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阿我不行了慢点太快了_跟几个工厂妹开过房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16:58:08

要知道,陈二宝现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于林岚这种既年轻漂亮,又有女人味儿的少妇,根本就没有免疫力,不接触还好,一旦接触了,就不是想忘,想忘就能忘的。

 

更何况,陈二宝接触的还是林岚身上最私密的部位,那诱惑可想而知。

诊所距离陈二宝的家不是很远,很快,陈二宝就来到了诊所门前。

这是陈二宝家的老院子,面积不大。

陈二宝打开诊所的门,一股药味儿立即扑鼻而来。

诊所自然不比医院,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门口不远处是一张问诊的桌子,桌子旁边摆放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箱子。

最里边则是一张单人床,是平时给病人检查身体用的,床边的上方拉着一张白布帘子,一般不用,只有给病人检查身体的时候才会拉上。

来到看诊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陈二宝极力想平复自己的情绪,可他越想平静,却越平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要和林岚睡觉的事。

“这可是我嫂子,今天晚上要不要跟她一起睡呢?睡的话,是不是太禽兽了?可如果不睡,岂不是禽兽不如……”

陈二宝就这样想着,陷入了两难境地,思前想后,到最后也没能拿个主意,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陈二宝这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仔细听了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很明显,应该是有人来看病了。

陈二宝立即打起精神,正襟危坐,别说,还真像个专家。

陈二宝开的诊所是村里的独一份,不过平时找他看病的人并不多。

寻常小病小灾的,村里人选择抗抗就过去了,就算抗不过去,也会选择去镇医院,毕竟病重了,才知道害怕,自然要选择好一点的医院。

所以,对于好不容易上门的病人,陈二宝每次都治的很仔细,加上他的医术还不错,不敢说妙手回春,但基本上也是药到病除。

尤其是治疗女性病更是有一套。

前几天,村里的刘寡妇肚子疼的受不了,火急火燎的来找陈二宝看病,陈二宝一没让她吃药,二没给她打针,只是轻轻的帮她揉了几下,她当场就不疼了。

这下可把她稀奇坏了,逢人就夸陈二宝的医术是怎么怎么好。

这也给陈二宝带来了不少的病人,还大都还是像刘寡妇那样的妇女,并且都不是什么大病,陈二宝只一揉就搞定了。

一下子,陈二宝就成了妇女们眼里的神医,这几天来找他看病的。也几乎全是村里或者外村的妇女。

所以,听到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陈二宝下意识以为还是妇女。

让陈二宝万万没想到的是,诊所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居然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刘寡妇,而另外一个,是刘寡妇的闺女胡小爱。

胡小爱捂着肚子,是被刘寡妇扶着走进诊所的,显然是身体不舒服。

看到胡小爱,陈二宝先是一怔,紧接着就两眼放光。

胡小爱长得非常漂亮,和林岚一样,在村里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女大学生,毕业以后留在城里工作,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家,平时很少有机会能在村子里看到她。

说起来,陈二宝和胡小爱也算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玩耍,还一起撒过尿,一起洗过澡,关系特别好。

只是陈二宝初中辍学以后,两个人的来往就越来越少了。

陈二宝记得很清楚,上次见到胡小爱还是在一年前,当时胡小爱急着回城,陈二宝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过去搭话,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胡小爱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胡小爱了,即使胡小爱以后找男人,也肯定会找城里的男人,像他这样的乡下穷小子,顶多也只是瞧上一眼。

不过,在陈二宝心里,除了母亲李桂芝和嫂子林岚以外,胡小爱就是他最看重的女人了,有好几次他都在睡梦里梦见了胡小爱,有时他甚至还无耻的想过,如果胡小爱回村的时候正好生病了,或者磕着了,碰着了,撞着了,反正就是不好,这样一来,情急之下,胡小爱岂不是要过来找他瞧瞧?

“真是没想到,老天爷开眼,胡小爱竟然自己送上门了!”陈二宝咧着嘴,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胡小爱的打扮很清闲,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上面的领口开的有点儿大,从陈二宝的角度,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小内和在小内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只是露出的有点儿少。

即使这样,陈二宝依然看的很起劲。

咕噜!

