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放弃了抵抗/前男友一个小时太厉害/警察好长好粗

王建兴浑身一抖,差点软了,扭头一看,果然是李明已经回家,正冲床这边过来。王建兴感觉退开了点,他和李诗诗的下身同时发出“啵”的一声。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李明从床上抓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不搞了?

王建兴二仗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既怕李明揍他,又怕李明把他开除,只能赶紧顺着李明的力道从床上下来,提上了自个的裤子。

李明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往外推:“老王,有点事,咱们出去说。”

到了门口,李明才转头冲着自己赤身裸体的侄女道:“诗诗,我和王叔叔有点事要说,里王叔叔也累了,下次再给你治病,你自己早点睡吧。”

“好……”李诗诗面色羞红地点点头,莫名有种逃过一劫地感觉。

可是等两个长辈出去,下身的一股骚痒的感觉却让她忍不住难耐地扭了扭腰,悄悄把手指再次伸向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嗯……好、好舒服……”也许是运气好,轻轻摸了几下就摸对了地方,李诗诗的双腿夹紧了自己的手。随着那只手的不断动作,下身熟悉的粘液再次涌了出来,不止弄湿了她莹白的指尖,更是又浇湿了身下的床单,“额啊!”

仰着头抖了一会儿,李诗诗才抽出了自己颤抖的手,玉指上全是晶莹的液体。

想到刚才王叔叔说得,正常人的这里不会喷水,李诗诗舒爽的同时,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担忧:看来自己真的病得很重!

房间里的李诗诗“自娱自乐”得欢,而被李明半强迫推出房门的王建兴心情就不太美丽了,口气也跟着不太好:“怎么回事?”

王建兴平时是不可能这么跟李明说话的,不过只差最后一步,自己就能睡到一个极品雏儿,是个男人在这时候被打扰,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文学

李明也不在意,直言不讳:“老王,我想了想,今天就到这比较合适。”

“啥意思?你这侄女不给睡了?”王建兴皱眉。

“不说不给睡,是不能现在睡。”李明无所谓地回到餐桌前,给两人都倒了一杯酒,“你看,我这侄女你是摸也摸了,蹭也蹭了,作为定金也算是够了吧?”

看王建兴还是一脸郁闷,李明倒是放下架子,主动拉他坐下:“老王啊,咱们这也算是做买卖了。既然是做买卖,那就得有来有往,你说是不是?”

王建兴虽然还是不怎么高兴,但也觉得人家说得有道理,点了点头:“那你说怎么办?”

“呵呵,咱们厂里那个黄会计你知道吧?她可是那狗贼陈国亮表弟的媳妇,也就是陈国亮的弟媳。”李明看他讲理,暗自点了点头,把几个管理之间的复杂关系娓娓道来。

王建兴吃了一惊,那黄会计名叫黄娟,也算得上一个在工人之间小有名气的小美女。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脸只有巴掌大小,不过身材却是丰腴,屁股又挺又翘。尤其是她经常穿工作的一步裙,配上黑丝高跟鞋,跟李诗诗完全属于不同的类型。

他早听过各种厂长把亲戚塞进厂里的操作,只是不知道李副厂长为什么现在提起这碴。

李明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已经想起那个小娘们了,微微一笑:“你先把她睡了,我立马把我侄女打包,送给你玩儿上一晚。”

“啥……啥玩意!?”王建兴惊了,不是说要报复陈国亮陈厂长吗?怎么又忽然扯到黄会计身上了?

李明似乎预料到王建兴在想什么,淡定道:“黄会计跟我没仇,陈国亮表弟也跟我没仇,不过咱们想给陈国亮戴绿帽,他老婆张秀颜比较难睡,你就先睡黄会计练练手。”

“练练手?”王建兴简直说不出话,黄会计要是能睡他能不睡吗?你李明说睡谁我就能睡谁?难道天下女人都是你家的不成!?

李明倒是不觉得自己这种态度有什么,淡定道:“放心,我也不是随口说个人就要你去睡。”李明端起酒杯,跟王建兴碰了一下,“这里面有些七拐八拐的隐秘事儿,你们底下的都不知道。”

王建兴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赶紧问:“啥事?李哥你跟我说说,我心里也有点谱。”

“嗯……”李明想了想,干脆地解释:“你是那陈国亮的司机,你应该知道,一年之前有几个月,陈国亮天天往医院跑。”

王建兴仔细回忆,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事。

“那是他弟出了车祸,下面那东西废了……不过出事的车又是他的,出于愧疚,他才把黄会计——也就是他弟媳弄进厂子里头找了个活计。”说到这里,李明一脸深意地笑了笑,“这事没几人知道,连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听陈国亮亲口说的。你想想,这黄会计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旺盛的时候,就这么守了活寡,只要有机会,她怎么可能不想?”

