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寡妇的奶真大真好吃_粗大挺进黑人强了我文章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24日 17:22:35

我知道你不是,我找的也不是那种。”李婉儿眼神迷离的看着李旺,浑身欲火中烧,扭了扭丰满的腰肢。

“要不是我老公常年在外,我何苦要做这种事情。”李婉儿咬了咬嘴唇,脸上闪过一丝忧虑,正是这幅表情,彻底的征服了李旺。

不管了他娘的,管她三七二十一。

 

李旺索性也放开了,和李婉儿坐在床上,昏黄的灯光下李婉儿的身体肤如凝脂,饱满而丰腴的身材在睡衣下裸露着性感,两枚樱桃挺立起来,看的李旺也是蠢蠢欲动。

“你知道吗?自从去年我老公去了国外工作,还一直没有回来,整整一年,你能想象到一个健康的女性内心的那种煎熬难耐吗?”

李婉儿皱起眉头,呆呆的看着他,表情中带着一丝丝焦灼和忧虑。

李旺长叹一口气,轻轻的将李婉儿搂入怀中,耐心的安慰着她。

“李总,我理解你,也知道你这么做,完全是情非得已。”

李旺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架势,但这一套,李婉儿似乎很是受用。

“只要你肯答应我,做我长期的……朋友,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李婉儿抬头看了一眼李旺,眼神中满是渴望,李旺再也忍不住,将李婉儿按压在身下。

“哎,等等,我还没有验货呢。”李婉儿露出一抹性感的媚笑,一根手指挡住李旺正要亲吻下来的嘴唇,笑着说道。

“让我摸摸看,你到底有没有楚云娇说的那么夸张。”

李婉儿手指沿着李旺的腹部伸了进去,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李旺的裤子中间像是藏着一条滚烫的巨物,正勃勃生机的跳动着,李婉儿爱不释手的攥住不断的摩擦着那玩意儿。

李旺感受到身体像是疯了一般的涌上快感,没想到在李婉儿面前,竟然直接喷射了出来,滚烫的汁液沾了李婉儿满手,李旺有些愧疚的看向她,没想到今日竟然这么丢人,还没开始,就已经承受不住了。

想不到李婉儿只是略微的皱了下眉,随后又恢复了平和。

她感觉的到,李旺的巨物丝毫没有衰弱的架势,反而跳动的更厉害了

李婉儿把手从李旺的裤子中抽了出来,看着手上粘稠的汁液,竟然径直含在了口中,看的李旺血脉喷张。

拉出的丝液在李婉儿的口中盘旋,李婉儿一点点的舔舐着,丝毫不肯错过任何一滴,全部吞咽了进去。

李旺喘着粗气,连忙将裤带解开,整条裤子扔在了地上,看着面前粉色睡衣的李婉儿,不断的自行摩擦着巨物。

“我来吧。”李婉儿温柔的说道,一边伸出手继续为李旺摩擦,一边舔舐着李旺的胸口,温润的小舌头在李旺的身体上盘旋一周,随后越发的向下,直到李旺的大腿根部。

李婉儿的舌头轻轻一点,李旺的巨根便跳动一下,李婉儿索性将整根吞下,同时揉搓起大核桃,顷刻间,李旺似乎瞬间回忆起与萧梦的那一夜缠绵。

“李总。”李旺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再喷射出来,不知道为何,在知道李婉儿居然有家室之后,李旺感到万分的兴奋,整个身体时刻处于一个临界的状态,似乎随时都能喷射出来。

“又来了?”李婉儿惊奇的看着李旺,真不知道自己这算是亏了还是捡到宝了。

浓厚的汁液瞬间充斥着李婉儿的口腔,李旺一脸的羞愧,怔怔的看着李婉儿,万万没想到,李婉儿接下来的动作,竟然让李旺更加血脉喷张。

李婉儿将李旺的体液含住,生生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那些精华,一点没有浪费的全部咽了下去。

“李总……你怎么,我…….”李旺只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扭捏的像是在大街上裸露着身子一般。

“小伙子,别害羞啊。”

李婉儿有些哭笑不得,即使如此,李旺的巨物依旧坚挺的伫立着,丝毫没有一点松懈下去的样子。

“想不到楚云娇说你是驴家伙,还真不为过。”李婉儿点了头,赞许的看了一眼李旺。

“啊,李姐你说什么?”李旺此时浑身灼热,朦朦胧胧的有些迷糊,就连称谓也改了。

“弄进来。”

