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宝贝对着镜子塞颗荔枝_啊不要太大了进不去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6:56:59

我已经感觉到了那里阵阵的酥麻没好气道:“你弄他!当然会变大啊,你这样让我怎么说下去啊。”

 

  “哦,哦,是这样啊,你接着说嘛。”

 

 

  媛媛吃惊道:“太好玩了,快说下去!”

 

  “就!就在!就在你们住的老张沟听长辈们说!那里就是张家人世代躲避仇家的地方!后来不知道住了多少年就被仇家发现包围了!张家的男丁本来就不多!又被仇家杀了不少!舒服!别停!”

 

  我已经胡言乱语说不下去了!

 

  “啊!”

 

  媛媛受到了双重刺激兴奋的拖音长叫,我和她几乎是同时飞了起来!

 

  因为明天一大早我就要去祠堂的缘故,所以我和媛媛早早的就相拥而眠了。

 

  凌晨四点管家忠叔就来敲门,我们梳洗一下就准备出门了。

 

  忠叔则是去机场接父亲,我的内心有了点小激动等过了成人礼就可以没人束缚了!

 

  我偷偷带了媛媛开车去祠堂,媛媛打着哈欠道:“你们张家是不是做夜班的啊,天都没亮呢!”

 

  “你再睡会吧,这是张家的规矩。

 

  凡礼者都要擦拭祖宗牌位点香请茶的,规矩定了就是没办法啊!”

 

  “好吧,那你要不要叫几个人去帮忙啊?我们两个人能行吗?”

 

  “傻丫头,祠堂有专门的人打扫的。

 

  这规矩也就是做个样子,礼仪开始后你就不能进去的。”

 

  “什么?这又是什么规矩啊?哪有不让人进去的道理啊?”

 

  “张家男丁人少,所以男尊女卑很。

 

  女人辈份再高也不能进祠堂,只能站在门外等着听号施令。”

 

  “这不公平!”

 

  “又不是让你天天去,这四百年来张家从仅有的七八十人到现在有千人了。

 

  而男丁的只有区区两百来人,所以就这样了。”

 

  “两百多人挤在一个祠堂里,那还是外面舒服啊。”

 

  “傻丫头,祠堂又不是人人能进的。

 

  只有张家的老长辈和当家人几个执事在,我也是首次进去再想进去除非我是当家人了才有可能!”

 

  我的车子到了张家祠堂早就有人等着了,大殿里挂着张天师捉鬼图四大弟子跪倒两边。

 

  龛桌供奉的历代当家人的牌位四壁是张家男丁的牌位,女眷的名字就刻在了石碑没有牌位的。

 

  二十多年前我母亲的名字李雪就在那里刻着了!

 

  到了九点长辈和执事已经到了,长辈之中就剩三伯九叔十三叔还健在。

 

  除了左执事外其他的几位长辈都对我推崇有嘉,左执事则是骂我昨天没去公司!

 

  按照道理我父亲应该到了,可是也有可能路段堵车所以众人到齐后。

 

  就剩二十六个男丁留于大殿之中,一百六十五个女眷退到门外。

 

  媛媛混在女眷人堆里朝我挤眉弄眼,我憋住笑一本正经的跪在祖师爷挂像前。

 

  我百般无聊的发呆突然看到祖师爷捉妖图中的女妖竟然都是光滑滑的,也不知道这幅图当年出自哪位人体大师之手能把那么多巴掌大小的女鬼画的神态各异惟妙惟肖!

 

  那些女鬼的身材都是属于顶级大波杨柳腰的,可惜祖师爷不是怜香惜玉的那类人。

 

  他把那么多的女鬼都踩在了脚底下,要是我就过把皇帝瘾天天翻她们的牌子。

  “咦,也许祖师爷是喜欢一个对付几十个呢?“我在心里暗暗在胡思乱想,顿时间脑子里就呈现出各种美女群星捧月的围着我!

 

  正在我神游四海的时候祠堂外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连忙回过头看到忠叔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伟少爷!伟少爷!老爷!老爷和雪姨一起出事了,老爷为了救我!才会炸死在车子里啊!”

 

  我的脑袋一阵眩晕瘫倒在祠堂里!

