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主动脱下裙子让男生捅_狗茎进入人体图

小李子和这小太监也熟得很,挥挥手当是打了招呼,一脸严肃地道:“我先进去见公公,你们都退到十步之外。”

 文学

“是。”

其他的小太监立马往后退去,只让小李子一个人进了门。

小李子进了公公的房,当即就躬身道:“公公,小的来了。”

只见在房里的一张床上,一个看似老态龙钟的老人家正挺着腰坐着,听到小李子的话,立马就睁开了眼。

“小李子,你过来……”

忽然这老人家喊出一道声音,小李子赶紧迎了上去,拨开床帘一看,老人家的脸色让小李子顿时有几分心疼。

“干爹,您这是……”

小李子哽咽着说不出话,眼前的老者身上已经起了不少的黑斑,比小李子刚见到他的时候可有憔悴了许多。

想当年小李子刚进宫的时候,还是总管公公使招让他没净身就进去的,还把他认做干儿子,这一路风生水起,总管公公可没少帮忙。

“儿啊……”总管公公忽然睁开眼,混浊的双眼看向了小李子,“用不着多伤心,人死是早晚的事,这次干爹找你进来,是要给你留几句嘱托。”

小李子当即跪下身子说道:“干爹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

总管公公看着小李子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干爹之所以让你没净身就进来,让你当我干儿子,就是看中了你和我是同姓的,你可千万要记得,以后给我们李家留给后,这样才好把我的牌位供上祠堂。”

“干爹放心,我一定会给咱们李家留下最好的种!”

小李子眼神闪烁,当初他能留着自己的宝贝,全都是靠了干爹,现在别说给他留一个种子,留十个种子都行。

总管公公听了,又是慈祥地笑道:“那就好,我现在已经过了年纪,想必皇上也知道这点,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挑选总管公公,我虽在他面前多有提携你,不过能不能做到这个职位,还得看你自己了……”

小李子眼睛一亮,这个干爹果然没白认,他现在也就一个总管太监而已,想爬到总管公公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哩,干爹这回可是给了大恩。

小李子和干爹在房里一直谈了几个时辰,等到了晚上之后,他才悄悄离开了皇宫,开始按着干爹给的计划去布置。

等计划布置完之后,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这期间小李子虽然想去找林婉儿,可惜无奈有事缠身,根本就赶不去。

殊不知,除了林婉儿之外,还有一个人迫切地想找小李子进来哩!

庆贵人这几天待在宫里颇是烦闷,自从上次被小李子那么一调教之后,她的心里头就一直是痒痒的,直想着他能赶紧来找自己。

可是谁知道她找人去召小李子,却得知他不在宫中的消息,这可就苦了她一个人,就算是自己有手,可感觉也没有小李子那天夹着的棍子舒服哩!

这一天,庆贵人又暗中找人去召小李子,本来还以为小李子又有事要忙,可是谁知道却得知小李子说待会就过来。

庆贵人心里一喜,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些汗味,心想着等自己沐浴完再见小李子也不迟……

庆贵人一吩咐,立马有宫女来服侍她更衣沐浴,那雪白的身子,挺翘的山峰一沾到水,肌肤上立马浮现出一抹通红,看上去吹弹可破,让人想要咬上去。

庆贵人让宫女都出去,自己一个人躺在浴池里,细细抚摸自己的身子,心里直想着为什么皇上还不来宠幸自己。

殊不知,就在她上下动作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悄咪咪地钻了进来,隔着屏风盯着她的娇躯看。

小李子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是宫女把他放进来的,现在他看着眼前的庆贵人,心里直兴奋的手脚颤抖。

眼前的庆贵人躺在浴池里,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就搭在池边,她捂着自己的白嫩不断揉捏着,一脸的醉人神色,直看得小李子也跟着绷硬起来了哩!

“是谁?!”

忽然庆贵人听到浴池边的声音,慌的喊出一声,冰冷的眼神朝着小李子这边投射过来。

小李子赶紧从屏风后出来,躬身说道:“贵人息怒,是小李子我。”

“小李子?”

