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啊宝贝我们去阳台做吧小说_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6:55:59

刘村长满是横肉的脸上,顿时咧开嘴淫笑起来。

“只要你都听我的,这些都好说,好说。”

 

说完还不忘在她的胸前捏了捏,感受了下傲人山峰带来的梦幻手感。

 

 

门口的李达渐渐明悟了过来,村支书为了往上爬而勾搭村长,想让他帮自己找人暗中使劲。

 

怪不得她一个女人家的,能把村支书的位置坐牢,原来有这种手段啊!

 

在李达腹诽的时候,刘村长已经一把揽住了何玲的水蛇腰,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哎呦!你慢点儿,差点摔了。”

何玲的声音更是诱惑,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了。

 

“嘿嘿!不会的。”

刘村长淫笑到。

 

一只手解开了何玲的衬衫纽扣,慢慢伸了进去,开始慢慢的揉捏着,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饱满,在他的手指间,慢慢的露出了真面目。

 

规模宏大。

这是李达唯一能想到的词,虽然看着和翠花嫂子差不多大,但明显何玲保养的更好,比翠花嫂子的更坚挺一些。

 

刘村长猴急的解开了黑底黄色花纹的胸衣,张嘴就含了上去。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何玲修长的双腿上不断滑过,灰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玉腿,看得李达一阵口干舌燥。

 

但他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破坏了两人的好事,别说承包后山,说不定连道观都保不住了。

 

刘村长的肥手继续在何玲的大腿上游动,来来回回的用指尖挑逗,最后,慢慢滑入了短裙里。

 

何玲也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一双大手在自己的娇躯上抚摸揉捏,脸色也变得潮红,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蜜桃。

 

她的身体重重压在刘村长的大腿上,有意无意的前后挪动着,摩擦着男人的下身。

 

刘村长的手在短裙里面活动了一会儿,好像嫌弃裙子太碍事,竟然直接将它撸了上去。

 

灰色的丝袜里,是一件白色的小三角,带着些红色的雕花镂空,跟上面的黑色胸衣对比鲜明,反而给人一种视觉刺激。

 

在指尖的挑逗下,何琳的娇躯渐渐变得瘫软,整个人都压在了刘村长身上。

 

额头的汗珠已经冒出,嘴里也不断轻轻的嗔哼着,好像是在鼓励着他一样。

 

不一会儿,刘村长就控制不住了,牵引着何玲的手,到了自己的胯间,让她解开自己的皮带。

 

而他自己,也伸手去脱何玲的灰色丝袜,迫不及待的连着白色的小内,一起拉了下来。

何玲也是轻车熟路一般,觉着那雪白的翘臀,轻轻的朝下一坐……

哦!

随着何玲的一声爽呼,两人渐渐进入了状态。

 

门口的李达紧紧盯着二人,生怕漏掉一丝春光,下身也早已站了起来。

 

何玲的胸前坚挺,随着她臀瓣儿的不断抬起落下,也欢快的跳起了舞。

 

犹如小兔子一般的,活蹦乱跳着,打得胸口啪啪作响,分外的刺耳。

 

但她丝毫不觉的疼痛,仿佛陷入了癫狂一样,速度越来越快……

 

“慢点儿…慢点儿……”

刘村长不断惊呼到。

 

但已经来不及了,下身猛然间不受控制的一阵颤抖。

 

随着刘村长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阵颤栗后,两人都慢慢停止了动作。

 

刘村长完全瘫软在椅子上,而何琳却扫兴的看了一眼下身,有些轻蔑的撇了撇嘴。

 

如狼似虎的年纪,他这么两分钟,怎么可能满足!

 

两人歇息了一会儿,简单收拾了一下,刘村长走了出来,李达赶紧躲远。

 

等到刘村长走远后,才回来敲响了门。

 

“进来!”

何玲的声音又转换成了一丝不苟的状态。

 

李达暗叹一声,女人果然善变啊。

 

“何支书,你好。”

李达笑着打招呼。

 

何玲点点头,笑着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噢!我想承包后山,来问问您。”

 

“承包后山?”

何玲皱起了眉头:“你要做什么?”

 

“我师父想扩建一下道观,顺便着把后山的那片荒林整理一下,做成风景区。”

 

“嗯。”

何玲点点头: “这倒也是一件好事。”

 

无意间,她的眼神瞥到了李达的下面,那里因为刚才兴奋的缘故,还高高的顶着一个帐篷。

 

这一瞥,何玲的目光就有些移不开了。

 

刘村长的刚才那一小会儿根本没有满足她,心里的失落与刚刚被挑起来未消的欲火,顿时变成了极度的渴望。

“何支书?”