 

  张家的规矩当家人一旦发生意外,那张家所有的事由辈份最高的人决定。

 

  三伯长叹了几声站了出来问忠伯发生了什么事,在三伯的劝慰下忠叔断断续续的才把整件事是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今早七点的飞机降落后忠叔就在机场停车场等我父亲,可是看到我父亲是和雪姨有说有笑手挽手像对情侣一般。

 

  忠叔虽说很疑惑但又不能多问,车子在高速没多久一辆失控的油罐车追尾把父亲的车撞翻了。

 

  倾倒而出的汽油一下子就把父亲的车变成了火海,危急时刻父亲踢开了车门把忠叔推了出去汽车就在这时爆炸了!

 

  祠堂里在场的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十三叔迫不及待问道:“那天师印呢?”

 

  忠叔痛哭道:“火势太大了我们根本就近不了身,等消防车灭了火后只剩下了两副抱在一起的骨架子了其他的什么都没了!”

 

  九叔不甘心道:“或许当家人没有戴着天师印呢?”

 

  右执事毫无表情道:“天师印乃是当家人的信物绝不会摘下的,再说了今天是张伟的成人礼更少不了天师印。”

 

  三伯摆了摆手道:“逝者已矣,我们还须将逝者未了之事之结。

 

  张伟,你可知罪吗?”

 

  “父亲没了!我要去找我父亲!”

 

  我根据就没有听见三伯在说什么,撕心裂肺的要往外冲被左右执事按倒在地!

 

  三伯怒道:“混帐,族规大若天!族规第三条是什么!”

 

  “未成人者动情当诛!”

 

  “那你动过情了没有啊?”

 

  我怒视着三伯倔道:“动了!”

 

  我的话刚一出口人群里就沸腾了,忠叔哭嚎道:“伟少爷别瞎说啊,都是死丫头沟搭你的啊!她娘就是最好的例子沟搭当家人,你是当家人的独苗不能再出事了啊!”

 

  三伯一拍龛桌怒目圆睁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菜市场吗?犯了祖宗定下的规矩就要执行,当家人虽已升天但规矩不可违!”

 

  左右执事抬来了巨幕放映机,视频明显已经被人剪辑过变成一本纯粹无声的爱情动作片。

 

  起初的骂声慢慢的都不吭声了,男的看到了媛媛都撑起了小变化。

 

  整个视频有四五个小时,看完后那些人个个都是妒恶如仇的义正言辞批斗我。

 

  几百个人在唾弃我,让我看清了所谓的大家族的团结。

 

  从父亲的意外到视频的出现让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搬出宗规急于置我父子死地就是想要扳倒大当家!

 

  “请家法!”

 

  一排排刀子就放在了我面前。

 

  “你是大当家的独子,是想自己了断还是让在场的每个人帮你了断?”

 

  我心意冷道:“这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吗?我父亲也是你下的毒手吗?我死不足惜!”

 

  “等等!和伟少爷没关系,这都是我沟搭他的!”

 

  人堆里媛媛泪流满脸的站了出来。

 

  男人看媛媛的眼神明显都不对了,仿佛她就是没穿衣衫的那样。

 

  女人则是一脸的鄙夷纷纷让出了一条路,好像站的近了会被别人看不起似的。

 

  媛媛哭着笑道:“他没有动情,是我给他下了药他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说完话媛媛朝我苦涩的笑了笑一头撞向了石碑!

 

  媛媛的挺身而出显然打乱了三伯的思路,几个长辈只好重新商量对我的判罚!

 

  经过了董事会决定把我父亲名下的所有资产和股权没收,我被逐出张家不得再担任公司的职务。

 

  三天的交割后我只捧回了两盒骨灰,我父亲和雪姨因为无法分离是装在一个盒子里。

 

  堂姐张犁是唯一敢来看我的人,我三天没刮胡子了显得很憔悴!

 

  “今后你有打算吗?”

 

  “送媛媛回家。”

 

  “七叔的仇你就不报了吗?你不恨董事会那几个老家伙吗”

 

  “父亲说过愤恨并不能报仇,只有强大到把仇人左右于股掌才是报仇。”

 

  “好吧,既然你都打算好了那我就不说什么了,计划好了你告诉我!你自己要保重,这二十万是我的私房钱公司查不到的你留着吧!”

 

  老张沟是个连手机导航都未标识的小山沟,张家就是看中了这里与世隔绝才藏身多年。

 

  没想到雪姨在老张沟是个家喻户晓的人,她的家很好找就在村子的竹山下。

 

  也许是接连三天心里悲愤,筋脉里的阳草已经趁机布满了全身。

 

  推开雪姨的家门首先映入眼帘的白花花的粗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蹲在沟渠边方便看见我进去才急忙拉起裤衩子!

