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黄文老村医和小姑娘_打阴小说 宝贝看着我怎么进的

“怎么是这件啊……”秦雪将连体衣拿在手里,脸色更红了。

 

 

“没事,等下我回卧室了,你自己回去就行,我不会偷看的。”我故意正气十足地道。

 

 

 文学

秦雪没说什么了,将浴室门关了,显然是换衣服去了。

 

 

我连忙回了自己卧室,将监控的画面切换到我自己家的客厅,我家也都装了监控,不过浴室却没装。

 

 

大约两分钟之后,秦雪将浴室的门开了,准备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打开我的卧室门,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我的刻意制造机会的情况之下,我们两人在客厅遭遇了。

 

 

秦雪此时,就穿着那套半透明连体衣。

 

 

“啊!”

 

 

秦雪哪里想到我忽然出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要用换下来的衣物挡住一些关键的部位,她也知道自己穿的这套连体的衣服,实在是惹人犯罪。

 

 

但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入怀,我简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随即秦雪哼哼了起来,原来她崴脚了。

 

 

“你没事吧?我以为你走了呢,因此从卧室出来了,对不起。”我一边解释,一边将秦雪扶起来了。

 

 

我终于和她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此时的她就在我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头如小鹿乱撞。

 

 

“没事,我自己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秦雪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在我的怀里挣扎道。

 

 

“你好像崴脚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伤势会加重,我学过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给你上点药,等下就好了。”

 

 

我连忙道,我依旧紧紧抱着秦雪,这样的机会得来不易,我哪里舍得就这样放弃。

“那就谢谢了。”秦雪娇滴滴地道。

 

 

此时的她明显没有反感我,大概她觉得她从浴室出来被我撞上,是一个意外,毕竟在我回了卧室之后大概两三分钟,她才从浴室出来。

 

 

我将秦雪拦腰抱起,放到了沙发上面,等她坐好了,我就将她的鞋子脱掉了。

 

 

她穿的是一双简单的家居凉拖,但当我把她的玉足握在手里的时候,我简直被迷住了。

 

 

她的玉足,增一分嫌肥,减一份嫌瘦,握在手里,很是舒服,她的脚趾甲上,还涂抹了指甲油,看起来很是可爱。

 

 

“真正的美人,是任何部位都完美的,周一山那小子,还真是暴殄天物,但他不配拥有秦雪。”

 

 

我已经神魂荡漾了。

 

 

“东哥,你……你不会是忽悠我的,你压根不会推拿吧?”秦雪见我痴痴的没有动作,不禁怀疑了起来。

 

 

“我得先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啊。”我回过神来道。

 

 

我收敛了心神,开始动作起来,先是给秦雪的脚按了按几个穴道,让其血脉开始畅通,然后才开始推拿其狡猾。

 

 

虽然我怀了要亲近秦雪的心思,但我这推拿技术,是祖传的,可不比那些中医院的专家差,甚至,我还有些独门技法,还有一些我祖父留下来的药膏。

 

 

“嗯……嗯……”

 

 

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吃痛,秦雪的鼻子里面,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而这种声音,和秦雪做那事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很像的,我的心神,一下就摇晃了起来,我甚至想到了那次她请我吃饭,我喝多了看到她和她男朋友周一山在沙发上的那一幕。

 

 

但我知道,现在若是胡来,秦雪就会怀疑我,让我觉得人品有问题,我先得展现我的推拿之术,让她感激我才对。

 

 

听着秦雪那销魂的声音,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一种煎熬,偏偏她穿的是那种半透明的连体性感衣服,我要坐怀不乱,还真是太难了。

 

 

秦雪的美目是微闭的,我趁机偷看她身,让我大饱眼福。

 

 

而老天对我也不薄,她竟然崴脚了,我和她才能有肌肤之亲。

 

 

“好了,你可以试试走路了,应该不痛了。”

 

 

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但十几分钟之后,我还是果断地对秦雪道,要拿下这种女人,不能太简单粗暴,必须要有些耐心。

 

 

秦雪试探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发现脚的确不痛了,红红的脸上露出了惊叹之色。

 

 

她又试着走了几步,赞叹道:“东哥,你这推拿之术简直是神了啊,我脚一点事都没有了,你比我们医院的那些医生,厉害多了啊,真是谢谢你啊。”

 

 

此时的她,对我的防范明显放松了一些,她也不用手遮挡了,她就穿着这套黑色的连体半透明衣服,站在我的面前。

 

