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主绑起脚 震动棒惩罚/床上骚话女生对男生说/在马车上做的小说

老刘身体一震,之前宋苒离开的时候说等下再来,他以为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宋苒还惦记这件事,打算再跟他继续呢。

虽然他心里始终想不通刘顺和宋苒两夫妻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他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装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也是第一次,如果可以的话,就帮我叫她进来吧。”

“行,我等下让她进来……”宋苒嫣然一笑

“对了,小苒,你那朋友家里是咋回事啊?”老刘看到宋苒准备出去,忍不住想多了解一点张若澜的情况。

刚要转身,宋苒听到老刘的话,小声问道:“师傅,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你觉得她怎么样?

“啊?”老刘没想到自己弟妹突然问他这个,有些措不及防。不过这点应变能力老刘还是有的。

“她啊,嗯……听声音感觉挺好的,人应该比较温柔吧?估计是个大美女。”

“噗嗤!”

宋苒没忍住笑了出来,也觉得没那么尴尬了,打趣道:“没想到啊师傅,你竟然还有这手本领,不过你说的也没错,若澜确实漂亮。怎么样,师傅你有没有兴趣追人家?”

老刘连忙摆手,“小苒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

话没说完就被宋苒打断,这次她的语气不像之前带有调侃,而是颇为认真。

“师傅,这我可真没开玩笑,若澜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上门找我了,她那老公现在有了点钱就在外面瞎混。我估计离婚是迟早的了,师傅你真的可以努力一下,说不定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听宋苒这么说老刘还真有点心动,刚刚他偷听两女在客厅的谈话就有些发现,现在宋苒挑明了,他还真是有机会的,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虑。

“小苒,你也知道师傅是个瞎子,而且年纪也有这么大了,人家能看上我吗?”

宋苒就知道老刘是在担心这个,开解道:“师傅,这都什么时代了,老夫少妻的还少吗,你能让人家幸福,对人家好就行。不过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师傅你自己看着办。”

宋苒也是心血来潮了,自己这个关系不错的邻居要是再这么拖下去迟早是个悲剧,自己这个大师傅如果能追上她,那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老刘点了点头,“我心里有数了小苒。”

“行,那我先帮你出去叫那个小妹进来。”

宋苒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老刘躺在床上,一直等着宋苒再次装成楼下小姐,来跟他完成之前没完成的事。

文学

可是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人来,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起身开门走出去,装成上厕所,打算看看什么情况。

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灯已经关了,老刘路过宋苒房门的时候发现缝隙处透出光线,还有隐隐的声音传来。

“该不会是被张若澜缠着,不方便来了吧?”

嘀咕一声,老刘起了心思,厕所也不上了,蹑手蹑脚的绕到宋苒房间的窗户那里。

窗帘没有拉紧,透过窗户老刘可以清楚的看到两女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上,虽然看不到什么,但那起伏的曲线加上偷窥的快感还是让老刘一阵口干舌燥。

张若澜睡裙的吊带都滑落到了一边,雪白的肌肤刺的老刘眼睛生疼。

正在这时,老刘好像听到了她们在说自己,不由得仔细聆听。

“小苒,你师傅还真厉害,我可从来没见过那么厉害的。”

宋苒笑了,自己刚刚才和刘老刘说过她,现在听张若澜的语气好像对老刘还真有些意思?那自己再加一把火!

想到这里,宋苒狡黠的笑道:“怎么,你想去试试?话说你老公应该很久没有碰过你了吧?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趁早啊若澜!”

老刘在外面有些愕然,这….这就是闺蜜之间的谈话?还真特么的刺激!

老刘听得有点兴奋,更想听到张若澜接下来的回答,如果她愿意,那自己岂不是稍微撩拨一下,张若澜就到手了?!

可张若澜的动作让老刘有些郁闷,只见她摇了摇头,干笑了一声。

“这还是算了,我比较喜欢有情趣一些,通过我的表情能知道我要什么,而且能满足我的!”

宋苒侧身看着张若澜,撇嘴道:“若澜,你这就是事多,能让你兴奋不就行了,再说你都没和我师傅试过怎么知道他不能满足你?”