 

  由于这几天我心力憔悴阳草早就遍布全身了,那里更是突出了一大块!

 

  “李寡妇,你见过这么大的吗?”

 

  “他比牛娃的还大吧?”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啐道:“你们俩是不是看到男人盘盘就想要了啊,也不问问人家是谁!”

 

  我尴尬道:“对不起啊,请问雪姨是住在这里吗?”

 

  “对啊,这间屋子是三家合住的,东厢房两间是雪姨母女住的。

 

  可雪姨她们去城里了啊,你找她们有事吗?”

 

  我的出现使得三个女人都拘谨起来了,不过她们的同共点就是看着我的那里。

 

  “哦,我是!我就是雪姨城里的亲戚,这次过来住几天!”

 

  “太好了,我们老张沟一年都看不见几个城里人,你就安心的住下吧。

 

  我是住在西厢房的翠娥,这个大腚蛋子的是红玉!”

 

  红玉推了翠娥一把,翠娥脚下没站稳打了个趔趄朝我摔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去扶住了她,翠娥的手恰恰抓住了我那里!

 

  我连忙拎起行李进了东厢房,身后传出了三个女人的爆笑声。

 

  看来我之前是冤枉媛媛了,李寡妇的声音就像大喇叭似的在问翠娥道:“你碰着了没?是不是真有那么大?”

 

  “是真的,你们都小点声啊!他那里就像个!西葫芦。”

 

  “你都说的我有点滑滑的了,要不我们去逗逗他。天底下哪有不沾腥的猫啊?”

 

  “红玉,你就不怕你家的牛娃跟你发急吗?”

 

  “滚蛋吧,给他三两黄汤,他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李寡妇,今天咱仨是一块的。

 

  要不还是用老办法吧?”

 

  李寡妇笑道:“就你们的那点出息,人都住下了还怕跑了啊。

 

  算了算了,你们两个浪货没准又要闹了。

 

  行,那就老办法吧!”

  雪姨的家收拾的很干净,锅碗瓢盆都洗的闪闪发光。

 

  里面一间厢房铺着被褥应该是卧间,床很大应该是母女睡在一起的。

 

  基本所有的家具都是用竹器编织的,梳妆台的玻璃板下压着几张母女的照片!

 

  “先生在吗?”

 

  我正在看照片就听到李寡妇的大嗓门了,出去一看那三个女的都已打扮过了拿着酒菜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听媛媛说起过李寡妇,她现在这副模样过来肯定不会就是送酒菜那么简单了!

 

  “是李小姐啊,你有什么事吗?”

 

  我不露声色问道。

 

  “这不先生一路赶来想必也没吃饭吧,正好我们也要吃饭就过来陪你!吃饭!”

 

  翠娥眼睛一瞟故意的把吃饭两字说的很慢。

 

  没等我开口红玉又凑了过来,她的手有意无意的往我那里磨蹭,李寡妇连忙倒了酒来灌我!

 

  这种套路是人都知道酒里有问题,可她们三个急吼吼的就要揩我油。

 

  红玉衣衫不整几乎都露出来了,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憋住的。

 

  我假装这喝酒引起咳嗽把酒吐在了手帕里,李寡妇嘻嘻笑道:“先生今天看到了我们姐妹的不雅,只有让我们看回来才不怕你会出去胡说八道。

 

  天啊,你那个东西也太大了吧?”

 

  李寡妇见我喝了酒就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动脚了,我筋脉里的阳草几天不见荤早就饥渴难耐隐隐作痛准备破体而出了。

 

  眼前的三个女人明显就是不怀好意,那我就干脆用她们三个解降头!

 

  “你们!你们给我喝了什么?”

 

  红玉撕扯着我的皮带道:“就是几粒安眼药,没事的我们会照顾好你的。”

 

  我心想着送进门来降头解药不用就是犯罪,我故意趴在桌子装睡了。

 

  “这小子别是银样蜡枪头啊!这么一会儿就睡了啊?李寡妇,你是不是很久没用药了,药都过期了吧!”

 

  红玉笑道:“只要宝贝没睡着就行,快搭把手弄里屋去啊!”

 

  三个女人七手八脚的架着我进了卧室!我的裤子和鞋子几乎是被三个人扯下来的我那里露出了全貌。

 

  李寡妇估计是她们三个人中的头,看见她们在跃跃欲试就喝道:“等一下!我也算是见的多的了啊,可这么大的!从来没见过红玉去检查下是不是真货!我听陈四说城里人最不好弄,没准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会给我们下绊子!”

