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插/带玉带玉势惩罚/按摩傅给我带来的高朝

我连忙答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就把手落在王姨白皙的香肩上。

光滑!圆润!

这是我入手后的第一个感觉。

王姨完全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女人,虽然有着一副显眼的性感锁骨,可并不是特别纤瘦,而且皮肤细腻无比,手感特别好。

“阿姨,那我开始了哦。”

稍微放肆了一下后,我也没有忘记王姨的吩咐,提醒了一句,两手便按在王姨的肩膀,开始向下用力。

“嘶……”

可没想到,我刚一发力,王姨就表情痛苦,倒吸一口凉气,黛眉紧皱,抬头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我。

“小海,疼……”

我看着她楚楚可人的样子,差点没能把持住,干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道:“那我小点劲儿,王姨你稍微忍一忍。”

“嗯……”

王姨也知道不怪我,鼻尖哼出个声音算是答应了。当我再次开始往下压时,明显能感觉她的娇躯在轻轻颤抖,秀眉颦在一起,表情十分痛苦。

见此情景,我更加不敢用力,怕伤到她,只能保持这个力度,让她慢慢适应。

她身子比较低,由于角度的原因,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偷看她,而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就在我沉醉的迷失在其中的时候,忽然,王姨的一个弯腰,让我有了更惊人的发现。

王姨她里面竟然没有穿里衣,不过我很清楚的知道,王姨穿的这么‘清凉’并没有别的意思,她应该只是为了做瑜伽比较方便。

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此时,我内心潜藏的渴望,早已经被王姨那发自骨子里的女人味给勾了出来。

这种渴望,目前想在王姨身上得到满足是明显不太可能,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从王姨身上占取更多的便宜。

我把目光转移到王姨大腿,内心有了更大胆的想法……

“王姨,可能是刚才发力的位置不对,要不咱们换个方法?我从后面帮你压腿应该就没那么疼了。”

我舔了舔嘴唇,十分忐忑地提出建议。

这个提议完全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那点心思,也不确定王姨会不会答应。

但我没想到,王姨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冲我点了点头,她额上有几缕发丝被香汗打湿,俏脸也因为痛楚显得有些潮红,明显被折磨的不清,也想换种方法试试。

“嗯,那你来吧。”

见她同意了,我的脸瞬间便开始发烫,心脏砰砰直跳,整个人差点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等我绕到了王姨的身后,直接就蹲了下来,而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从这个位置,我能清楚的看到王姨完美的S型曲线。

这身材简直太赞了!

我心中暗暗惊叹,视线下转,不自觉的就放在了王姨臀部上。

此时,王姨丰满的臀部正好对着我,我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就准备动手。

“王姨,我手可能要扶着你的腿,这样方便发力。”

没错,我这次盯上王姨那双修长的美腿了。

“嗯,小海,你怎么方便怎么来。”

果不其然,王姨直接就答应了下来。于是我迫不及待的把手放在王姨两侧大腿上。

都说美不美,看大腿。王姨的腿不但看上去美,摸着也一级棒。这一刻,我无比嫉妒她老公陈张辉年,一想到这么一个大美人,张辉年想什么时候品尝就怎么品尝,想怎么品味,就怎么品味,我内心就忍不住一阵烦躁。

如果我才是王姨的老公该多好!

我思绪飞扬,一时间陷入幻想中不可自拔,瞬间有了感觉,直到王姨出声,才把我的美梦打断。

“小海,我还是下不去,怎么办啊……”

王姨又急又羞,我虽然是她的晚辈,但也成年了,贴在她身后,呼吸时充满男人的气息喷洒在她雪白脖颈上,让她悸动不已,不自在的扭动着身子。

自从那晚装梦游后,我很清楚,王姨十分非常保守的女人,至少对我很保守,故此,在正常情况下占她便宜,一定要适可为止,不能太过分,现在我的手已经放在了王姨腿上半天了,再继续下去,连理由都找不到。

文学

“王姨你别急,我使点劲儿!”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两手,将她的大腿努力向下按。

可能是蹲着的原因,我使不上力,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小海,没事,你再用点力!”王姨可能也急了,忍着疼痛,不停催促。

我索性站了起来,尽量将身体向前靠,想要按住她的双腿。

不知不觉,我的身体和王姨的身体几乎紧紧地贴合在一起,鼻尖传来王姨淡淡的体香,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她为了防止跟我过于亲密,上身微微前倾,想和我拉开距离。