陈二宝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跳顿时加速。

“娘嘞,村花就是村花,和嫂子一样,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女呀。”陈二宝急忙伸手捂住鼻子,他感觉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刘寡妇抬头看了陈二宝一眼,急道:“二宝,傻愣着干啥,没看见小爱的肚子疼嘛,快过来帮她瞧瞧!”

“好。”

陈二宝这才回过神,赶紧收起目光,大步迎了上去。

只是,当陈二宝走到胡小爱身边,伸手抓住胡小爱的胳膊,想把胡小爱扶进诊所的时候,胡小爱瞪他一眼,突然猛地一甩,把他的手甩开,一脸嫌弃道:“你的手脏,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

陈二宝的脸顿时一阵发黑。

靠!

吃了几年城里的饭,见了些世面,看来胡小爱真的是变了。

“小爱,你说啥呢。”刘寡妇愣了下,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嗔道:“二宝的医术可厉害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脏一点怕啥?”

听到这话,陈二宝的脸更黑了。

“二宝,你过来。”而刘寡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可是……”

陈二宝看了眼胡小爱,见胡小爱的目光足以杀人,他顿时就有点为难。

“看她干啥?有张婶在呢,快过来帮忙。”

“好。”

有刘寡妇撑腰,陈二宝犹豫了一下,就再次凑过去,伸手抓住了胡小爱的另一条胳膊,心道你嫌我脏?不让我扶?我偏要扶,脏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妈!”胡小爱的语气里全是不满。

“叫妈也没用。”刘寡妇板起脸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让二宝给你瞧病,尽快把病给治好。”

话落,不等胡小爱再说话,刘寡妇就对陈二宝笑道:“二宝啊,走,咱们进屋说。”

陈二宝和刘寡妇同时用力,架着胡小爱往诊所走。

陈二宝本来就比胡小爱高,现在又扶着胡小爱,在往诊所走的途中,他的目光微微一斜,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胡小爱那开的有点儿大的领口上。

乖乖,这个角度好像比之前看着更过瘾!

咕噜噜……

陈二宝忍不住接连吞了几口口水。

“你……你往哪儿看呢?”

就在陈二宝感觉鼻血快要流出来的时候,胡小爱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冷喝道:“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爱,你怎么跟二宝说话呢?二宝现在可是在救你,看几眼怎么了?看几眼又不会生娃。”

刘寡妇绷着脸喝斥了胡小爱一顿,随后看向陈二宝,笑道:“二宝,只要你能把俺家小爱的病给治好,到时候小爱不让你看,婶子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陈二宝脚下一软,差点儿摔个狗啃屎。

这刘寡妇……陈二宝真是服了。

刘寡妇都这么说了,陈二宝哪里还好意思再偷看?急忙将目光从胡小爱的胸前移向了一边。

两分钟后,陈二宝和刘寡妇把胡小爱搀扶到了诊所里面的床上,陈二宝顺势拉上布帘,然后问道:“张婶,小爱姐这是……”

“来血了,痛经。”刘寡妇倒是爽快。

“呃……”

反倒是陈二宝有些不好意思了,而胡小爱更是臊得脸红耳赤,怒冲冲的瞪了刘寡妇一眼。

刘寡妇假装没看见,笑道:“二宝,你不是会揉吗?快给小爱揉揉。”

揉揉……

陈二宝那个汗啊,心道你说的倒是轻巧,痛经和别的毛病可不一样,要揉,只能揉胡小爱的肚子,就凭胡小爱刚才的态度,别说揉肚子,恐怕连手都不会让他碰。

见陈二宝面露难色,刘寡妇说道:“二宝你放心,有婶子在,小爱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妈,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一听这话,胡小爱顿时就恼了。

而刘寡妇毫不弱道:“废话,就因为你是妈亲生的,所以妈才急着让二宝给你揉揉,换成别人,妈才懒得管。”