李婉儿略带命令的口吻,也让李旺有些胆怯,除了楚云娇之外,还没有人如此命令过自己做这种羞耻的事情。

李旺干脆心头一横,索性也放下性子,埋头便趴在了李婉儿两股之间。

“你干什么!”李婉儿惊呼一声,随后便被突然袭来的温热弄得欲仙欲死,晕头转向,就连方才的呵斥也变成了娇嗔。

“真有你的,想不到楚云娇竟然能得到你这么一件宝贝。”

李婉儿纤纤玉指紧紧的攥着李旺的头发,拉扯的李旺生疼,李旺心头一怒,反而更加用力的吸吮着李婉儿的体液,李婉儿两只纤细的玉腿紧紧的夹住李旺的脑袋,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

“别……别那么用力。”

李婉儿脸色桃红,就算是自己的老公,都未曾对自己做过如此的羞耻的事情来,加上李婉儿已经许久没有开过荤腥了,李旺突然袭来的迅猛,让李婉儿有些不知所措。

“李总,怎么,就这么喜欢?”

李旺眯起眼睛,深情款款的看向李婉儿,柔软的嘴唇此时已经覆上李婉儿的嘴。

“嗯哼……”李婉儿挣扎了两下,颇有欲拒还迎的架势,但随即便从了李旺。

李旺趁其不备,挺动腰躯,将坚硬的身下冲进李婉儿湿润的腿间,极为顺利的划入,李婉儿被捂住嘴,叫也叫不出声来,一双手在李旺的后背上划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红印。

李旺反而被李婉儿的挣扎所触动,不断的扭动着腰肢,变幻着姿势在李婉儿的身上律动着,李婉儿的表情极为痛苦,但很快便舒缓的喘着气,似乎已经习惯了李旺在身上缠绵时粗暴的动作。

一个小时后,李旺瘫软在李婉儿的身上,剧烈的喘息着,两人的汗液交织在一起,暖黄色的灯光下,犹如一道精美的油画。

“你叫李旺是吧?”李婉儿恢复了半晌,终于有力气开口说话,娇羞而妩媚的看着李旺。

“喏,拿着。”

李婉儿翻身从包中抽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李旺。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旺第一次感到了羞辱,难道李婉儿只是把自己当畜生一样的利用吗?

“年轻人说话别那么急躁。”李婉儿看着李旺脸上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姐姐我不会花钱买春,当然也不会让别人感觉到有所损失,我不喜欢亏欠别人,这张卡给你,作为你的辛苦费。”

“我不要。”李旺皱了皱眉,起身穿起衣服就要往屋外走,连澡都没洗一个,气冲冲的朝着门外冲去

“你这孩子。”

李旺走至门口,却被李婉儿突然叫住,李旺想了想,若是自己就这么扭身离去,未免有些不够绅士,况且,也是自己占了便宜,难免会让人觉得得了便宜卖乖。

“你倒是走啊。”李婉儿叹了口气,脸上挂着一丝丝的不悦,身上依旧是那件睡袍,但此时已经被李旺撕扯的不成样子,只是简单的搭在身上,露出一抹酥胸。

胸口的白皙明晃晃的朝着自己走来,李旺忍住不去细看,不然,身体又该有反应了。

“又来了?”李婉儿诧异的问道,扭着头观察着李旺的变化。

李旺极力的转移着视线,但当李婉儿身体凑过来的时候,身上的体香扑鼻而来,馥郁的香气让李旺重新燃起了战火。

“不理我是吧,好。”李婉儿倒也不客气,一只手猛然伸出来,紧紧的攥住了李旺的巨物,李旺虽然不敢说些什么,但却一脸不满的瞪着李婉儿。

“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忍多久。”

李婉儿的手不断的隔着裤子摩擦着,李旺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若是再这样来一次的话,不仅明日上班都成问题,恐怕自己会死在这里。

“我错了我错了。”李旺伸出一只手连忙摆了摆,向着李婉儿求饶。“好姐姐,你快放了我吧。”

“知道错了吧。”李婉儿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竟然如同孩童一般的跳了起来。

“知道错了就拿着,姐姐赏你的。”李婉儿冲着李旺挑了挑柳眉,兴奋的说道。

“姐,这个我真的不能收,我和你做……不是为了钱。”李旺沉下脸来,一副严肃的表情,大是大非面前,李旺还是能分得清的。

“唉。”

