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开裆裤干什么用的/宝贝含住它吸好不好/婚外沉沦

老赵见已经成功了一半,他将手收了回来,轻声说:“周颖,你后背的湿气排的差不多了,你躺在床上,我帮你排前身的湿气。”

周颖已经彻底臣服在了老赵的双手之下,没有吭声,而是夹着双腿娇羞的仰面向上。

老赵打量了一眼被乳罩遮挡的丰胸,摇头说:“你还是把胸罩拿下来吧,不然会影响排湿气的效果。”

周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本不想将自己的丰胸暴露在老赵面前,可是自己老赵的手法却让她身子无比酥痒,她又不想中断这种舒爽,只能硬着头皮将乳罩从身上取了下来。

当看到这对澎湃的双峰在眼前晃动的时候,老赵的鼻血都快要流淌出来。

如果可以被这对山峰捂死,那也死而无憾了。

老赵装作镇定的在周颖的小腹滴了滴精油,大手落在小腹朝上推去,周颖脸色绯红起来,急忙夹住了双腿,来掩饰自己瘙痒的下体。

老赵的双手在精油的润滑下慢慢朝上推去,当来到弹性十足的双峰下时,他舔着发干的嘴唇,突然蔓延而上,直接就抓住了那两只不断晃动的柔软肉球。

“啊……”

感觉到老赵的手掌抓住了自己敏感的部位后,周颖突然娇喘了起来。

她的身子早就又烫又痒,现在又被老赵抓住双峰不断刺激着峰顶的两颗相思豆,她虽然很想让老赵松手,可是身体的舒爽却让她无比亢奋,只能闭着眼睛用力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

周颖的反应让老赵无比兴奋,为了可以将周颖的欲火拨撩的更加旺盛,他没有刺激那对双峰,而是故意将其松开,双手紧贴着滑嫩的肌肤,慢慢朝小腹蔓延了过去。

手掌每挪动一寸肌肤,老赵都会注意注意周颖的反应。当来到内裤边缘的时候,他会故意用手将内裤边朝下搓一点,然后又朝上蔓延,抓住那对富有弹性的双峰再次揉捏。

如此反反复复,周颖那没有被丈夫填充舒服的身体有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从花蕊处源源不断滴落出来的液体将内裤打湿,虽然她依旧紧紧夹着双腿,但那湿漉漉的内裤还是被老赵捕捉的一清二楚。

知道躺在床上的娇嫩身体已经彻底沉沦在了自己的双手之下,老赵没有再去故意挑拨,而是一只手抓住胸脯慢慢揉搓,另外一只手顺着小腹来到了周颖的两腿之间,轻轻抚摸着湿润的内裤边缘。

文学

“啊……”

周颖再次呻吟了起来,她无法被丈夫伺候舒服的身体在老赵的挑拨之下已经彻底绽放。

这种极端的刺激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在老赵刺激紧贴花蕊的内裤时,周颖已经忘记了廉耻,竟然主动将翘臀抬了起来,来撞击老赵的手指。

“周颖,我帮你把湿气吸出来吧。”

老赵已经更是无比舒爽,他舔着嘴唇望着不断晃动的额硕大丰胸,不等周颖回应,他直接张开嘴巴,将那颗艳红的相思豆含入了口中。

当用力吮吸这粒相思豆的时候,周颖的身体开始如同电击一样剧烈颤抖了起来。

虽然自己的胸部只有丈夫才可以触摸吮吸,可是当老赵侵犯自己胸部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抗,只能被迫的享受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见周颖的回应更加强烈,老赵更是陶醉在这刺激的氛围之中。

他卖力的吮吸着周颖的敏感部位,另一只手则不断刺激着那朵藏在内裤中不断滴落花蜜的花蕊。

“赵叔,不要吸了,我的身子好难受……”

周颖如同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她的欲望大门已经彻底被老赵打开,嘴上虽然说着不要,可是身体上的享受,让她张开了双臂紧紧抱住了老赵的脑袋,让老赵的嘴巴和自己的胸脯更加紧密的贴合,可以更加卖力的刺激自己的身体。

