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慢慢从后面抓住她的大腿_玉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特别是一路上张凯默不作声,眼睛总在她饱满的双峰上瞄来瞄去,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她特难为情,尤其是想到自己差点就妥协了,小脸都有些红润。

 

就这样,车一路开到了学校,林雪先去了办公室,张凯则背着书包朝教室走去。

 

 文学

本来放假,突然补课,尤其是破坏了他跟林雪的好事,内心就烦躁的不行,哪儿有上课的心思,满脑子一直想的可都是林雪的身体,下边的老二少说也硬了大半天。

 

反观林雪,这一天过的也不太平静,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例假来的有些紊乱,见自己下午没课,便提前回家,来小区一家中医诊所看看。

 

诊所的中医是个五十多岁的谢顶老头,叫老李。老李的诊所就在小区门口,张春年经常带林雪回来,见面也总是打招呼,所以两个人已经很熟了。

 

而且这老李也早就惦记林雪的身子良久了,这不,林雪一进来,老李的眼睛都直了,笑眯眯的在林雪身上扫量个不停。

 

“是张太太呀,身体不舒服?”

 

林雪有些尴尬,因为毕竟自己还不是张春年的太太:“嗯,最近例假来的有些紊乱,李叔,麻烦您帮我瞧瞧。”

 

“行,把手伸过来吧,老朽帮你把把脉。”

 

说是把脉,心里却暗暗想着坏主意。

 

“张太太,你的脉象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老朽一时也拿不准,要不你到病床上,让老朽好好瞧瞧?”

 

林雪不曾多想,跟着老李来到了诊所的一个房间,躺下后,浮凸的身段尽显无疑。

 

夏天衣服穿的少,老李还能看到林雪领口处露着的沟壑,不由得偷偷咽了一口唾沫,眼睛朝林雪大腿根处扫去,脸上却假装着一本正经。

 

“张太太,想要清楚了解到病症,老朽恐怕要亲自在病患处瞧瞧。”说着,老李头指了指林雪的裹臀裙。

天哪,这是叫她脱掉,自己最隐私的地方岂不是要任人观看,林雪感觉有些羞耻,忙道:“李叔,不用了吧,可能就是内分泌失调,你就给我开点药就行。”

 

不成想,这老李头却板着一张脸,冷不丁道:“张太太不好意思吧,也罢,不过别怪老朽没提醒你,这例假紊乱虽然是小事,却容易引发不孕不育,老朽这就去给你开药。”

 

没有嫁一个理想的老公,林雪只能认了,但要是将来连自己的孩子都怀不上,那她也太可悲了,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接受这点。

 

听到老李头说的这么严重,顿时就着急了。

 

林雪心里一揪,心想反正李叔一把年纪了,还是医生,看到也没啥,一念至此,干脆一咬牙,纠结的将裙子脱了下来,看到老李站着不动,只好又面红耳赤的把底裤也褪到了膝盖处。

 

“李叔,这样行了吗?”林雪羞臊的要命,低着头。

 

瞧见林雪下身的神秘,一把年纪的老李头,下身顿时就剧烈反应了起来。

 

“可以了,老朽这就帮你检查。”老李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将脑袋朝林雪的大腿根处凑去。

 

老李脑袋凑的很近,隐约还能感觉到粗重的呼吸喷在上面,林雪羞耻坏了,索性闭上了眼睛。

 

老李嘴角坏坏的笑着,借着检查的名头,手指在她神秘的蓓蕾上轻轻翻动了起来。

 

昨晚被张凯撩拨的难受,而且还没被满足,这一碰,林雪忍不住就轻嗯了一声。

 

老李也惊讶了,这女人竟这么敏感,真是个骚货,似笑非笑道:“张太太,你下边好像有点儿严重,老朽仔细检查一下你不介意吧!”

 

为了治病,林雪豁出去了,点头答应。

 

刚点头,下身突然有什么东西塞了进去,不由的浑身一颤,她知道,那是老李的手指,既羞耻又亢奋。

 

“怎么会这样,居然被老男人碰出感觉了,好难受。”

 

林雪使劲儿咬了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出丑,可身为老中医的老李对女人的反应清楚的很,知道林雪有动情的迹象,索性把心一横道:“张太太,气血相连这个道理您应该懂,上边我也帮您瞧瞧。”

 

说着,不等林雪应答,老李的一只糙手伸进了她身上的衣服里,握住了她胸前那饱满之处。

 

开始老李的胆子还比较小,可是林雪却默不作声,这无疑是壮大了老李的胆子,干脆一边在林雪下边抚弄,另一边则在上边揉弄。

 

