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特别想前男友/唔,宝贝越来越紧了/校花在校长办公桌下吸黎宝

老何一瞅这要完事,一下子惊醒过来,想立刻扭头就走,不管怎么说这是在特么明目张胆的偷看,偷拍啊。

吧嗒!

老何没有注意,脚下踩着一个东西发出了声音,接着王颖突然扭头过来。

老何想躲都来不及,俩人四目相对,王颖一脸错愕,关键是她还没有穿衣服,尤其是她看到老何那东西傲然挺立,狰狞着气势汹汹。

王颖顿时傻眼了,脸色红的能掐出水来,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啊……何伯伯……”

王颖惊恐的一声尖叫,慌乱的捂住身子一些重要部位,可是,就算在怎么着也不能完全遮挡,老何也是吓的魂飞魄散,谁特么能想到这么突然啊。

老何慌张的把裤子提起来,装作一副很正直的闭眼道:“王颖,我不是故意的,听见换衣间里面有动静,本来都以为你们上班了,可能是有什么动物进来,没有想到你在换衣服,实在不好意思……”

“何伯伯……你……”王颖满脸的惊恐与疑惑,立刻抱着衣服,躲到一个角落。

看着王颖惊悚的样子,老何心里也是害怕的要命,恐怕她大喊大叫,如果真的引来别人,到时候可就完蛋了。

赶紧搞好裤子再次的解释道:“对不起,我真是以为有什么动物进来,你千万别误会。”说着,老何就要走进王颖,老何都为这个理由感觉蹩脚的很,王颖又不是傻子,这是女职员的换衣间哪来的什么动物。

就算你进来看看是不是什么动物,可是,你脱裤子干什么啊,还把那玩意露出来,老何最害怕王颖大喊大叫,又不跟往前靠了。

“何伯伯,你,你不要过来,你在往前一步我就叫人了……”王颖声音变的瑟瑟发抖,很明显被吓坏了。

咳咳咳!

“好,好,我走,你别叫,我马上就走……”老何假装咳嗽几声,转身逃也似的往外跑,跑出来之后,老何忐忑不安,都不敢想王颖是不是相信刚才说的话。

如果她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跑去给公司反映,那特么岂不是老脸丢尽啊,越是这样想老何心里越是心慌。

文学

一会的功夫,王颖穿好衣服快步跑了出来,她连看老何都不敢看,直接哭着跑去售楼大厅上班去了。

老何想追过去给她解释一下,越是追呢,王颖跑的越快,甚至都叫了出来。

老何哪里追的上,只得放弃,看着王颖消失的背影,老何忧心忡忡,真害怕她告诉公司,那样名声可就完了。

不过呢,经过这次,王颖的身子对于老何来说,更加的有诱惑力,那马完美的身子,发育的可真是好啊。

下午下班的时候,老何没有和白玫瑰一起回家,而是找了一个理由。

走在大街上,老何依然担心王颖会不会举报他偷看的事情,这特么使得老何不能震惊,不过反过来一想呢。

王颖应该不会举报,如果举报的话,她的名声也会受损,这样想来想去,老何的心才慢慢的松懈下来。

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饭,等着老何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听完了,一进家门就听见白玫瑰又和曹阳吵架呢。

“你个臭女人,陪陪我们领导怎么了,要知道领导很器重我的……”

“我呸,曹阳,你太不要脸了吧,你想让我怎么陪,陪到床上去啊,我宁可陪何叔叔也不陪你们领导,也不看看他那东西,和你一样……”

俩人看见老何推门进来,吵架声戛然而止,老何可是听出来端倪啊。

“你们怎么又吵架?”

老何拿出一副长辈的口吻,看着白玫瑰满脸通红,可能是因为说的话。

“哼,你等着!”曹阳气呼呼的指着白玫瑰,那眼神是愤怒,随手拿起衣服跑了出去,都没有给老何打招呼。

“曹阳……你混蛋……呜呜呜……”白玫瑰气的一跺脚,哭着钻进卧室。

老何想去安慰一番,感觉也是不好意思,人家小两口的事情最好还是私下解决,他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

老何深深舒口气去洗漱间,等着洗漱完没有一点睡意,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这个时候,白玫瑰穿着睡衣走了出来,老何见到小脸羞红,似乎在躲避着老何的眼光,小步快跑的走向洗澡间。

