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激烈很细节的文段/王妃塞玉器不准拿出来/欧美大胆的人体艺术

见师娘生气的样子,我也吓了一跳,望着师娘一脸娇媚的脸蛋,我伸手紧紧的抱着她:“师娘,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就是全天下最好,最漂亮的女人。”

“真的吗?”师娘小声问道。

“比真金还真。”我认真道。

“嗯。”师娘点了点头:“铁柱,那以后这事情就是你跟师娘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知道吗?”

说完,师娘还低头亲了我一口。

我点了点头道:“师娘,我知道的。”

“真乖,那师娘让你更舒服好吗?”师娘调皮的对我笑了笑,慢慢吻着我脸颊往下,一直往下……

我一下瞪起了眼睛,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刚想喊脏,师娘却已经贴上了。

师娘还抬头看着我笑了笑,我瞬间沉沦在她小嘴之中,一把抱住她的脑袋。

舒服,真的太舒服了。

一直到了后来,我依旧很想念师娘第一次的帮我。

嗯……嗯……

师娘抱着我,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这让我仿佛一下达到了天堂。

这完全不是我自己所能比的。

紧急时刻,我一把抱住了师娘的脑袋。

嗯嗯……

师娘哼着,想要分开。

可她脑袋被我摁着,无法分开,只是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索性也就不管我了。

结束之后,我整个身子也软了,感觉满脑子都是星星,整个人要飞起来了一样。

嗯哼……嗯哼……

师娘一阵猛的咳嗽,我看着她那样,心里挺愧疚的。

“师娘,对不起呀!”我拿了拿纸巾想帮她擦一下嘴。

师娘看着我愧疚样子,轻摇了摇头道:“没事,你的不脏。”

我听着师娘这话,心里又感动,又高兴。

完事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

师娘慎重的跟我说一定不能让人知道,我嘿嘿笑了笑道:“师娘,我知道的,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对吗?”

“小傻瓜。”师娘幽怨瞪了我一眼。

然后我们赶快穿了衣服,恢复了原样。

师娘开始煮饭,我则是在一旁帮忙。

其实我哪里是帮忙,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师娘,特别是这工地的灶台不高,师娘煮菜要半蹲下来,那宽松的衣领老是垂下去。

露出她里头美白,我总是情不自禁就瞄着看。

师娘黛眉微微一皱,低头看到,立马白了我一眼:“刚才还没看够呢?”

文学

因为跟师娘感情变好了,我也不觉得害怕,笑了笑道:“师娘你的我怎么都看不够。”

师娘俏脸一红道:“好了,别看了,待会你师傅就马上回来了,你快点去收拾一下桌子,我们准备吃饭。”

“嗯,好的。”我笑了笑,走过去要去收拾东西,但看着师娘半蹲着,那翘臀微微隆起,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啊……

惹的师娘一阵娇呼,她转头哼声道:“臭小子,下次不许这样呀!”

她虽然是在生气着,但我知道她是装的,呵呵笑了笑去收拾桌子。

很快师傅就回来了。

他还带着我表叔,表叔一进来就问道:“臭小子,怎么才半天就干不动了呀!”

我被问的脸红,师娘上来解围道:“老板,孩子小,没吃过苦也是正常的。”

“嫂子说的是,嫂子说的是。”我表叔金三顺笑眯眯的望着我师娘,我总觉得他一双眼睛邪乎的很,色眯眯的让人讨厌。

即便他是我表叔,可看到他这样看我师娘,我心里头也不自在。

师傅倒是没注意,在那边洗手,一边回头道:“三顺,下午你就留这边吃吧!”

金三顺摆了摆手:“不了,就过来看看孩子,怎么说也是我表哥的孩子,多少要照顾一点,晚上去聚会时候,你把孩子跟嫂子都带上吧!”