李达见何玲有些发愣,叫了一声。

 

“啪!”

 

何玲一惊,手里的钢笔掉在了地上,赶紧伸手去捡。

 

而李达也被吓了一跳,他可不想在何玲这留下什么坏印象,赶紧道歉到:“对不起!对不起!”

 

也是一弯腰。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何玲的脑袋已经低了下去,他向前跨出一步后,何玲的脑袋,一下子撞在了他腰间的高高隆起上。

 

“啊!”

 

又是一声尖叫,这下两人都愣住了。

 

何玲感觉到自己的小脑袋,好像是被一根铁棍砸了一样,有些生疼。

 

李达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整个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站着,不敢再挪动一下。

 

而何玲在发现了自己撞到的是李达的家伙后,也有些愣神,盯着李达的下身,发起了楞。

 

好像完全被那坚硬的感觉吸引住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安静。

 

就在李达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何玲竟然慢慢伸出了手,缓缓的覆在了李达的隆起上。

 

像是没被满足的内心作祟一样,开始轻轻的揉动抚摸起来。

 

顿时一种舒适的感觉传来,让李达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

 

小手上的力气慢慢增大,变成了虚握的按压,屋里的气氛也变得暧昧。

 

紧接着,就在李达犹豫着要不要伸手上去的时候,何玲竟然自己牵引着李达,按在了自己胸前饱满的弧线上。

 

还指导似的抓了抓。

 

李达顿时胆子大了起来,轻摸了一会儿后,直接将手塞进了她的内衣里。

嗯——

何玲轻哼了一声,但并没有去阻止,反而闭上眼睛,将漂亮的脸颊贴了上去,仔细感受着那处隆起。

 

李达已经被刺激的受不了了,下身快要爆炸一般,急忙伸手去解腰带。

 

却被何玲阻止了。

“这里不行的,这里不能时间太长,会有人来的。”

 

见李达憋得有些难受,何玲歉意的笑了笑。

“下次,下次我一定好好补偿你,我先给你弄承包合同吧。”

 

一说起承包合同,李达立马就想起了师父,神色瞬间黯然了下去,暗道自己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不然又要被师父劝还俗了。

 

他将下身用力压下,对着何玲笑道:“好,麻烦何支书了。”

 

何玲眼皮一挑,嗔怪道:“都这样了,还叫何支书呢,叫姐!”

 

“好,何姐。”

李达笑着挠了挠头。

 

何玲也不再扭捏,起身快速拟好了承包合同,再签上字,也不管什么承包费了,直接交给了李达。

 

李达接过后,笑着称谢,又惹来了何玲的一记白眼。

 

李达也不在意,笑着返回了道观。

 

将承包合同放在桌上,师徒两人开始合计着怎么动工,一直到了凌晨,师徒俩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睡下。

 

第二天一早李达就下山去请了施工队上来。

 

随着激烈的机器声响起,道观里开始了热火朝天的翻修和新建。

 

师徒俩忙的不亦乐乎,一会儿在这儿端茶送水,一会儿又跑去那儿督工,根本没时间歇息。

 

到了傍晚,工人们收拾着下了山,李达才有机会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揉着已经快跑断的双腿。

 

“李达!”

翠花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李达顿时有些头大,苦涩的转过头,挤出了一个笑脸。

“翠花嫂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哼!你个挨千刀的没良心的,上次之后你还找过我吗?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

翠花有些气愤。

 

李达也很无奈,自己答应过师父,不再去找翠花了,所以就一直刻意避着她。

 

现在她又自己找上来了,李达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不是这两天道观忙么?你也看见了,我这都累的顾不上吃饭了,哪儿还有时间想别的呀!”

 

翠花本就只是象征性的生气,现在看李达确实累着了,心里又变得有些不忍,但是嘴上依旧逞强道:“活该你个没良心的。”

 

李达嘿嘿一笑,知道翠花不生气了,就继续捶着肩膀和腿。

 

翠花哼了一声,慢慢走到李达身后,纤手握住他的肩膀,开始慢慢的按压着。

 

李达的肌肉顿时一松,低吟一声舒服,静静享受着按摩。

 

可不一会儿,李达就感觉到了异样,两团软软的东西,开始有意无意的挤压在自己的后背上,一压一松,很有节奏。

 

“怎么样?舒服吧?”

翠花嬉笑着抖了抖胸前的雪峰。

 

李达会心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翠花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心里顿时美滋滋的,双脚微微踮起,然后将胸前的两座宏伟重重压在了李达的肩膀上。

 

绵软的饱满,开始在李达的肩膀上,前后左右的来回旋转按摩着。

 

李达的身心一阵舒畅,不禁感叹道:“还是沉甸甸的好啊!”

