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两根一起会坏的/粉红扇贝网站/白色肩带txt盘

师娘摸了摸我脑袋道:“好了,别乱想,快点去睡觉吧!”

我缩了缩眉头,也没多想就去睡觉了,睡完跟师傅一起去上班,而也果然表叔喊我去他家里头吃饭,我一听就是计谋,本来不愿意去。

师娘却喊道:“铁柱,去吧。”

我不放心的看了看师娘,见师娘坚持才跟着表叔一起去。

我心里一直担忧着师娘会不会出啥事情,毕竟师傅他自己都打主意到她身上了。

不过见师娘最后坚定的眼神,又想师娘是聪明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毕竟自己几次都那样了,她还不是坚守着,那她肯定也不会沦落。

我就跟着表叔一起去了他家里。

他因为是包工头住的环境要好多了,是租的房子,啥设备都有。

我进去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他这地方明显比较大,也不懂照顾我让我住这边,反而让我跟师傅,师娘一起睡。

不过我也高兴他的安排,不然我哪能跟师娘这么好呀!

刚入门,我表婶就迎了上来。

她穿戴可要比工地女人时髦多了,花枝招展着,陪着她完美的身躯显得特别性感,我看了一眼,就觉得脸红低下头。

而她也早准备好了饭菜,一上桌就让我吃。

表叔更是开了一瓶酒对我道:“铁柱,来喝点酒。”

我不想喝,表叔却硬是让我喝,还说都是大人了,要学着喝酒。

我表叔逼着我。

我不愿意,就听表婶冷不丁道:“咋啦,还怕人家坏了你事情。”

我没理解这话的意思,就听表叔生气道:“好了,你爱喝不喝,你先吃着我先走了。”

他说走就走。

我立马担忧起师娘,先跟着去,却被表婶一把拉住道:“铁柱,他走就让他走,表婶陪着你喝。”

表婶甜蜜的一笑,显得十分妖媚。

特别是她穿的衣服是那种低领的,我看着甚至可以依稀看到她那一股美白。

弄的我浑身一阵燥热。

表婶拉着我手道:“来,表婶跟你喝一杯酒。”

看着一脸妩媚的表婶,我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就喝了,表婶见我这样,立马笑道:“嘿嘿,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我点了点头,不敢去看表婶。

表婶则是拖着腮帮盯着我道:“铁柱,你说表婶漂亮吗?”

我不知道表婶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咕隆吞了吞口水,机械性的点了点头。

表婶一听就咯咯笑了起来又问道:“那你说一说表婶哪里漂亮了。”

我看了表婶一眼,连忙转过头道:“表婶,你……你哪里都漂亮。”

“是吗?”表婶轻笑了笑,靠近我一步拉着我手道:“铁柱,那你想不想摸摸表婶呀!”

啊……

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

表婶看着我这样子,却更觉得有意思,抓着我的手道:“好啦,怕什么,表婶又不会吃了你,而且你表叔又不在这里。”

说着,表婶还抓着我的手朝着她胸口放去。

刚放去我就觉得一股温热涌来,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表婶就拉着我的手慢慢朝着底下摸去。

我根本不动,完全任由表嫂摆布着。

表婶弄了一阵,又突然停下对我道:“来,我再喝一点,待会去床上好好玩。”

文学

我一下瞪起了眼睛,真没有想到表婶竟然如此开放。

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只能听她的话。

我跟表婶喝了几杯就有些头晕了,表婶一见我这样,咯咯一笑道:“走吧,我们去床上吧!”

那媚眼如丝,朝着我勾勾手。

我就仿佛被勾走魂一样跟着她一起进入了房间。

刚进去,表婶主动的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还主动亲着我。

她的热情瞬间让我一阵迷离。

甚至她的主动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反而是表婶帮着我脱了衣服,她一见我就哗的一声:“臭小子,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呀!”

说起来这两天因为跟师娘一起,我多少明白一些事情。

自然懂得表婶这是要干嘛。

只是挺困惑的,师娘说只能跟师傅,表婶不应该只能跟表叔吗?

那她为什么这么主动呢?

跟着表婶就拉着我一起躺在床上,一脚勾着我道:“铁柱,做过吗?”

我摇了摇头。

表婶一见我嘴角露出贪婪的笑容,嘿嘿笑道:“你金三顺要在外面玩女人,那我就玩男人,我这还是处,你有我的好吗?”