“小白……你们怎么了……”白玫瑰不顾老何的询问,直接去了洗澡间把门关好。

一会的功夫,洗澡间就传来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听见这么诱人的声音,老何开始兴奋了,想着白玫瑰娇嫩的身体。

老何完全把王颖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想到白玫瑰白花花的身体,老何就控制不住的又兴奋又激动。

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这具身子了,老何像特么毒贩子一样,那股瘾瞬间腾空而起。

老何悄悄的老到洗澡间门口,本来以为白玫瑰把门关死了,谁知道并没有而是留着一条缝隙,老何心中一动。

透过缝隙往里面一看,只见白玫瑰正在往身上打洗澡液呢,雪白的洗澡液涂抹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手游走到哪里老何的眼神就看到哪里……

白玫瑰背对着门口,导致老何只能看到她挺起奥德翘团,哪怕是看到背面也让老何舒服的,并且白玫瑰似乎在小声的抽咽。

老何一想小两口吵架的事情,可能是曹阳这小子先让白玫瑰做出牺牲,尤其是白玫瑰说他领导那东西小的话。

嘶嘶!

难道她见过曹阳领导的那东西,猛然间老何想起前些天白玫瑰陪曹阳领导吃饭的事情,虽然老何退休,但是,以前在单位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卧槽!

曹阳的领导要潜规则白玫瑰?

老何这样想着事情,这个时候白玫瑰把身子转了过来,她小脸红扑扑的,整个洗澡间氤氲着水雾气,纵然是这样老何也能看见她眼睛红红的。

白玫瑰又往身上涂抹一些沐浴露,慢慢的白玫瑰往最隐私的部位擦拭过去,不由自主的嗯哼一声,这特么酥酥的生硬太诱人。

这一声叫的老何骨头都酥了,看着她那诱人的举动,瞬间的老何受不了,一下子就点燃老何内心压制已久的欲望。

想到前几次没有和白玫瑰做成好事,现在老何看着白玫瑰的身体,看的眼睛放绿光,发疯似的按下决心,一定要尝尝白玫瑰最诱人的地方,到底有多么舒服。

可是,刚才白玫瑰与曹阳大吵一架,不知道白玫瑰有没有这个心思,不管了,白玫瑰的身子太具有诱惑性了。

老何这样想着推门进去,不管成不成都要试一试,万一成了呢,岂不爽死?

要喷的浴火,让老何精虫上脑,使他的胆子大了起来,推门进去。

“啊……何叔叔……”

白玫瑰一下子惊慌失措,神色变的惊恐起来,一把抓过浴巾,紧紧的包裹着身体,浴巾很明显有点小,根本包裹的不严实。

这个浴巾却把白玫瑰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尤其是她的胸部被挤压的鼓鼓囊囊,这样的画面都堪比她全果的时候还要有人几分。

“小白……我想要你……”听到老何说这话,白玫瑰突然紧皱眉头,慌乱的又裹了裹浴巾,一副像是受惊的小白兔样子。

“何叔叔……不行……”白玫瑰听到老何这话,显然很不情愿,这特么让老何有点纳闷啊,前些天还饥渴的像母狼一样,这会又上演贞洁烈女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吗?”老何说着扑过去,不管白玫瑰愿不愿意直接抱住她的身子,抱住的一瞬间,真是太舒服了。

“小白,何叔叔太喜欢你了,想让我抱抱吧?”抱住白玫瑰之际,老何很明显的感觉她浑身颤抖,胸口都哆嗦。

很是慌乱的反抗着,本来浴室就那么大,没有几下白玫瑰不撕扯了,在老何的怀里她特么的没有退路了。

可是,白玫瑰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恳求的看向老何道:“何叔叔求求你了,你出去好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白玫瑰声音很小,还特么带着哭腔,看样子很是可怜兮兮,老何那是精虫上脑,哪里会因为她哭泣而放弃啊。

曹阳不在,这是绝佳的机会,老何心里就是想上了白玫瑰,那浑身那么娇嫩,一掐一股水,想着老何的手已经来到白玫瑰的下面。

触碰到最美丽的风景之地,想着曹阳都不行,再加上上一次差点就进去了,老何血脉喷张,那东西胀的要狂暴起来。

“啊……何叔叔……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摸着白玫瑰娇嫩的身子,那种柔软无骨的感觉,尤其是她的下面太爽了。

白玫瑰越说不行,老何就是越想要,根本听不进白玫瑰的警告,一把扯掉白玫瑰的浴巾,瞬间仙女般的女白体啊。

“小白,我真想要你,你给我吧。”哪知道白玫瑰又是一把把浴巾给抢了过去,急忙慌乱的裹住身体。

“何叔叔……不行……你这个禽兽……”听到白玫瑰骂自己禽兽,让老何相当的不爽,顿时愤怒了,道:“小白,难道你不怕我把视频给曹阳看吗?”

