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体育老师做好爽/啊别在里面塞水果/下面涂蜂蜜让狗狗舔

树上的叶子早已变黄,不知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小风,今年的中秋,来的比往年还要晚一点,

看着那些个回村的姑娘们,一个个长得花枝招展的,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真没想到前些年天天上山砍柴,下河摸鱼的娘们儿,进了城没几年,居然长漂亮了,只可惜就是这些个娘们儿自打进了城,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了,甚至是有些直接干脆嫁到了城里,当上了阔太太,虽然村子里的女人也不少,可毕竟没有大城市里来的漂亮。

虽然我也很想找个城里的婆娘,但一想到我这条件,只能是看看下辈子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都开始在院子里坐着赏起月来,而我本来是打算睡觉的,可外面实在是太吵,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出了门,到处溜达起来。

毕竟是入了秋,多少还是有些冷,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回去的时候,却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个女人的声音,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是在干啥。

听着像是住着附近的张三婶儿,难不成她这是在哭吗,莫非是因为家里那口子没回来?

想到这,我便迈步朝她家走去,到了门口,见门锁着,但屋里还亮着灯,就知道她还没睡,再仔细听她这声音,又不像是在哭,可总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我还是开口朝里面喊了起来:“三婶儿,你在家吗?”

“谁?”我的声音刚落,张三婶儿那奇怪的哼唧声便立马停了下来,而且看样子她还挺紧张。

“三婶儿,是我啊,柱子!你这是咋了,是不是三叔没回来啊?”

我隔着门朝里面喊了一声,就听到张三婶儿的声音,“哦,是柱子啊,你等着,我去给你开门!”

文学

本来我想着要是没啥事儿,就赶紧回家的,可既然三婶儿说要给我开门,去她家坐坐也不错,说不定还能蹭点好吃的呢!

正想着,就听到吱呀一声,我一抬头,就看到张三婶儿站在门口朝我招手。

要说这张三婶儿也是可怜,老公常年不在家,我常听有的人在背后说她的男人早就不打算回来了,所以我刚才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还以为是她在哭,可我借着月光,并没有看到她有丝毫哭过的痕迹呀?

“婶儿,我刚在门外咋听着你在哭呀!”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我心里却不这么想啊,以前咋没发现,这张三婶儿长得还真不赖,平日里打扮的像个村姑,没想到这到了晚上,借着月光,看上去人还真漂亮!

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其实我也没想到,要说这女人的岁数,都快能当我娘了,可见此刻的她,对我的冲击力,是有多大了吧。

“柱子,你咋来了,不在家好好的呆着?”

我闻言一愣,便深受挠了挠头,然后笑着朝她说道:“也没啥,我一个人在家呆着闷,就寻思出来逛逛,结果就听到你房子里的声音,我还以为你在哭呢,咋滴了啊,三婶儿,有啥不开心的?”

在我说完这话的时候,就看到张三婶儿的脸色变得通红,然后朝我摆了摆手,“柱子,尽会瞎说,婶儿哪里哭了嘛!”

见她这么说,我只好跟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那行,要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啊!”

说完这话,我又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张三婶儿,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就准备转身离开。

“别慌走啊,柱子,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吃饭没,婶儿做了多的,来吃点吧?”

说着,张三婶儿便不由分说的把我给拉了进去,然后把门一关,就拉着我往堂屋里走。

本来按照我的意思,是要回去的,毕竟这大半夜的,进个女人家里不好,可看着张三婶儿那一扭一扭的臀,我还是忍不住跟了进去。

被她拉着手,我低头看着她那白花花的大腿,真恨不得伸手……可惜这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张三婶儿在把我拉进堂屋之后,便直接将堂屋的门给反手锁上了,与此同时,我发现她的脸,越发的通红起来,而且好像还有些害羞起来,这顿时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也会害羞?

想了想,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便结结巴巴的朝她问道:“那……那个,三婶儿啊,要……要不我还是回……回家吧?”

主要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张三婶儿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尽管我恨不得今晚就住在这里,可看着眼前那怪异的张三婶儿,我还是决定离开这里再说。

“柱子,来都来了,坐会儿再走嘛!”说着,张三婶儿便拉着我走到炕边,然后一把将我按在了炕上,之后,便一脸笑意的朝我说道:“柱……柱子,你给婶子老实说,长这么大,碰……碰过女人吗?”

“啥?”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愣了一下便笑着抬起依旧被她攥着的手,朝她说道:“婶儿,我这不正碰着呢嘛?”

“哎,这个不算,婶儿的意思,有没有跟女人睡过觉啊?”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脑子猛地一颤,三婶儿这是啥意思,难道说是想要和我睡觉?

心里这样想,但我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然后一脸天真的看着她。

“没有呀,婶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一个人,哪有女人愿意跟我睡觉呀!”

