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湿小说/污文章下面滴水的腐文

可是李二狗听了李大伟的话,那就是拿到了圣旨,他根本就无所顾忌了。

这就是他表哥给他的女人只要想吃,就狠狠地吃,李大伟可是要让他好好练技术。

文学

“嫂子,今晚去我屋里睡吧,我等你,好不好?”

李二狗直接将头贴在了刘美凤的耳边,不断的在刘美凤耳边蛊惑。

刘美凤轻喘着气息,用力的咬着嘴唇。她生怕自己一个坚持不住就答应了下来。

刘美凤整个人都要发狂了,因为该死的她竟然还在期待,恨不得李二狗现在就直接将她抱回屋里。刘美凤认为她自己绝对是疯了!

李大伟不行的这几年,形形色色的流氓她见多了,可是刘美凤的心从来就没有松动一下,甚至对于那些放浪的女人极为不耻。

可是刘美凤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她也会这么不要脸!

李二狗已经感觉眼前的女人在软化,在矛盾,只要再来一把火……

一股糊味突然间的钻入两个人的鼻尖!

“我的土豆,二狗子,你给我起开!”

刘美凤突然间的恢复了冷静,用力的推开了李二狗,直奔灶台跑去。

整整一锅的土豆片糊了一层,黑漆漆的让刘美凤都止不住的心疼,家里现在就只有一袋子土豆可以吃了。

刘美凤一点点的将好土豆挖了出来,准备做个土豆泥。

“你去村东头买瓶醋回啦,今中午该吃醋溜白菜了!”

李二狗自知理亏,听了刘美凤的话,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李大伟那东屋已经关上了,李二狗更是有一种抬不起头的感觉,直接回自己屋里,拿了5块钱,就去了小商店。

“秀娥姐,来瓶陈醋!”

李二狗一抬头才发现马秀娥竟然就穿了个花背心,出来的时候看见是李二狗还吓了一跳。

李二狗隐隐约约还能够听见里屋里男人说话的声音。

这个马秀娥可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李二狗抻着头想要往里看看。

“算你3块钱就行,这糖是姐给你的,揣兜里随便吃啊!”

马秀娥红这个脸,将两块钱和一瓶醋,加上一大把糖往李二狗的兜里一塞,就急冲冲的回了屋。

明明5块钱的醋,硬生生的要给他便宜!

如果说之前李二狗还不懂,可是经历了昨晚,一把糖就想把她打发了,这屋子里的猫腻还真的是不简单!

李二狗看了眼紧闭的门,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屋子里那个声音似乎是王霸天的!

他们的村长,大中午的去寡妇家慰问工作,到真的是兢兢业业。

李二狗邪邪一笑,拿着醋转头出去,转个弯就会到了商店的后身。

果然拉了窗帘!

不过好在还留了一条缝隙,李二狗悄悄的趴在了窗户上,将眼睛贴了上去。

王霸天正如同一只蛮牛一样在运动着,大白天的就玩仙女打架,王霸天这艳福不浅啊!

李二狗看的起劲,手里的醋直接放在了草丛里。

“这娘们平常看着斯斯文文的,竟然还和王霸天那王八蛋有一腿!”

马秀娥那性感的身体不停地在李二狗眼前转悠,王霸天似乎也是个废材,能力不行,只能让马秀娥不停地换动作,急得李二狗恨不得自己上去收拾。

“奶奶个球,竟然就完了?”

李二狗还没看上5分钟,王霸天就已经两腿一蹬的躺在炕上了。

似乎马秀娥也不解渴的在王霸天的身上狠狠的扭了一下,才自顾自的穿起衣服。

嗡……

李二狗看着对面站起来的马秀娥,脑袋都大了。

他们两个人好死不死的竟然眼睛对视在了一起。李二狗摸着扑通扑通的心脏,赶紧就跑,猛然又想来忘拿了醋,李二狗又偷偷抹回去一趟,不过李二狗却再也不敢往窗户上看了。

不过李二狗却似乎记着在他刚刚要离开的时候,马秀娥似乎还对着她笑了一下。

李二狗浑身颤抖了一下,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他看错了,虽然是发现了王霸天一个大秘密,不过王霸天到底是个村长,这个事情他还要好好利用,不然没玩好,再把自己玩进去就坏了。

李二狗一步三回头的向前走,生怕王霸天突然拿着扁担过来削他。

“不许动!把糖交出来!”