 

  翠娥应声道:“我也听说他们城里人会拍女人的照片去卖,红玉啊!你是我们之中最小的,也是最想要男人的!你过去检查一下这小子有没有问题!”

 

  红玉扭捏了一会才红着脸过来,她检查的十分仔细连皮也翻看了道:“是真的,那东西好几天没洗了还臭哄哄的呢!要不要帮他吃几下啊!”

 

  我心里暗暗吃惊睁开了条睑缝就看见她们三个眼睛就盯着我那里,这场景让我想到了祠堂画像里的女鬼!

 

  “不行,我吞不了!”

 

  李寡妇不解道:“你干嘛呢?快点啊!我们还在等你啊!你快点办了事有了娃也就不用受你家牛娃的气了,你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啊?”

 

  红玉委屈道:“让我歇会啊!这太大了”

 

  看着这三个妖精就想起了祠堂里面那些想置于我死地的人,也想到了张家的整个阴谋。

 

  他们明知道已经得不到天师印做不了大当家就要斩草除根,以后张家的大当家没有天师印就名正言顺了。

 

  这个血海深仇我一定会报,祠堂里每个人都是杀媛媛的凶手!

 

  李寡妇杏目倒立道:“你小子没中招?这不可能啊,姚家不会是卖假药的吧?”

 

  我冷冷道:“就你们下的那点药对我没用!”

 

  翠娥忙道:“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啊!今天的事我们是误会!先生你也不要介意!我们也是和你闹着玩呢?”

 

  我知道经脉里的阳草已经快爆炸了,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我一声大喝道:“都给我并排躺好,来了还想走有这么便宜的事吗?不死要闹着玩吗?那就玩个够本啊!省的你们以后再惦记,是你们害人在先!”

 

  李寡妇媚笑道:“吓我一跳,原来你也是假正经啊!那还瞎耽误工夫干嘛,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啊。

 

  大家一起玩玩非要弄得紧张兮兮的,我们三个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喽!”

 

  跟李寡妇她们不需要客气,我长驱直入毫不怜惜。

 

  可是我忽然发现了经脉里的阳草消耗很慢,完全和媛媛做那个是两回事。

 

  不过多多少少阳草还是会流出些,我满脑子都是媛媛惨死祠堂的景象身下的李寡妇就成了出气洞!

 

  李寡妇哀求道:“唉哟,我的冤家啊!弄死我了啊!”

 

  翠娥急道:“快,快到我了!你平时里不是很厉害的吗?今天怎么就怂了啊?你知道你最会吹牛了!”

 

  李寡妇一声长叫喷了,整个人像抽风似的一阵一阵抖颤。

 

  此时我休内的阳草才耗废了一小半,全身还是爆裂难受。

 

  如此这般的对付这三个女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阳草丝毫不见消退。

 

  再这样下去我除了打持久消耗战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啊?

 

  差不多弄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好像那里终于有了些反应,黑色的细线断断续续的流了出来。

 

  李寡妇已经是陷入半昏迷状态,鼻子哼哼声越来越快了。

 

  翠娥是不济事的,弄几下就求饶了!

 

  我也记不清弄了多少次,竹木床腿咔嚓一声断了。

 

  三个女人猝不及防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我在床脚的破口里看见了一个油封纸包。

 

  纸包的底下还压了封信,我看到信封上的字迹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尽管三条肉虫赖着不想走还是被我打发了,床脚竹筒里的信封竟然是我父亲的字迹。

 

  除了信笺外油纸包内还有一枚硬币大小黑黢黢的铜卦盘,在卦盘的正面刻着阴阳鱼背面是我看不懂的殓文。

 

  这枚卦盘就是父亲随身佩带的天师印,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引起了千百年来的明争暗斗。

 

  我把天师印藏进了皮夹内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信很长而且都是清秀的蝇头小楷看着信我才知道了一切!

 

  原来雪姨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我的母亲,在信中开头她向我道歉这二十多年来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然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我们父子。

 

  当年就在这个老张沟母亲怀疑是张家有内鬼向仇家通风报信,要不是母亲机警使出调虎离山之使张家必然会被仇家一举歼灭!