我不解表婶的意思,就听表婶喊道:“铁柱,爬上来亲一亲表婶。”

看着她那惹火的身躯,加上她的主动,说起来我早就浴火难耐了,我趴了上去就是一顿乱啃。

嗯……

表婶果然要比师娘骚。

每一下她就已经是娇喘连连了。

她自己还主动脱掉了裤子,主动喊道:“铁柱,快点上来,表婶让你成为男人。”

看着表嫂那妖娆性感的娇躯说真的很美,很漂亮,很动人。

只是她的主动让我感觉到害怕。

表婶也看出我的害怕,回头抱着我道:“怎么了,是怕你表叔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

表婶轻笑了笑道:“没事的,你表叔现在估计自己也舒服着了,哪里会知道我们的事情。”

“什么舒服着了。”我缩了缩眉头。

表婶立马道:“你不知道吗?你那表叔色的很,这估计找你师娘去了,要说起来你师娘前凸后翘,我要是男人的话,估计也喜欢。”

我没听表婶后面说什么,只是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

没想到表叔竟然是去找师娘。

我心中一颤,慌忙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表婶朝着我喊道:“喂,你臭小子干嘛呢?老娘白白给你,你还不要呀!”

我根本没去听表婶的话,直接往工地跑去,气喘吁吁的回到了宿舍,见到宿舍空荡荡的每一个人,我顿时急了,连忙往外跑。

碰到人就问有没有见到我师娘。

可惜没人知道,我急的都要哭了。

想着白天师傅跟表叔说的话,心想肯定是在哪里吃饭。

我一家一家店的找,很快就在一家店看到了师傅跟表叔坐着,两人还在喝酒,可并没见到我师娘,我皱了皱眉头,虽然很想进去揍他们两人一顿。

但因为他们的身份我还是没胆子进去,而是溜进去找师娘。

一进去我就碰到了师娘。

一看到她,我心里就是一暖,一把朝着她抱了过去,紧紧搂着她道:“师娘,你没事吧!”

师娘对于我突然出现,楞了一下,跟着紧张拉着我去了卫生间问道:“铁柱,你怎么来了。”

我一五一十把事情说了。

师娘黛眉微微一皱,跟着噗嗤一笑道:“好了,师娘晚上没喝酒,他们拿我没办法。”

“可是……”我还是担心。

师娘摸了摸我脸道:“好啦,没事的,你师傅要是敢乱来,我就跟他离婚。”

听见师娘这话,我虽然还不放心,但见师娘坚持还是点了点头先走了。

只是我没走远,一直在旁边守着。

一直等着师傅,表叔跟师娘一起出来,我看着师傅虽然扶着师娘,但表叔的手竟然捏在师娘的屁股上,而且师娘整个人明显有些醉态,摇摇摆摆的。

我眉头不禁一皱,因为刚才明明没看到师娘喝酒呀!

她怎么会这样呢?

而且走到一半时候,我还看到师傅把师娘递给表叔扶着。

师娘明显醉了,不省人事,比昨晚醉的还严重。

看着表叔扶着时候,我终于控制不住冲了过去喊道:“师傅,表叔,你们这是要干嘛?”

我忽然出现把师傅跟表叔都吓了一跳。

表叔连忙把师娘递给师傅扶着。

“臭小子,你跑来干什么。”表叔严厉的喝道。

师傅也是哼了一声喊道:“你来干嘛?”

被他们两人一人骂了一句,我那时候又比较小,还真有些怕了,缩了缩脑袋道:“我……我不放心你们喝酒了。”

我的话惹的师傅跟表叔又好气又好笑。

但师傅显然也怕了,对表叔道:“三顺,今晚就算了,传出去不好听。”

表叔愤愤的看了我一眼,捏着拳头走了。

“臭小子。”师傅骂了我一句,也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难过,扶着师娘往宿舍回去。

刚回去后,师傅就把我支开。

我不用想也知道他这是要干嘛了。

只是他跟师娘是名正言顺,我也没办法,可心里头还是很难受,自从认识师娘以来我现在甚至都不愿意让我师傅碰她了。

一个人在外头心里头别提多烦躁了。

好在师傅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没一会就出来了。

见我蹲在外头,他意外的递给我一根烟。

“师傅,我不会。”我摇了摇头。

师傅道:“既然出社会了有时间学学,这才像个男人。”

认识师傅这几天以来,师傅在我印象可以说就是个闷声放不出一个屁的来,或许给他一个闷棍他都未必哼声,就算哼了,那开口也就是骂。

哪里有这样的跟我说。

他点着烟,望着星空脸上显着的十分惆怅,我也没去管他,此时此刻我更在乎的是师娘她如何了,只是师傅坐着我也不敢明目张胆进去,只能偷偷往里头看。

可惜布帘紧拉着我根本啥都看不到。

“铁柱,好好干吧,走,睡觉去。”师傅抽完一根烟,回头拍了拍我肩膀喊道。

他突然对我的关心,让我脑袋一热,喊道:“师傅,我能跟你聊聊不。”

