁砸开,破门而入。

越是受到刺激的人,往往越有同情心。黄星让欧阳梦娇先去自己房间里坐坐,再想办法。欧阳梦娇想了想,倒也没反对。

进了房间,欧阳梦娇脱掉了工装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花式衬衣,那胸前的丰满让黄星叹为观止。

黄星不敢多看,给欧阳梦娇倒了杯水。

欧阳梦娇问,家里有什么吃的没?黄星找来找去,就找到一塑料袋蘑菇。欧阳梦娇说她最喜欢吃蘑菇了,于是便要亲自动手做一个炒蘑菇。但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那蘑菇长了一些细细的白毛。黄星和欧阳梦娇就长毛的蘑菇能不能吃的问题,展开了讨论。最后达成共识:蘑菇属于菌类,长几根毛应该不影响食用。

香喷喷的炒蘑菇出了锅,黄星就着白酒一尝,觉得长了毛的蘑菇反而吃起来更香。欧阳梦娇也尝了一口,对黄星说:你别光自己喝呀,给我也整一杯!

两个大都市中的打工者,对着一盘蘑菇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欧阳梦娇一个劲儿地抱怨工资低公司还老加班,黄星借着酒劲儿也将自己和妻子的那档子事儿搬了出来。二人越喝越尽兴,越喝越觉得同病相怜。同是大都市的底层人士,一个刚刚丢了职跑了老婆,一个刚刚受了老板责骂加了一晚上班,二人抨击着社会的无情和现实的残酷,抨着抨着,就抨出了火花。

也许是因为愤世嫉俗的缘故,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黄星拎着酒杯安慰欧阳梦娇说:有班上就不错了,加加班挨挨批算什么,总比我跑了老婆被人开除强吧。

欧阳梦娇也安慰黄星:黄哥其实你这人不错,你老婆她太不懂得珍惜了。钱乃是身外之物,因为钱她抛弃了你,这种人早晚会摔跟头。你老婆走了,你要是不嫌弃,我欧阳梦娇给你当小老婆。

黄星像是被电了一下,刚刚吃里嘴里的一块蘑菇竟然差点儿卡在嗓子眼儿,他笑说:小谭你喝多了!

欧阳梦娇摇了摇头端起酒杯跟黄星一碰:没,我没喝多。黄哥我跟你说,我觉得你这人有潜力!你现在是没爆发,只要你一爆发,那绝对就跟火山似的,一发不可收拾!你身上有劲儿,有股子……

欧阳梦娇琢磨了半天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

黄星呷了一口酒,觉得欧阳梦娇一直在眼前晃个不停,眯了眯眼睛,她还在晃。黄星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喝多了。欧阳梦娇的感觉却跟黄星恰恰相反,她感到整个屋子的东西都在转,唯独对面的黄星稳如泰山,她觉得满屋子的东西都喝多了。

一盘子蘑菇就下去一斤多白酒,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盘子里还剩下一小块蘑菇,黄星和欧阳梦娇几乎是同时伸出了筷子。

两双筷子夹在了一起,他笑她也笑。

笑着笑着,不知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就笑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主动,两个人的身体也凑到了一起。

酒精的作用让两个同病相怜的沦落男女,紧紧地抱在一起……

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酒醉灯迷万堂春。这一夜,一对喝醉的男女尽情地甜甜徜徉在暧昧的海洋之中,欧阳梦娇给予了黄星他结婚半年来没有享受到的温暖和抚慰。他像个永远不知疲惫的战士。而欧阳梦娇像是一条风情万种的美人鱼,时而温顺时而狂野。

这一晚上多少次,就连黄星也记不清了,虽然酒劲一直没有消退,但他却清醒地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与淋漓。

第二天早上,二人仿若是心有灵犀,同一时间醒来。忆及昨晚一事,黄星满心歉意,但欧阳梦娇却羞怯地笑了笑,光着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在黄星面前坦然地一件一件穿衣服。她的身材的确很好,甚至比赵晓然还要好。

不过他也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昨天晚上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跟欧阳梦娇发生了关系?人家毕竟还是个青春小女生。正在黄星暗暗思忖的时候,欧阳梦娇突然捂了捂小腹,说是有点儿疼。黄星意识到是昨晚或者过于猛烈了,想说出‘对不起’但没说出来,他觉得别扭。就拿这一晚艳遇来说,他都觉得莫名其妙。就好像是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个大馅饼,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自己脑袋上。

欧阳梦娇穿上了那套湛蓝色工装,然后坐在床头蹬上鞋子。黄星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突然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欧阳梦娇,在此之前,她一直是黄星欣赏的时尚性感小女生。当然,只是欣赏。但就在昨晚,他竟然与她发生了这种事。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呢,还是该反省。小桌上的筷子和遗留的那一小块蘑菇还在,似乎在陈述着昨晚一事的起因。黄星依稀地记着,先是自己和欧阳梦娇的筷子夹在了一起,然后两个人就稀里糊涂地搂在了一起……他简直不敢想象,生活中竟然还有这种艳事!

欧阳梦娇穿好衣服后,竟然异常坦然地在黄星身上拍了一下,笑说:懒猪起床了,太阳快要晒屁屁了!

黄星很惊异她还能笑的出来。

他掀开被角往里瞧了瞧自己的身体,脸一下子变得滚烫。至少,他不敢像欧阳梦娇一样赤着身子站起来,让对方瞧到自己身体所有的奥秘。尽管,这种奥秘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变得不再是奥秘。欧阳梦娇洗了把脸梳了头,然后哼着歌出去买早餐了。

黄星几乎是惊魂未定地迅速穿好了衣服,用冷水狠狠地洗了几把脸。这一场不是梦的梦,太真实又太魔幻,让他突然间像是失去了方向感。但是回忆起昨晚的快慰与澎湃,一时间,他竟然有了一种由衷的感慨,这辈子能有这么一回,死也值了!

但他突然又被自己的这个感慨,吓了一跳。

不一会儿工夫,欧阳梦娇买来了几根油条和两盒豆浆。黄星几乎是很尴尬地与欧阳梦娇坐在一起吃饭。欧阳梦娇只吃了一根油条便饱了,掏出纸巾来擦拭了一下嘴巴,要去上班。临走出屋子之前,她突然凑到黄星耳边说了句:你昨晚真像一个战士!

黄星疑惑地问:为什么?

欧阳梦娇知道他问‘为什么’,不是问为什么像个战士,而是无数个‘为什么’的总和。比如说昨晚为什么会和黄星发生关系;发生关系后为什么会这么坦然甚至是兴奋……但欧阳梦娇暂时不想回答,尽管她心里有自己认为比较合乎逻辑的理由。但她知道,这种理由,对自己来说是合理的,但是对黄星来说,却恰恰相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11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