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脑袋 喉咙发射/他有力地进入了我/按摩师傅把我按出了水

“还能怎么样?”楚楚促狭地看着白小莲,紧接着俯在白小莲的耳旁道:“应该问你

觉得怎么样?爽不爽?”

白小莲一下子明白过来楚楚在说什么,顿时脸色通红:“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楚楚脸色娇媚,眉梢挂着春色余韵,她说道:“那这样,你就懂了吧?

楚楚从身后抱住了白小莲,一只玉手在其身下的地带之处扣弄了起来,而另一只手则

是榄住了白小莲的纤腰,红唇在白小莲的脖子处轻轻地吻着,说道:“这样呢?你懂了吗

?”

“不要啊!”白小莲大呼起来。

“不要什么呀?”楚楚说道,手更是不安分地到处钻摸了起来,白小莲立刻就像烂泥

一样瘫软在了楚楚的怀中。

“不要碰我那里。”白小莲喘着气说道。

楚楚说道:“是因为被赵叔碰过了吗?”

白小莲听到赵叔,更加难受,晈着嘴唇说道:“我……我没有。”

很早,楚楚就知道,白小莲只要被碰到这个地方,就会赵上受不了。

果不其然,白小莲立刻双手无力地抓着什么,脸色春潮无限,娇喘道:“赵叔那个很

大,但是我们没有做,赵叔没有干我。”

“哦?”楚楚惊讶,随后更是用力地摸着白小莲的娇躯,隔着睡裙摸着没有身前的柔

软,用力地将柔软捏出各种诱人的形状。

“那你想不想要让赵叔的大棍子,来弄得你水一直流,弄得你叫他爸爸呢?”

“我不要,我不能对不起老公。”白小莲简直快要被楚楚的攻势搞得奇痒了,被熟悉

了身上各处敏感地带的闺蜜一弄,她就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真的不要吗?”楚楚笑嘻嘻地说道,咬住了白小莲的红唇,两条香舌在半空中交缠

着,时不时拉出一条口水的丝线。

楚楚隔着白小莲的睡裙,在其身前的凸点上打着圈圈,轻声道:“那我的,你要吗?

文学

春意溢满了整个客厅,娇吟声不绝于耳。

老赵在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之后,只觉得脑子里全是两女雪白的娇躯,滑腻的美肉的画

面,一下子让他兴奋无比,只不过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所以,老赵也只能拿出白小莲的内内,又一次进入发泄时间。

激情过后,老赵想到今天居然装盲人技师居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占便宜,而且还能赚钱

,盲人技师这个职业,真的让人羡慕啊。

对啊!

为什么自己不去做盲人技师呢,正好手上有绝学,靠着自己的独家手法一定能在盲人

按摩行业吃香的喝辣的,岂不是美滋滋。

老赵说干就干,第二天他就拖人办理了各种证件。

一个礼拜后,他装成瞎子,在一家盲人按摩店找了一份按摩师的工作。

这几天,老赵对一个少妇的动了歪心思,甚至又想强了她。

这个女的叫白小莲,是个三十岁的少妇,因为肩颈不行,在他们店里办了卡,经常来

按摩。

第一次见到白小莲的时候,老赵就被吸引住了,长的实在太漂亮了,白皙的瓜子脸蛋

儿,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张粉润的小嘴儿……

身材也特别的火爆,两条白皙的大长腿……

老赵只要一想到她就整夜整夜睡不着,每天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白小莲来他们店里

找他按摩。

这天,老赵心里正念着白小莲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赵师傅,我

脖子又不舒服了,快来给我按按。”

听到这个声音,老赵身体一震,用眼睛的余光一看,是白小莲来了。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面一条黑短裙,标准的ol打扮,前凸后翘的身材一览

无余,看的老赵有些口干舌燥。

特别是那完美无瑕的修长玉腿,直接就让老赵激动了。

“赵师傅,我今天赶时间,麻烦您快点儿。”

“好嘞。”老赵答应一声,带着小芬走进了按摩室,给了她一条毛巾,“你先把衣服

脱了盖上吧。”

白小莲把毛巾接过去之后,老赵转身往门口慢慢摸去。

虽然他很不想出去,但是没办法,即便是瞎子,也没有女顾客愿意当着一个男人的面

脱衣服。

“赵师傅,你不要出去了,我今天赶时间,等你这样摸出去再摸进来,还不知道多久

,反正你也看不见。”白小莲突然开口,然后直接动手解扣子。

老赵身体一震,心里窃喜不已!

他故意走的很慢,等的就是白小莲这句话!

按耐住心里的激动,老赵转身朝着按摩床摸去,但是他的眼睛已经迫不及待的往白小

莲身上瞄了过去。

此时她已经把衬衣和裙子脱了,全身上下只剩下贴身衣物,看得老赵目瞪口呆。

白小莲完全不知道老赵在偷看她,放好衣服之后,躺在按摩床上,“好了,赵师傅。

“来了。”

老赵吞了下口水,平复一下体内的燥热,转身慢慢朝着陈淑芬摸了过去。

眼看着白小莲还没用毛巾盖好身体,他脑子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哎哟……”

突然,老赵脚下一绊,整个人往白小莲身上扑过去。

顺着摔下来的惯性,老赵双手好巧不巧地抓在了那双波澜壮阔上面。

那滑嫩充盈的手感,让他整个心都飘起来了。

“啊!”

白小莲吓得惊叫一声,赵上从按摩床上坐起来,双手护着胸,一脸防备的对老赵质问

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

老赵装作一脸慌张,连连道歉,摸索着从白小莲的身上站了起来。

看着老赵可怜巴巴的模样,李淑芬只能叹了一口气,也不想跟一个瞎子计较了。

“没事儿,你快点按吧。”

看到白小莲对自己居然没有很大的意见,老赵心中暗爽了一把,看来有戏!