下一刻,我便感觉碰触到了什么,猛地低头一看,心头开始极速跳动起来。

在这种姿势下,王姨顾头不顾尾,上身前倾,屁股翘了起来。我俯在她背上,那里竟……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傻了,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此时的感受。

真要说,这感觉有多舒服,那也不至于,毕竟还隔着几层衣服呢。

但发生了这种事,身体上的感受先放着不说,单单精神上的强烈刺激,就足以冲垮一切,让我浑身过电般打了个摆子。

“嗯~”

这时候,王姨同样也察觉出了不对,口中轻轻发出一声惊呼,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

她不扭动不要紧,一扭动,直接被带到了让我更加舒服的位置,

这完全就是个巧合,根本不是我所能料到的!

此刻,我能感受王姨的体温上升,一张俏脸变得通红。

前所未有的强烈感觉让我神智变得不清醒,我激动的眼睛都开始红了,盯着王姨披肩的乌黑秀发,心中有了一股冲动。

我现在看不见王姨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知道再这么下去我就要忍不住了!

遗憾的是,保持这种姿势只有两三秒,王姨立刻就把翘臀缩了回去,腿也不压了,往前趴了一步,然后转过身来跌坐在瑜伽垫上,脸色红的吓人,小口小口喘息,胸口也跟着起伏着,半天都不敢抬头看我。

我虽然也有些尴尬,但心中的火焰还未褪去,把眼睛盯在王姨身上,一个劲儿的看。

我和王姨都一言未发,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足足过去三五分钟,我才重新冷静下来,见王姨一直不说话,完全摸不清她的态度,我心里便开始打鼓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王……王姨,你没事吧……”

“你这个臭小子,我……我能有什么事!”

看得出,王姨还在害羞,不过仿佛是为了面子,马上就红着脸回了我一句。

“哦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尴尬的笑,用手挠头。

“臭小鬼!”

话题打开,王姨也不那么尴尬了,脸上带着红潮的维护自己身为长辈的脸面。

“其实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以前还是淌着鼻涕的小屁孩,没想到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她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飞快的看了一眼我的裤子,俏脸再次红了红,眼神中闪过异彩。

我又不是傻子,听出了王姨话中的一语双关。

我虽然只有十八岁,可发育的远超同龄人,身体甚至比王姨老公张辉年还要强壮。

不过我可不想在王姨面前表现的太成熟,不然她又该怀疑那天晚上我是装梦游了,于是我装作没听懂的样子,挠头傻笑。

王姨也被我逗笑了,又看了看我,忽然问道:“小海,现在你也是个大小伙了,在学校是不是已经谈恋爱了?”

提到这个,我想到了那天晚上假装梦游时说的谎,王姨这事在试探我?但我还是不能承认,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学校里那些女孩一个比一个眼界高,哪能看得上我……”

“还骗王姨呢,放心,王姨不会告诉你妈的。”王姨笑呵呵地说,紧接着,王姨又莫名地补了一句说,“你这么优秀,以后你的老婆,可要享你的福了。”

我心中一动,顺杆子往上爬,同样一语双关的傻笑道:“王姨你说啥呐,王姨您说当我半个儿子看待,那要说享福,也是您先享我的福!”

讲完这话,我就又来了感觉……

我之所以敢这么故意暗示王姨,主要是仗着自己年龄小,而且这话题也是王姨先挑起的,哪怕听出了我的话会有点不对劲,她也只能认为是晚辈的一片孝心。

果不其然,我话音刚落,王姨脸腾的就红了,最后白了我一眼。

“那行啊,王姨就等着享你清福。”她边说还边用玉手捶了捶肩头,“还享福呐!你姨我就是个受累的命,自从嫁给了你张叔叔,家里里里外外都要我操持,根本闲不住,尤其是照顾子枫那个不让我省心的臭小子,一天下来,累的我腰酸背痛……”

听了这话,我眼神猛地亮了起来,开口说道:“王姨,要不我来给你按摩放松一下吧。小时候在姥姥家的时候,我跟一个老中医学过半年这方面的东西,技术挺不错的,那会在家我就经常给我爸妈按。”