“这……”不可否认,王建兴心动了,但他还是有些顾虑,“可即便是这样,人家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能看上我这么个老头子吗?”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早就替你安排好了。”李明拍了拍王建兴的肩膀,笑道,“刚才陈国亮给我打电话,说要让黄会计出差,但是他弟怕黄会计出去乱搞,就让我一起去,帮忙看着。”

“你也知道,毕竟我那方面不行,他对我还是比较放心。”

“噢……”王建兴端着酒杯,没反应过来,“那跟我有啥关系?”

“嘿!老王,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是个榆木脑袋!”李明一掌拍响了王建兴的脑袋,这才解释道,“到时候我会告诉他我有事,你人到中年久了没女人,那方面也早不行了,然后推荐你去。”

“等着吧,不过两三天,人自然就送到你手上了。”

“这……看来,我是不答应都不成了!”王建兴深吸一口气,仰头把那杯白酒一饮而尽,“行,那我就跟你一回!”

“爽快!”李明也高兴,跟他喝了一杯之后,很快起身送客:“好了,今天时间不早我也不留你了,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从李明家里出来,王建兴感觉自己脚步都是轻飘飘的,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跟做梦似的。自己竟然差点就跟厂花李诗诗发生了关系,副厂长李明竟然指挥自己去上厂长陈国亮的弟媳和老婆……

回想起来,王建兴觉得不真实的同时,又有种畅快和期待。

哼着歌回了员工宿舍,正要掏钥匙开门,一双手忽然从背后伸出来捂住了他的眼睛,还有个怪声怪气的声音冲他道:“老王,猜猜我是谁?”

一般周末晚上还在厂里的,就只有他和隔壁陈老头两个人,王建兴被打扰了幻想有点烦躁,一手干脆地向后面人的下身抓去:“张老头,你以为你多大年纪了?还来这套!”

可这么一抓,却是没抓到预想中的东西,而是抓住了一块裙子似的布料。

王建兴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后面的人已经松开了捂住他眼睛的手,惊叫道:“王建兴!你干什么!?

这声音又尖又细,明显就是个女人!

王建兴赶紧回头,身后果然是个女人!她的脸颊微微发红,双手捂住下身的短裙,娇笑一声:“呵呵,没想到你老王这么急色,上来连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要掀人家裙子了。”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她看起来也是半点没有生气的样子,反倒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王建兴的神色,甚至还挺了挺她高高隆起的胸脯。

这个女人名叫周馨儿,今年将将三十岁,也是厂里的女工。周馨儿长得不是很漂亮,不过人风骚得很,平时夏天上工其他女工都还是规规矩矩穿工作服,就她一个嫌热,经常穿着件背心小短裤就来上班了。

还有那身材,也是前凸后翘,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也算是厂子里的兄弟们的幻想对象之一。

不过虽然如此,明面上也没有人敢对她出手,主要是她老公早年间是厂长陈国亮手底下的打手,据说下手之狠,时不时就要因为各种原因进去蹲一段时间。前两年因为一场恶行斗殴事件之中把对面人揍了个半死,目前还在改造中。

要是谁敢再这时候招惹这狠人的老婆,等之后人出来了,还不被打断腿,废命根?

话虽如此,那也只是明面上,私底下还是有些胆子大的敢去招惹。王建兴就曾经撞见过周馨儿和厂里的一个年轻后生晚上在厂里的草坪偷腥,原想装作没看见,这周馨儿却是缠上了他,一有机会就要上来纠缠。

原本他是怕周馨儿那口子出来之后麻烦,所以一直装傻。可今天好死不死的,这女人竟然摸到自己屋子这边,自己还掀了她裙子……

周馨儿也没有辜负王建兴的猜测,媚笑着抓住了王建兴的手,往自己柔软的胸乳上搁:“王哥~刚刚还那么急色,怎么现在还想不认账了?人家上面下面都好痒,快把门打开,帮帮人家嘛~”

周馨儿说着,也不给王建兴反驳的机会,小手伸进他的裤兜里掏出钥匙,几下就把门打开了。嘴上说着骚话,身体不断地往王建兴怀里拱,王建兴也不好拒绝,两人推推搡搡,很快就进了房。