他走到白小莲的上方,双手按摩着白小莲的脖颈,心里却一直在回味着刚刚的手感。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享受到这种美妙,满足而又刺激的感觉了。

老赵想要更多,因为刚刚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都没来得及细细感受其中滋味。

转了转眼睛,老赵心生一计。

“小莲啊,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刚刚碰到你的时候,感觉你那里好像有点下

垂,我会一种保养按摩,可以让那里变得挺翘,还可以更加丰满,你要不要试一试?”

白小莲闻言,当即小脸一红。

被一个男人按摩胸部?那怎么可以?

“不用了。”白小莲直接拒绝了。

“我知道男女有别,但这也是为你好。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医生,按摩我是专业的,你

的胸部如果不及时保养的话,随着年纪变大,肯定会下垂的更厉害。到那时候,就算想保

养都没有用了……”老赵胡诌起来道。

白小莲也知道自己随着年龄增大,那里是有点下垂了,她之前也从网上查了一些方法

去保养,但是没有效果。

现在听到老赵说自己是专业的,她莫名有点心动了。

老赵看到白小莲好像有点动摇,立即乘胜追击,“小莲,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妇科主任

,而且到国外深造过,后来眼睛瞎了才做的盲人按摩……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那……那好吧。”

白小莲听到免费两个字,最终还是忍不住答应了,毕竟每个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而且老赵之前给她按摩的时候,效果一直挺好的,也很规矩,说不定真的能让她那里

变得更挺翘,更丰满。

老赵闻言,心中狂喜不已。

念想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机会了。

只要走出了这一步,后面拿下白小莲就简单了。

他慢慢伸手掀掉了白小莲身上的毛巾,白小莲身上就再也没有遮挡之物了。

虽然是第二次看了,但依旧给他带来强大的视觉冲击,亢奋不已。

不过他没有赵上动手,摸到的白小莲旁边,低下头,对着白小莲轻轻的哈了一口气。

“啊……”

白小莲原本有些羞涩的闭上了眼睛,但是胸口突然传来的温热和酥麻,让她猝不及防

,舒适的叫出了声。

“赵师傅,你干什么?”白小莲睁开眼看到老赵把头埋在自己胸口,突然有些慌乱。

“别紧张,我现在帮你放松身体。”

听了老赵的解释,白小莲感觉老赵很专业的样子,心里踏实了不少。

老赵听到白小莲刚刚那声音,心头火热的不行,换了一边给白小莲哈了一口气,让白

小莲又闷哼了一声。

白小莲的身体渐渐得到了放松。

“赵师傅,你快点……”白小莲此时特别希望老赵给她按摩,所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小脸也一片羞红。

老赵一听,知道白小莲来了感觉。

他根本不是在帮白小莲放松,就是要故意挑逗她。

此时老赵自己也受不了了,两只粗糙的手掌顺着腹部一路向上伸了过去。

强烈的刺激让白小莲身体一下绷直了,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老赵知道她动情了,脸上一片潮红,看的他快热血沸腾了,恨不得赵上扑倒她。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要是再被抓一次,他这辈子都不要想出来了。

“赵师傅,今天就这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小莲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心里大羞,赶紧坐了起来。

她怕老赵再按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什么羞耻的事来。

老赵看到白小莲脸上羞臊的表情,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她老公很久没有让她得到满足,她才会有这种表现。

老赵也没有再强求,关心的问道:“这种保养,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白小莲给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然后开始穿衣服。

老赵也放下心来了,既然她说还好,那以后肯定还有机会。

“这种胸部按摩疗法,一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多做几次才会看到效果。”老赵故

意交代道。

“嗯,我今天有急事儿,我先走了。”白小莲含羞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出了按摩室

看着白小莲那美丽的背影,老赵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白小莲,我老赵迟早把你拿下!”

接下来两天白小莲都没来,老赵感觉度日如年一般。

自从上次给白小莲按摩之后,老赵发现他对白小莲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已经让他茶

不思饭不想。

“老赵,来活了,白小莲说她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方便过来,让你上门服务!赶紧收

拾东西,我送你过去。”

第三天的时候,老赵正闲着无事,突然听到老板的声音,一个激灵从摇椅上坐了起来

老赵迫不及待的搓动自己的大手,去她家里,那可方便多了。

想到上次按摩的感觉,老赵的心又躁动起来,赶紧收拾东西,跟着老板来到了白小莲

家门口。

门很快就开了,透过墨镜,老赵看到开门的是白小莲。

一头大波浪头发随意披在脑后,虽然没有化妆,但也格外的性感妩媚。

她只穿了一条睡衣裙,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赵师傅,快进来。”白小莲拉着老赵的手,将老赵请了进来。

老赵四周打量了一下,房子装修的还不错,而且只有白小莲一个人在家。

他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主动问道:“听老板说你今天不舒服,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不用了,就是有点感冒,不想出门而已。”白小莲赶紧回道。

老赵看白小莲的样子也不像感冒,而且她说话的时候神情有些不自然,明显就是在说

谎。

看来是上次把她按舒服了,所以今天特意叫我到她家里来按。

老赵心里激动的想到,毕竟按摩店人多,始终是不方便,说不定就被人发现了。

“今天按肩颈还是做胸部护理呢?”老赵再次问道。

“那天按了之后好像有点效果,今天接着做胸部护理吧。”白小莲红着脸说道。

她上次被老赵按完之后,一直对那种感觉念念不忘,几次想去找老赵,但又不好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6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