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花核流好甜/李达和翠花 /如何让妻子同意走后门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

  杨小雪年纪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伸手过去,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小腹处也越来越热。

  “小雪,舒服吗?”

  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伸过去。

  “不要……”

  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

  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

  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动作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上了手指,伸向……

  “李耐,不要这样……”

  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又怎么受得了?

  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已经完全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

  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触电般的感觉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个地方。

  “嘶——”

  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

文学

  李耐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

  “嗯……”

  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无限春光,让李耐心头一片火热。

  “李耐,帮帮我……”

  杨小雪从鼻腔当中哼出了一句话,让李耐一愣,继而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帮,帮我……”

  杨小雪无意识地伸出粉红香舌舔了舔嘴唇,然后勾了勾修长的玉腿。

  李耐知道,此时的杨小雪已经彻底迷失了,这是他拿下村花的绝佳机会!

  “好,我帮你。”

  深吸一口气,李耐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

李耐和小雪那地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厘米,李耐甚至能感受得到杨小雪身上传来的阵阵热气。

“小雪,我来了……”

李耐在上面,在杨小雪耳边喘着热气说道。

感受到气息中传来的热度,杨小雪不禁羞红了耳根,微微点头,却不料听到窗外一阵骚乱,不禁惊醒过来:“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李耐一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只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有人吗?快来救命了!要出人命了!”

杨小雪慌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来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这事儿被人看了去,可就没脸见人了。

“快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李耐说道。

杨小雪抓起衣服,一阵手忙脚乱地躲进柜子里,在这时候,只能期望自己不被别人发现了,又想起此前偷看李耐和张桂芳的羞臊事,如今自己也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个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和张桂芳在做那种事,还在骗我是做检查!”杨小雪暗骂道。

李耐这才装作没事儿的模样走出房门,而诊所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乡邻,此时他们正扶着一名脸色发白的少妇,不停地呼喊着。

看到李耐出来,她们才松了一口气:“耐子啊,你可算出来了,这都要出人命了。”

李耐神色一惊:“出啥事了?!”

“快来看看吧,悦儿在地里被毒蛇给咬了,身子很虚,这可咋整啊?”

这中了蛇毒的少妇,李耐是认识的,她是村主任家的儿媳妇,名叫刘悦,听闻村主任一家子对儿媳妇挺不好的,还让刘悦下地干活,这会儿竟还被毒蛇咬到。

“婶子别急,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蛇,我来帮她放放血,然后涂上点儿药水就好了,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李耐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沉声说道。

倒不是李耐急着开溜,而是这小媳妇的伤口是在大腿上,饶是李耐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女人的大腿,何况还是个有夫之妇。

在众人的帮扶之下,李耐将小媳妇刘悦抱进了房门里,又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藏在柜子里的杨小雪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人还没走,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听柜子外面的动静,李耐似乎是带了个女人进来?

病人要紧,李耐也没有多想,扒下小媳妇的裤子,就看到毒蛇咬到的伤口了。

按理说是应该尽快将毒素吸出来,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兴奋了。

这小媳妇也算村里排得上号的水灵姑娘,否则也不会被村主任的儿子看上,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可年纪也还不大,皮肤嫩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而此时,这副水灵灵的娇躯就这样横陈在李耐面前,李耐将刘悦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间的一抹白色内衣。

这让李耐心头一阵火热,很快用嘴巴吸住了刘悦雪腿上的伤口,嫩滑酥软的触感让他兴奋不已,鼻尖弥漫的体香更是让他舒爽到了极致。

明明是个小媳妇了,怎么和杨小雪这样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有着淡雅的处子幽香呢?李耐不禁狠狠吸了一口,却没想到,这一下让半昏迷状态的刘悦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哼。

“嗯……”

这似是舒爽一般的娇弱声音,让李耐的魂都要被勾出来,可躲在柜子里的杨小雪就显得很难受了。

“这是什么声音?难道……这混球又在给别的女人检查身体了?”

李耐继续吸着刘悦伤口里的淤毒,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吧唧声,令昏迷中的刘悦时不时发出撩人的喘息声,杨小雪听在耳中,心里忍不住臭骂道:

“这不要脸的李耐,难道是在吸那女人的那个地方……果然又在借看病的理由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虽然心里这样说,可想象着外面旖旎的场面,杨小雪发觉自己那里又逐渐起了反应。

再想起刚刚被李耐挑逗到险些失防,身子都被看光摸光了,不禁又羞红了脖颈。

如果她骂李耐流氓,那之前和李耐暧昧的自己,不也是个不要脸的姑娘了吗?

