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 车上完整版/床上做爱/内部换偶

刘宇顿时亢奋不已,陈晓兰一丝不挂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他的目光透露着火热,一遍一遍扫视着,从陈晓兰的后臀,看到细腰,又从细腰移到双峰,绮丽的美色,让刘宇根本把持不住,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当他小心迈步,一点点的,来到陈晓兰挺翘之后时,他再也忍不住了,眼中女人那儿的景象,刺激着他的神经,头皮发麻,小腹中似是存在着一团火,直接被点燃放大,欲望前所未有的膨胀。

那神往之地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让刘宇无论如何也转不开眼睛,脑海里,满脑子都是进入其中,将种子播撒给她的冲动。

而陈晓兰这个时候也察觉到有人靠近,就站在自己屁股后面,但她完全没有怀疑,还以为是虎子上厕所回来了,于是扭了扭臀部,不停摆动着。

“老公,快点~我要~”

刘宇知道,陈晓兰这是已经着急了,欲心荡漾,渴望男人把她给填满。

但刘宇反而不急了,他想多享受一会此时的感觉。

文学

所以,刘宇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发出,缓缓伸出双手,轻轻覆盖在了陈晓兰那翘臀上,入手的温润滑腻的极致手感,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

刘宇浑身都在战栗着,不单单因为陈晓兰的无比诱人的春光,还有在摸她的时候,女人的老公,就站在门外!

这一刻,刘宇真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女人娇躯的每一寸肌肤,都想要完完全全的占有!

而陈晓兰感受到臀部被侵犯,娇躯微微一颤,翘臀便开始左摇右晃起来,景色炫目。

刘宇强忍着立刻占有她的心思,不停深呼吸让自己放松,毕竟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如果不慢慢享用,那才是真的浪费。

他大着胆子,将双手沿着女人的侧腰,一路向上移动……

陈晓兰身子特别敏感,被摸的玉背上,甚至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娇躯乱颤。

当刘宇双手从女人腋下穿梭而过,死死将那对饱满抓入手中时,整个人都酥了。

太软了!太弹了!

他尽可能的把手展开覆盖最大面积,在这种爱抚下,陈晓兰不禁沉迷了,她身体越来越烫、扭动越来越大、旖旎之声也越来越响……

“嗯~别弄了,快进来吧……”

陈晓兰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发出邀请……

就在刘宇做好准备,即将想要进入的时候,忽然一阵电话铃响起,打断了这个过程。

刘宇精神本就集中,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就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吓得浑身一个哆嗦,那玩意儿也泄气一般萎了下来。

“嗯,有电话?”

陈晓兰嘴里冒出来一句,刘宇也不敢啃声,眼见着陈晓兰有摘眼罩转头的趋势,顿时慌张的不行。

他不敢冒着露陷的风险继续了,下意识抽身而退,飞快的窜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虎子也没耽误,大声喊道:“老婆,我去接电话。”

故意用极大的音量,替刘宇遮掩逃离的动静。

等刘宇逃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以后,心脏还是疯狂跳动个不停。

他刚才跑的时候,陈晓兰应该已经把眼罩拿下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反正无论怎样,虎子都得给他擦屁股。

听着隔壁房间隐约的对话声,刘宇既激动又懊恼,脑子里不时还会浮现出陈晓兰玉体横陈,一丝不挂的诱人模样。

可惜的是,一个电话坏了好事,今天到底还是没能把这个美丽的嫂子给睡了。

不过,虎子既然想要借种,后面应该还会给他创造机会,这次没能成,不代表以后没有希望。

脑子里思虑纷杂,不知何时,刘宇终于沉沉睡去……

等第二天在醒来时,天色已经蒙蒙亮,刘宇有点心虚,早饭也没吃,就跑去了学校。

桃花村小学离的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差不多到了,几栋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上次翻修还是几年前,现在墙皮都有些开裂了。

学校一共有六个班,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乡里才有初中,县城里才有高中。

六个班总共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个孩子,都是周边村子的。

至于教职工,加上校长,才一共5个人。

其中今年24岁的刘宇是最年轻的,其他老师最少也比他大十几岁。

这山村小学连校门都没有,操场上到是立了根旗杆,星期一的时候升旗用,怕风吹日晒的,平常旗都是取下来保管。

刘宇走进稍显破旧的办公室,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今天的课堂笔记,忽然看到校长一脸和蔼笑容的走了过来。

“刘老师,忙着呢?”

刘宇赶紧站起来表示尊重,寒暄了两句,他问道:“校长,有什么事吗?”