李婉儿万万没想到,原本以为极为开放的李旺,在这个问题上竟然如此的死板。

“我都说了,这笔钱不是买春用的,而是你的生活费和辛苦费,以后,姐姐还得有劳你呢。”

“这……”李旺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卡片,心意已决道,“可是我还是不能收,姐,我要是收了这笔钱,我们之间的感情味道全变了。”

李婉儿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感情?”想不到眼前的李旺竟然能说出这样令她都有所动容的话来。

“李旺,你仔细听着。”沉默了半晌,李婉儿抬起头,语重心长的劝说着,“以后,你就当我的干弟弟,姐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来找你,不然我们岂不是成了一夜情?况且我想,你也不是那种吃完抹嘴的男人,姐相信你,这笔钱,大不了就算是你跟姐借的。”

“那我就收下。”看到李婉儿严肃的表情,他知道若是再拒绝下去,就算是不给李婉儿面子了,她们这种生意人,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腰缠万贯,甚至都会为了一点面子争吵起来。

李旺接过卡片,连声道谢,一边观察着这张卡,有些失望的是,这竟然是一张储蓄卡而不是信用卡。

这能有多少钱。

李旺心中嘀咕着,心想有钱人办事也这么抠门,电视剧里一般都是直接把自己的副卡分给别人,想不到李婉儿这样的大老板只是给了自己一张储蓄卡,里面估计有个几万块也就顶天了。

“这笔钱,你有权自由支配,不过可说好了,不许干坏事。”李婉儿刮了刮李旺的鼻子,笑着说道。

就这么点钱,我想干大一点的坏事也干不成,估计连一套苹果设备的钱都不够。李旺心中想着,没想到李婉儿竟然看出了他的心思。

“李旺,这张卡中的确没有多少钱,也就一百万左右……”李婉儿眼神犀利的看着面前的李旺,上下扫量着,似乎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稍作提醒,等到你没有钱了,我会继续打到里面。”

“一百万?”

李旺惊诧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值钱。

“那个……李姐,以后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心尽力的去做,况且,这些事原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李旺露出一抹微笑,呲着一口白牙,看的李婉儿心头一暖。

“机灵鬼,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楚云娇,我怕她觉得我是在和她抢食。”李婉儿笑了笑,接着说道:“走吧,小弟弟,等到姐姐需要你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李婉儿的一番话说得李旺脸色一红,羞愧的离开了潇湘园

次日,李旺回到公司,依旧如往日一般正常工作,楚云娇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李旺甚是寒心,看来她还在生自己的气。

萧梦见到李旺如同陌生人一般,也让李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我和楚云娇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李旺小声的嘟囔着,撇了撇嘴,况且现在还没和楚云娇发生什么,就又弄丢了萧梦,且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么。

想着想着,心情也就低落下来,白日的工作浑浑噩噩的,直到晚间时分,楚云娇邀请李旺去唱歌应酬,李旺一百个不愿意,最后没有办法,只能跟随其前往。

“今晚我不能喝醉,你好好替我挡酒。”楚云娇坐在车后排,吩咐着李旺,李旺默默的点了点头,心中十分不悦。

现如今一块肥肉摆在面前,竟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恨得李旺也牙痒痒。

楚云娇与人商谈着生意,李旺负责陪酒,对方像是看出了李旺只是个炮灰,不断的灌酒,很快李旺有些晕头转向,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

“楚总,我去上个厕所。”李旺饱含歉意的看了一眼楚云娇,打了个酒嗝,起身冲了出去,等到再回来时候,竟然找不到来时的房间。

李旺逐一辨认着,正当他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发现前方一阵嘈杂,李旺皱了皱眉,向前面看去,是一群醉汉,正围着一个女人淫笑。

“别……别碰我。”眼前的女人娇嗔着,一脸的不悦,扭捏着身子,不断的躲避着几个醉汉的手。

“别啊妹妹,你看你也是一个人,倒不如陪陪我们哥几个,我们也正寂寞着呢。”为首的男人舔了舔嘴唇,一副淫荡的样子,李旺若无其事的凑过去,观察着情况。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要报警了。”女人头一横,怒气冲冲的说道,这里是KTV的角落,平日里没什么人来,所以即使这么大声音,也没有人听见。

男人开始对女人动手动脚,一把将女人身上的吊带撕扯下来,女人的香肩瞬间暴露出来,李旺心头一紧,女人身上穿的是一件粉色的镂空内衣,凸点慢慢显露出来,李旺吞咽了一口口水,神情紧张。

“呦呵,很骚啊。”男人一把将女人拽过来的时候,撕扯开了内衣的肩带。

“啊!”那一声大吼让李旺瞬间惊醒,眼前的这个人是?

