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打赌输校草让憋尿/滚烫而又硬邦邦的东西/朋友俩人做爱追求刺激让我加入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更何况刘艺心里本来就是想留下陪着詹姆斯的,他做了保证,又这么可怜,她实在无法拒绝,只能点头说:“好,我留下来陪你,不过你也别多想了,你前妻离开你是她不懂珍惜,跟你没任何关系。”

“谢谢你,如果你是我老婆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有这些苦恼了。”詹姆斯叹息道。

刘艺被他的话说的心中一动,忍不住的想着如果詹姆斯是自己的老公会怎么样?

不管别的,在那方面他肯定能满足自己,不会让自己空虚。

想到这里她赶紧摇摇头甩开了脑子里的出格念头说:“我有老公了,我老公对我很好。”

她这句话不像是在拒绝,反而像是在提醒自己。

詹姆斯听她这么说,也没继续这个话题,以免才留下的人又要跑了,就说:我们别说这些了,说说开心的事情,比如你喜欢什么?”

这个话题让刘艺放松了一些,开始跟詹姆斯说起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事情,詹姆斯就在傍边听着,偶尔回应一下。

刘艺的老公最近很忙,时常出差,很久没有人能这么安静的听她说起自己的想法了,詹姆斯给了她机会,她一说就收不住了,把自己的爱好全部说了出来。

詹姆斯很认真的听着,不是装出来的,他已经把刘艺当成是一个猎物了,要捕猎,当然要了解猎物。

虽然刚刚没到最后,可詹姆斯很肯定刘艺能承受自己,而他的老婆,当然不是因为外遇而离开的,完全是因为受不了他才走的。

两人结婚确实是十几年了,也是每天都亲热。

年轻的时候,他前妻和能承受他,还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说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他前妻受不了,这才开始整天不回家的,詹姆斯也是偶然知道了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的,知道这件事以后他把人给抓了回来,锁在家里让她两天都没能下床,吃饭都是自己灌进去的。

也就是这样,詹姆斯知道她是真的不行了,不能像年轻时让自己满意,甚至在自己兴起的时候晕过去了,这样他就跟在与假人一样,也没感觉了。

明白了以后,詹姆斯就放了他前妻,俩人开始分居生活,詹姆斯靠着自己强壮的身体出去征服年轻漂亮的女人,他前妻也找了能温柔对待她的人,两人互不干涉。

直到詹姆斯接到来这边教书的任命,两人才处理了他们的关系,正式的离婚的。

到了这里以后,詹姆斯在第一眼看到刘艺的时候就已经动了心思,知道她有老公还很幸福以后他差不多放弃了。

谁知道这时刘艺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就是上帝的指示,他们就应该在一起,至于现在刘艺的拒绝,不过是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他会想办法让刘艺亲自把它给踢开的。

文学

刘艺说了很多,还没停下来的打算,可她的肚子很不争气,‘咕咕’的叫了起来。

他们之前的运动量很大,心情有大起大落的,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一松懈,身体放松了,该有的反应也来了。

两人清楚的听到了刘艺肚子的叫声,刘艺瞬间脸红,觉得丢脸,转过头不敢看詹姆斯了,慌张的说:“我现在就叫外卖。”

“不用了。”詹姆斯制止了她的动作说:“我来给你做饭吧,之前一直一个人我都没机做饭吃,今天你在,就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一下。”

“你还会做饭?”刘艺转头看他,想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詹姆斯对着她笑了一下,明明是很普通的笑容,刘艺却觉得充满了魅力,看着詹姆斯走向了厨房,詹姆斯家里的装修是开放式的,她坐在沙发上也能看到厨房的动静。

就看到詹姆斯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很熟练的开始处理,一看就是会做饭的人。

刘艺在一边看着觉得不好意思,就主动上前去问:“需要帮忙吗?”

詹姆斯抬头看了她一眼,招手让她过去,把洗好的菜放在案板上说:“会切菜吗?”

“会一点。”她不怎么做饭,但简单的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就过去帮着詹姆斯切菜了。

不过她的动手能力太差了,詹姆斯看她切了两下,就走过去,站在他身后说,环抱着她抓住她的手说:“你这样是不对的,我教你。”

刘艺的身体完全被包裹在詹姆斯的怀里,詹姆斯在她身后,身体紧贴着她的后背,握住她的手慢慢的教她怎么切菜。

其实这些都是借口,詹姆斯只是为了跟刘艺更加亲近一些,现在他们身体贴在一起,切菜的时候两人一动,身体虽然会紧紧挨着,但气氛不会尴尬,反而让人觉得温馨。

刘艺很快就被这种氛围给迷住了,她老公是不下厨的,更加不会跟她在厨房有这样的交流,她以前做饭的时候就觉得冷清,跟佣人一样,就因为这样她后来也不爱下厨了。

现在她才知道,两人在厨房的感觉是真的不一样,这温暖的感觉,不知是让她身体暖和,心脏也微微发烫。

直到她察觉到詹姆斯的小动作,让她一惊,手也是一抖,刀一歪就切到了自己的食指上。

“嘶!”刘艺疼的吸了一口凉气。

詹姆斯立马把东西放下,握着她的手让她转身,看到她食指流血了,抓住她的手指放到了嘴里给刘艺止血。

刘艺惊讶的看着詹姆斯做这一切,手指上传来的温度蔓延到她的脸上,让她脸颊绯红,连忙说:“别,你别这样。”

詹姆斯没有放开她,就含着她的手指说:“我这是在帮你止血。”

说话的时候舌头碰到了刘艺的指头,刘艺有了感觉,热的汗都要下来了,她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自己把指头收了回去,按住伤口说:“没事,已经不疼了,我自己处理吧。”

她现在确实是感觉不到疼,只觉得痒。

詹姆斯不顾她的害羞,很强硬的拉着她到沙发上说:“是我让你受伤的,就应该让我来负责。”

说完就去把创可贴拿过来,拉着她的手,很轻柔的给她把伤口处理好了。

整个过程刘艺再没说一句话,只害羞的盯着他。

詹姆斯的霸道和温柔都是恰到好处的,让刘艺有一瞬间觉得他们才是夫妻,这就是他们婚后的幸福生活。

她能察觉到詹姆斯是故意在靠近她的,对她也有那种意思,理智告诉她不能沉沦下去,可感情根本止不住。

詹姆斯给她处理好伤口以后就很温柔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你还是待着好了,我做好你负责吃就行了。”

刘艺被他这个动作弄的头晕目眩的,不由自主的点头说好。

眼睛一直跟随着詹姆斯,看他游刃有余的把饭给做好了。

明明时间过去了很久,对刘艺来说就跟眨眼间一般,她到忘了自己刚刚盯着詹姆斯的时候在想什么了,只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和谐,好像天生就应该是这样的。

詹姆斯做好饭菜以后,从自己的库房里找出了蜡烛和仿真玫瑰,这些都是以前他跟女人那个留下来道具,现在用来布置一顿烛光晚餐正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22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