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住碾磨前列腺bl/会流水的文章啊不行这是~啊

重要的是,我想待会儿姨妈去厨房弄早餐的时候,我就可以冲回卧室,这么一想,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机智。

姨妈见我妥协,开心的说:“那姨妈下面给你吃,姨妈下面很好吃的。”

听到姨妈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语气,我莫名觉得幸福,只是听到“姨妈下面很好吃”,刚刚还因为对刘慧内疚而萎缩的小弟弟,彷佛吃了韦哥一般,迅速翘了起来。

看到这不争气的,我轻轻的删了自己一耳光,觉得对不起刘慧,也对不起姨妈。

依旧矗着。

我听到姨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确定她已经到了厨房,深吸一口气,准备冲刺。

在我脑海里,计算着卧室到浴室无非3秒钟搞定,觉得这个过程再简单不过了。

但,事与愿违这个成语真的很贴切的形容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如我刚才在脑海里预演的一样,我将门打开一点点,透过门缝,见姨妈确实已经不在外面,然后快速的打开浴室门,使出吃奶的的劲往卧室跑,彷佛后面就是世界末日的那种跑法,你们应该想象得到吧。

但这个时候,我忽略了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还是一双湿的拖鞋,就在我快要到卧室的时候,胜利就在前方之际,我因为跑得太勐脚打滑,重重的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清,后脑勺着地的瞬间,我甚至感觉到眩晕,想爬起来身体却不听使唤。

 文学

姨妈听到这么大动静,赶忙从厨房跑过来,我恍惚中看到姨妈的脸又红了。

“摔得痛不痛”,姨妈说着然后靠近我要扶我起来。

近了看,才发现姨妈的脸红了,红到耳朵根。

姨妈用力扶着我后背,我尝试撑着地板才缓缓坐起来,然后看到自己,才知道姨妈的脸为什么那么红。

看到这不争气的玩意,我都快要摔死了,它却还在那里向我敬礼,尤其是当着姨妈的面,这我羞愧万分。

坐直了身子,缓过神来,我说:“让姨妈见笑了。”

姨妈不敢正视我,说:“哪里的话,和姨妈还见外什么,刚刚又不是没见过。”

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脸蛋红了。

看到姨妈脸红的模样,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感觉因年岁渐长而消失许久的小情愫似乎再次来到。

因为靠的近的缘故,姨妈身上澹澹的香味时有时无,把我弄得心痒痒的,要命的是,姨妈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因为弯腰搀扶我,被我看得透彻。

还好姨妈害羞,没往我身上看,不然着实难为情。

虽然我也羞愧难当,但看姨妈这么不好意思,于心不忍,开玩笑的说:“早知道被姨妈看了个精光,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还想着冲回卧室了,也不至于摔这么惨。”

姨妈说:“快起来吧,还嘴贫。”

我感觉已经晃过神来,说:“姨妈,你去煮面吧,我没事。”

姨妈说:“我先扶你。”

然后示意我起来,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而她一手抓着我的胳膊,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来送到床边。

当姨妈搂着我腰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只紧紧的挨着我,说实话,在姨妈扶着我去床边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感动和幸福的,姨妈身上的香水味,似乎让我着了魔,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搀扶着我,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我坐在床边,姨妈关切的问:“还疼不疼,摔坏没”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摔坏,姨妈你别瞎担心。”

姨妈还是不敢直视我,脸上的红晕依旧未退去,温柔的说:“没有事就好,你休息下,姨妈下面给你吃。”

为了避免多的尴尬,虽然我此刻很希望姨妈能在我身边,但还是说:“姨妈你去吧,你这么看的我不好意思。”

姨妈小声的说:“该不好意思的是我吧。”

彷佛这几个字从嘴巴里刚蹦出来就要收回去的感觉,然后转身小跑去厨房。

看到姨妈小跑的模样,联想她刚刚说话,让我觉得她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内心的一团火,似乎要慢慢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刘慧打来的。

问我起床没有,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叫我带姨妈出去买几件厚点的衣服。

然后听到那边下属和她汇报工作的声音,又匆匆挂了电话。

看到依旧如故,想到此刻刘慧还挺着大肚子为了这个家而工作,我有点恼羞成怒,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天失态,甚至觉得自己变态,忍着疼痛赶紧穿好了衣服,然后去洗了把脸,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来到客厅,看到姨妈在厨房里煮面,内心的愧疚感再度袭来。

她们母女对我这么好,可我却想这么猥琐下流的事,真该天打雷噼。

“小张,想什么呢发呆,快来吃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姨妈把面端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深思和自责:“我把面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吃吧。”