“行。”我师傅赖长贵点了点头答应,也没留我表叔吃饭。

师娘见到金三顺走后,就问我师傅说为什么请吃饭。

师傅说工地这几天活做的不错,金三顺要请大家吃饭。

师娘也没多说什么,给我装了饭递给我时候,我手滑过师娘的手背,师娘俏脸陡然一红,抹过一丝妩媚显得格外诱人。

我看着心里一阵躁动,对吃饭事情倒是不感冒。

下午我还是没去上班的,本来我还想着跟师娘一起睡个觉。

但师娘好像怕了我一样,吃过饭等着师傅离开,她就也跑了,弄的我好不失望,到了晚上师傅带着我跟师娘一起去吃饭。

就在工地不远外头的大排档。

我去时候,见到除了我们三之外,还有一些工友,表叔他媳妇,一行人总共七八个。

但女的就我师娘跟我表婶两人。

一上桌我师傅们就开始喝酒,我不喜欢喝酒就没喝。

对师傅等大男人五大三粗的,我也没啥话题,低头吃饭还暗暗打量着表婶跟师娘,为她们两个做了对比,要说起来我这表婶也是很漂亮。

腰细腿长,那胸跟师娘比起来一点都不差。

特别是她穿的要比我师娘时髦,穿的是裙子,透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而且脸上透着一股妖艳的气息,这让我不太喜欢,相对于她我还是更喜欢我师娘一些。

渐渐我发现,表叔等人好像一个劲的给我师傅跟师娘敬酒。

我师娘没喝两下就一脸通红了。

师傅比我师娘喝的还多,醉的更厉害,说话都开始打结了。

我不知道表叔是故意的,还是热情。

反正喝到最后,几个人都开始有了醉意,几个工友一商量还要换个地方喝。

师傅挥了挥手让我跟师娘先回去。

表叔却说一起去玩玩。

我看着表叔不怀好意的样子,就站出来道:“表叔,师娘都喝多了,你怎么还让他喝呀!”

表叔被我这么一呛,又见表婶在旁边,骂了一句:“臭小子你瞎掺和什么。”

师娘也出面说不去了。

表叔在才作罢,但我送师娘回去时候,我明显看到表叔一脸不甘心,看着我一脸怨恨。

不过我也不管他,他是我表叔,但我觉得他还没我师娘好。

我送师娘回去,冷风一吹,师娘的醉意越来越浓。

我扶着她,她身子在我的身上磨蹭着,我顿时又觉得一阵喉咙干痒,体内一股邪火涌动而起,特别是扶着师娘回到宿舍后。

师娘一把倒在了床铺上,醉态迷离,还对我说了声:“铁柱,谢谢你呀!”

“师娘。”我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看着她妖娆的娇躯吞了吞口水,爬上她的床,躺在她的旁边,轻轻抱着她。

师娘哼了一声看着我:“铁柱,你……你怎么又抱着师娘,待会被你师傅看到了。”

“师娘,师傅去喝酒了,不会看到的。”我笑了笑,抱着师娘就不满足了,颤抖着双手开始帮师娘解着衣服扣子。

嗯……

师娘摆了摆手,没反应。

我一下除掉了师娘的衣服,看着她那美白的肌肤,咕隆吞了吞口水就扑了上去一顿猛亲。

嗯……嗯……

师娘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挥舞着手:“铁柱,别……别弄师娘。”

只是她喝醉了,手脚无力也推不开我。

我一想着师娘跟师傅做的事情,就是一阵激动,想着师娘对我这么好,就算我做了,估计也不会怪罪我,慢慢我胆子越来越大,解开了师娘裤腰带,一把脱下她的裤子。

她的我虽然已经见到过了。

但太美了,让我百看不厌。

我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扑上了师娘的娇躯。

师娘哼了一声喊道:“不要!”

但她却一把手直接抱住了我,让我埋在她的胸口前,我贪婪的贴着,生涩的推着师娘的腿让她张开,双手扶着自己慢慢的向师娘前进去。

顿时就觉得一股温热的感觉涌动而来,柔软……舒服……

我这是进去了吗?

因为经验不足,我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进去,只是觉得很舒服就忍不住磨蹭了一下,但好像怎么还卡在外头呢?