当张三婶儿听到我这话的时候,顿时笑了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哎,柱子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找个婆娘了,以前咋没发现,你长得还有点俊啊!要是婶子再年轻个十来年,兴许就嫁给你了也说不定呢!看来我真的是老咯!”

我只当是张三婶儿在跟我开玩笑,所以便也跟她开起了玩笑:“婶儿,你这么年轻漂亮,怎么能说自己老了呢?”

“柱子,你觉得婶子好看吗?”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张三婶儿一脸紧张的看着我,看来她对于我的评价,还是比较紧张的嘛!

“那当然了,真要说起来,婶子你可比今儿回来的那些个打工妹们好看多了!”女人嘛,都喜欢听好话,所以我也是捡着好听的跟张三婶儿说。

“你小子,就会胡说八道!”张三婶儿虽然是责怪我的语气,但她的表情却十分的开心,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见状,我便继续跟她说道:“婶儿,你相信我,你可真的要比那些个打工妹要好看多了!”

这期间,张三婶儿始终没有把我的手松开,依旧是那样牢牢的攥着,而就在此时,张三婶儿却猛地抬起头来,朝我说道:“柱子,你……你想不想要个女人?”

“想啊,婶儿,不瞒您说,这事儿我做梦都想,可就我这样的,谁看得上啊?”说起这个我就生气,现在的女人,也太物质了!

可谁曾想,我话音刚落,张三婶儿便抿嘴笑了起来,我没想到她居然也瞧不起我,可不等我发作,张三婶儿便又开了口,“我说柱子,你咋没理解婶儿的意思呢,婶儿的意思是说,你想不想找个女人来睡觉呀?”

“那当然想啊!”我一听这话,顿时急了,难道说张三婶儿要给我介绍一个?

一想到这,我的心思就活络开了,原本按照我这样的,别说娶媳妇了,很有可能我连觉都不一定能睡得上,现在张三婶儿要帮我的忙,我能不高兴吗?

“柱……柱子,你要真觉得婶子好看,要……要不今晚就把婶子给要了吧?”说这话的同时,张三婶儿还用手撩了撩她的头发,之后便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而当我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要不是被张三婶儿给拉着,我估计我就直接给坐到地上去了,万万没想到张三婶儿居然要我跟她睡觉……

不过你还真别说,这张三婶儿长得是不赖,虽然上了年纪,可毕竟她保养得好,尽管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可单从外表上来看,长得还是不错的。

“这……这不太好吧?万……万一要是给叔知……知道了……”

尽管我的内心是无比的渴望,可我还是出言拒绝了她,毕竟这种事情要是给别人知道了,那我可就完了,可到底是送上门的女人啊,实在是没有拒绝的道理,所以此刻的我,正在做着疯狂的心理斗争!

“怕什么,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还是说,柱子你嫌婶子上了年纪,不漂亮了啊?”说完这话,张三婶儿竟直接将我的手松开,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婶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别生气呀!”说这话的同时,我便主动将身子往那边挪了挪,然后猛地伸手,将张三婶儿抱在了怀里……

被我搂住的张三婶儿顿时笑了起来,伸手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继续说道:“那你还不快来,还在犹豫个啥?”

尽管我很开心,可还是依旧装作是很害怕的样子,然后低着头朝她说道:“不……不是,我……我害怕!”

“傻柱子,婶儿都愿意了,你还怕啥,你放心,你叔啊,今晚铁定不会回来的!”张三婶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笑着跟我说道。

我想了想,还是把心里的那个顾及给说了出来,“不是,三婶儿啊,如果我跟你睡了觉,要是有了娃可咋办呀,到时候叔回来看到了咋整啊!”

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张三婶儿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的傻柱子,这女人啊,也不是想要有娃就能有的,你放心,今儿个不管你怎么来,婶子我都不会有的,快点来吧!”

说完这话,张三婶儿便主动伸手将我抱住,然后直接凑过脸来,主动在我的脸上跟脖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自打出生到现在,哪里经历过这个,只是稍稍被张三婶儿那么一亲吻,我便整个一翻身,将她给放在了炕上。

可接下来我却傻了眼,这睡觉的话,总得脱衣服吧,也不知道三婶儿这衣服是咋穿的,居然连一个扣子都没有,这下可难为死我了,又不敢用力,生怕弄坏了三婶儿的衣裳,正抓耳挠腮呢,我就看到张三婶儿主动将自己身上的衣裳给脱了个干净。

我定睛一看,这三婶儿的皮肤可真白呀,一点都不像是干农活的人,要我说啊,这可比那些个城里回来的姑娘们还要白!