 

她身上那些关键部位,尤其是她胸前的美好,隐隐约约展现在我的面前,吸引着我。

 

 

“不必言谢,都是我不好,匆匆从卧室出来,惊吓到了你。”我再一次道歉,然后道:“现在我送你回去吧。”

 

 

“东哥,我……我身上好像也有些痛,是不是摔着了,要不……你也帮我检查检查?”就在我以为今晚的美好时光就要结束的时候,秦雪却忽然怯生生地道。

 

 

“难道这妹子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她好像很信任我?”我心中,顿时狂震道:“好,我帮你检查检查。”

 

 

这样的机会,我是巴不得的。

 

 

很快,秦雪趴在我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身材是玲珑有致的,我都看呆了,这只能用玉体横陈来形容,先前她是坐着的,对我的刺激感还没那么足,但是现在,她是趴着的,那翘翘的丰满,就那么展现在我的面前,让人兽血沸腾。

 

 

“东哥,怎么还没开始?”

 

 

秦雪小声催促了起来,她的声音甜甜的,糯糯的,在这夜里显得更加勾人。

 

 

“马上。”我立马道:“我先给你按按一些关键的部位,你要是觉得痛的地方,就告诉我。”

 

 

“好。”秦雪道。

 

 

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看她的耳根子,更红了一些。

 

 

于是,我从她的头部检查起,然后到香肩,然后从背部一路下来。

 

 

当我的手放在她那翘翘的丰满之上,那手感,那弹性,简直让我要飞了起来、

 

 

秦雪的身子,明显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秦雪,你背部没啥问题,没受伤,要不翻个身,我检查一下你正面?”我更加大胆了,主动提议道。

 

 

秦雪没做声,但是主动翻身了,而她眼睛基本是闭着的,一副娇羞的模样。

 

 

我知道这女人,只怕也是动了情,对我有些意思了。

 

 

她的这种不拒绝,让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知道,今晚发生一点什么的可能性很大了。

 

 

秦雪一翻身,我的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因为她那对美好,因为尺寸规模太大,几乎有一般露在了外面,那种白皙足以淹没任何的男人。

 

 

而她的衣服很透明,透过那连体衣,我都可以看到她那性感的丁字裤。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真的让我冲动。

 

 

但我还是忍住了,没直接扑上去,要勾搭一个女人,那就得慢慢攻心,让她的心和身都属于我。

 

 

我开始检查她,她只是扭伤了脚,在我的推拿之下,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她身上并无伤。

 

 

但我还是趁机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帮她推拿。

 

 

她很是害羞,微闭着眼睛,压根不敢看我。

 

 

“你其余地方没什么伤,但为了防止意外,我给你松一下筋骨,让血脉通畅一下,好好放松一下。”

 

 

稍微检查之后,我对秦雪道。

 

 

“好的,东哥,谢谢你。”秦雪同意了,还向我道谢。

 

 

于是,我开始给她推拿,从颈部、到肩膀,到手臂,到腰部,甚至是腿部。

 

 

最后,我的手慢慢到了她那一对下方的位置推拿,甚至,有时候手指还若有若无地扫过那两个地方。

 

 

但我的动作幅度不大,让她觉得我不是故意的。

 

 

因此,她脸色绯红,却没说什么。

 

 

而我,此时手都有些颤抖,因为那地方,实在是太有弹性了,我很想用手掌直接覆盖上去。

 

 

而在我的慢慢撩弄之下,她的呼吸也有些紊乱了起来,似乎我这种若有若无的接触,让她觉得很是刺激。

 

 

大概二十几分钟之后,我适时地结束了对秦雪的按摩和推拿,道:“你没什么伤,不过……”

 

 

我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秦雪脸色微红问道,其实,我看出来她刚才对我多少有些动情,不然不会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时候,却要留下来让我检查。

 

 

“你的身体经络,有些问题,你是护士,你应该知道,你是不是最近夜梦频繁,而且白天精神状态不好?”