“不要……不要……求求你……”白玫瑰挣扎着反抗老何,哭声也大了起来。

卧槽!

老何心里着急啊,白玫瑰越是这样老何越是感觉游戏,越是兴奋,老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扯掉浴巾。

下一刻,白玫瑰一丝不挂的身子瞬间展露在老何眼前,白玫瑰被吓住,赶紧用手捂住身子,伸手又想去捡浴巾。

被老何一脚踩在脚下,白玫瑰抱着胸部,哭的更是可怜楚楚道:“你们干嘛都欺负我,曹阳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老何特码都精虫上脑了,感觉白玫瑰再给他演戏,不管了,一定要上了她才行!

一定要上了她!

“不要……不要啊……”老何上去抱住白玫瑰,快速的把裤子脱掉,在白玫瑰哀求中把她身子摁在洗漱池边缘。

让她的翘团撅起来,瞬间女人最迷人的地方毫无悬念的冒出来,老何兴奋的要骂娘啊,真是人间最美的肉。

老何哪能受得了这般诱惑,拿起硬如铁热如火的大宝贝,对准,身体一挺!

“啊……何叔叔……不要啊……”

就在老何刚触碰到白玫瑰那里的时候,她突然一扭翘团,老何大宝贝直接顶在她翘团上,虽然没有入洞。

可是,那特么也是到肉啊,老何嘶嘶的牙缝都冒冷飕飕的凉风,是舒服啊。

“小白,告诉你,今晚上如果你不让老子舒服了,我立刻把视频发给曹阳,你信不信?”老何说着把白玫瑰翘团又校对好。

关键是翘团太诱人了,非得进去不可,白玫瑰突然哭了起来。

“何叔叔……你个禽兽……”白玫瑰咬着嘴角,特么的被老何摁在洗漱池上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心里相当的恐惧。

让她想起前几天陪着曹阳去吃饭的时候,曹阳的领导要强行进入的情景。

“不听话是不是?”老何又要强行进入,可是,特么的白玫瑰像是会玩把戏似的,翘团扭来扭去,尝试了好几下就是进不去。

因为白玫瑰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随着她的颤抖,不但翘团扭来扭去,那特么白皙的胸也跟着一晃一晃,看的老何眼睛血液沸腾。

直接趴在白玫瑰身上,伸手就去摸白玫瑰的胸,一只手直接伸进她那里。

“啊……何叔叔……不要啊……”

老何都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摸着白玫瑰两处最敏感的地方,那手感又软又湿滑,顿时舒服的老何差点叫出来。

“小白,你就给何叔叔吧,你太性感了,叔叔就要一次好不好?”见白玫瑰死命抵抗,老何只能来软的。

如果来硬的也不是不行,来特么硬的只能图一时之快,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不……何叔叔……你放过我吧……”这是时候白玫瑰突然的翻过身来,这特么一翻过身来,胸前一片的雪白,肉浪翻腾。

老何直接压在白玫瑰身体上,压的白玫瑰嗯哼几声,那是舒服的声音,可是,也带着无可奈何的绝望。

“何叔叔……求求你……别强行进去……”白玫瑰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居然不反抗了,哭着哀求老何。

老何虽然看着白玫瑰眼里都是泪花,可是,男人的兴奋的尽头上来,哪里还管这哪啊,白玫瑰越是这样楚楚可怜,老何越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小白,如果今晚你不答应,我立马把视频发给曹阳,老子说到做到。”

老何说完,直接在白玫瑰身上乱啃,嘴唇啃到每一处都让老何血脉喷张,下面更是剑拔弩张,硬如铁热如火。

“你发吧,你发吧,你这个禽兽,你和曹阳都一样,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呜……”白玫瑰大哭起来。

嘶嘶!