就在我感慨间,张三婶儿竟然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后就往她身上放,这辈子我还是头一回碰女人的身子呢,我口水直流,而三婶儿,则是一脸急切的开始帮我脱起身上的衣服来。

我被张三婶儿弄得难受,就开始捯饬起来,可我捯饬了半天,也没能成,这可把我给急的,张三婶儿见状,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就说让她来,张三婶儿正要开始,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当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急忙就要起身去穿衣服,反倒是张三婶儿,在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先是下来,然后慢悠悠的拿起炕边的衣裳往自己身上套,同时嘴里还喊着:“谁啊,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处乱跑?”

可敲门的人却并没有回答,依旧是不断的再敲着,张三婶儿见状,皱了皱眉头,朝我做了个禁声的姿势之后,便扭着身子朝屋外走去。

到了门口,也不见她开门,只是站在门口,朝外面喊道:“你以为敲门我就会给你开吗,要是不告诉我你是谁,就是敲死在外面,我也不会给你开的。”

“是我啊,菊花,我是老李啊!”我隐隐听到这么个声音,但让我奇怪的是,这声音怎么那么像村长啊?

而张三婶儿的回答,也证实了我的猜想,“村长啊,这大晚上的,你来我家干啥,都睡了,要有啥事儿,明儿再说吧。”

“哎,别啊,菊花,我来也没啥事儿,就是给你说一声,明早村头有个会,你可千万别迟到啊!”村长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急促。

“行呢,我记着了,这大晚上的还麻烦村长专程过来说一声,谢谢啊。”

“哎,菊花,我来都来了,你就不请我进去喝口水吗?”我本来都已经没啥事儿了,谁曾想村长居然又说了这么一句。

“啊,这个点,孩子都已经睡了,再说你进来也不合适啊,要不改天吧,你看好不好?”

张三婶儿都已经这么明确的拒绝了,可村长依旧是不依不饶的坚持道:“哎,菊花啊,我这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完呢,你这老让我站门口说也不是个事儿啊,你看要不把门开开,咱们面对面说怎么样?”

我本以为张三婶儿会继续拒绝村长呢,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沉默了一下之后,朝外面喊道:“那啥,村长,你等会儿啊,我家崽子好像醒过来了。”

说完这话,我就看到张三婶儿朝堂屋走了过来,等到了炕边,就朝我说道:“柱子,你先躲到里屋去,我不喊你的话,可千万别出来啊!”

虽然我不知道她要干啥,但还是点了点头,按照她的要求,拿着衣服便朝里屋走去。

我走进里屋之后,便急忙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等我穿好之后,便躲在里屋里面,透过门缝去偷看堂屋里面的动静。

结果就看到一个肚子比猪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这家伙,别看他只是个村长,可这些年里,靠各种手段弄到了不少的钱,所以尽管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但从模样上看去,倒也不是很显老。

不过据我说知,仗着自己是村长,手里头又有点钱和权,这老东西没少惦记村里的那些个独守空闺的小媳妇,这么晚来张三婶儿家,肯定是没安好心。

果然是这样,老家伙一进堂屋,就往张三婶儿那边凑,好在张三婶儿也不是吃素的,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将自己的孩子给抱在了怀里,也不过去坐,就站在门槛儿处,笑着朝村长问道:“村长啊,您有啥话,就在这儿说吧,等下我还得哄崽子睡觉呢。”

接着我就看到村长那老家伙直接凑到了张三婶儿的跟前,然后将手伸到了她的后面,因为角度的缘故,我并没有看清楚村长的具体动作。

不过看张三婶儿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紧接着,张三婶儿直接朝左边退了一步,然后还大声的朝村长说道:“您是村长,这大半夜的来家里,本就不对,怎么还动上手了?”

果然,村长那个老东西这么晚过来是真的没安好心。

而就在这时,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竟也跟着开口说了起来:“村长,你要是再欺负我娘,我可就要喊人了,等我爹回来打死你,让你欺负我娘。”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敢情村长这老家伙,过来占张三婶儿的便宜不是一次两次了啊,就连小孩子都知道了……

或许是小孩子的话起了作用,原本作势要继续动作的村长,愣在了原地,而紧接着我就看到张三婶儿再次开了口:“村长啊,这大半夜的,你来我家的确不方便,你看要是真有啥事儿,明儿咱们开完会了,你在跟我说咋样?”

虽然离得远,可我还是看到村长一脸的不情愿,但他还是笑着朝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说了句:“狗蛋儿乖,六爷这就走,这就走,明天让你娘给你带糖吃啊。”

说完这话,村长伸手在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脑袋上摸了摸,便一脸尴尬的走了出去。

见村长走出去,我本想就这么直接出来的,但一想到张三婶儿给我的嘱咐,我便只好继续在里屋躲着,好在没让我等太久,就听到张三婶儿的轻声呼唤:“柱子,快出来吧!”

听到这话,我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在里面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等我出去之后,便一把将张三婶儿给按倒在了床上,然后便直接开始脱起她身上的衣服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52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