这下林雪反应过来了,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是在给自己检查,而是故意占便宜,心中羞恼不已,可偏偏老李的技巧很强,竟让她无法抗拒,嘴里忍不住嗯嗯啊啊了起来。

 

这番假模假样的治疗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让林雪既亢奋又刺激,最后感觉到老李想要有进一步治疗的动作时,内心还残留着一丝理智的她,急忙起身穿好衣服,让老李假模假样的拿过药后,便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中。

 

或许林雪本身的欲望就很强,再加上长久得不到满足,当回到家时,下边流淌下的东西已经浸透了底裤,只好自我慰藉了起来。

 

由于张凯提前给她打了电话,说晚上要跟同学去看电影,所以不用管他,吃过晚饭之后,林雪早早的就睡了。

 

其实张凯根本就不是去看电影,而是跟同学一起跑去网吧上网,打一会儿游戏没啥劲,张凯又开始脑补起日本小片来,看着看着,张凯下面就剧烈反应起来,当即就想到了林雪。

 

家里有个宣泄对象,干嘛把时间浪费在这?张凯火速赶回家,已经是玩上十点了,林雪由于这两天太累,早就睡了。

 

张凯带着目的而回,一回来就直奔林雪房间走去。

 

林雪睡的很香,并没有发现张凯的到来。

 

望着熟睡中的林雪,莲藕般白嫩的手臂,以及胸前微微袒露的饱满,张凯脑子逐渐充血。

 

“林姨,小凯好想,好想弄你哦!”张凯的手下意识就摸向了自己那,非常的难受。

 

一边摸着,一边向熟睡中的林雪靠近。

 

林雪真的是很漂亮,张凯突然很羡慕自己的父亲张春生,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能弄到这样的尤物,更是有着想要取代张春生来好好冲刺林姨的冲动。

 

咽了口口水,张凯在床边偷偷蹲了下来,轻轻掀开被子,看到林雪那诱人的身体,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林雪的睡姿很优雅,平躺着,这就导致那睡裙直接凹进了她两腿之间。张凯缩手缩脚,抓住睡裙下摆,慢慢向上嫌弃,那条粉色的蕾丝小底裤赫然就出现在了张凯眼前。

 

这哪里还忍得住啊!于是,张凯继续去脱她那性感的小底裤,随着林雪神秘地带的显露,张凯那地方也快接近爆炸了。

 

免得夜长梦多,张凯决定趁林雪还没有被惊醒之前就进入她的身体,这样,就算她醒了,已经定局,那她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继续让自己弄。

 

这么想着,张凯爬上了床,跪在床上,接着把林雪的脚微微拉开,并且往上抬起,让她那双美腿搁在自己肩膀上。

 

本来想要直接弄进去,但碰到的时候,发现林雪那地方似乎还不够润泽,怕弄疼她,把她惊醒,张凯就又伸手去抚摸,想弄得在泽点,然后再滋溜溜的进入。

 

其实,林雪在被张凯脱小底裤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她没有拆穿而已,林雪内心真的挺矛盾的,而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制止张凯的时候,没想到张凯如此的迅速,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此刻正摸着她那里。

 

下午被一个糟老头子用手指调戏了半天,晚上竟又被未来老公的儿子摸自己那地方,而且动作还慢的要命,说是挑逗,倒不如说是爱怜的轻轻抚摸,这种感觉不但让身体难受,就连心里也痒的不行。

 

面对这样的情况,林雪的情绪本能的有些恍惚,这时耳畔传来张凯的轻唤:“林姨,林姨……”

 

张凯感觉到林雪那已经非常润泽了,自己也到了非要弄进去的那一刻了,所以他轻声呼唤着,把自己的东西往林雪那挺了过去……

 

只是,让张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碰到林雪那里,突然就忍不住了,一股力量直接就冲了出来,妈的,竟然一泻千里了,还没有弄进去就特么结束了。

 

张凯心有不甘,同时也有些担心,难不成自己早泄?张凯用手扶住自己那,已经逐渐软了下去。

 

“怎么会早泄,完蛋了。”张凯轻声埋怨道,并且越发的担心起来。

 

要是这样,那还怎么让林姨爽?要是不能让林雪满足,那即便是如愿以偿能弄她一次,以后只怕是也会被林姨嫌弃!再难有第二次了。

 

还好,林姨没有醒,并不知道,回头去找老李看看是怎么回事。

 

就在张凯庆幸没被林雪发现,准备放下林雪,悄悄离开时,林雪突然说道:“小凯,快拿纸把东西擦干净,你,你弄到林姨那地方黏黏的,床单上应该也有,快擦了。”

 

半天,张凯都没说话,愣在那,脸上火辣辣的,倒不是被林雪给逮住了,而是被林雪发现自己早泄,张凯觉得特别丢脸。

 