 

  母亲引仇家去了竹山跳崖侥幸被挂在树枝逃过了一劫,可重伤之下母亲只能是躲在崖底养伤。

 

  等到伤好之后母亲才发现仇家因为找不到张家人,迁怒于村民大肆屠杀村里的男丁。

 

  一直过了许多年母亲才打听到了父亲的下落,然而纵使相逢不敢去相认。

 

  要是让张家的内鬼知道母亲还没死必定会找我父亲的麻烦,母亲料定在我的成人礼上肯定有人会对我们父子下毒手。

 

  以张家目前的财富地位他们就算不惜毁了天师印也要争夺当家人,所以母亲暗中联系了父亲并制定了计划!

 

  果不出母亲的预料有人给我下了降头,为了保全我的小命她安排了媛媛救我又选择了和父亲一起赴死。

 

  只有这样张家人才会留我一命,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和父亲同葬在竹山为她当年赎罪!

 

  看完信我嘶声力竭的大喊大叫吼出这二十多年来的委屈,也自责和母亲短暂相处的时光没有珍惜。

 

  张家人不能流眼泪我却哭的像个孩子,这一切都是来的那么突如其来我甚至来不及去回忆。

 

  极度的悲愤让我昏厥了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在无尽的黑暗中过山车的失重疾速下坠!

 

  “你醒了啊!”

 

  恍恍惚惚我被人在摇晃,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哭成泪人般的媛媛!

 

  “我!我这是在做梦吗?媛媛!媛媛!你个傻丫头!谁让你去死的啊!”

 

  我紧紧的抱住了媛媛,在她周身散发着阴冷之气。

 

  “傻!傻老公!我不是回来了吗!我回来了啊!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叔叔看到也会难过的!”

 

  我们相拥而泣久久不能分离,媛媛突然问道:“老公!这些天我不在的时候你的毒发过没?”

 

  我毫无保留的把刚才那三个女人给我下药反被我收拾的事告诉了她,媛媛起初还有些生气可后来却反问道:“你是说她们三个人都没办法把你的毒化解吗?”

 

  我直言不讳的摇头道:“没有,和她们三个做了许多次都不如你,甚至她们都比不上堂姐帮我吸毒消耗的阳草!”

 

  媛媛吃醋的啐道:“你连你堂姐都!”

 

  “我跟张犁是没做过,但是你也知道阳草发作必会爆体而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男人吃奶玩乳尖口述|皇上X臣子肉宝贝把腿张开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青青,我也想要你。”邱七立马就把自己身上的衣裤粗暴褪去,用力扑在章青青的身子上……   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既然章青青都已经应允了,他就不再掩饰了,就开门见山吧!     他确实馋章青青身子很久了,心里也是一样很渴望得到她……

标签:

污文跳蛋办公室被强系列小说 男女做爰短篇小说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老陈赶紧提上裤子追下楼,可两条腿跑的再快也快不四个车轱辘。   所以最终他只能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那辆车子,郁闷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天晚上他打了好些个电话,赵媚就是不接,以至于他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早上八……

标签:

被同桌和同学带到没人的地方|灼烈的怒火燃烧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没一会,罗曼云就停在一棵大树下面,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像是确定没人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像气球的东西,套在了树杈上。   马元良看着这一幕,嘴里嘀咕着:“这女人在捣鼓什么名堂啊?!”     但是接下来罗曼云做的事,让他看得目瞪口呆……

标签:

旅途中的交换二十三章|荡熟妇厨房素琴 全集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见众人闭嘴了,李宇这才满意地跳进了水渠里 “小飞,你咋一个人来洗澡呢?”李宇瞧见水渠里居然还有个小孩,这小孩长的胖乎乎的,脸上还带这憨笑,眼神不像是个正常人,嘴边还流着口水。   “我妈在河边洗衣服,她带我来的!”小飞用胖嘟嘟的手指了指下方……

标签:

手伸进衣服里_不禁羞耻刘,冯倩倩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她的魅惑样子看得我心里面无比痒痒,轻声说:“那要不我帮你摸摸看?”   “你……讨厌,不要了,要是被人看到,那就完了……”冯倩倩白了我一眼,我本想继续诱惑,可外面突然传来电动车的声音。   知道已经有同事上班,如果让他们发现我和冯倩倩在后仓这……

标签:

女生下面滴水的小说_男女在床上一起做污

分类: 两汉古诗 作者:

他握住楚云娇的腿,慢慢往上举起,楚云娇整个人停留在了空中。然后两人同时收缩手臂,楚云娇的臀部几乎贴到李旺的脸部,那股异香钻进鼻子,李旺激动得那个颤动了几下。   反应好强啊!     楚云娇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旺那处,她气血涌动,脑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