庆贵人一听到小李子的声音,惊的立马从浴池里爬起来,她胸前的白嫩拂过一道水流,在烛光的照耀下看着可是晶莹剔透的,让小李子都忍不住多扫了几眼!

他这也是在试探庆贵人的反应,虽然上次庆贵人还舍不得自己,可是谁知道隔了这么久,她还会不会像之前那样听自己话。

庆贵人一见小李子这卑躬屈膝的样子,反倒放松了下来,她刚才其实也正在心里头想着小李子哩,毕竟那天被调教得还没完,现在她可是寂寞得很。

“好你个小李子,现在居然闯到本贵人沐浴的地方。”庆贵人冷笑着道。

她嘴角勾出一道媚笑,虽看似在责问,实则说话的语气却根本没有半分要责怪小李子的意思。

小李子一见庆贵人这样子,就知道她还是之前那个样,他当即低下头来,顺着庆贵人的脸色行事。

“贵人息怒,您身娇肉贵,一看就是以后能当皇后的命相,小的也是被外面的宫女放进来的,并不知道您还在沐浴哩……”

小李子这把嘴,直把庆贵人说的洋洋得意,论起身材相貌,她还真不以为自己差皇后多少。

见庆贵人一脸沾沾自喜的模样,小李子心中也是在暗笑,等待会糊弄完你,老子就让你比皇后还爽!

庆贵人眉头一挑,抬起自己的玉手朝小李子招了招。

“你过来。”

“这……”

小李子盯着满浴池的花瓣水,不是他不想下去,只是这一脱衣服,怕就会被庆贵人看到自己的秘密。

谁知道庆贵人见他这畏畏缩缩的样,却是一把就把他拉了过来。

“让你过来就过来,想那么多干嘛呢?”

“扑通”一声,小李子摔进了浴池里,溅起的水花洒了庆贵人一脸,只惹得她惊呼一声。

小李子身上还套着衣服,却是被庆贵人搂得死死的,她胸前的那对白嫩,更是不断在他的身上蹭!

小李子心里那个喜,虽然弄湿了自己的衣服,可是好歹没有被庆贵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搂着怀里的庆贵人,小李子只感觉手上滑嫩的很,捏起来可是无比的软和!

“哎呦!”

被小李子这么一捏,庆贵人更是娇呼了一声,伸手把小李子给抱住。

只见庆贵人媚眼如丝地看着眼前的小李子笑道:“李公公,那天的你可还没有调教完呢,现在可要调教一下?”

小李子搂住怀里的软玉,心里头爽快的不行,不过他怕露出破绽,还是讪笑着说道:“贵人,那时我们是在床上调教的,现在是在浴池里,怕是调教不了哩……”

庆贵人一瞪眼,说道:“这有什么的?那天练的是御床之术,今天咱们就来教练御水之术呗!”

说完,庆贵人突然低头往小李子脖子上轻轻一咬,那种轻微的疼痛感立马让小李子痛呼了一口气,心里头却更加感觉刺激。

“好好好,贵人想练御水之术,那小的教您便是。”

说罢,小李子忽然把庆贵人抱得更紧,凑上去就对她粉嫩的小嘴发动了进攻,那小嘴软软的,还带着一些花朵的香味,吮吸起来可是非常的甜润。

庆贵人也是被亲的惊呼一声,旋即和小李子抱得更紧。

刚才两人说的都只不过是客套的话而已,实则两人心里头都火早就已经烈得连浴池的水都浇不灭!

浴池里不断响起水花飞溅的“啪啪”声,两人忘情地亲在一起,小李子更是把自己在教坊司里练过的技巧给使了出来。

不说别的,就光靠小李子一把嘴,在庆贵人的玉脖上蹭过,就麻酥酥的让庆贵人受不了。

喘气声不断在屋子里头传出,两人缠在一起,早就没有了多余的顾忌。

小李子双手揉着庆贵人胸前的白嫩,那软绵绵的可让他忍不住多用了几分力,直捏的庆贵人娇喘连连,那小白脸蛋瞬间就变得通红。

“啊……小李子……你可真……真会调教……”

庆贵人只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被小李子给玩弄着,她的小嘴更是被亲的来不了气,一下子竟然有了几分晕乎乎的。

还好小李子进来之前先把其他宫女给支开了,不然被她们听到庆贵人的声音,怕不是立马就去报告给皇上,然后拉着自己去砍头哩!

