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凌虐美女校花_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小说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6:54:00

郑佳听见王松翻窗时发出的响动,缓缓转过了身来,见到来的人果然是王松,她也是嘴角微勾,轻笑道:“你倒是来得早,我还以为要等到九点以后呢……”

 

 

王松嘿嘿一笑,闻着郑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皂味道,再看看她那白净的腿,一时间哪里还按捺得住,连忙走过去一把就将郑佳的身子给紧紧搂住了。

 

“郑佳姐,下午说的事儿,还算数吗?”王松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双手都朝着郑佳的睡裙里头塞去,在白净的肌肤上不断摸索着……

 

郑佳扭了扭身子,横了王松一眼,手掌一探就擒住了他下面,娇笑道:“你进都进来了,还有啥不算数的……”

 

话声落下,王松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了……

 

被郑佳的小手握着,那种滋味儿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白净的小手,轻柔的掌心,那滋味儿实在舒坦……

 

他自己也不闲着,一张嘴巴不断在郑佳的身上亲来亲去,索取着那香甜的滋味儿。

 

耳边听到郑佳因为被自己亲的发痒而格格娇笑,王松心下暗暗一喜,你爷爷的,打了二十几年光棍,现在可算是能尝尝女人的滋味儿了!

 

想到这里,他那一双手,也是飞快朝着睡裙的下面探了去……这一探,竟是发现郑佳啥都没穿,光洁溜溜一片……

 

可还不等他多感受几分那舒坦感觉,郑佳却忽然伸出手来,把王松的手给摁住了,她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贴着王松的耳边轻声说:“去……去床上。”

听见这话,王松哪里还会有丝毫犹豫,搂着郑佳就走到了床边,看着郑佳那香喷喷诱人的身子,他心里的邪火一下子蹭蹭到了顶点……

 

王松一翻身就爬到了郑佳的身上去,一把扒拉下了裤子,动作生疏却激动地发颤。

 

他吞了口唾沫说:“我来了……”

 

话声落下,就猛地朝那儿塞去……

 

可谁知道郑佳的脸上却只是噙着淡淡的笑,不但不迎合王松,反而还把一双玉似的腿给并拢了起来。

 

王松从没经过事儿,这样一来,却还哪里能折腾得了……

 

他心下无奈,报复似的用力摁住郑佳那一对丰盈的鼓囊,口里嚷道:“郑佳姐,你干啥不让我进去呢……”

 

郑佳轻哼一声,伸手把王松的手臂给拍开,横了他一眼说:“想进去也成,不过,我咋知道你和我干了那事儿之后会不会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王松一瞪眼:“郑佳姐,你这是啥话,我咋会不认账呢?”

 

郑佳摇了摇头,红润的小嘴微微撅起:“不成,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开始的时候花言巧语,啥都答应,只要一干了那事儿就会翻脸变卦……”

 

听到郑佳这话,王松的心都要急死了,你爷爷的,郑佳咋能这样呢,都这个时候了,难不成她又不让自己倒腾她了?

 

看到王松脸上的无奈和焦急,郑佳嘴角一勾,轻笑道:“你要是真的想和我干那事儿,那……你必须得跟我说一件你的见不得人的事儿。”

 

“我的见不得人的事儿?”王松愣了愣,看着郑佳那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的诱人模样,他的心头渐渐生出了一丝古怪的感觉,脑子里也是渐渐浮现出了一张诱人的脸庞……秦梅……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见不得人的事儿?王松缓缓从郑佳的身上爬了下来,就这么躺倒在了郑佳的身旁,闻着她身上的淡淡芬芳,王松也是闭上了眼睛,轻声道:“我……我的事儿,说出来了你可不准笑话。”

 

郑佳歪过头来,用一只白藕似的胳膊撑着下巴,一双美目中带着几分好奇,盯着王松道:“你说吧,我笑话你干啥。”

 

王松这才轻声说:“我……我喜欢……我堂姐,我暗恋了她好多年了……”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仿佛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堂姐秦梅,一直都是他心头的秘密,在秦梅的面前,王松总是会觉得自卑,自然从来也没有向她说出过自己心头的喜欢……

 

直到现在,秦梅已经结婚了,这些王松自己心头的事儿,本来就会随着今天渐渐沉淀下去,不会再被第二个人知道。

 

可是现在,他却把这事儿告诉了郑佳,或许是因为今天他的心头很不舒坦,所以就借这个机会倾诉一下……

 

原本以为郑佳会笑话自己,可是当王松说完这番话之后,郑佳却沉默了下去,一言不发。

 

王松皱了皱眉,奇怪地转过头来,只见郑佳那双乌黑动人的眸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到郑佳这模样,王松不由愣了愣,随即方才奇怪问道:“郑佳姐,你咋不笑话我呢?”