一句话,呛得胡小爱哑口无言。

看得出来,胡小爱对刘寡妇还是十分畏惧的,有刘寡妇在,陈二宝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张婶,虽然你上次和小爱姐一样,都是肚子痛,可是你们的病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揉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儿。”

“只要能治病,揉多久都行!”刘寡妇点头道。

得到了刘寡妇的首肯,陈二宝随即扭头看向坐在病床上的胡小爱,笑道:“小爱姐,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而胡小爱低着头。根本不搭理陈二宝。

没办法,陈二宝只好看向刘寡妇,“张婶,小爱姐这样坐着可不行。她得躺下,不然,我没法给她治病。”

“小爱,还不赶快躺下。”刘寡妇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抬起头。迎上刘寡妇凶巴巴的目光,胡小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可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陈二宝来到床前,刚伸出双手,胡小爱却突然喊道:“等会儿。”

陈二宝和刘寡妇都是一怔。

“小爱,咋滴了?”刘寡妇疑惑的道。

“没啥。”

胡小爱摇了摇头,对刘寡妇说:“妈,我有点口渴,你去给我倒杯水。”

“你这妮子,事真多。”刘寡妇嘟囔着,掀开布帘的一角,走了出去。

暖水壶在会诊桌前。

不过刘寡妇前脚刚走,后脚张小爱就瞪着陈二宝威胁道:“别以为有我妈撑腰。你就可以胡来,我警告你,你要敢趁按摩的机会占我的便宜,就算你把我的病治好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这话时,胡小爱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气势十足。

“小爱姐,你尽管放心,我只是给你治病,不会故意占你的便宜,再说了,有张婶在,就算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陈二宝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自己的小算盘。

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陈二宝可不想做王八蛋,所以,一旦有机会,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

陈二宝的话刚说完,刘寡妇就掀开布帘的一角,端着一杯热水走了进来。

“小爱,水有点儿热,你喝的时候小心烫……”

“妈,我突然感觉又不渴了,要不,还是你喝吧。”胡小爱找了个理由,推脱道。

“妈不渴,要不,妈给你留着吧,等你啥时渴了再喝。”刘寡妇端着那杯热水站到了一边。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

此刻,胡小爱平躺在床上,胸前的两个大馒头傲然挺立,随着她的呼吸轻微的颤动着……

看到这一幕,陈二宝突然就想到了林岚。

昨天晚上帮林岚拔黄瓜的时候,陈二宝看到了林岚下面的那张小嘴,并且把手指头给塞了进去,那感觉……啧啧,简直爽爆了!

“胡小爱和嫂子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她的身体摸起来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滋润味儿……”陈二宝胡思乱想,很想在胡小爱的胸上抓一把,可是有刘寡妇在场,他有那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

咳嗽了,陈二宝收回心思,伸出双手就按在了胡小爱的肚子上。

“啊哦!”

胡小爱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禁不住呢喃一声,像叫床似的,落在陈二宝的耳朵里,别提有多他娘的诱人了。

“小爱姐,只是按个摩,你不用这么紧张。”陈二宝笑着安慰道。

“要你管,我……我哪里紧张了?”胡小爱嘴硬道,只不过,她话音刚落,就把脸扭向了一边。

“是啊小爱,有妈在,你有啥好紧张的。”话虽这么说,刘寡妇的眼睛却瞪得溜圆,目不转睛的盯着陈二宝的手,生怕陈二宝趁她不注意,偷偷占胡小爱的便宜。

陈二宝按摩的很仔细,隔着衣服,其实他手上的感觉并不大,然而,那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依然让他很享受。

本来,陈二宝确实想借着按摩的机会,多占胡小爱一点便宜,但是刘寡妇盯的这么紧。他根本无从下手。

没办法,按了大概五分钟,陈二宝就打算收手。

“哎呀坏了,家里的猪还没喂!”而让陈二宝始料未及的是。他手上的动作刚一停下,刘寡妇突然一拍额头,想起了她家快生的猪,急道:“二宝。婶子就把小爱交给你了,治不好她的病,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说完,刘寡妇扭头就走。