我擦,白玫瑰居然不怕把视频发给曹阳了,听到这话让老何猛然抬起来头来,看着白玫瑰泪眼婆娑,全是委屈。

“小白,你怎么了?给何叔叔说说?”老何清醒一些,依然压着白玫瑰呢。

整个身体都压着,那种舒服的感觉太爽了,白玫瑰玲珑柔软的身体像是雕刻在老何胸膛上一样,尤其是她的胸被压成半球形。

“何叔叔……曹阳欺负我……”白玫瑰一下子抱住老何,这特么让老何完全没有想到,双手搂住老何的脖子。

樱桃小嘴口吐芬芳,一股股的香气吹拂着老何的耳廓,让老何更加的难受。

“小白,别害怕,你说说曹阳怎么欺负你了?”老何轻轻的抚摸着白玫瑰。

后背真是太湿滑了,尤其是刚才她打了沐浴露在上面。

“何叔叔,曹阳让我陪他们领导做那种事?”白玫瑰哭哭啼啼,一哭哭啼啼她的胸口就跟着小幅度颤抖。

磨蹭的老何更加的忍受不了,这样一具身体对于他老头子那是极品诱惑。

可是,现在白玫瑰心里有委屈,老何也不能再次的强行进去,虽然大宝贝顶在白玫瑰门口,也特么也得忍着啊。

“什么?曹阳这个混小子居然这样,太不像话了,小白,给何叔叔说说,何叔叔给你做主,你公公不在,我就是你公公。”

老何一本正经的义愤填膺道,其实心里想着白玫瑰赶紧的说完,她说完了,心里痛快了,说不定他自己在安慰一下,就行干那事了呢?

“何叔叔,你还记得前些天曹阳出差回来说他们领导要生他做经理的事情吗?”白玫瑰依然在老何耳廓边说道。

“记得,怎么了?”其实这个时候呢,老何已经猜到了,曹阳的领导一定是贪图白玫瑰的美色,想让曹阳做交易。

果不其然,白玫瑰哭着说道:“他们领导要让我陪睡,如果我不愿意,曹阳的经理位置就得不到,并且他领导还趁我喝多的时候,差点……”

卧槽!

老何完全明白,曹阳这个混蛋为了升职居然要走夫人路线,太不是人了吧。

“小白,那你让他领导得逞了吗?”

“没有,我趁他喝多的时候跑了。”白玫瑰没有说曹阳的领导也像你这样压着,也是就差那么一点就进去了。

白玫瑰不想说,关键是曹阳他们领导的东西太小,根本引不起她的兴趣。

“小白,那就好。”老何说着把白玫瑰松开,并且亲自给她披上浴巾,到现在老何终于清醒了,虽然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也明白女人这个时候不能强行来的。

“何叔叔,我该怎么办?”

“嗯,我想办法吧,曹阳他们医药公司我还想认识几个人,有时间我找找他们。”老何还真是认识几个人。

“真的吗?”白玫瑰突然破涕为笑,裹在身上的浴巾似乎要解开一样,眼里还特么有泪花居然笑的那么迷人。

“嗯,好了,刚才何叔叔不好意思,只因为你太性感了,之前我们也差点,所以我有点激动了,请你原谅。”

“何叔叔,你现在是不是受不了?”白玫瑰咬着殷红的嘴唇,慢慢的低头下去糯糯的又道:“要不……我给你……”

话音未落,老何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白玫瑰慢慢的蹲下,裹了裹胸口的浴巾,伸出小香舍儿,慢慢的凑上去。

不一会的功夫,老何美的要上天,虽然下面的口暂时进不去,特么的白玫瑰的小嘴也是很带劲的,一股股的炙热。

嘶溜……嘶溜……

这一晚老何睡的很舒服,都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他和白玫瑰巫山云雨。

老何起床的时候,看见白玫瑰围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饭呢,小小的围裙扎在她的蜂腰上,翘团暴露的圆润。

“何叔叔……”曹阳从卧室出来,昨晚他什么时候回来老何不知道。

“曹阳,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老何赶紧把目光从白玫瑰翘团上移开,真性感啊,给曹阳招招手。

“何叔叔,我让你监视她有什么发现没?”曹阳一脸的渴求看着老何,眼神里不时的朝厨房看,赶紧关上门。

“没有,周大明最近很老实……”老何眨巴下嘴巴,想问问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呢,感觉不能问啊,一问白玫瑰就暴露了。

曹阳一定会猜到白玫瑰告诉自己了,这样对自己以后不利啊,赶紧闭嘴。

“嗯,何叔叔,谢谢你,继续给我监视着,我可把你当老爸一样看待,你缺不缺钱,我给你转点花花?”