 

“是吧?”

翠花调笑着问到,双手已经顺着肩膀,滑到了李达的胸口,轻轻的撩拨着。

 

肩膀上的柔软和胸口的撩痒,顿时让李达有些意乱神迷,上身开始跟着翠花的节奏,轻轻的晃动了起来。

 

翠花顺势走到前面,将身体压在了李达怀里,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这几天,你就真不想嫂子吗?”

 

“想啊,怎么不想,你这么漂亮。”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翠花在李达后背轻轻捶了一下。

 

然后嘴唇慢慢靠近李达的耳朵,吐气如兰。

“那我们……”

 

紧接着就伸出了丁香小舌,开始在李达的耳廓上滑过,湿哒哒、痒绵绵的感觉袭来,李达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

 

但他也快速清醒了过来,想要推开翠花。

“不行,这里不行。”

 

翠花却紧紧勾着不放:“怎么不行,你师父在道观里收拾东西呢,不会过来的。”

 

提起老道士,李达手上的力气反而更大了:“不行,真的不行,你快停下。”

 

“你轻点儿,疼了。”

翠花娇嗔一声。

 

李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竟然按在她的饱满上,赶紧松了手。

 

这一松手,翠花顺势就搂的更紧了,软绵绵直接贴在了李达胸口。

李达只得求饶道:“别…别…真的不能在这里,你等下次…下次重新找个地方……”

 

翠花也看出了李达是真心的有些抗拒,强扭的瓜不甜,她也就松了手。

“那好,那就明天,去玉米地里,你现在答应我,我才下去。”

 

李达无奈,只得点头答应。

“好,你快下来。”

 

得到承诺的翠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李达的怀里,嬉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就那么怕你师父吗?”

 

李达苦着脸,心里暗叹:师父啊!这真的不是我想破戒的。

 

翠花也没久留,亲了李达一口就走了。

 

李达独自叹着气回到道观,老道士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坐下后,拿起碗筷,本来饿了一天的身子,现在却没有了什么食欲。

 

“师父,你当初是为了什么当的道士啊?”

 

老道士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李达笑着耸耸肩,“没什么,就是好奇,我是被你捡来的,那你是因为啥啊?”

 

老道士也笑了出来,脸上露出了一阵恍惚,好像在回忆着年少的光景。

 

“我那个时候啊,全是因为穷,家里孩子又多,吃不饱饭,我爹就把我送进了道观,这一送,就是半辈子啊!”

 

“那你想你的家人吗?”

李达问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勾起师父的惆怅。

 

没想到老道士只是呵呵的笑了笑,反问道:“那你想你的家人吗?”

 

李达有些不解:“我想他们做什么,我从生下来就被你捡到观里,都不认识他们。”

 

顿了一下,李达补充道:“我只有师父一个亲人。”

 

老道士又笑了笑:“谁说不是呢?谁又不是呢?”

 

“哈哈……”

 

师徒两人四目相视,开怀的笑着。

 

第二天,工程队又开始了紧张的施工,力争早些完工,好让香客们能快些还愿。

 

而李达却找了个空挡,偷偷溜了出去,没办法,昨天答应翠花的事,就得去啊,不然那娘们指不定怎么闹呢。

 

刚走到翠花家的玉米地头儿,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呼唤,李达张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后,走了进去。

 

翠花今天穿了一件连衣裙,淡黄的颜色,上面点缀着碎花,脚上是一双细跟凉鞋。

 

李达有些吃惊,穿着高跟鞋来玉米地,真是难为她了。

 

但更让李达惊喜的是,她的双腿上,竟然裹着一双白色的丝袜,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的诱人。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热死了。”

翠花有些抱怨。

 

李达却是答非所问,由衷的赞叹道:“嫂子,你今天好漂亮啊!”

 

这一句话,翠花的小情绪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开心的拉着李达的手,朝着隔壁的玉米地走去。

 

李达有些疑惑:“怎么不在你家地里?”

 

翠花嘿嘿一笑,狡黠道:“在我家地里,压坏了玉米怎么办?还是去别人家好,不心疼。”

 

李达有些哭笑不得,被动的跟着往前走。

 

直到一片长势不好的地里停下,翠花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床单,又向前踩倒几根玉米杆,才铺在了地上。

 

李达顺势就坐了下来,着看向翠花,张开怀抱。

 

来之前,他已经向真君忏悔过了!