这一瞬间,老赵瞬间懵了。

不过等到回过神之后,他一边疯狂吮吸,一边用牙齿研磨着口中那粒鲜红的樱桃。

周颖无比难受,加重了紧抱老赵脑袋的力道,差点就将老赵捂死在了胸口。

伴随着周颖饥渴的身体回应,老赵见时机已经彻底成熟,他没有再隔着内裤刺激花蕊,而是将内裤朝边上拨撩开来,直接将手指抵在了徐徐流淌泉水的洞口。

“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颖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丈夫,理智让她迅速苏醒过来。

她急忙松开紧抱着老赵的脑袋,想要站起身,但老赵已经达到了情欲的顶峰,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继续压在周颖身上吮吸着那粒艳红樱桃,正触碰刺激着花蕊的手突然抽了出来,抓住周颖的内裤,狠狠将其从两瓣娇臀上撕扯了下来……

当最后一片遮羞布被撕扯下来之后,周颖彻底的一丝不挂躺在床上。

她虽然还在挣扎,但在老赵眼中,这完全就是无谓的抵抗。

老赵的欲望已经被周颖的身体彻底激发,他现在就想将自己粗狂的赵老二从裤裆拿出来,直接进入到周颖未曾被丈夫满足的身体里面。

“周颖,你先别动,湿气还没有完全排除呢。”

老赵说着,用力将挣扎的周颖压在了床上,一边揉搓着那晃来晃去的丰满软肉,一边用手在徐徐流淌泉水的洞口摸来摸去。

“哦!”

虽然心理上非常抗拒老赵的抚摸,可是身体上的舒爽让周颖情不自禁的娇喘了出来。

她自从结婚第一晚开始,就发现自己的丈夫在夫妻之事坚持的时间很短,可是为了不让丈夫有任何心理负担,她一直都隐忍着寂寞空虚,即便被丈夫蹭来蹭去,没有任何的满足感,依旧还要假装自己非常舒服,发出一声声娇喘。

这种婚后的夫妻生活对周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可是因为她太爱丈夫,所以就只能用尽一切方式来让丈夫感觉到自己是个男人。

现在被老赵如此轻抚,那饥渴难耐的身体如同久旱的大地迎来了一场暴雨一般,让周颖将压抑了许久的欲望完全释放了出来。

虽然她因为丈夫的关系不想太过放荡,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源源不断的花蜜蜂拥的从花蕊中分泌出来,将老赵两根触碰花蕊的手指弄得湿漉漉的。

他再次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周颖的柔软,一边疯狂吮吸一边轻轻咀嚼,恨不得将这只柔软咽进肚子里面。

“啊……赵叔,别这样,快点松口……”

老赵的双重刺激让周颖感觉到快感连连,因为道德的关系,她想要将老赵从身上推开,但是因为太过刺激,自己的身子剧烈颤抖,双手软塌塌的放在老赵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推开他。

老赵自然知道周颖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将周颖的柔软从口中吐了出啦,舔着每一次沾满了精油的肌肤,慢慢来到了毛茸茸的花蕊洞口前。

花蕊处已经湿哒哒一片,当老赵将鼻孔凑过去的时候,一股腥香的味道扑满而来。

好久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味道,让老赵的雄性荷尔蒙快速分泌,他没有任何犹豫,张开嘴巴就将这只肥美多汁的鲍鱼含在了口中。

“啊……赵叔,别吃这里,脏……”

当老赵疯狂吮吸花蕊的时候,周颖被刺激的差点虚脱过去。

她的丈夫在夫妻生活之前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前戏,更别说将脑袋埋入她的双腿之间了。

现在被老赵如此刺激,让她快感连连,前所未有的舒爽直接就将周颖送上了云端。

老赵根本就没有听从周颖的话语,他现在已经被浴火灼烧的厉害,而且他也没有感觉这里有多脏,毕竟是一个女人最为敏感的部位,分泌出来的液体虽然略带腥味儿,但是在他的眼中那就是世间难有的美味儿。

疯狂吮吸着周颖流淌出来的花蜜,老赵将其一滴不拉的全都咽进了肚子里面。

当周颖身体灼热无比,夹住自己的脑袋疯狂扭动身体的时候,老赵知道,周颖已经没有了抵抗力,她已经彻底沉沦在了自己的口技之下了。

没有继续舔舐这只肥美的鲍鱼,老赵直起身子,低头望着已经彻底湿润的花蕊,用手拨撩着因为水渍而粘黏在一起的黑色丛林,见周颖依旧闭眼颤抖,他突然将裤子脱了下来,把早就安奈不住寂寞的赵老二释放了出来。

赵老二狰狞无比,根茎上面满是凸显出来的青筋,挺立在老赵的胯下一颤一颤的盯着那桃园入口。

“赵叔,你要干什么?别这样!”