就见到师娘身躯一晃一晃的,也很舒服。

可总觉得滋味少了一点,我低头看了看,把师娘位置摆好一些想再来一下。

呜……

师娘哼了一声,一下翻了起来喊道:“铁柱,我想吐。”

话没说完,师娘就哗的吐了出来。

我被吓了一跳,师娘吐了好一会,又趴在床上睡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眯上了眼睛。

我被这么一闹,加上吐出来臭烘烘的,没敢继续,就去收拾了一下卫生,还帮师娘擦了擦嘴巴,看着师娘难受的样子,心里也跟着一阵难受。

又觉得自己趁着师娘醉了,自己对她干这种事情有些畜生。

啪嗒……

我给了自己一巴掌,忍下了邪火帮师娘穿好了裤子就回到自己床上睡觉。

睡着后,我也不知道师傅啥时候回来的。

反正第二天我就被师傅跟师娘一阵争吵给吵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见师娘双眼赤红瞪着师傅吼道:“赖长贵,你这么做还是人吗?”

师傅显然是理亏,缩了缩脑袋道:“我……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

“商量什么,你跟我提出这种事情,你有没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女人。”师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道。

师傅苦涩一笑,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说了,我去上班了。”

跟着师傅回头就踢了我床铺一脚吼道:“都几天了,还不舍得起来呀!”

我被吓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师娘跑过来挡在我跟前,对师傅吼道:“赖长贵,你对孩子发什么脾气。”

“还不是他表叔。”师傅哼了一声,扭头也不理我。

我是真的被吓住了,看着师傅走了,才哆嗦着声音问道:“师娘,你……你跟师傅怎么了。”

“没事。”师娘摸了摸我的脸,挤出一丝笑容道:“好了,快去刷牙洗脸吃下东西去干活吧!”

“哦。”我点了点头,看着师娘委屈的脸也不敢多问,起身去刷牙洗脸。

一边还在想着师娘干嘛跟师傅争吵。

难道是发现了师娘跟我的事情生气的。

我缩了缩眉头,见师娘无精打采的坐着,拿着包子走到她跟前问道:“师娘,是不是师傅知道了我们的秘密。”

师娘一愣,跟着俏脸一红。

我见师娘这样,立马道:“师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去跟师傅说我都是逼你的,跟你没关系。”

师娘一看我这样,感动的摸了摸我道:“傻瓜,不关你的事情。”

“真的吗?”我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师娘笑了笑,不过很快又拉下脸道:“不过你昨晚对我做的事情不许有下次拉!”

啊……

我一下瞪大起眼睛,装傻道:“师娘,我……我昨晚没做什么呀!”

师娘幽怨白了我一眼:“还撒谎,你真以为师娘喝醉了吗?你做的事情师娘都知道,就……就是师娘没力气推开你。”

我顿时跟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低下头道:“师娘,我错了,你别怪我好吗?”

“没事啦,师娘不怪你,反正你……你也没进来。”师娘依旧一脸慈祥的摸了摸我。

“没进去吗?”我缩了缩眉头。

师娘俏脸一红,显然不愿意跟我多说推了推我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你师傅都去了,你快点也跟着去上班吧,要不然又要被你师傅骂吧!”

“嗯,好。”我是真怕被师傅骂,抓着包子就往外走。

出门口时候,还听到师娘笑了笑自语道:“真是个小傻瓜。”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还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身下,心里顿时一阵恍惚,但怕被师傅骂也没在回头过去。

去上班时候,师傅一直虎着脸。

我因为怕他,做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也就没跟我多说话,只是干活干到一半时候,我就见到我表叔来了。

其实我们做事情时候,表叔经常来监工。

可这次来他却不是监工的,而是把我师傅喊到了一旁。

看着他们神经闪烁的样子,我缩了缩眉头,趁着机会就跟了上去,见到师傅跟表叔来到一处墙角。

表叔问我师傅:“事情怎么样了。”

师傅沮丧着脸道:“唉,我那媳妇你也知道性子烈,接受不了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05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