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一出/半夜姐姐睡不着,来我房间/总裁没拔出来一边开会

看到赵欣雅羞涩地低着头,她这一开口,我这才反应过来,老脸有些发烫。

太过激动,我直接穿着裤子就跑了过来。

刚才兴奋得满脑子都是赵欣雅那动人的模样,哪还想着那么多。

“担心你太疼了,所以就……,要不叔现在回去给穿上。”不过看到赵欣雅这娇羞的模样,我装腔作势就要回去。

“不,不用了!叔你进来吧!”

赵欣雅连忙摆手,红着脸转身向着沙发走去。

心中暗喜,我紧随其后关好门后,走到她的跟前,说道:“小雅,孩子睡了吗?”

我扫了眼客厅的婴儿床,没见到小家伙,上次就是被他给打断了的,我还真怕等会那小家伙再来那么一次。

“嗯,睡了,在他的小房间里。”赵欣雅声如蚊音,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咱们开始吧,不过,小雅,这沙发太窄,你躺下可能不好操作,你看能不能进卧室?”

听到她的回答我心中大定,看了眼沙发故意说道。

赵欣雅听到这话,本能地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比刚才红得还严重。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红着脸点点头,转身慢慢地向着卧室走去。

从后面看到她那婀娜的身姿,我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赵欣雅一脸娇羞地坐在床边,身子还微微颤抖着。

我迈着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双腿,站在她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搭在她肩膀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那白皙的肌肤。

不过我没敢一直盯着看,而是将目光放到了她身上那由上至下的吊带连体睡裙,感觉等会操作肯定会很不方便。

“小雅,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可能操作起来不太方便。”

可能是因为我心中那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我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而且磕磕巴巴,说完我老脸不自觉就红了。

“嗯……”

娇羞地看了眼我,赵欣雅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文学

看到赵欣雅这幅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我站起身就靠了上去。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我伸手小心翼翼地开始解扣子,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很快她那白皙的肌肤就展现在了我面前,看上去就跟穿着比基尼一样。

我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这身材真是太好了。

虽然已经生过孩子,可她的身材却未曾受到半分影响,反而多出了几分成熟风韵。

“王叔,准备好了吗?”

正当眼前这一切触动着我的神经时,见我还没动作,赵欣雅微闭的美眸轻颤了下,满脸羞红地问了声。

“啊……好,叔这就开始!”

被她这一催促,我脸上有些发热,连忙定了定神。

虽然我心中对她有些想法,可过来最终还是要帮她解决病痛的根源,所以要是不赶紧动手,也不太好。

“小雅,那我就开始了……”

虽然心中充满了期待,可我没有鲁莽的下手。

不仅仅是因为我想要营造出独特的情趣,还因为要是太猴急,让赵欣雅临阵放弃那就不太好了。

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经过之前的过渡,可还没到那一步。

“嗯。”

发出了声细如蚊吟的羞涩应答,赵欣雅红着脸轻轻一点头,把头扭向了一侧。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狂跳,颤抖着将手环抱了过去,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中。

这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我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对于任何男人而言,只要不是柳下惠,面对这种情况,要是没有想法,那就真不是男人了,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呼出的热气喷在赵欣雅的脖子上,似乎也影响到了她。

不仅让她的脸变得更加通红,浑身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哪怕已经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可再度发生这样的事,依旧让我忍不住的兴奋。

不过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闭上双眼温柔的帮她疏导了一次后,我强忍着心中的迫切,慢慢直起身子,起身扶着赵欣雅躺在了床上。

“小雅,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因为我也不能天天过来帮你,而且时间长了,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孩子都不好。”

我坐在床边,故作一本正经担忧地看着她说道。

“王叔,有什么办法吗?”

赵欣雅赶忙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慌乱。

昏暗的灯光下,她红润的脸颊带着一丝慌乱,反而让她看上去楚楚动人。

“办法到是有,就是穴位推拿法,引导刺激身体穴位,一方面可起到消炎的效果,另一方面,可以改变激素地集中。”我故意说得隐晦些。

赵欣雅寻思了半天,开口问道:“王叔,你就说吧,我该怎么配合你,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

我一听有戏,心中暗自窃喜的同时连忙说道:“因为穴位有些暧昧,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跟说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别有什么想法。”

赵欣雅看着我点了下头,眉宇间带着一丝迟疑。

“我一会主要会按你身上的明尾穴,以及玉池穴,这玉池穴就是这……”

我隔空指了指赵欣雅的大腿内侧,磕磕巴巴地说着,心中一阵狂跳,连带着脸上都有些火辣,生怕她直接拒绝。

听完我的话,她脸上先是有些呆滞,随即眉头紧锁,迟迟没有说话。

“没事的,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咱们可以先这样,不过你要记得下次再疼的时候,直接打电话不要再发微信了,我怕我睡着了看不到。”

看到她的迟疑,我知道这事急不来,强压下心头那股火气硬着头皮说道。。

“我接受。开始吧,王叔!”可当我这话刚出口,赵欣雅竟然重新闭上了眼睛。

“什么?你说什么?”我激动地又问了一遍。

“我接受,王叔,你开始吧!”赵欣雅躺在那脸上红的仿佛要滴血,任君采撷的样子看得我心头那股邪火再度被点燃了。

“小雅,那我就开始了……”

看到躺在床上美眸紧闭,楚楚动人的赵欣雅,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说完颤抖着将手朝她的会阴穴伸了过去。

虽然我心中怀揣着坏主意,可我说的这几处穴位,对她的确有所帮助。

由于我是坐在床边上,所以侧着身体非常变扭。

“小雅,我能坐上来吗?这么坐着实在是不舒服,而且也用不上力量。”这种坐姿影响了我的发挥和享受,我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面对我的要求,赵欣雅不知道是过于羞涩还是习惯了,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她的嗓子里始终含糊着喘着粗气。

得到她的回应,我兴奋的连忙脱掉鞋爬上床,就要分开坐下去。

“王叔,你干什么?”

赵欣雅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一脸警惕地盯着我。

“我是为了方便能用上力,如果不喜欢我这么坐的话,那我就下去,但是这样的效果会更好些。”看到赵欣雅难看的脸色,我连忙解释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176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