我说:“好的。”

接过姨妈的面,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我忽然觉得姨妈下的面特好吃。

中午刘慧要和客户吃饭,所以我和姨妈随便吃了点就早早出了门驱车前往附近的商场。

兴许是之前在家发生的事情太过尴尬,逛街时,姨妈让我跟在她后边,二人也没过多的交流。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深夜,刘慧早已入睡,自从怀了孩子后,她一到床上就能睡着,且睡得特沉,雷都打不动。而我却辗转难眠,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早几年,生活压力太大,居无定所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经常失眠,最近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很少失眠。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甚至有焦虑的感觉。

我偷偷的从卧室出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北京的深夜已经有点冷了。我猛吸了两口,感觉到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里的焦虑也少去了些许。

再吸了几口烟之后,我感觉到几分恶心感,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烟头携带着小火花划出一道弧线往下掉落,很快消失不见。

我转身打算回去睡觉,毕竟太冷。却看见一个人影在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一定神才看到是姨妈,也不知道她在客厅站了多久。

我双手抱着胳膊搓了两下,走进客厅,关上阳台的门,问:“姨妈你吓死我了。”

姨妈假装责怪的说:“姨妈有那么恐怖,瞧把你吓成那样。”

她说话的声音尽量压得很低,生怕吵到她的宝贝女儿,显然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睡着后,哪怕拿锣鼓在旁边敲也不一定能醒,何况还隔了这么远。

我说:“恐怖倒不恐怖,就是姨妈你太白了,这头发又披着,有点像聂小倩。”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姨妈温柔的说:“你这是埋汰你姨妈还是夸你姨妈,我睡了一觉醒了,见客厅灯亮着以为没关出来看看。”

我说:“肯定是夸你呢,我睡不着,小慧怀孕了,怕影响小孩健康,所以出来抽根烟。”

姨妈说:“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你看你姨父,年轻的时候抽的那么凶,现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也养不回来了。”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姨妈,穿着昨天那件睡裙,因为没有穿里衣的缘故,胸前若隐若现,惹人爱怜。

听到姨妈说姨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竟然又不争气起来。

但好在理性和羞耻心还在,我尽量不去看姨妈,也不看她的眼睛,为了怕她看到我的模样,我走到沙发边坐下,说:“就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

姨妈也过来坐下,轻声细语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姨妈来了你不习惯。”

听姨妈这么说,我不免笑了起来,说:“我的姨妈,你不要总这么说,说的我好像多讨厌你似的。”

姨妈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说:“不是姨妈的原因就好。”

看到姨妈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禁动容,说:“当然不是姨妈的原因,这次姨妈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姨妈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我说:“姨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慧一起。”

姨妈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姨妈是开心。”也许这只是姨妈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裤,姨妈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内心躁动了,甚至瞬间弹了起来。

还好姨妈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我将身子往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欲动,姨妈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姨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姨妈笑了笑,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锁骨下面,两颗被包裹的部分少了,露出的多,我又不争气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姨妈光顾着笑,没注意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有一半露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

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去睡吧。”

我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姨妈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姨妈给你揉揉。”

姨妈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挺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穴,慢慢的揉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姨妈说:“恩,你姨父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姨妈说姨父,我心里颇有不快,便哦了一声。姨妈并没有听出我的不爽,继续揉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许说话。”

见姨妈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姨妈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早已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着的意思。

姨妈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在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但我理智的坐直,毕竟外甥的头磨蹭姨妈,没有比这尴尬的。

好在姨妈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姨妈。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姨妈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姨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姨妈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姨妈这么说,不免心疼。

就这样,我和姨妈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床上,没有管熟睡中的刘慧,迅速拖去自己的睡裤,然后褪下已经完全湿透的裤,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器械。

在那一刻,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姨妈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她吸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没过一分钟,我就完了。

可过了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在厨房吃早餐。

恍惚中,姨妈把煎饼端到我的面前,近距离才发现姨妈化了精致的妆容,不像以往那种淡淡的妆,难怪刚才笑起来我感觉她不一样,却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一样。

我问:“姨妈你等下要去约会吗”

姨妈没好气的说道:“都老太婆了和谁约会啊。”

我说:“那你干嘛打扮这么漂亮。”

姨妈听我夸她,脸上泛起小红晕,然后笑得和个孩子一样,说:“就知道嘴甜,忘了和你说了,我有个朋友,就是董阿姨,你还记得不。”

我说:“记得,当然记得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36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