我并没有撒谎,确实学过推拿按摩,没想到这个技能竟然会派上用场,一想到王姨雪白滑腻的背部,我就兴奋的不行。

我还担心王姨会拒绝,没想到王姨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可能真的是太累了,想要活络活络筋骨。

“那行吧,小海,你试试,要是按得舒服,王姨给你奖励。”她笑着说道。

我激动不已,心中想道,要什么奖励,你的身体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在我的安排下,王姨很听话的在沙发上趴好,我站在旁边,近距离地观看。

想到即将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事,我双手不由抖了一下,身子也渐渐兴奋起来……

很快我利索地将手放在王姨光滑的肩上,开始揉捏。因为确实学过,所以手法很是娴熟,而且我还知道在哪些部位、如何抹按、用多大的力道才会让女方觉得舒服。

双手在王姨的肩部缓慢的揉压着。

“嗯,小野,你的手法很不错呢。”王姨称赞着我的手艺,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

我暗自高兴,口上却不慢:“王姨你的皮肤真好,我们班上那些小女孩都比不上你。”

“贫嘴,你这臭小子就会哄人,我都当妈的人了,哪能跟小姑娘比。”王姨一阵笑骂,话虽是在怪我,可那语气里却全然是一股子高兴的味道。

我的目标可不只是揉肩,见按得差不多了,便直接从王姨的肩膀滑到了背部,双手抚在上面,这可是实打实的接触,王姨性感的美背,任由我来抚摸。

然而,这还是远不能满足我,要知道那天晚上,我连王姨的那个地方都摸了,差点就把自己的东西灌进了王姨的生体内。

但,那毕竟是假装梦游,现在只能一步步来,不过这也让我体会到了另一番滋味,那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触碰王姨,只要王姨被我弄舒服了,以后我想什么时候品尝王姨都行。

我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发出响亮的吞咽声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海,你怎么了……”

王姨只是发出了一声惊讶,声音即随之弱了下去,因为我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整个背部上下不停游走了。她没有阻止我的双手在她背上继续放肆,似乎已经默认。

深吸了几口气,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双手上,不时略微用力地按揉着,拿出了我全部的技巧,力图使王姨满意。

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绝好时机,无形中还可以增加彼此的亲密度。

“嗯……”

王姨在我的按摩下,全身心放松下来,连双耳也变红了。

我越加卖力地为她按摩,而在老中医那里学的按摩技巧也没有让我失望,随着时间的推进,王姨开始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声音,虽然极其轻微,但在我留心细听之下,显得清晰入耳。

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我双手的活动范围慢慢向王姨的背部两侧和胸前扩展,整个过程尽量显得自然。双手带着灼热的温度,扶住她纤腰的两侧,微微用力收拢手掌,由后往前缓慢移动。

手指传来的感觉,让我知道王姨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阻止我。王姨也跟我一样,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自己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就在王姨犹豫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隔着衣服,触碰到了…..

“小海……”王姨低低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

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又重新回到王姨的背上。虽然那只是王姨的最外侧,虽然只是在上面一掠而过,但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刺激和兴奋。

“王姨,怎么了?”

“没……没什么……”

按理说,王姨应该马上拒绝才是,但现在从王姨的反应来看,她似乎是打算放下之前的戒备,打算体验一次了?那颤抖的声音让我知道她的兴奋和刺激。

像现在这样,既不算完全逾越,又能稍微满足的占下便宜,只要掌握好分寸,王姨便保持沉默,默认了我的一番施为。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双手从王姨的背上滑落至腰部,手掌像刚才那样紧紧贴着王姨的腰侧往上移动,然后重复之前的举动。

渐渐地,我的双手越来越往下,变成了紧贴着王姨的腹部往上。每次抚动,王姨的身体都会随着我的动作轻微地颤动。

王姨顿时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喊声。

“嗯,不要……”

听到王姨的声音,虽然万分不舍,还是立刻放开了双手。不过王姨接下来的举动给了我一个惊喜,她虽然嘴上喊着不要,却忽然拉住了我的双手。

能做出这种举动,证明王姨已经被撩拨出了内心潜藏的渴望……有戏啊,王姨,你那天晚上虽然一再坚持,但你也忘不掉吧?也很想尝尝的吧?