 

 

我故意道,我虽然懂一些推拿,但是我在医术上的造诣,还没这么深。

 

 

“东哥,你不是医生,没想到懂的真多,最近我的确睡不好,精神也不是太好。”秦雪叹气道。

 

 

“其实,你这个身体,要调理还是很容易的,当然,鉴于你目前的情况,只怕不好调理。”我开始卖关子了。

 

 

“东哥,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秦雪好奇了起来。

 

 

“这话,有点难以启齿啊。”是继续吊秦雪的胃口。

 

 

“东哥,你平时说话不这般扭捏啊。”秦雪道。

 

 

“那我说了啊。”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道:“看你的经络,你……你应该是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得不到关心,因此身体机能下降,失眠多梦。”

 

 

“胡说。”秦雪一下脸红了,大概是想到了她男朋友周一山不行的事情。

 

 

“我可没胡说,我祖父可是神医,虽然我没从医了,但是我还是学了一些独门绝技的,你这个样子,我已经知道原因了。”

 

 

我认真道,秦雪那害羞的样子,让我无比心动。

 

 

秦雪没做声了,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没说错吧,周一山肯定不行,而你还这么年轻,要是就这么守一辈子活寡,那真是艰难啊。”

 

 

我叹气道。

 

 

秦雪脸色更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秦雪,你喜欢周一山吗?你还这么年轻,我看,你早点换个男朋友,才是正途啊,你总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吧,如果你们结婚了,那你后悔想要离婚就难了。”

 

 

我开始劝说秦雪,只有她踢了周一山,我才有机会。

 

 

秦雪也沉默起来,看来她内心也在纠结。

“我对一山,其实没什么多少感情,我们是读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他是我的同学,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母亲重病需要一笔钱,他帮了我出了这笔钱,我才答应做他女朋友的,而且,我们很快要订婚,甚至是结婚了。”

 

 

沉默许久之后,秦雪叹息道。

 

 

“你是完美的女人,你能接受这么不完美的感情和婚姻吗?”

 

 

我激动了起来,要去秦雪真的嫁给了周一山,那就完蛋了,她可是我的梦中女神,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女神过那种守活寡的生活

 

 

“我也是没办法,我花了周家八十万,周家现在生意不行,也没钱了,这时候我能和周一山说分手吗?我压根不敢提这件事情。”

 

 

秦雪幽幽地道,她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东哥,你……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秦雪,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动心了,但你有男朋友了,我对你的好感只能藏在心里,如果周一山是个正常男人,我肯定不会打扰你,我会祝福你们,但是现在,看你这个样子,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我真的心疼你啊。”

 

 

我动情地道。

 

 

“东哥,你……你喜欢我?”秦雪羞得满面通红。

 

 

“恩。”我点了点头道:“但你这种情况,我让你和周一山分手好像有些不道德,但我也不忍心看你一辈子不幸福。”

 

 

“哎,我就是个命苦的人,我不配让你喜欢,东哥,你还是把我当成普通朋友吧。”秦雪听到我喜欢她,并未生气,也没有责备我,而是叹气道。

 

 

她没有马上离开,还继续和我聊天,我算是看出来了,她不讨厌我,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渴望有正常的生活,但是周一山就是个废物,压根不能给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可我一见倾心,我是不可能只把你当普通朋友的,以前我还觉得喜欢你有罪恶感,毕竟你是周一山的女人,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不能让你和周一山在一起,那样会毁掉你一辈子!要是你把钱还给周一山,你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她了?”

 

 

许久之后,我试探着问道,是虽然不算什么有钱的人,但有几套房子,只要卖掉一套房子,那至少都有上百万。

 

 

秦雪没说话,她沉默了一会儿,看了一下我家墙壁上的钟,一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我以为我先前的话吓到了秦雪。

 

 

“时间不早了,周一山快回来了,他……他特别小心眼,要是发现我这样在你家,那就麻烦大了。”秦雪有些惊慌地道。

 

 

然后,她快速离开了。

 

 

看着她那性感背影,我内心难安,我觉得我有责任要把这个女人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来,她压根不喜欢周一山,她和周一山在一起,那只是为了报恩,这不是爱情。

 

 

但我估也不会轻易离开周一山,毕竟周家对她家有恩,她很善良,不是那种不知恩图报的人,就算我帮她把钱还给周一山,她也会觉得亏欠周一山。

 

 

这让我头痛了起来。

 

 

现在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女人,但是我又没法让她和我在一起。

 

 

这个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一直都在想这些事情。

 

 

当然,我也没忘记看监控,我在手机上弄了一个软件,通过我的手机,我直接可以看到隔壁的情况。

 

 

秦雪从我这里回去之后,马上就将那性感的连体衣换掉了,换了一身正常的睡衣,但她却坐在沙发上,愣愣出神,还不断叹气。

 

 

看,她也觉得和周一山这样的废物在一起,那绝对是荒废美好的年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066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