听见老何说的话,曹阳似乎有点满意,但是,还是用钱引诱老何,老何也特么看的明白,你特么的说转钱你倒是转啊,手指头都不动。

“曹阳啊,你们小两口要相敬如宾才行,你看看侄媳妇多贤惠,不要想三想四的,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老何这话说的漂亮啊,既让曹阳听不说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又让曹阳以为这是他自己关心他们小两口。

“是是是,何叔叔,嘿嘿,我听你的。”曹阳说着,没有在老何这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扭头转身走出房间对着白玫瑰斥责道:“死女人,早饭好了没?”

三人吃完早饭,等着曹阳出门了,白玫瑰与老何才出门,走出小区的时候,白玫瑰一下子挽住老何的胳膊。

这让老何有些受宠若惊,尤其是白玫瑰还有胸口磨蹭几下老何,那种软软的感觉让老何相当的舒服,虽然都隔着衣服呢。

“何叔叔,你看你现在想不想老牛吃嫩草?”白玫瑰说着又蹭蹭老何,蹭的老何浑身痒痒的,低头一看她的胸口,胸口一片白皙,穿着的蕾丝罩罩都保不住俩白肉团子。

“小白,你这是勾引何叔叔呀。”老何说着瞅瞅四周没人,直接伸进手去,慢悠悠的摸起来,搞得白玫瑰咯咯咯的笑。

“死老头,你摸的好舒服呀,摸的人家都想要了……”听见白玫瑰这样说,老何更加的卖力气,有先前的摸继而变的大胆起来,开始揉搓了……

一路上俩人就是这样来到公司,各自去上班,老何回到办公室,知道一会之后公司的女职工就回来换衣服。

老何早就准备好了,掏出手机兴致勃勃的观看昨天王颖那段视频,看着王颖那娇嫩的身子,尤其是她自我安慰的那段。

看的老何那是热血澎湃,不一会的功夫就听见换衣间里叽叽喳喳的,老何等不及呀,赶紧凑到墙壁小洞洞往里面看。

特么的,真是越看越让老何受不了,这么多的女人都在换衣服,各个的都是极品女人,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白嫩,有的还特么下垂呢。

这特么就是活春宫啊,但是,一直没有看到王颖来换衣服,难道今天不上班了,正当老何纳闷的时候。

王颖提着一个包包走进来,老何一看提的包包不是什么名牌,不值钱。

王颖进来之后其他的女人都当她是空气,有人还撇了一眼她的包包随口说道破烂货,接着几个人交头接耳起来。

说的王颖很是不好意思,站在一边等着这些女人换衣服,一副很受气的样子,老何都特么像揍那个说王颖的臭女人。

王颖咬着嘴角,眼神里都是委屈,不过老何发现一点她的渴望,王颖一直在看其他女人的包包,老何明白了,王颖缺钱。

一会的功夫,其他女人都换完衣服走了,王颖糯糯的开始换衣服。

老何看到这里灵机一动,你不是缺钱呀,缺钱的女人最好对付了,看着王颖开始脱衣服,老何受不了。

又鬼使神差的溜进换衣间,看着王颖一件件的脱衣服,老何看的眼睛都直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老何直接上去捂住王颖的嘴巴,王颖被老何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浑身哆嗦,嘴里唔唔唔的叫不出来。

“王颖,你太性感了,让何伯伯摸摸吧。”

“何伯伯……求求你了……我还年轻……我不想被你那样……”

王颖越是求着老何挣扎,老何越是觉得兴奋,吞了吞口水,内心无比的渴求,他太了解像王颖这样从农村来的小姑娘了,最害怕的就是名声。

“王颖,很快的,你让何伯伯舒服舒服,你要乖乖的,要听话。”

“不行,何伯伯!”王颖拼命的摇着头,她这样娇羞的样子,更能刺激老何,老何现在又特么精虫上脑了。

虽然昨晚白玫瑰帮他口了,可是,那特么哪有插进去舒服呀,现在换衣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加上王颖是那种很在乎名声的小姑娘。

老何都感觉身体实在受不了,以至于让他此时此刻失去理智了,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看王颖的身子就想要。

“何伯伯,你放开我……”王颖开始极力的像挣脱老何,别看老何五十岁了,对付一个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王颖身上胡乱的摸着,一会使劲揉搓她的胸部,一会又伸进她的下面,那种感觉实在太爽了,搞得王颖气喘吁吁。

“王颖,你不要大喊大叫,你要明白的我老头子不怕被人看见,可是你却不一样,你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你难道不怕失去吗?”

