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嗯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杏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明白了原来张海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只是在说醉话而已,他平静了一下心情,她门关上了后,再次回到了张寒的房间。

此时的张寒正躺在床上闭目不敢说话,他正准备着挨张海的耳光子,以为知道他欺负杏儿了。

文学

“这个坏胚……”杏儿走到了床前,看到他这模样,娇羞的同时,心里又涌起几分哭笑不得:“行了,别装了,赶紧起来吧,刚才你故意装醉欺负杏儿姐的劲呢?”。

张寒见张海没有跟进来,再看看杏儿的表情,知道只是虚惊一场:“没装呀,刚才我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啊,好杏姐,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张寒的手又摸上了杏儿的腰肢……

杏儿见这坏胚还有胆大妄为的意思,立马抬手阻挡了他的进攻,轻喘道:“你还真是胆大不要命啦!是你的到什么时候都是你的,急个什么?天也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凤仙也快玩回来了,要是被她看见,那叫什么事?要是被张老师知道了,你吃的了,可兜不走……”

张寒听她这么一说,也清醒了不少,知道再呆下去也不是啥好事,再说有杏儿这话搁在心里,值了!

于是他想了想,说道:“那好,杏儿姐,那我先回去,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只要杏儿姐你有一天需要我张寒,那跑赴汤蹈火,我都愿意,都不带眨眼的,只要你想要,别说下火海,我张寒这条命都是你的。”

说完,张寒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杏儿虽然没有送他出去,但却在窗外目送了张寒离开了她家,脑海里想着这话,她觉得自己的心止不住地涌起阵阵暖意,直到把心都融化开来。

张寒回家后,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想到刚刚明明可以和杏儿发生点儿啥,最后却什么也没发生,他又有些遗憾。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透过窗户,张寒看见三虎走向这边,他忙开门招呼道:“三虎哥。”

“呵呵,兄弟,你从张海老师家回来啦!”

三虎笑着就走进了进来,进屋后,他还随手带上了门。

张寒见状,知道他肯定有事要和自己说。

果然,关上门之后,三虎便笑道:“兄弟,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知道吗,你的好日子快到了。”

“啊?三虎哥,我能有啥好事呀?”

三虎尤为小心,怕被人偷听到了一般。

他凑到张寒耳边,轻声道:“张德旺那个驴日的,明天要去镇上申报见义勇为的材料,这次他有可能还要去趟市里,如果去市里的话,来回少说也要两天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可以放心去搞马兰那骚蹄子了。”

一听这话,张寒却是心里一紧。

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去搞马兰,自己还没跟翠儿好够,如果搞了马兰之后,三虎就不让自己睡翠儿了,那自己可就损失大了!

虽说马兰长得比翠儿还漂亮,但那泼妇的性子哪有翠儿讨人喜欢?翠儿那小鸟依人、任君采撷的性格可是一直让张寒魂牵梦绕。

于是,张寒故意一脸紧张的说道:“三虎哥,我怕自己没准备好……”

三虎摆摆手:“没事,今晚你上我家来,再跟你翠儿嫂子再好好学学。”

听到这话,张寒才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今天先过去接着跟翠儿嫂子睡个几次再说。

三虎见张寒点头,又继续道:“另外,今天张老师也说了,他会一直帮你,有张老师这支笔杆子帮你,兄弟,说不定你真会变成名人,到时候张德旺都不敢轻易得罪你。”

张寒点点头:“我听你的,三虎哥。”

临走时,三虎又道:“兄弟,晚上要是过来继续跟你嫂子学习,吃过饭就过来,不过小心点别让人看见。”

听到这话,张寒便点了点头,道:“吃完饭要没啥事我就过去。”

“行,那我回去了。”

出门后,三虎心里还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回去要和翠儿好好说说,要她以后多“教教”张寒才是。

三虎心里想的是,不单要让张寒睡了马兰,更要他睡得那骚娘们服服帖帖,给张德旺戴顶大大的绿帽子,要是能让马兰给张寒生个大胖小子来,那就更解恨了!

屋内,张寒因为昨晚和翠儿弄了一宿,加上中午又在张老师家喝了不少酒,这个时候他也有了些许睡意,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梦中,张寒一会儿有翠儿陪他睡觉,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强行和杏儿发生关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52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