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刷过小核/被修理工睡走/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阿正,你帮女叟子个忙,女叟子那里…”女叟子谷欠言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那里?”我心脏跳得飞快,“女叟子你那里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女叟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那里有个跳,跳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女叟子弄出来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跳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那里得多紧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女叟子急得都快哭了,“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了都弄不出来,阿正,你帮下女叟子吧。”

  女叟子居然让我帮她,这简直比她要我跟她滚床单还刺激!

  “女叟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帮你弄出来!”

  女叟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女叟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女叟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文学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女叟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女叟子把我的手放到那片地带,“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让它再进去了。”

  “知道了女叟子。”

我应了一声,凭着感觉将手伸了进去……

女叟子轻哼了一声,“阿正,摸到了吗?”

  “摸,摸到了。”我激动地舌头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嗯——”女叟子嘤咛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点。”

  突然女叟子夹紧双腿,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嘴里发出奇怪的闷哼。

  我也刚好夹出那玩意,“女叟子,出来了。”

  女叟子喘息地“嗯”了一声,拿回跳蛋什么也没说,便急忙离开了。

  而后几天,女叟子对那晚的事闭口不提,仿佛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细心照顾着我。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小侄女了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女叟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滑白皙。

  灰色的小短裤包裹着她的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女叟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身材变得更加丰满迷人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

  我进厨房摸索着给自己倒水,女叟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女叟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女叟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女叟子收拾完了,我赶紧说,“麻烦你了,女叟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后臀,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女叟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可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女叟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尝尝吗?”

尝尝?尝什么,难道是女乃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会不想喝!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这…这样不好吧,女叟子你的女乃我能喝吗?”

  “想什么呢。”女叟子娇嗔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脸微红。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女乃,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女叟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女叟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女叟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女叟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女乃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女乃,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女乃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女乃?

  我望着这杯女乃发愣,女叟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牛女乃。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女叟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杯子,感受着杯子周围环绕的温热。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女乃香味扑面而来,随即尝了尝,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女乃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女乃全进了肚子,我舌忝了舌忝嘴角的女乃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女乃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女叟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声音。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女叟子坐在床头,正红着脸将乳汁挤到手上的杯子里。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女乃,没想到真的是女叟子的!

  女叟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动作着。

  即便如此,女叟子依旧喘息连连,满脸通红。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了进去。

  很快女叟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女叟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女叟子起身脱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根黄胍,气喘吁吁朝那里伸了过去。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女叟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把叹了口气将黄胍扔在一边。

  突然女叟子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女叟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女叟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女叟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裤头!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女叟子竟光着身子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了下来……

突然“哇”的一声,小侄女的啼哭声从女叟子房间传出来。

  女叟子吓得赶紧撒手,见我依旧睡得深沉,便轻手轻脚地下床回了房间。

  我粗喘着气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刚才一直装睡,女叟子明显需要一个男人,要是我将她压倒没准就成事了。

  次日,女叟子也没问我有没有喝了那杯女乃,只是令我惊喜的是,女叟子又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女乃了。

  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来,女叟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女乃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

  女叟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月匈部直皱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女乃涨得厉害。

  女叟子让我帮忙抱着小侄女,小家伙吃饱了也不调皮,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女叟子进了厨房,厨房就在客厅对面,我坐在沙发上,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似乎在那折腾,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女乃出来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刚刚在厨房热了杯女乃,你喝了吧。”

  女叟子从我怀里抱过小侄女,羞赧着脸,“喝牛女乃有利于恢复眼睛,以后女叟子每天都给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女叟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她果真每天都给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不着一缕地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应。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女叟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诶,苏瑶,别说你小叔子挺帅的,可惜是个瞎子。”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竟然说我是瞎子。

  “叶紫你别这么说,他眼睛还能恢复的。”

  我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还是女叟子会体贴人,说话都这么好听。

  “那就是暂时残疾咯,不过嘛,他还挺有料的,刚刚我在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光溜溜的被我看了个遍,他那家伙要是强势起来,啧啧,苏瑶,你跟他朝夕相处的,有没有想过……”

  “说什么呢!”女叟子娇叱了一声。

  “诶,你真没想过,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该不会真当寡妇吧,你谷欠望那么强,受得了么?”叶紫不停地调侃道。

  女叟子谷欠望强?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别乱说,我现在不想这些,就想把佳佳养大,照顾好阿正。”

  叶紫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傻呀,一个人养个小的已经够辛苦了,你还顾个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凑对一起过算了。”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女叟子语气有些不悦,“我怎么可能跟他过。”

  我听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女叟子这是嫌弃我了?

  “不过也是,你小叔子虽然长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还得人照顾,跟了他也过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又穷又瞎的人过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老实的嫁了。”

  叶紫这番话直戳我心窝!

  我现在确实是要钱没钱,虽说没有真瞎,但眼睛却没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为了满足私谷欠,还让女叟子照顾我,心里越想越惭愧,也难怪女叟子看不上我。

  “我没那个意思,阿正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女叟子轻叹道,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原来女叟子并没有嫌弃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罢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你个小马蚤货,你还真看上你小叔子了?”叶紫揶揄地笑了笑。

  “说什么呢。”女叟子赶紧否认道,“我才没有。”

  叶紫不信,不停地追问女叟子。

  女叟子极力否认,最后声音不禁大了起来,反倒把小侄女给吵醒了,最后叶紫只好作罢了。

  估计是女叟子掀衣服喂小侄女了,惹得叶紫一阵惊呼,“哟,小样儿,瞧你这双,喂过娃了还那么好看。”

  “真是的,你小声点。”女叟子压低了声音,“外面听得到的。”

  叶紫语气有点不屑,“听到又什么了,你小叔子又看不见,我开的养生馆里有几个跟你小叔子一样的,专门给人催乳的,现在一听到月匈手就哆嗦,前几天有一个还辞职了。”

  “你让男的给女的按摩?”女叟子难以置信,“你这是开养生馆,还是搞那种场所呀?”

  “去你的,我这可是正经经营,我雇的那些是盲人,虽说是男的,但有些顾客就好这口,毕竟男的摸起来更舒服,而且更容易通乳。”叶紫解释道。

  女叟子有些讪讪,“我有点接受不了。”

  “你是没试过,试过了你恨不得天天让我店里的人来帮你按摩呢。”

  叶紫打趣,随即一本正经道,“诶,苏瑶,听说你小叔子学中医的,要不你让他来我店里工作,我那正缺人手,就需要他这种高大帅气的瞎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04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