老刘在外面给自己弟妹点了一个赞!

这丫头说的没错,如果张若澜真的找自己,那他肯定能让她欲死欲仙!

想象着那种场面,老刘吸了吸口水,有些出神。

而张若澜听宋苒这么说脸有些红,伸手掐了下宋苒,哼道: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怎么不去试试,你结婚这都多久了还没孩子,说不定你跟他试试就能怀上了呢!”

“……”

宋苒收住了笑容,表情有些不自然,低头掩饰道:“你、你不也没有孩子吗,咱俩秃子不说和尚。”

“我那不一样啊,主要是我不想要,之前每次我都要让他做安全措施的,现在是……想要也要不了了。”

说到最后,张若澜有些伤感,两人一时心情不好了起来。

半晌,宋苒才说了句话,“别想那么多了若澜,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伸手关上了灯。

老刘面前的空间暗了下去,这让他有些难受,又是半途哑火了!

没办法,这黑灯瞎火的可没什么看的了,有张若澜在,宋苒今天晚上肯定也不方便来找他了,只得再次蹑手蹑脚的绕回去,上了个厕所回到房间。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感觉刚闭上了眼床头的闹钟就响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老刘关掉闹钟,穿上衣服打开门,摸索着走到了卫生间洗漱。

当做到桌子边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上了来。

老刘没看到宋苒他们俩,只有张若澜。

仿佛是知道老刘内心的想法,张若澜平静道:“小苒他们上班去了,一会我也要走,简单做了些早饭,填填肚子吧。”

老刘道了声谢,看着张若澜还是昨天的那个睡裙,想象着嘴里的是她那柔滑的肌肤,吃的倒是有滋有味。

刚吃了口东西,有敲门声传来,老刘看到张若澜放下了碗筷起身去开门,于是也没有动弹。

刚扒了一口饭,一声怒吼吓得老刘一个激灵。

“张若澜,这个家你还回不回了!”

老刘侧头看去,就见大门外一名中年男人正指着张若澜的鼻子大声呵斥

不用想老刘也知道这个估计就是张若澜的老公了,看对方那肥头大耳的模样,老刘想不出来这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屋内,张若澜平白无故的被呵斥,心里的气也冒了出来。

“怎么,和狐狸精胡弄完想起我来了,李天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回去,你爱咋咋地!”

说完张若澜就要用力的关上门,却被李天一手挡住。

“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我……”

话没说完,李天看向张若澜的身后。

因为太用力,门被撑开了一些,客厅中迷茫看向这边的老刘被李天发现。

又看了看面前自己老婆的衣着,一身吊带睡裙,老刘也只是穿了件大裤衩,上身一件背心。

李天猛地用力推开门,张若澜被甩在了地面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天。

“你这个婊子,现在还找上男人了啊!说,他是谁!”

张若澜满心苦涩,甚至有点绝望,这个男人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默默站起身,张若澜指着外面的走廊,“滚出去,他是谁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呵呵……”李天冷笑两声,突然就挥出了手。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张若澜刚站起又被打倒在地,坐在地上泪止不住的流。

老刘很是愤怒,可又不能把李天打出去!

于是他站起身摸索着走过去,嘴里问道:“怎么了若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妈的!若澜是你叫的吗?给我滚一边去!”

李天心中怒火更盛,一把将老刘推翻在地。

张若澜回过了神,发疯似的站起来拉着李天的胳膊,“李天你个畜生!不但打我,连瞎子你也下得去手!”

可是一个女人就算再怎么疯,还是打不过男人的。

张若澜被李天拽住头发,她眼泪直流,心都感觉要碎了!

拉扯间,张若澜睡裙被撕烂滑落下来,肌肤都暴露了出来。

张若澜抱住胸口哭声道:“…..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李天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冷笑着道:“离婚的话我随便,你在外面有男人,净身出户现在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哈哈!”张若澜突然笑了,听到这句话她算是彻底死了心,一直以来的一丝幻想消失的无影无踪。

抬起头,张若澜看着李天,“原来你一直在等着这个,那就看看到时候谁净身出户!”