居然是他大学时代的老师,肖烟云!

李旺一瞬间有些怔住,自从离开学校之后,就时不时还在和肖烟云联系,不知道什么原因,肖烟云后来便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了同学的视野里。

“烟云老师?”李旺试探着叫了一声,肖烟云瞬间回过头,看了李旺一眼,显然没有认出他来,但求生欲还是让她喊出了那句“救我!”

李旺一个箭步上前,三拳五脚的便将醉汉推开,醉汉喝多了酒,原本身体就不受控制,况且李旺来势汹汹,自然也没有反应过来,一眨眼就被李旺干翻在地。

“啐。”李旺啐了一口,扭身看向肖烟云,肖烟云此时惊魂未定,愣愣的坐在地上,酥胸露出来,看的李旺心头一痒,身上也不自觉地发生了反应。

“烟云老师,你……衣服。”李旺指了指肖烟云胸口的白皙,此时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剧烈的撕扯将内衣完全损坏,那对儿圆润裸露在外面。

“啊……”肖烟云惊呼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李旺将衬衫褪下来,递给肖烟云,连忙让其穿上。

“你怎么会在这儿?”

李旺疑惑的问道,在大学期间,肖烟云也是个极为保守的人,从来不会出现在夜间场所。

“我……”肖烟云有些不好意思,羞红了脸。“我在这里陪唱,方才那几个人是我的客人,他们喝多了,就对我动手动脚的。”

“陪唱?”李旺看着肖烟云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问,“可是,你不是在学校教书吗?怎么会在这里陪唱,到底怎么回事?”

还未等肖烟云解释,方才李旺过来时的转角处传来一声声嘈杂,两人齐刷刷的看过去,一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正踩着高跟鞋飞快的走过来。

“怎么回事?”老板娘皱起眉头,看了看地上躺倒的几个醉汉,“这是你干的?”

李旺撇了撇嘴,心想,难道这女人是醉汉的朋友?

“赵姐。”肖烟云率先说道,随后将李旺拉至身后,“这件事和他无关,是几个客人喝多了,非礼我。

“哦?”赵娟皱了皱眉,一脸的厌恶看着地上的醉汉,厉声道,“连我的人都敢动,真是不想活了。”

说话间,赵娟上前搀扶起肖烟云,又扫视了李旺两眼。

李旺同时也松了口气,借此机会,上下打量着赵娟。

赵娟梳着一个精干的马尾,一身西服套装,脚上踩着一双红底高跟鞋,丰硕傲人的双峰耸立,露出一道沟壑,李旺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此人的身前甚至比起萧梦,都要略胜几分。

“咕咚。”李旺默默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看什么呢。”赵娟小声的提醒着,为了不让肖烟云听见,还故意凑近,李旺嗅到她身上迷人的香气,忍不住浮想联翩。

“没……没什么。”李旺尴尬的回应着。

“这个小伙子你认识?”赵娟扭头问着肖烟云。

“认识,他以前是我的学生。”肖烟云看向李旺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甚至有些含情脉脉。

“干的不错,是个人才。”赵晓拍了拍李旺的肩膀,赏识的笑了笑。

“要是你不嫌弃,就认我做干姐姐,以后你来这里玩,全场免费。”赵娟的这番话,也让肖烟云极为感激,她知道赵娟是在帮自己还人情债。

“好,赵姐。”李旺也丝毫不扭捏作态,爽快的答应着。

“嗯,你们先聊,我那边还有点事,保安,过来把这几个人收拾一下。”赵娟叹了口气,收拾残局,仅剩下肖烟云羞涩的看着李旺,身上穿着李旺的衬衫。

“你跟我来。”肖烟云对着李旺招招手,引着李旺来到一个女士试衣间。

“那个……我换下衣服,你转过头去。”肖烟云涨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看向李旺。

李旺会意,连忙回过头去,却发现自己的侧面就是一面镜子,忍不住偷瞄了两眼。

肖烟云虽然嫁为人妇,但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纤细腰肢,消瘦的玉腿。

她褪下罩罩,扔在一旁,随后缓缓的脱下身上被扯碎的丝袜,俏丽的丰臀显露在镜子中,一弯腰,就连私密的丰唇都显露出来,李旺看的欲火焚身,紧紧攥着裤子,极力掩饰着裤子中间的凸起。