周馨儿可是勾引了王建兴好些日子,一看今天有戏,赶紧反手把门带上。

她的眼神不断地在王建兴身上游走,脸上泛上一丝潮红。看着王建兴健壮的身体,她忍不住夹了夹腿,舌头顺着舔了小嘴一圈,一副饥渴的样子。

王建兴虽然半推半就的让人进了门,但实际上还是有些犹豫的。主要这女人的老公确实太吓人了……

不过,周馨儿本人还是充满了女人的魅力,娇媚惑人的。

王建兴上下打量着周馨儿,这女人穿着一件短得要命的玫瑰色真丝睡裙,胸口和下摆全是蕾丝,上下两处都是若隐若现。

尤其是上面,周馨儿的胸围大概也在D左右,两团柔软的胸脯挺立着,顶端还有两个石子一般的凸起,顶起了真丝睡衣的面料,一看里面就是真空。

王建兴刚在李家叔侄那可是被挑起了欲望没有彻底满足过的,这时候有这么一个风骚女人送上门,哪里还顶得住?没看几眼,下身的帐篷又有了要抬头的趋势。

周馨儿心中大喜,之前勾了那么多次这老男人都没上勾,她还以为这人不行了呢!

她赶紧凑到近前,眼睛含着一汪春水盯着这个男人,小嘴儿里难耐地喘息着:“老王,王哥……你都掀了人家裙子,看到人家那里,就要负责~”

一边说着,周馨儿还伸出一根指头,不断地在王建兴的胸口划着圈。

王建兴鼻息之间满是周馨儿的脂粉味,内心也是纠结。

他确实有点怕周馨儿的那个老公,但是现在这个状况,两人孤男寡女的这个姿势,恐怕说没事也没人信!况且自己刚从李家那边回来,确实有点忍不住了……

纠结之下,王建兴一时也没有制止周馨儿的动作。

周馨儿看他不反抗,立马懂了,小手摸着摸着就向下伸了过去。摸到王建兴小兄弟的一瞬间,她微微一怔。

这老王人看着是老了点、丑了点,这东西倒是长得挺不错……

周馨儿隔着裤子上下抚摸着手里的东西,心里有些得意。她本来想是跟这男人来上一次,好彻底堵上他的嘴……不过这东西如果这么优越,若是能保持长期关系,那岂不是更加快活?

这么想着,周馨儿撑起自己的身子,让两人的下身隔着裤子的布料蹭了几下!

一边蹭,她还要喘:“王、王哥!馨儿这里好痒……啊嗯!想要!”

嘶……这骚女人……!?

王建兴倒抽一口冷气,看着在自己身上发骚的女人,恨不得立马跟她纠缠起来,把在李诗诗身上挑起却没得到满足的欲火彻底发泄!

然而他还是下不了决心,毕竟要是自己真的上了,那以后自己和这个女人就彻底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到时候东窗事发,自己非得被弄死不可!

犹豫之下,王建兴还是推开周馨儿,干笑两声:“馨儿,时间不早了,你先回你房吧!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影响不太好。”

“影响不太好!?”周馨儿没想到这人这么固执,下半身的小兄弟都立起来了,还能喊自己走!“就算你没有真的跟我搞上,但是现在咱们孤男寡女的,还是这个姿势……只要我喊一声,效果也是跟咱们真来了一样。”

她的手不断抓着王建兴的下半身那处,微笑道:“呵呵,王哥,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一个女人,还要不要脸!?”王建兴被这么赤裸裸的威胁,也有些怒了!然而这女人说得没错,要是她真喊了,自己恐怕也脱不了关系。

“脸?哪有命重要啊~”周馨儿娇笑一声,手逐渐渗进了王建兴的裤子,抓住了那个东西,“王哥,你就乖乖从了人家吧~反抗是没用的!”

“嘶……”王建兴一激灵,不得不承认,这骚女人在这方面的技术确实很不错,没搞几下,他就有种想把她推倒,狠狠占有的冲动!

周馨儿看着王建兴沉迷快乐的样子,微微一笑,手上的更是花样百出,誓要让这个老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王建兴咬牙忍着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呼吸一下比一下沉重,眼看着即将就要攀上巅峰,爆发在周馨儿手里。

可就在他将要爆发的前一秒,周馨儿却放开了手,两臂攀上了王建兴的肩膀,胸前两团软肉抵在王建兴胸膛,娇声道:“王哥,舒服吗?人家劳动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应该给人家了?”

这……

王建兴差点把自己大牙咬穿了,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身上的骚女人:“馨儿,你还是先回去吧,要是被谁看到你穿成这个样子从我这出去,那我可是有八张嘴都说不清。”

“被说闲话倒还算好的,要是被你老公听见了,你我不知道,反正我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王建兴自然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相反,他是个功能正常,思想也很正常的男人。对于周馨儿这种自己送到嘴边的肉,要说完全没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一还是这女人老公的威胁,二是,他刚刚和李诗诗那样清纯可人的极品美女搞过,查一点就能真枪实弹的上,对于周馨儿这样风尘又过于骚气的女人,虽然觉得她技术不错,不过还是有一些下不了手。

“你……你确定!?”周馨儿不可置信地看着王建兴,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有男人能在这时候保持清醒!