“林姨,对,对不起,我……我……”张凯支支吾吾。

 

林雪其实也很害臊,脸上同样火辣辣的,因为当张凯那股热流弄到她那里时,她竟然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太热,太多了!而且,她还偷偷的,伸手去沾了一点,然后放到嘴里去尝味道。

 

“小凯,男孩子有这种冲动是正常的,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林姨不会怪你的,但下次不可以这样了,毕竟你还是个学生,而且我马上就要嫁给你爸了,等于是你的……”林雪不好意思把这身份说出口。

 

听林雪这么说,张凯更觉得难堪了,林姨这是默许自己弄她啊,可偏偏自己不争气。

 

“林姨,我……我这里是不是有问题啊?”张凯吞吞吐吐的问道。

 

“没有,小凯,这是正常显现,毕竟你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事,所以很快结束是正常的,你可千万不能有心理阴影。”

 

林雪这么说,是不想张凯有心理阴影,这样很有可能将来真的不行,那以后怎么给老婆该有的性生活。她可是尝过得不到满足的难受,她不希望张凯像他父亲张春生一样。

 

可话一说完,林雪又觉得怪怪的,似乎还有着为自己考虑的打算,这让林雪有些难以启齿。

 

“真的吗,林姨,你没骗我吧?”

 

“傻孩子,林姨怎么会骗你呢,快睡吧。”

 

跟张凯讨论这种话题,林雪多少总是觉得有些不妥,关键是,她意识到,自己也越发的有些过界了,还是赶紧睡觉,少聊为妙。

 

“林姨,那你没生气吧?对不起,小凯又调皮了。”

 

张凯则有些不依不饶,倒不是又多担心自己那真出了问题,其实他也听同学说过,第一次确实是比较快的。

 

张凯所担心的是,林雪有没有生气,还能不能这样弄她。

 

“没有。”

 

“那林姨,以后你会一直疼我吗?”张凯趁胜追击,继续追问道。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林姨不疼你谁疼你。”林雪根本不知道,这是张凯一步步的套路。

 

听到这话,张凯立马从后面抱住了她,乐呵道:“太好了,那林姨就是答应以后天天陪我一起睡觉了,林姨,我爱你。”

 

等林雪明白张凯正是在这儿等着自己时,似乎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尤其是听到张凯那句“我爱你”,更是让林雪不得不多想,她哪里是爱自己,只是想尝试男女之事罢了!

 

而且这会儿,林雪那里还藏留着张凯的那个,还没有擦去,这种种迹象,无形中,再次让林雪回想起来了张凯接二连三想侵犯她的画面,于是乎,身子一热,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

 

林雪微微抿着嘴唇,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含羞道:“小凯,你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你想到林姨房间睡也行,但是真的不能再不老实了,不然林姨真的会难为情的。”

 

这又一次意味着自己的奸计得逞了,只要能跟林姨一起睡,还怕弄不到手吗?

 

张凯顿时脸上就洋溢出了笑容。

 

十八岁的张凯正处于没心没肺的年纪,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顿时就兴奋的把林雪抱得更紧了,腻歪道:“林姨,你对我真好。”

 

张春年经常出差,家里就她跟张凯一个男人,虽然相处不算久,但张凯在她心里占的比重还是不小的,尤其是经历过好几次的那种微妙纠葛后,林雪更是对张凯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被张凯这样紧紧抱着,林雪精神上又有些恍惚了。

 

“好了小凯,林姨要睡了,你要是不想睡……就自己玩一会儿吧。”

 

林雪脱口说了出来,说完才意识到,这似乎是对张凯的一种引诱,面色微微红润,但也不好意思改口,只能硬着头皮闭上眼。

 

“小凯刚刚已经,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她忐忑中,竟然有些期待,“哎,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对小凯……”

 

她不敢想下去,可这时又让她碰到了张凯弄到床单上的一大堆那玩意,心理不自觉的又开始慌乱起来,并且觉得怎么睡都不得劲,下意识轻轻的磨蹭起了双腿。

 

张凯感觉到林雪双脚在动,自然是心领神会,尤其是想到林雪方才根本就是在装睡,张凯就更加确信了,自己铁定能把她给玩到手。

 

“林姨,你身上真香,小凯真的好喜欢林姨呢!”闻着林雪身上独有的香味,张凯嘴角逐渐含满了笑意。

 

面对张凯的挑逗,林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装作没听见。

 

而张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忘记了刚才因为早泄而受的打击,脑子里竟又开始浮想联翩,隐隐中,下面那似乎又开始慢慢抬头了……

 

但有了刚才早泄的教训,张凯多少还是有点顾虑的,要是一时冲动出手,万一又早泄的话,那岂不是真要彻底让林姨失望了。

 

最好还是先去检查一下,然后再来弄林姨,争取一次就把她喂饱,使得她欲罢不能,天天都想着跟自己发生关系。

 

于是,为了避免自己控制不住,张凯松开了林雪,稍微往边上躺了一点,跟林雪保持了点距离。

 

按理来说,张凯主动远离,这种情况是林雪乐意看到的,可心里竟又有些失落!