“嗯。”师傅转头过来看了我一眼,咧嘴笑道:“你个小屁孩跟我聊什么。”

我低下头道:“师傅,我……我想你能不能别……别惹师娘伤心了。”

“你小屁孩懂得啥。”师傅一听我的话,两个腮帮子就鼓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就道:“对,我小,我不懂,但我要是有媳妇了绝对不会害她。”

师傅听见我的一愣,脸上抹过一道惆怅。

“你都知道了什么。”师傅看着我问道。

“你跟我表叔的事情我都知道。”从看到表叔搂着师娘那一刻,我就想明白了,我必须要保护师娘,所以即便怕师傅生气,我也要把事情给说出来。

师傅瞪了我一眼,要发怒,但最后还是把气给吞到肚子里,叹息道:“有些事你不懂。”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我一听,立马喊道:“对,我不懂,你不就是想要当个工头吗?”

面对我三番两次的顶撞,师傅终于火了,过来猛的踹了我一脚喝道:“你个小屁孩知道啥,你以为当个工头很容易吗?”

我被踹的直接坐到了地上,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师傅发怒的样子也不敢继续顶撞。

可心里头不服气。

在心眼里头更瞧不起我师傅,为了工头的位置,连师娘都能出卖。

“臭小子。”师傅瞪了我一眼,跟着自己去睡了,也不管我。

我倔脾气上来,索性也不进去睡,就在外头坐着,一直坐到了天亮,这一夜我想了很多,也好像明白了许多,其他事情我可以都不管。

但我绝对不能不管师娘。

师傅他不在乎,但我在乎。

他不管师娘,我必须管。

只是我也没把话说出来而是藏在心里头,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师傅起来出来见到我,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只是最终没有开口。

师娘出来见到我,楞了一下,跟着一脸心疼道:“铁柱,你怎么坐在这里,你昨晚没去睡觉吗?”

我见到师娘,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是一阵委屈。

昨晚想的多坚强都无济于事,一下就哭了出来。

师娘上来抱着我,安慰道:“铁柱,怎么了,跟师娘说好吗?”

我摇了摇头,不愿意跟师娘提跟师傅之间的事情,或许那时候我已经开始有了男人的气概了,即便我认识不到这是男人之间的决斗。

但我就是不说,不提。

师娘唉叹息一声,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道:“真是可怜的孩子。”

跟着师娘就拉着我进屋里,拿了热毛巾擦拭着我哭花的脸蛋。

我望着师娘一脸温柔贤惠的模样,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师娘俏脸一红,娇声道:“铁柱,你要干嘛?”

“师娘,以后让我保护你好吗?师傅不在乎你,我在乎。”我紧紧握着师娘的手道。

啊……

师娘惊呼一声,幽怨白了我一眼:“铁柱,你乱说什么呢?你师傅怎么就不在乎我了。”

我一时气急,直接把昨晚表叔跟师傅的事情说了一下。

师娘黛眉一皱,自语道:“怪不得我就喝了一杯酒就醉了,感情他们两人是给我弄了什么东西。”

“所以师娘以后让我保护你好吗?”我说着又握了握师娘的手。

师娘一脸羞红,连忙抽回手道:“铁柱,别瞎说,这是大人的事情你别管。”

“大人。”我哼了一声,不屑道:“师娘,我知道我年龄小一点,但我也懂得我是个男人好吗?”

听到我这话,师娘面色又是一红,还低头看了看我,小声嘀咕道:“确实是个男人了。”

我那时候急着,也没听明白师娘的意思。

就是见着她娇媚的模样,显得十分惹人怜爱,心动之下直接伸手一把抱住她:“师娘,以后让我来照顾你,保护你好吗?”

师娘娇躯骤然一颤,哼了一声,轻轻推开我:“孩子,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其实你师傅他……他也不容易。”

说着师娘泪眼就滴下来泪花。

我看着心疼,皱了皱眉头,还想说什么。

师娘擦了擦泪水,挤出一丝笑容道:“好啦,铁柱不管怎么说师娘都谢谢你,不过有些事情真不是你能管的了,你一夜没睡,那快点去睡觉吧,师娘陪你好吗?”

一听师娘说要陪我,我心中骤然一热,爬上床,师娘也脱了鞋子上来,她抱着我,我立马感受到她身上的温柔,还有那一股扑鼻而来的香味。

体内瞬间涌起一股邪火,手不安分的朝着师娘摸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04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