 

郑佳却只是看着王松,嘴角轻轻勾起,眼神之中露出了几分不一样的神色,她朝着王松伸出手,诱人的身子贴了上来,竟然直接钻进了王松的怀里去。

 

她的小嘴缓缓凑了过来,轻轻在王松的脖子边上拂过,那种温柔和舒坦的感觉,让王松的身子都是不由颤了颤。

 

只听见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

 

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

 

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

 

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

 

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

 

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

 

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

 

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

 

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

 

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

 

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

 

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

 

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

 

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

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

 

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

 

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

 

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

 

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

 

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

 

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

 

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

 

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

 

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

 

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

 

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

 

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

 

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

 

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

 

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

 

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

 

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

 

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

 

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

 

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

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

 

“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

 

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

 

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

 

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

 

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

 

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

 

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可还没等他咋高兴,那小倩却一脸不高兴地说:“我不跟王松睡,我待会儿就回家。”

 

听见这话,抱着被子的秦月荷一时间不由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说啥,倒是旁边的杨芸笑着打圆场道:“说啥胡话呢,这大半夜的回啥家,小荷,你别理她,这姑娘,给她爸娇惯坏了。”说着她还抬头对王松笑了笑说:“小松,今晚可就麻烦你了。”

 

王松心下暗暗咬牙,他娘的,小倩这臭妮子,待会儿等你睡着了,老子非得狠狠摸你几下不可!不过他嘴上却只是笑了笑对杨婶说:“没事儿,都是一家人嘛……”

 

那边小倩也是咬了咬牙,依旧满脸的不开心,但是她母亲都这样说了,她也无可奈何,只得抬起头来狠狠瞪了王松一眼。

 

一群女人聊了会儿天,见时间也不早了,就都各自洗漱去了,王松去嫂子房间帮着理了一下床,这才抱着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可刚刚一推开房门,王松便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屋子里那杨芸和小倩两母女身上居然已经脱去了外面的衣服,看样子她们正在换睡衣,这母女俩里面都只穿着一件小衣小裤,白净的肌肤和那诱人的丰盈,几乎看得王松眼睛都直了……

 

他心下暗暗咂舌,他娘的,这玩意儿果然是有遗传的,小倩的那地儿已经足够大了,可是杨婶的那地方却还要大一些,就跟个气球似的,几乎快要把那小衣给涨破了一般!

 

视线再向下移,杨婶正抬腿穿睡裤,那黑色的小裤一下子绷紧了几分,诱人的腚子轮廓和前面那更神秘地儿都隐隐若见,王松暗暗吞唾沫,心下暗暗想到,之前光顾着看小倩去了,没曾想,杨婶的身材居然比小倩还要更有料,而且杨婶身上有一股小倩没有的成熟韵味,就跟个熟透了的桃子一般,让人忍不住地想咬上一口……

 

他正看得起劲儿,那边小倩忽然转过了头来,一双美目瞬间瞪大。

 

“啊!王松,你这个臭流氓!”

 

王松心下一惊,你爷爷的,这下可糟了,他连忙摇头,把那被子提起来挡住了脸说:“我……我刚进来,我,我也不知道你们在换衣服,我啥都没看见……”

 

说着,他连忙退到了屋外去,伸手一把将房门给拉住了,站到门边上,王松的心头却不由暗暗窃喜,他娘的,待会儿睡觉不管是挨着小倩还是杨婶,那可都有福享了,最好睡在中间,那样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啧啧……

 

还没等他多想那诱人画面,房门就从里面给打开了,是杨婶,她那白净的小脸上带着无奈的笑说:“小松,快进来吧,我……我们换好了,小倩她不懂事儿,你别跟她置气。”

 

王松还能说啥,当然只能摇了摇头,面前的杨婶已经换上了一身薄薄的睡衣,看看她身前被撑起来的部分,王松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刚刚所看到的那诱人一幕,心下不由又是微微一热。

 

进了屋子里来,只见小倩已经上了床去,她抬眼狠狠瞪了王松一眼,“哼!”了一声就别过头去,拽紧了被子把那身子遮的严严实实的,这才躺了下去……

 

王松心下也是暗暗不爽,他娘的,这小倩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针对自己,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模样,你爷爷的,待会儿晚上看老子咋治你!