“是有事想麻烦你。”校长沉吟说道:“县里通知,今年的慈善款项下来了,咱们小学分配了几十套课外书,还有一些学生用品,让咱们去领一下。”

说到着,校长有些歉意:“往年这种事我都是让老王去办的,不过这次有点特殊,通知上说,这次一起过来的还有位老师,跟你一样都是来支教的。”

“老王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就寻思让你跑一趟,毕竟你们都是大城市里来的支教老师,可能更有话题。”

原来是这事儿。

刘宇心中了然,他倒是没想推辞,不过几十公里的山路可不好走。

“我帮你借了个摩托车,你骑车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校长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

刘宇其实挺喜欢摩托车的,见有车子代步,心里有些痒痒的,没多想答应了下来。

“对了,那老师叫做陈梦瑶。”

“是个女的?”

听这名字,挺美的。

“对对对,是个女老师,你快去接,别叫人久等了,我马上帮你去上课”校长看迟到几分钟了,拿过刘宇准备好的课堂资料,赶紧跑去。

刘宇推出了车子,这铁东西锈迹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爱惜,他暗骂了句,开始发动车子,踩了几下,都没打着火。

抬头却看到了一个女学生往外走去……

这正是他班上的学生,长得挺水灵漂亮的,明显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发育得不错,胸口已经鼓鼓的了。

那脸蛋儿白白嫩嫩,大眼睛,双眼皮,小嘴红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欢作弄她,其实是变着花样引她注意。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刘宇平时对小女孩挺照顾的,她跟刘宇也亲近。

“张莉莉,你上哪儿去?”刘宇喊道。

“刘老师,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顾她。”张莉莉走了过来,衣着朴素,不加修饰的俏脸却显得格外清纯动人。

“这样啊,老师刚好要走那边,我带你去。”

“谢谢老师。”她羞羞一笑,就利落的跨坐上摩托车,搂住刘宇的腰,胸前初具规模的饱满也贴了过来。

刘宇感受到后背的柔软,莫名有些心猿意马。

但很快暗骂自己无耻,怎么可以生出那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这可是自己的学生,才多大,瞎想可是要遭雷劈的。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终于用脚蹬踩着火了。

摩托车嘟嘟嘟的冒出一阵黑烟,一拧油门,两个轮子转圈,加速行驶起来。

山村大都是土路,上面铺一层石头防止泥泞,所以摩托车行驶在上面很是簸箕。

张莉莉为了坐的舒服,就抱得很紧。

如此一来,却害苦了刘宇,被小姑娘鼓鼓的小胸脯磨蹭的老是走神,差点没一头扎进沟里。

桃花村现在壮年男人不多,因为都往外打工挣钱去了,不少发财的,回来后老婆穿金戴银,一个劲儿的炫耀。

而张莉莉的爸爸也抵挡不住这样的风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没回来过了,听村上的人说,是一次工地械斗,被打死了。

这就可怜了张莉莉的母亲,当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读过点书的老张给说动了心。谁知道他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什么本事,光会说。

等发现的时候,都怀上张莉莉了,所以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终于到了她家那边,刘宇停了车。

“谢谢老师。”张莉莉脆生生的说了句,脸有点儿红红的,转身走了。

刘宇看着她的俏丽背影,难免有些感慨。

挺好的一姑娘,却禁锢在了这深山里,未来可以预见,等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说一个婆家,然后嫁人生子,劳累度日,一辈子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刘宇叹了口气,不再多想,骑着摩托车朝着乡里继续前进。

骑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来校长没说那老师长什么样子,也没个照片啥的。

到时候认不到人怎么办?这来回一趟又嫌麻烦,弯弯绕绕的,路又差,还好几次熄了火。

足足骑了一个多小时,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刘宇可不想多跑一趟,只能到了地方再想办法找人,大不了去教育厅问。

青山乡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连水泥路都没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边有不少屋子。摆着些摊,这不赶集,人稀稀落落的。

从县城里来只有一条路,刘宇骑着车,决定先去路口看看。

还没到,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负人了。

他随意扫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神就挪不开地儿了。

好美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一双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儿彷佛沾了些蜜糖,映着润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气质是乡下人比不了的,刘宇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来自城里的女人。

女人的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的,个儿挺高。精致的长相加上穿着打扮,简直美得跟天仙一样。

这样一个出挑的美女,在青山乡这种小地方可不多见,不出意外,很快便惹了几个流氓地痞过去搭讪……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这女人冷声道。

“美女,别生气啊,哥几个就是想和你聊聊。”几个地痞有恃无恐,目光色眯眯的在女人身上来回扫。

青山乡地域偏僻,人口也不多,都是沾亲带故的,拐着弯的都能找到关系,只要不闹出人命,警察都不怎么管。

刘宇看到这个情况,挺同情这女人的,但是他也不敢冒然出头。

不过当他看到了女人身边有两个箱子,像是从外面来的后,心里就有点打鼓了。

难道说,这人就是自己要接的陈梦瑶老师?

刘宇心中叫苦不迭,但无论怎么样,也得问问啊。

他硬着头皮把车开过去,摩托车还没挺稳,一个地痞就凶神恶煞的冲他喊:“小子,想干什么?这里没你事,赶紧滚一边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47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