不过既然已经把宫女都给支开了,小李子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他捏着庆贵人只觉得不尽兴,忽然低下头来,嘴巴把其中一处的白嫩给含在嘴里。

“啊……”

庆贵人被刺激的顿时娇呼一声,只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正慢慢地被蹭得硬起来。

小李子这么做还有些害怕呢,他抬眼一看,却只看到庆贵人抿着红唇,那张俏脸别提有多诱惑销魂。

庆贵人根本没在乎自己咬着的是她身上那个地方哩,反而是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按着他贴在那软软的白嫩上,好像不愿意让他松口!

一见到庆贵人这渴求不极的样子,小李子心中来劲的很,舔的是越来越舒服。

屋里头春光明媚,小李子和庆贵人待在浴池里,两人紧贴着身,那姿势就算是庆贵人和皇上都未曾试过哩!

“等一下……”

忽然庆贵人的一声娇呼,让小李子停下了嘴。

庆贵人气喘连连的,她胸前的白嫩依旧贴在小李子的身上,那两点嫣红看着可是粉嫩诱人。

“小李子,咱们到浴池上去,这水里太耗费力气了。”庆贵人幽怨地道。

不是她不想在水里,只是在水里头的感觉,还没有上次在床上的感觉好哩!

小李子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庆贵人只是想上去而已。

他双手一抱,就把庆贵人从浴池里抱了出来。

小李子的手搭在庆贵人身下的圆润上,那软乎乎像是馒头一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多捏了几下。

“啊……”

庆贵人被捏的娇喘一声,她有点惊讶地看着小李子,都说太监是些软弱无能的家伙,可是为什么小李子居然这么有力?

刚才被小李子那么一弄,她只感觉比和皇上在一起还要爽快,毕竟皇上每次过来,待的时间还没有半个时辰……

两人这一上来,顿时感觉到了凉风飕飕,和在浴池里头不同,两人身上都被冷的除了鸡皮疙瘩,那冰寒的感觉,直让庆贵人把小李子搂得更紧。

“小李子,本宫身子冷……”庆贵人和小李子撒娇一样地道。

小李子一见庆贵人这可爱的模样,还忍得住,他嘴角勾出一道邪笑,低头亲上了庆贵人的小红唇。

“贵人,等小的待会给你按摩一下,你就不冷了。”

“嗯……”

被小李子这么一索取,庆贵人的呼吸都变得不太顺畅,看着邪笑着的小李子,别看他是个太监,可是还是特别的帅气哩……

庆贵人这娇滴滴的样子,直看得小李子一阵激动,没想到弄着弄着,居然把庆贵人都给弄服了,等自己在她身子里留个种,那以后说不定还是他儿子当得皇上哩!

一想到这,小李子就赶紧把庆贵人给放到浴池边上,看着这近乎完美的肉体,小李子就忍不住要扑上去!

不过他怕庆贵人知道自己的秘密,还是没敢马上动手,反而是借着给庆贵人按摩暖身,手掌握住了庆贵人的玉腕。

“贵人,还请您别动,小的这就来给你按摩。”小李子笑道。

庆贵人现在连身体都交给小李子了,自然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她点了点头,然后就感觉小李子的手在她身上揉着。

刚出浴的身子还冷得很,可是庆贵人只感觉小李子的手在身上这一按摩,顿时变得温暖了不少。

只是自己身上的白嫩里头可满满的都是水,这一出来碰到冷风,那冷的让庆贵人又是有点难受。

“小李子,本宫这里还冷的很哩……”

庆贵人扫了一眼自己的白嫩,有点羞涩地和小李子说道,毕竟这可是自己私密的地方哩。

小李子早就等着她这么说了,他双手直接就攀了上去,那种温暖的感觉,直让庆贵人觉得舒服得不行。

“没错,抓着……别松开……慢慢揉……”

小李子揉着庆贵人那两处白嫩,心里头简直是爽得不行,刚才在水里是一种感觉,这一出了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那地方揉起来就像是水球一样,充满了弹性,弄得人想要含上一口尝尝是什么滋味!