我不由暗自高兴,也不说话,缓缓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柔的按着。

王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我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层细小疙瘩。

我知道王姨已经情动了,再次把手放在她身上揉了起来,嘴上问道:“王姨,我按得你舒服吗。”

“嗯,按的很舒服。”

听到这,我只感觉大脑一阵兴奋,顿时有了强烈的感觉。

我把目光放在王姨身上,愈发的渴望……

“王姨,我这样还是不太好使力,如果王姨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夸坐在王姨的身上,但是王姨放心,我不会整个人坐下去,就是那样挎着好用力。”我心跳加速地提出下一个请求。

“啊,小海,这样,不,不太好吧?”王姨羞愧地说道。

“可是王姨,我要是不这样,您的腰待会又该难受了。”我说。

“那,那好吧!”王姨趴在瑜伽垫上,一副仍有我采摘的模样。

尤其是王姨那紧身裤,把王姨肥硕的臀部,以及股缝给完美地展现了出来,这更使得我按捺不住,一听到王姨同意,我马上就夸了上去。

“那王姨,我要开始了哦,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疼。”我说,一双手掐住王姨小蛮腰的同时,裆里的那个也一点点靠近了王姨的屁缝。

“嗯……”王姨发出勾人的声响,这一刻我真想狠狠往下戳去。

“王姨,弄疼了吧?那,那我轻点。”我说。

“没,没事,小海你继续。”我看到王姨闭上了双眼,满脸全是享受之色。

于是,我悄悄腾出一只手,拉开了裤子拉链,倒不是现在就想品尝王姨,而是被裤子勒着,折得太疼了,必须放出来,让它完全伸长,不然我怕被这段,废了。

可是这一掏出来,就超想往王姨的那里面送……

“王姨,我得往前坐一点,给你的肩膀也按按才行。”我说。

“嗯。”王姨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之中。

得到王姨的批准,我一边仅盯王姨的神情,一边往上挪,让我的宝贝儿一点点向着王姨的股缝靠近……

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阻隔,低头一看,竟然忘了,王姨还穿着紧身裤呢,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住了紧身裤,试图往下撕扯下来,然后冲入王姨身体内……

可就在同一时间,客厅大门想起了突兀的开门声……

很快,王姨反应过来,神色很是慌张地说道:“小海,子枫补课回来了,我得去做饭了!”

说着,王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冲进厨房,挂上围裙,就忙碌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张子枫,你就不能晚回来一点,这才几点钟啊?也是,补课就两个小时。

张子枫推门进来,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有些不情愿,笑笑没有说什么,一双眼睛仍在不舍地斜看着厨房里的王姨。

王姨家的厨房比较特殊,就是设了个吧台隔着,所以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除了那双美腿看不见,屁股以及屁股以上都看得见,王姨背对着我,哪里有心情做什么家务,我看到王姨在扭动,明显是下面起了感觉,故意在那磨蹭……

张子枫好像也看到了,把书包往我旁边的沙发上一扔,有些不高兴第说:“妈,海哥还在家呢,你怎么穿这样。”

“妈刚做完瑜伽,这不是赶着给你做饭呢吗,再说了,妈穿这样怎么了?你还管起你妈我来了是吧,你爸怎么跟你说的?还不赶紧回房间去写作业。”王姨搬出张辉年,张子枫二话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回房间去,还跟我说,待会一起打游戏,我哪儿有心情。

张子枫走进房间,我就忍不住起身,朝着王姨走去。

“王姨,要我帮您吗?”我站在王姨身后,见王姨还双腿还在偷偷磨蹭,忍不住吞咽起了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要是扛起王姨的大腿,然后把王姨摁在灶台上就享受掉她,那该多舒服啊!

“啊?”

王姨被我吓了一跳,实际上也是他做贼心虚,她扭过头来看我时,脸通红一片。

似乎意识到不对劲,王姨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对了小海,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王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王姨,我来帮你洗菜吧!”我伸手过去拿菜,趁机从后面触碰王姨。

“小海,子枫都去写功课了,你也赶紧去吧。”王姨王一边躲开,看样子是可以提醒我张子枫在,她担心这样继续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

“嗯。”我也只好暂时作罢,最后看了王姨一眼,我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是王姨专门腾出来给我住的,让我跟张子枫分开来住,这样相互都不会影响对方学习。

翻出功课,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王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以及那天晚上我假装梦游的一幕幕……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就在刚才帮王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257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