 

翠花甜甜一笑,却并没有投入李达的怀抱,而是伸腿跨过他的膝盖,面对着他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达。

 

李达有些不解,刚要开口,翠花却一把拉过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李达感觉到头顶瞬间一暗,紧接着是一股芬芳的香味传来,再下来,就是一种闷到呼吸不畅的窒息感。

 

“让你不找我!让你不找我!闷死你个没良心的。”

 

李达双手在空中乱舞着,大喊着求饶,翠花才慢慢松了手。

 

“哼!说,以后找不找我?”

 

李达也不答话,一把揽住翠花,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右手顺势就滑入了她的连衣裙中,隔着白丝袜,开始在大腿上游走。

 

“咯咯咯…哎呀!痒!你慢点儿。”

翠花一阵娇嗔。

 

双手环住了李达的脖子,拉了下来,跟自己双唇相对,紧紧印了上去。

 

两人都开始了拼命的索取,好像想要把对方吸进肚子里一般。

 

李达腾出另一只手,从翠花的领口伸入,握住了一只饱满的雪峰,抓了抓,顿时眼前一亮。

“我说嫂子,怎么又大了?是不是你自己在家偷偷开发了?”

 

“呸!说什么呢!”

翠花翻个白眼,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享受李达的抚摸。

 

李达不再满足紧绷的感觉,手慢慢滑到了翠花的背上,轻轻解开了胸衣的扣子。

 

饱满瞬间弹出,手掌放上去,简直就像是在棉花上一样。

 

李达狠狠看着那一对儿俏皮的饱满在手里不断的扭曲变形,心里一阵畅快。

 

翠花也松开了嘴唇,瘫软在李达怀里,默默享受着上下两个地方传来的快感,娇躯一阵阵轻颤。

 

渐渐地,李达下面的手已经不满足于只在大腿上的探索,开始悄悄的向上攀登。

 

直到覆盖在了翠花挺翘的臀瓣儿上。

 

“你竟然连内裤都不穿,看来真是等不及了。”

李达调戏的笑道。

 

嗯——

翠花已经瘫软的说不出话了,只能娇哼一声,算是回应。

 

李达的双手顺着翠花柔软的翘臀一路而下,滑到了翠花身体的敏感位置。

 

从轻轻的上下揉捏,变成了对着按压。

 

嗯!

每按一下,翠花就会娇哼一下,好像李达的手指已经碰到到了正点。

“快进来……”

翠花一把抱住了李达,身子猛地朝前一送。

“铃铃铃……”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李达顿时惊醒,下意识的一偏身去摸手机。

一看,居然是师父打来的,赶紧阻止了翠花纤手,调整好声音,按下接听键。

 

“李达,你跑哪儿去了?”

老道士的语气很是急促。

 

“怎么了师父?出什么事了吗?”

 

“我问你,你那个承包的合同怎么弄的?正不正规?为什么现在村长带人过来,说咱们道观胡乱建设房屋,要求咱们停工?”

 

“啊?”

李达一愣:“不可能啊,合同是村支书亲手弄的,我也是亲眼看见她签的字,怎么可能不正规?”

 

“那你快回来解释解释,他们现在还要封了咱们道观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不要用手抠哪里_我在女寝室一个一个上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三年前,我21岁,是一个退伍回来的愣头兵,连份两千块钱的工作都找不到,陈总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招我做了他的专职司机,而且一上来就给我五千一个月,对我特别照顾。 现在,我每天住在陈总的别墅里、开着陈总的迈巴赫、每月拿着一万五的月薪,日子过得不……

标签:

第章 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_被老男人玩得嗷嗷叫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

标签:

熟妇好紧好爽呀_男朋友给我打肉针的经历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妙妙本来就是做技师的,顾客说什么她就怎么做,于是把那盖住大腿的浴巾朝上卷了一下,只盖住了中间的部位,王小帅还十分坏心眼的抖动了一下,吓了妙妙一跳,妙妙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还是十分镇定的按摩王小帅的小腿。 她抚摸了一下那结实的小腿,王小帅……

标签:

男同学摸胸_男生女生污污的文章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

标签:

电梯撩肥宅没跑掉_好多水好爽再深一点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老秦自然也知道这是江雪的敏感点,本来只是想要挑逗几下就算了,但看着江雪那好像是痛苦,有想象舒服的表情,脑海里忽然就有了一个念头,他要用这双手让江雪在泄一次。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老秦的手指便动的更加灵活,这回不只是逗弄那颗小豆子和玉门,还伸……

标签:

女神被强系列小说阅读_不要了里面太了好不好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我闻言,顿时兴奋不已,看来弟妹上钩了。 不过我依旧装作很为难的说:“想要快速排出,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过程可能……”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田馨急得抖动着身子,胸前两团高耸也跟着荡了起来,看得我差点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个办法就是……我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