周颖不在感觉到老赵的刺激,心中顿时失落,当睁眼看向老赵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如同鸡蛋大小的紫红色蘑菇头正朝自己的下身慢慢探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坐直了身子,急忙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入口,一脸紧张的望着老赵拼命摇头。

周颖虽然也很想让这根雄壮的东西进入身体,来好好让她享受丈夫无法让她满足的夫妻生活。

可眼前这个男人毕竟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房东。如果她和房东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就对不起丈夫,更加对不起自己。

看着这根还在一上一下跳动的赵老二,周颖使劲儿吞了口唾沫,一种极端的矛盾让她非常难受。

老赵将赵老二顶在了周颖娇嫩的手指上,他用力耸动了一下腰部,灼热的热浪隔着手指的遮挡,传递到了敏锐的花蕊上。

“周颖,我知道你非常饥渴,你就让我好好满足你吧。看到我的东西了吗?比你丈夫的要厉害很多吧?如果进入你的身体,你会立刻飞上云端的。”

老赵虽然想要强上,但为了想要彻底征服周颖,他只能游说起来。

周颖抿着嘴巴急忙摇头:“赵叔,我们不能这样了,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求求你了。”

老赵劝慰说:“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知道的。”

周颖不安看向外面:“可是我公公还在呢,他会知道的。”

“一个傻子有什么担心的?”

老赵说完,抓住了周颖那只挡住了花蕊入口的长。

老赵现在已经被浴火焚身,如果不能好好发泄一下,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让他激动的是,周颖的手掌柔软无力,根本就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将她的手分到了边上。

看着那依旧还在徐徐流淌泉水的入口,老赵深吸一口气,将赵老二对准了入口,猛地一挺屁股,眼瞅着紫红色的蘑菇头就要刺入周颖已经湿润无比的花蕊入口时,外面突然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赵叔,我丈夫回来了!”

眼瞅着大功即将告成的时候,周颖急忙朝边上挪了挪屁股,老赵的钢枪直接顶在了周颖的丰臀上。

虽然没有进去,但强烈的撞击快感还是让他无比的兴奋。

在即将得到周颖的时候,周颖丈夫突然回来,也让老赵有些担心。

他虽然体型健壮,可是周颖丈夫也不赖,而且自己正在偷吃别人的老婆,要是让正主知道,自己气势上会弱三分,到时候肯定会被怒急的周颖丈夫胖揍一顿的。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面传来周颖丈夫的呼喊声:“老婆,我回来了,你在哪?”

周颖不禁瞪大了眼睛,惊恐问道:“赵叔,怎么办?我老公喊我了。”

老赵也是一脸的紧张,胯下的赵老二在这惶恐之下也瘫软下来。

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急忙将大裤衩重新提了起来,小声说:“你别吭声,你丈夫不知道你在我的房间,等一回儿我出去看看,如果他进入房间,我再喊你出来。”

周颖惊恐万分,她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

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的进入老赵的房间,而且还和他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并没有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可是要是让丈夫知道,那么肯定会打死他的。

就在老赵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周颖那傻公公突然神神叨叨的喊了起来:“儿媳在房东的房间里面,儿媳在里面呢!”

傻公公的疯癫声音将房间内的二人近乎吓傻,老赵千算万算,都没有算计到在他调戏周颖的时候,外面还有一个傻公公目睹了全过程。

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傻公公很有可能会将他和周颖的事情说出来。

周颖这一瞬间也吓得花容失色,如果因为公公而将他们俩的事情给暴露出来,那等待周颖的就是丈夫的一通殴打。

二人心中都非常惶恐,就在老赵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赵吓得差点跳了起来,急忙扭头看向周颖,小声说道:“快点拿着你的衣服进衣柜里面去!”