“你的衣服……我帮你带回去洗洗吧?”肖烟云换好衣服,将李旺的衬衣攥在手中,一脸歉意的看着李旺。

“不用,我还是暂时穿着吧。”李旺接过衬衣,此时他身上仅有一件背心,就这么回到楚云娇那里恐怕她会生疑。

李旺细细的品着衬衫上肖烟云少妇的香气,深吸了一口,忍不住的扫量着眼前的肖烟云,想象着她在自己身上口吐兰芳。

“想什么呢。”肖烟云整理好衣物,来到了李旺的身边,视线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李旺裆部巨大的凸起。

“咳咳。”肖烟云脸色涨红,急忙转移视线,但心里早就心知肚明。

“那个,烟云老师,今天就到这吧,等改日,我再请你吃饭。”李旺尴尬地出声,看肖烟云的样子,似乎没有和自己发生什么的意图,况且惊魂未定,李旺也不想趁人之危。

肖烟云褪去丝袜之后,两条白皙的玉腿才显露出来,在李旺面前晃了晃,李旺心中暗喜,忍不住想要上去触碰,却又不敢,来来回回之间犹豫不决。

在大学时期,肖烟云一直都是李旺心目中暗恋的女神,如今能再次重逢,李旺也是喜出望外。

刚想有什么进展,想不到肖烟云率先起身,和李旺互相留了电话,李旺只得悻悻而归,回到楚云娇那里。

楚云娇依靠在李旺的身上,那对儿酥胸极为柔软,碰触着李旺的胳膊,但不知为何,李旺此时一点心思都没有了,满脑子都是肖烟云裸体的样子。

隔日,李旺拨通了昨晚的那个电话,电话中肖烟云的声音带着起床气,显然也是刚刚起来。

“李旺?”肖烟云听出了李旺的声音,招呼着李旺来自己家中坐坐。

李旺欣喜若狂,连忙起身换好了衣服,没想到,只一晚上,就有了新的进展,李旺甚至顾不上自己晕乎乎的头痛,下楼打车直奔肖烟云的家。

肖烟云穿着一身家居服,臃肿的家居服将身材掩盖的严严实实,李旺忍不住有些失望,看着肖烟云一脸的歉意,也就没再说些什么。

“抱歉,家里有点乱,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过来。”肖烟云一边收拾,一边请李旺坐下。

“喝点水,你稍等我一会,我去给你切点水果。”

“不用了,肖老师。”李旺此时哪有心思吃水果,满脑子都是肖烟云上课时候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不要用手抠哪里_我在女寝室一个一个上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三年前,我21岁,是一个退伍回来的愣头兵,连份两千块钱的工作都找不到,陈总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招我做了他的专职司机,而且一上来就给我五千一个月,对我特别照顾。 现在,我每天住在陈总的别墅里、开着陈总的迈巴赫、每月拿着一万五的月薪,日子过得不……

标签:

第章 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_被老男人玩得嗷嗷叫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

标签:

熟妇好紧好爽呀_男朋友给我打肉针的经历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妙妙本来就是做技师的,顾客说什么她就怎么做,于是把那盖住大腿的浴巾朝上卷了一下,只盖住了中间的部位,王小帅还十分坏心眼的抖动了一下,吓了妙妙一跳,妙妙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还是十分镇定的按摩王小帅的小腿。 她抚摸了一下那结实的小腿,王小帅……

标签:

男同学摸胸_男生女生污污的文章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

标签:

电梯撩肥宅没跑掉_好多水好爽再深一点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老秦自然也知道这是江雪的敏感点,本来只是想要挑逗几下就算了,但看着江雪那好像是痛苦,有想象舒服的表情,脑海里忽然就有了一个念头,他要用这双手让江雪在泄一次。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老秦的手指便动的更加灵活,这回不只是逗弄那颗小豆子和玉门,还伸……

标签:

女神被强系列小说阅读_不要了里面太了好不好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我闻言,顿时兴奋不已,看来弟妹上钩了。 不过我依旧装作很为难的说:“想要快速排出,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过程可能……”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田馨急得抖动着身子,胸前两团高耸也跟着荡了起来,看得我差点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个办法就是……我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