小李子见庆贵人一脸迷醉的样子,心知她已经被自己弄得失了神,他干脆地说道:“庆贵人,这地方的嫣红,用手可是按摩不了,用嘴行不行?”

庆贵人白了他一眼,弄得小李子有些尴尬,刚才在浴池里可不是又没含过,怕是小李子这么说是故意想吃……

不过庆贵人回想起刚才被吃的感觉,忽然又觉得身体痒痒的,别的不提,小李子吃着的时候,那舌头动的可是比鱼儿摆尾还要灵活!

一想到这,庆贵人就没有办法地朝小李子使了个眼色说道:“随你吧,只要把本宫弄开心了,你想怎样都成。”

小李子脸上露出一丝不可轻易察觉的笑意,盯着那两处早就被他还玩弄的凸涨的嫣红,立马就低头吃了下去。

这一吃,立马让庆贵人挺起腰肢来,小李子吃的可真是痛快!

刚才在水里小李子可没尝清楚,这下子一咬,尝到舌尖上传来的甜味,立马让小李子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那两处白嫩上甜丝丝的,吸起来可是相当的过瘾!

庆贵人只感觉小李子趴在自己身上,嘴巴在动着,手指也摸索着没有停歇,不断从她身上各处滑过,那可真像是发丝撩过耳朵的酥痒哩!

“哎呦……小李子……慢点……又不是不让你吃……”庆贵人拍了拍小李子的头说道。

小李子抬起头来,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唇,邪笑着和庆贵人说道:“贵人说的对,小的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美的躯壳,一时间把持不住。”

庆贵人掩嘴调笑,胸前的白嫩晃的让小李子的眼睛都要花了。

“你一个小太监,能尝到本宫是你的荣幸,难道你还碰过其他女人不成?”

小李子讪讪一笑,没有再说话,他在教坊司的时候,碰过的女人可比庆贵人身上的水还要多哩……

这么说着的时候,小李子的手也已经往下摸索到了庆贵人的大腿上,那软的像是豆腐一样的触感,让小李子不犹得多捏了几下。

“别捏坏了本宫,要让皇上看到了,到时候你可是活罪难逃,死罪难免……”庆贵人媚笑着说道。

小李子也是笑了笑,庆贵人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不是主动地伏下了身子,抬起大腿就把他的手给夹住,然后往她那处粉嫩的地方碰……

“啊……”

被小李子给轻轻一抚摸过去,庆贵人敏感地夹的更紧了,她突然感觉下面痒痒的,身上的水流着有点难受,好像找些什么东西来清一下。

“对了,小李子,这次你有带棍子来么?”庆贵人问道。

小李子听到她这么问,嘴角勾出一道笑容……

小李子把自己的裤子一撩开,庆贵人顿时就看到了一根罩在裤裆里头的宝贝。

“嘶……”

庆贵人只看了一眼,巴不得那棍子是真的哩!

“小李子,还不快用你的棍子给本宫疏通一下?”庆贵人娇笑道。

她躺在地上一转身,满脸期待的等着小李子过来。

小李子见庆贵人主动转过了头,心里头更是高兴得不行,他刚才还在想着拿什么借口让庆贵人不盯着自己解裤子哩!

只见庆贵人身下的两团大白馒头,小李子立马麻溜地就解起了自己的衣服,眼看着那两处白嫩,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

“啊!”

被小李子这么一生扑,庆贵人惊的也是叫了一声。

殊不知这声音一传出,忽然屋外就引起了喧闹!

“是谁?有刺客!”

“庆贵人,本公公现在就来救你!”

听到这一道声音,小李子慌的赶紧就拉起了衣服。

屋外的声音他可听得清清楚楚,那可是掌事公公的声音!

“快,快躲到水里!”

庆贵人也慌了,赶紧拿着小李子就跳进了浴池,这浴池的水上满满的花瓣,只要小李子不露头,别人也看不出来里头有其他人。

庆贵人满脸的惊慌,这要是被掌事公公看到自己居然跟个小太监在这里,那肯定会报上去,被皇上知道了,那肯定比浸猪笼还要凄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12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