周颖反映了好久才回过神,也不敢过多停留一秒钟,将床上的衣服连同内衣裤全都卷了起来,快速冲进了衣柜。

看到战场清理干净,老赵松了口气,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将房门打开。

老赵伸了个懒腰问:“怎么了这是?”

周颖丈夫疑惑朝房间内看了一眼:“赵叔,我爸说我老婆在你房间里面?”

“开什么玩笑!”老赵不爽回应:“我下班后就在房间内睡了一觉,不过你老婆也确实进来过,说是要借什么东西,我这儿也没有,她说去别的地方看看,可能出门去了吧。”

“这样啊。”周颖丈夫囔囔一声,冲着老赵苦笑了一番,说了声打扰了便退了出去。

关上房门后,老赵长吁一口气。他将房门打开了一个缝隙,见周颖丈夫已经进入卧室,这才冲着衣柜挥手。

周颖匆忙穿好衣服,灰溜溜走了出去。

见危险已经解除,老赵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周颖的味道,那女人独有的味道还残存在床单上,呼吸之下,让他刚才还没舒爽的赵老二再次有了反应。

但现在自己独守空房,又没有女人在身边,本想自己动手解决,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许久以来的第一发应该留给周颖,所以也没有将其排解出来。

晚上夜色浓重,老赵躺在床上在快要睡着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了周颖那压制不住的娇喘声。

这声音让老赵已经熄灭的火苗再次熊熊燃烧起来,今天周颖本来可以躺在她的身下娇喘呻吟,可是这已经被自己将欲火激发出来的周颖却躺在了丈夫的身下欢愉,这让老赵心里面异常不爽。

听着隔壁的娇喘声越来越急促,他拿出手机将针孔摄像头打开,却看到了周颖正躺在床上将双腿分开。

她面色潮红,闭着眼睛不断扭动娇柔的酮体,疯狂的将臀部快速耸动。

而在她两腿之间,她的丈夫将两根手指刺入了湿润的花蕊中,正用尽全身力气的拼命搅合着。

周颖花蕊分泌出来的花蜜被丈夫搅拌的飞溅在床单上,她面如桃花,娇喘如兰,用手抓住丈夫的手腕不断的朝里面塞去。

这一幕看得老赵是兽血沸腾,他好想变成周颖的丈夫,在她的花蕊下肆意的搅动,甚至可以将他那坚挺的赵老二刺入周颖的身体,让她舒舒服服的做一回真真正正的女人。

就在老赵幻想着自己的赵老二在周颖身体内进进出出的时候,躺在床上感受丈夫爱抚的周颖突然弓起了身子,一声畅快的呻吟之下,一股清澈的水流突然从花蕊中喷涌了出来。

周颖的水渍喷涌的非常凶猛,老赵也看得是一阵吃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周颖竟然还是一个会喷水的极品女人,这让他更加想要采摘了周颖的花蕊。

喷完水之后的周颖如同虚脱一样剧烈的抽搐起来,她的丈夫似乎也没有想到老婆会如此敏感,当下便将自己半软不硬的硬物抵在了周颖花蕊口,直接便刺了进去。

高潮之后,周颖已经没有任何气力,当丈夫耕耘了两分钟之后,他突然一个哆嗦,一股浊液也涌入了周颖的身体里面。

“老婆,舒服吧?”

丈夫从周颖身上滑了下来,喘着粗气。

“舒服。”

周颖连连点头,但目光中却露出了一抹失落。

丈夫的手指虽然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但毕竟那只手指,没有真真实实的物件刺入身体来的爽快。

看着躺在身边呼呼大睡的丈夫,周颖没落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刚才喷水之后,欲望本就已经彻底消失,但是在丈夫进入身体后,她的欲望再次被点燃,可是丈夫却只坚持了两分钟便一泄而出,让她的欲火开始蔓延了起来。

周颖轻叹一声,起身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穿上了宽松睡裙,从房间走了出去。

正在观看视频的老赵急忙将手机关闭,他秉着呼吸,听到周颖进入洗手间之后,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13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