“妈。你别……”胡小爱一惊,刚想拦,可话到嘴边,刘寡妇就已经急匆匆的跑出了诊所。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也是醉了,为了几头猪,刘寡妇居然连亲闺女都不管了。

刘寡妇一走,诊所里面就剩陈二宝和胡小爱两个人。

“你按完了吗?”胡小爱挣扎着想要坐起身。

“还没。”

陈二宝撒了个谎,机会就在眼前,他可不想就这么错过。

“都按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按完?”胡小爱很是不耐烦。

“快了,再按一会儿就行了。”

“那你快点。”

“好。”

陈二宝压下内心的激动,双手重新在胡小爱肚子上动起来。

没有刘寡妇在一旁盯梢,这回陈二宝的胆子大了许多,刚一上手,他双手十指就往下移了那么一点,接着又移了一点……

足足十几分钟!

本来五分钟就能揉完,可是私心作祟,陈二宝那双手愣是在胡小爱身上来来回回的揉了二十分钟,到最后,胡小爱的肚子被他揉得热乎乎的,而他的手也微微有些发麻。

真爽啊!

陈二宝心里暗叫。

低头看了眼胡小爱,连耳根子都红了,陈二宝担心再揉下去,胡小爱肯定会怀疑,于是一边揉,一边问道:“小爱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好像不那么疼了。”胡小爱小声的道,虽然她不想承认,可陈二宝的按摩的确减轻了不少疼痛。

陈二宝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趁机道:“如果你把衣服脱了,让我再揉一会儿,效果肯定更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谣俗词 两汉曹操的古诗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谣俗词》是两汉(朝代)诗人曹操(作者)创作的古诗词作品。「瓮中无斗储,发箧无尺缯」是本首诗词的第一句,也就是首联。仔细阅读下文,您能获得《谣俗词》诗词原文、翻译、作者简介等知识。 瓮中无斗储,发箧无尺缯。友来从我贷,不知所以应。 两汉曹操简……

标签:

棚户区非常勇猛农民工|全班男生都玩过她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她想把那小玩具从她身体里拿出来把电源键关了但她也没法做到啊,总不能在赵峰眼皮底下那样做吧?那不就是不打自招将自己的隐私暴露在小叔子眼前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啊,也许……可能……是有吧,呵呵。”宋雪吞吞吐吐地说。     “咦,不对,……

标签:

怎么看出两个人做过|乱肉人妇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王东并不会什么足疗,只不过以前他嫂子忙碌一天家务累了,晚上的时候王东就会给他嫂子按摩一下,有时候也帮她揉脚。  在电梯里,王东说自己会足疗,完全是想制造机会,从苏雪的娇躯上揩油而已。   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顿时让王东感到十分满……

标签:

往里面放震动器黄文|女孩子的第一夜图片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余小燕瞥来她那无限风骚放浪的眼神,在俺身上打量几下后就嗤笑着回道:“一个臭看大门的老东西,有什么好谈的,马哥,还是咱们俩谈谈吧!”     这个女人,从来就看不起俺们这些底层劳动者,谁让人长的漂亮身材还好,又是马波的玩具。   但今……

标签:

一个女人和多个大学生|哥哥人家舒服嘛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老王就听到了李岚跟李二狗的争吵声。 李二狗的话很难听,好几次都气的李岚说不出话来。 “反正你看着办,要是不给我钱,我就天天来你家门口骂,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就走着瞧。” “你要多钱?”   老王原本还想要利用自己的手段将李二狗赶走的,可……

标签:

男朋友把手指伸进b里面还搅动|碾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总裁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再次出来时,脸上挂满了红晕,吊群一边还挂在腰间,露出来的小蕾丝也歪歪扭扭的,基本失去了遮挡的作用。 卧槽,又对着手机激情了一回? 然而惊诧的还在后边,就见她手里多了个精致的盒子,走到电视柜跟前时,就弯腰把盒子放在地上,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几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