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在闭关被男徒弟做哭/床单湿的照片/攻惩罚受使用冰块

我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一眼嫂子,把小砖头堵上,然后悄悄的回到屋里。

可我仍然无法睡着,脑子里还是嫂子白花花的身体。

不过呢,嫂子要在家里待上一年,我有的是机会偷看她呢!

快要睡着的时候,我被蚊子给叮醒了。

嫂子没有回来时,我是睡在她那屋的,那是她和哥的新房,里面装有空调。她今天回来了,我就搬到院子的西屋来了,没有空调,蚊子多,而我忘了拿蚊香。

于是,我下了床,准备去爸妈的房间拿蚊香。

堂屋的左边是爸妈的卧室,右边是嫂子的卧室,走到堂屋,我发现嫂子的房间还亮着灯。

为了不惊动父母,我就准备去找嫂子拿。

走到门口,听见里面有动静,好像电视开着。

于是,我敲了门。

“谁呀?”嫂子的声音响起。

“嫂子,是我,金水,我来拿盘蚊香!”

“哦,我给你开门。”

脚步声响起。

门开了。

我一愣住了。

嫂子居然光着身子!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我走了进去,瞟了一眼电视。

又呆住了!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影碟机亮着,嫂子是在放碟片!

她居然在看这个?

我又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

乖乖,没想到嫂子居然是这样的女人,难道她就是村里人说的那方面很强的女人?

我想起了之前,我哥给我说过的一些话,虽然,他们在一个城里生活,但是双方的工作很忙,他们就是那种周末夫妻,聚少离多。

嫂子给我递蚊香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裤档上,嘴巴震惊的可以装得下一个苹果。

不得不说,我的本钱是很大的。

为了怕她怀疑,我赶紧说道:“嫂子,我尿急,你快给我!”

嫂子‘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嫂子也想上厕所,我们一起去吧!”

然后,她穿上睡衣,拉着我走了出去。

在她穿睡衣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根新鲜的黄瓜。

难道嫂子把这个当夜宵?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偷看我!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文学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那尿居然变成两股飚了出去!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的裤档,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虽然,我瞎了这么多年,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农村,你随处可以听见别人谈论男女那点事儿,而他们更不会在乎我这个瞎子的存在。

嫂子的这种行为跟我自己用手指差不多吧?

难道我哥真的满足不了她?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毛片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水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水,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毛片,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但是,我嫂子很爱我哥,她不可能做对不起我哥的事儿,而我也不能对不起我哥!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放下手机,我就很忐忑的出了屋。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水,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水,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妈蛋,黄瓜原来在她下面!

可她怎么把黄瓜放在那里面去了?这可是一根大黄瓜啊!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张大龙对小卖部老板娘罗春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罗春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羞羞答答的说道:“金水,你不要乱想,嫂子是个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经走了好几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坏女人,你以后会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帮你,我看不见啊!”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激动无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2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