隐隐约约的兴奋,还是让杨小雪的一只手,忍不住探向自己,随着李耐和刘悦发出的撩人声响,缓缓的运动起来……

杨小雪虽然表面上有些高傲,可某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就比如用手指解决这事儿,私下里她还是没少做的,抚摸带来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浑身都紧张起来。

不多久,随着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杨小雪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将手指擦了个干净。

而此时的李耐,也已经停止了吮吸毒血,开始为刘悦擦拭消毒药水。

刘悦的脸色已经逐渐缓和,开始清醒过来,待看清李耐在为自己擦拭伤口时,忍不住羞红了脸:“呀,快把手拿开,我没事儿了。”

假装认真擦药的李耐,其实还在偷瞄刘悦腿间的迷人风光,被清醒过来的刘悦吓了一跳:“小悦姐,你醒了啊,喝口水吧。”

刘悦点了点头,看到自己下半身几乎一丝不挂,还是感觉羞涩不已。

自己是个有丈夫的姑娘了,居然还被这小子看光身体,还被抱着大腿擦药,要是让外人看见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喝了口水,刘悦的虚弱感才褪掉了一些,勉勉强强穿回了裤子。

“李耐,这次多亏你帮忙,不过姐可能出不起这医药钱了。”刘悦道谢一番之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逐渐暗淡起来。

李耐拍拍胸脯,笑嘻嘻道:“说啥呢姐,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了,我免费帮你检查,小时候我在村里被欺负那会儿,你可没少帮我出气呢。”

“呸!”杨小雪骂道,什么免费检查,都是李耐骗色的伎俩。

“什么声音?”刘悦有些疑惑,“好像有谁在说话。”

李耐拍拍额头,光顾着看刘悦的大腿,忘了杨小雪还在这儿躲着了。

  好在刘悦没有多在意:“那姐先回去了,你大壮哥还在等我做饭呢。”

  村主任的儿子叫高壮,也就是刘悦的丈夫,早就听说这高壮好吃懒做,还打骂媳妇儿,名声极臭,可毕竟是村主任的儿子,大伙儿也是怒不敢言。

  李耐自然也不愿招惹高壮,不过今天间接看了他媳妇儿的身子,还占了几分便宜,心里也是在暗中叫爽的,高壮这犊子,有这么水灵的个小媳妇儿,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莫不成高壮也和隔壁的王铁柱一样,是个快枪手,结果就拿媳妇儿出气?

  刘悦走出房门,和几人道谢之后,就自己回家去了,这就免不了婆娘们在背后嚼舌根:“悦儿这个命啊,真可怜。”

  李耐实在是好奇,出声问道:“张婶儿,大壮哥因为啥对她不好呢?”

  “你没听说吗?悦儿都结婚一年多了,还没怀上孩子,大壮家里人早就不高兴了。”

  “依我看呐,她就是命里克夫,你看自从悦儿嫁进去以后,大壮就像变了个人儿似的,一天比一天懒,还不是被这妖精给迷住了?”

  “可不是咋的,大壮这二年都没下地了,我看悦儿就算是受了点苦,也是克夫克出来的,怨不得谁。不能给人家里继承香火,搁谁愿意娶这媳妇?”

  李耐眼睛一眯,他在这块也算个文化人儿了,可懒得跟这些婆娘嚼舌根,刘悦怀不上孩子这事儿,目前还没看出她身体有什么问题来。

  将几个婆娘打发走,这才打开柜子想让杨小雪出来,杨小雪脸上满是怨气,这可把李耐吓了一跳:“小雪,你咋了?”

  “李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杨小雪问道。

  李耐眼珠子一转,才明白过来,这妮子是吃醋了!

  “小雪,这次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被蛇咬了,我在帮她吸毒血出来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之前和桂芳嫂子的事儿就不是误会了吧?还以为你在大城市上几年学能有点儿文化了,没想到净是学了些骗女人的手段!”

  杨小雪甩开李耐,翻了翻白眼,可她娇嗔的神色实在让李耐心动。

  “小雪,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的脚被毒蛇咬了,我是在吸她的脚啊,你以为是在吸哪里呢?”李耐扬起嘴角,挑逗性地问道。

  “真的吗?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在吸……”杨小雪羞红了脸,支支吾吾不敢说下去了。

  “那你说,你吸她的脚,她为什么要那样喘?搞得我以为你们在偷偷做那种事。”

  杨小雪以为,他是跟之前和桂芳嫂子暧昧时一样,是在吸那个地方呢,否则又怎么会发出那种哧溜哧溜的羞耻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21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