王建兴无奈,伸手在周馨儿早已湿透的下身搞了几下。

“嗯啊……王、王哥~你到底啥意思?”周馨儿摸不透这老男人的心思,又被这几下搞得娇喘连连,想得不行。

王建兴把自己的小兄弟抵在周馨儿那处,两人都快了,磨了几下,周馨儿就忍不住抓紧了他的肩膀,仰着头无声地到了!一股粘液涌出,顺着周馨儿的大腿晕湿了王建兴的裤子。

王建兴也不忍着,爆发在周馨儿的大腿上。

可疑的混合液体就这么顺着周馨儿的大腿往下流。

弄完这套,王建兴才把周馨儿推开,无奈地说:“好了馨儿,今天我们都这样了,我也不行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还是先回去吧!”

毕竟王建兴确实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爆发过一次之后来不了倒是正常。周馨儿犹豫一下,还是一脸失望地相信了。

离开之前,她一手抓着门把手,妩媚地回头一笑:“王哥,你记着啊……今天你可还欠着我一次,之后我会讨回来的。”

之后的两三天,周馨儿那是天天都穿得风骚诱惑,几次三番想往王建兴屋子里跑,好几次差点就被其他男工发现。而且被周馨儿缠得这么紧,他每次想偷溜去找李诗诗的时候,都会凑巧被周馨儿碰上,事情就这么拖着了。

王建兴对这个骚女人可是恨得不行,只想着找机会把她吊起来狠狠玩弄。

好在这种难熬的日子没有让他等多久,很快,厂长陈国亮就跟李明说得一样,安排他明天上午就陪黄会计出差去。

当天晚上,周馨儿照常摸到他的宿舍,一脸欲求不满:“王哥,今天咱们总可以好好玩儿玩儿了吧?你都拒绝了我那么多次了……”

周馨儿今天穿了一身露脐装,下身是一条运动短裤,显得她身材特好,今天几乎所有的男工的眼神都围着她转。不过被追捧的同时,她的眼神一直偷偷瞄着王建兴,希望这个男人能对自己燃起欲望。

不过王建兴整整一天都没有什么那方面的反应,她也只能主动上门了!

“咳咳……这,馨儿啊,这不是我不想,不过明天早上五点我就跟着厂里的人出去出差,要是被厂长发现咱们的关系,那可就麻烦了。”

王建兴故意没有说出自己是和黄会计一起出差的事实,生怕周馨儿惹出其他麻烦。

“所以我们还是……再忍忍吧!”

嘴上这么说着,王建兴的心里其实高兴得很。自己跟黄会计至少要外出一周左右,周馨儿不会再来缠着自己,自己也不用再担惊受怕,生怕被人撞见他们的关系。

“哼!你别骗我了!每次每次都用这样的理由搪塞我!这厂里的男人十个里少说有九个想跟我上床,你怎么就老躲着我!?就这么不愿意吗??”周馨儿那叫一个咬牙切齿,自己都这么送到嘴边了,这男人竟然还无动于衷!

“哪里的话!馨儿妹子!”王建兴嘴角抽了抽,赶紧伸手在周馨儿的胸前两团上揉了揉,“我这几天真的有事,你等着,等哥哥回来,肯定好好玩玩儿你这小骚货。”

“啊嗯……好、好舒服!”周馨儿也是几天没开荤,浑身上下一碰就软,下身渗出的液体几乎要沾湿底裤和外裤。

爽了一会儿,周馨儿好不容易撇撇嘴松了口:“好吧,王哥你可要记住你现在说得!人家可等着你呢!”

看着周馨儿扭着翘臀远去的背影,王建兴默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周馨儿的确算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他确实更喜欢李诗诗那样小鸟依人、含羞带怯的小姑娘。

“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送走了周馨儿,王建兴又莫名有些心情复杂。

这一去,确实是暂时摆脱了周馨儿,可是跟李诗诗的距离也远了,至于黄会计黄娟,那也不一定睡得上……自己这火,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发泄。

第二天一早,王建兴开着老板的车,去接黄会计一起出发。

黄娟与周馨儿相比,那可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了。平时她就在厂房上层的办公室里头上班,每天都是一身制服加黑丝高跟鞋,有时候还会带上一副眼镜,那可是妥妥的制服诱惑。

尤其是她常穿的那条包臀短裙,原本长度还算是适中,只是完美的勾勒出她的翘臀,让人想入非非。可这条包臀裙妙就妙在开叉不像一般的裙子一样在侧面,而是在后面!那开叉的细缝一直从大腿中眼神到蜜桃臀下头一点点,每一步都是似露菲露,引人犯罪!

“王哥,你来了?”正想着,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那道苗条的身影由远及近,正是王建兴正意淫着的黄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1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