 

一想到晚上的事儿,王松立马就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笑着把被子放到了床上,对旁边的杨婶道:“杨婶,你看晚上咋睡啊……”

杨婶倒是笑了笑说:“没事儿,我和小倩睡里面就成。”说着,她也是翘着腚子上了床去,那美丽的腚子轮廓,在睡裙的勾勒之下越发动人,王松的吞了口唾沫,脱了鞋就跟着爬上床去……

 

杨婶扫了眼王松这本就没多大的床,笑着伸手把小倩往里面推了推,无奈道:“小松,今天可麻烦你了,睡得这么挤。”

 

王松摇了摇头,嘴上说:“没啥。”他心里却暗暗道,不麻烦,不麻烦,要是能挨着小倩睡那就更美了。

 

时间已经不早,王松关掉灯,就躺下睡了去,这床上睡三个人倒着实有点挤,虽然隔着被子,但是王松的胳膊却几乎已经抵在了旁边杨婶的胳膊上了,鼻间都能够嗅到杨婶和小倩身上的诱人芬芳……

 

这个样子,王松又咋睡得着,他的脑袋里不时回想起今天的一幕一幕,林寡妇,郑佳,还有秦梅那个朋友刘芳,想到这些女人的腿和腚子,心头一阵一阵发热,竟然渐渐起了反应。

 

此刻身旁,正躺着两个女人,她们身上的芬芳,正一个劲儿往王松的鼻子里灌来,他的脑袋轻轻动一动,就能够挨到杨婶的头发了。

 

耳边能够听见杨婶和小倩似乎都已经睡着了,她们的呼吸声变得浅浅而又舒缓,屋子里静悄悄的……

 

他动了动身子,很想把自己的手放到对面杨婶的被子里去,试一试那地儿到底是咋样个舒坦法,可是刚一动,他的心头却又是害怕了起来,要是这样做,把杨婶他们吵醒了那可咋办……

 

一想到小倩刚刚那骄横的模样,要是真被发现了,她们肯定会闹腾得所有人都醒过来吧,那时候,不但王松自己会无地自容,还会让嫂子秦月荷丢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不要用手抠哪里_我在女寝室一个一个上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三年前,我21岁,是一个退伍回来的愣头兵,连份两千块钱的工作都找不到,陈总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招我做了他的专职司机,而且一上来就给我五千一个月,对我特别照顾。 现在,我每天住在陈总的别墅里、开着陈总的迈巴赫、每月拿着一万五的月薪,日子过得不……

标签:

第章 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_被老男人玩得嗷嗷叫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

标签:

熟妇好紧好爽呀_男朋友给我打肉针的经历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妙妙本来就是做技师的,顾客说什么她就怎么做,于是把那盖住大腿的浴巾朝上卷了一下,只盖住了中间的部位,王小帅还十分坏心眼的抖动了一下,吓了妙妙一跳,妙妙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还是十分镇定的按摩王小帅的小腿。 她抚摸了一下那结实的小腿,王小帅……

标签:

男同学摸胸_男生女生污污的文章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

标签:

电梯撩肥宅没跑掉_好多水好爽再深一点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老秦自然也知道这是江雪的敏感点,本来只是想要挑逗几下就算了,但看着江雪那好像是痛苦,有想象舒服的表情,脑海里忽然就有了一个念头,他要用这双手让江雪在泄一次。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老秦的手指便动的更加灵活,这回不只是逗弄那颗小豆子和玉门,还伸……

标签:

女神被强系列小说阅读_不要了里面太了好不好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我闻言,顿时兴奋不已,看来弟妹上钩了。 不过我依旧装作很为难的说:“想要快速排出,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过程可能……”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田馨急得抖动着身子,胸前两团高耸也跟着荡了起来,看得我差点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个办法就是……我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