李天只是耸了耸肩,胜局在握的样子,“走着瞧呗。”

说完,李天就走了,留下满地的狼藉。

老刘艰难的站起身,今天早上这突发情况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怪不得昨天宋苒会和他说张若澜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老刘膝盖上被磨破了层皮,血丝慢慢溢出来,有些疼,但他感觉应该比不上张若澜心痛的万分之一。

“若澜,你没事吧?”老刘对着空气出声。

张若澜擦了擦眼泪,捡起地上撕烂的睡裙穿在身上,咳了一声,“嗯,我没事。”

“哦,那就好,刚刚的人是?”老刘明知故问。

等了十几秒老刘才听到张若澜的回答,“是我老公,今天真是让你看笑话了,不好意思。”

说着张若澜关上了门,把地面上散落的鞋子重新放回鞋架,扶住了老刘,“走吧刘师傅,我扶你到椅子去坐,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受伤,对不起。”

之前张若澜对老刘没什么感觉,不过因为刚刚的事,或许是愧疚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对老刘倒不那么冷淡了。

“呵呵,这点伤不算什么,只是你别太伤心了。”老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若澜,估计就算说的再好她也听不进去。

扶着老刘做到椅子上,张若澜从电视柜里拿出医药箱,她之前经常来宋苒家,什么都清楚。

蹲在老刘身前,张若澜打开医药箱说道:“刘师傅,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嗯,好。”老刘应了一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张若澜的身前。

她的睡裙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从老刘的角度看去,里面被束缚着的风光一览无余。

“真壮观!”老刘吞了口唾沫。

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被老刘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那雪白的一片,老刘身体立马有了感觉!

张若澜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看着那鼓鼓的地方眼中带着诧异,抬头看了看老刘,不明白怎么自己帮他抹个药就这样了?

心想老刘不会看得到她暴露的身体吧?而且近距离感觉老刘那里比昨天看到的更厉害。不过现在的她没有那个心情,想的这些也只是一念而过。

匆忙的抹完药膏,张若澜故作平静道:“刘师傅,现在要涂完了,你自己注意一下不要沾水,我去换身衣服上班。”

没等老刘应声张若澜就匆匆的收拾一下跑进了宋苒的房间。

老刘心中暗笑,刚刚张若澜的表情他都看在了眼里,有渴望、还有一种想要占为己有的感觉,应该很久没有满足过了。

重新吃着早餐,只见张若澜收拾好了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从房间走出来,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刘师傅,我上班去了!”

“好,小心一点。”

老刘嘱咐了一句,看着张若澜消失在了视线中。

吃完饭,老刘吧碗筷都收拾了一下,刚坐在沙发上门又被敲响了。

当打开门的时候,老刘看着外面的人有些愣神,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茫然的问道:“是小苒吗?”

“没想到还真是个瞎子啊。”李天撇着嘴,推开老刘径直往屋内走,“关门,我有事给你说。”

老刘有些愤怒,这人也太横了点,就这脾气谁受得了。

关上门,老刘“摸索”着走到屋里就听李天问道:“老瞎子,你和张若澜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老刘冷淡的回答,既然对方看不起他,那他何必给好脸色

指叩着桌面,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老刘无话可说,这男的是对自己老婆多没信心?

“说话啊!”

“说什么,我一个瞎子,你觉得张若澜一夜的时间就会和我上床吗?你老婆有这么廉价?”

“那谁说的准。”李天嘟囔了一句,倒也信了几分,想了想继续道:“你这么说肯定对她有想法吧?这样吧,你把张若澜给睡了,然后给我拍下来,必须把你的脸也拍到,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老刘刚坐到椅子上,听到李天这话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没想到李天会说出这种话,这简直不是渣男可以形容了,人渣都侮辱这个词!

让人去睡自己老婆,说的还这么理直气壮,老刘还真替张若澜感到悲哀。

“行不行给句话!”李天有些不耐烦了。

老刘摇摇头直接拒绝,“你去找别人吧,我不干!”

他虽然对张若澜确实有想法,但李天让他做的有违他的底线,色归色,但不能这么来。

李天愣了下,“你说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35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