搂抱,揉捏了一会,听见老何这么一说,王颖还真的怕了,找到这个工作的确不容易,如果因为她被猥琐失去工作,她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办。

“那……何伯伯……你想干什么……”听见王颖这么一说,老何顿时爽了,心里明白了,王颖被他吓唬住了。

“王颖,何伯伯也是男人,想和你做点男女之事,”老何慢慢的松开王颖的嘴巴又道:“你别喊,你看看何伯伯的大不大?”

老何挺起那东西给王颖看,王颖哪里见过啊,惊慌失措的都不敢看,心里也是渴望看一眼,也不是小姑娘,对男人的隐私部位她也很渴求呢。

扫了一眼老何那里下了王颖一跳,怎么会这么大,以前偷偷看小片的时候,上面的男主角已经够大了。

可是,没有想到老何的东西比他们还大,昨天根本没有仔细看,这一看之下,让王颖顿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挑个不停。

如果塞进去,能不能受的了啊,自己还是处女呢,能不能疼死!

“何伯伯,我能求你件事情吗?”

老何一听这个,再一看王颖眼睛似乎哭过眼眶红红的,低头又说道:“何伯伯,你如果能帮助我件事情,我就让你……”

老何一皱眉头,这是有门呀,不过老何也想不出王颖有什么事情要求他,一个小姑娘家能有什么事情呢?

“王颖,你说吧,只要何伯伯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理。”老何依然摸着她呢。

“何伯伯,你能借我一万块钱吗?”王颖神色有些暗淡,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出来,说话都没有一点底气。

老何顿时吓了一跳,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一个小姑娘要这么多钱干嘛,看样子不像是敲诈自己呢?

看样子她也不想心机深的女孩子,更不会是讹诈,我靠,不会是拿着这个事情做个交易吧,如果是交易老何还高兴呢。

那样谁也不欠谁的,爽完提上裤子谁也不认识谁更好,老何嘶溜下嘴。

“王颖,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是不是遇上困难的事情了,你把事情告诉何伯伯,何伯伯一定会帮助你的。”

王颖低头犹豫了一会,撅了撅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道:“何伯伯,我就是借你一万块钱,我不想说,你能借给我吗?”

让老何白开心一场,还以为她得把原因说出来呢,一万块钱对于老何来说不算啥,如果不借给王颖,她有可能要走,说不定还要举报自己呢。

但是,老何心里有个想法,借钱可以,但是总要捞点好处吧,不能白借出去。

得让王颖付点利息吧。

“王颖,你如果不说干什么,何伯伯不能借给你这钱,一万块钱不是小数,你得说清楚干嘛用才行,如果你走下坡路,那何伯伯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了。”

王颖一听这样顿时急了,连忙解释道:“何伯伯,不会的,我借你的钱一定会还的,你放心就好,要不我给你打欠条好吗?”

老何听到这样的解释,没有答应,心里一直在想怎么样捞好处呢。

王颖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带着哭腔道:“何伯伯,我不瞒你了,我在网上借了钱,没想到利息那么高,半个月就翻了一倍,如果不还钱,他们就要求我拍……”

听到王颖这话,老何立刻明白了,怪不得昨天的时候王颖在换衣间里面脱衣服拍视频,还自我安慰,原来是这样呢。

“什么?你说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虚荣啊,怎么能在网上借钱呢。”老何很不爽现在的网上借款,这些网上的骗子网站真是可恶至极。

“何伯伯,明天就得还上,如果还不上,我就得把拍好的视频给他们。”

王颖低着头,抱着胸口,哭的梨花带雨,一哭一抽动,带的胸口乱颤。

一万块钱对于老何老何来书小菜一碟,问题是这一万块钱不能白借给她,得尝尝王颖的身子才行,要不然那特么太亏了。

想到这,老何看着王颖白皙的胸口道:“这一万块钱,我想帮你还上吧。”

王颖一听这话,顿时眼中充满希望,激动的一把抓住老何的道:“何伯伯,真的吗?”看到她这么兴奋的劲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4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