 

张凯总是想侵犯自己,这给她带来烦恼是不争的事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张凯这种行为,除了给她带来烦恼之外,同时还能带来骨子里渴求的快乐。

 

不知不觉间,林雪从失落变成了有点烦躁,迟疑了一会儿后,主动扭过头跟张凯搭起了话茬。

 

“小凯,你是不是还在担心自己的那个问题啊?”

 

“啊?”张凯愣了一下,“林姨,都说了男人第一次会这样的,我还担心什么,我相信林姨。”

 

“切,你相信林姨?林姨可看不出来。”林雪竟有些娇嗔,“既然你不担心,那为什么……为什么不……不捣蛋了?”

 

虽然很羞耻,但林雪还是问出了口,谁让她越发的心痒难耐了呢!

 

张凯先是有些疑惑,继而反应了过来,心里暗想:“原来林姨嘴上排斥我那样对待她,心里却是愿意的啊!”

 

林雪都这么主动了,张凯哪还按耐得住,蠢蠢欲动的,就又朝林雪凑了过去,伸手没羞没臊的搂了上去。

 

“林姨,我不是怕你生气嘛。”张凯嘿笑。

 

又一次被张凯搂住,由于姿势的缘故,手掌还刚好搭在自己饱满的边缘处,林雪有些不太自在,可突然却有多了一种充实。

 

张春年那方面有所欠缺,而且还总是出差,连不痛不痒的感觉都给与不了,林雪对这事朝思暮想其实是情理之中,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未来老公的那种渴望,竟逐渐在往张凯身上转移。

 

“只要你别太过分,林姨是不会生气的,谁让我是你林姨呢。”

 

林雪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张凯高兴坏了,手掌直接就握住了她胸前饱满的双峰,轻轻一捏。

 

“林姨,那这样呢?”

 

林雪既羞臊又兴奋,竟轻轻嗯了一声。

 

或许是张凯真的怕林雪生气,拿捏着那硕大蜜桃的手确实没有太过分,反而还故意找了一个借口。

 

“林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碰你这里,软软的很舒服。”

 

林雪轻咬着嘴唇,心里太清楚了,张凯这就是对女人的渴望,对性的冲动。而女人硕大的蜜桃,对张凯这个岁数的孩子无疑是有着致命杀伤力的。

 

“好喜欢被小凯这样揉着的感觉,要是能伸进衣服里就更好了,下边又痒了呢。”

 

林雪心里羞耻的想着,嘴上却说:“小凯,你这样对林姨其实是很不好的,要让爸爸知道会有麻烦的,林姨觉的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女朋友?张凯若有所思的样子,揉着林雪大蜜桃的手掌不由得更加卖力,让林雪整个人都不行了。

 

人内心深处都是有欲望的,林雪也不例外,被张凯放肆揉着,真的有种想要把下边填满的冲动。

 

毕竟正弄着她的是张凯,脑子里浮现出来的自然就是张凯下边那硕大之物。

 

一时间,纠结羞耻,跟身体上的兴奋在她脑海里来回冲撞,下边更是润泽的厉害,可是她真的不能跟张凯那么做。

 

于是强忍了一会儿后,趁着张凯睡着后,一个人偷偷溜进了厕所。

 

次日,又是全新的一天,林雪跟张凯的关系似乎一如既往,正朝着一家人的方向美好发展着。

 

只不过,林雪心里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对于张凯时而对她身体上的偷瞄不但没有了排斥,反而还为吸引到张凯有些兴奋,都开始有些注重自己的打扮。

 

而张凯对于林雪昨晚的话似乎也记在了心里,冒出了找女朋友的念头,那样自己就能尝试到男女间羞答答的快乐,更重要的是,先用女友来试试到底自己能坚持多久,然后再去征服心心念念的骚林姨,那才得劲。

 

这不,刚来到学校,一个留着短发,胸脯鼓囊囊的女孩就主动送上了门来。

 

女孩名叫刘蒙蒙,是张凯的同桌,长的十分漂亮,追求者很多,可偏偏对张凯情有独钟,一次次暗送秋波。

 

平日里张凯对刘蒙蒙爱答不理,因为他喜欢的是像林雪那样成熟且有风韵的女人,纵使十八岁的刘蒙蒙比同龄人发育的要好,也没啥兴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58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