靠!突然间出现的声音,吓得李二狗直接蹦了起来。

“妈的,王小北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是吧,竟然敢吓我!”

李二狗没想到吓他的,竟然是王小北这个二货。王小北看着李二狗衣服兜里的糖,缩了缩脖子,却还是挡在李二狗前面。

王小北确实有些怕李二狗,不过想起他爸一直在他耳边告诫的话,又神气了起来。

“把糖给我,我爸是村长,你不能欺负我!”

李二狗听了差点气笑了,王小北这么个白痴,竟然还学会仗势欺人了,世道还真的是变了!想起王霸天那个犊子,和杨香香身上的鞭子印。

李二狗笑的阴森,“想吃糖啊?那到这里来,你看我这可不止一颗,一大把都给你好不好?”

王小北本来就是个得了脑膜炎烧坏了的傻子,听了李二狗的话,高兴的点着头,就跟着李二狗的屁股后,坏快的离开了。

李二狗看了看足足一尺多高的野草丛,这会应该没人发现了。

“要糖吃是吧?”

王小北流着口水,用力的点了点头。

李二狗直接将糖扔进了小河边,“喜欢吃,就自己去捡,捡到的都是你的!”

王小北似乎还没有明白,茫然的看着李二狗。

“你不要,那我可就捡了啊!”

李二狗佯装去拿糖的样子,王小北一头就扎进了水里。

李二狗鄙夷的看了眼王小北,今天他着急给他嫂子送醋,就先放过这个小杂碎,不然非要在踹上几脚不可!

“嫂子醋买回来了!”

刘美凤瞪了李二狗一眼,买个醋竟然花了20多分钟,没准是跑到杨香香家献殷勤去了呢!刘美凤早就看出来李二狗喜欢杨香香的心思,心里竟然止不住的酸意。

没好气的直接将锅掀开,“等你回来,黄瓜菜都凉了,今天吃白菜炖豆腐了,醋你自己留着喝吧,要不然送给杨香香去!”

刘美凤恐怕都没有听出来自己话里的醋意,看到李二狗直接将头扭到一边去。

李二狗听了刘美凤的话,将刘美凤一把搂在了怀里。

“醋我才不喝呢,杨香香是谁啊,我才不认识,我最喜欢吃的还是美凤嫂!”

李二狗一边说,眼睛一边往刘美凤的胸口上瞄。

“没个正形!”

刘美凤听了李二狗的话,虽然知道这小子胡说,杨香香都快赶上李二狗的命根子了,她刚刚还听大伟说李二狗要去教训王小北没找到人呢。

不过刘美凤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一脸的开心,笑骂的推着李二狗。

“嘿嘿,嫂子说的对,那我把菜端出去了,一会大伟哥该饿了!”

李二狗一溜烟端着菜就跑到了东屋。

一个菜一个菜的摆上去,美凤嫂竟然也做了四个菜,完全不比昨天晚上的菜码小。

刘美凤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心里总感觉亏欠自己老公的,特别是昨天晚上她不断地向李二狗索取,更是让刘美凤在李大伟面前感觉到愧疚。

“大伟,你吃,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红烧肉。还有尖椒肉丝……”

刘美凤一边说,一边一筷子,一筷子的给李大伟夹菜。

短短几分钟,李大伟的碗里就摞得冒尖。

“你别光顾着我,你也吃,昨晚累坏了。”

李大伟按住刘美凤夹菜的手,把这她的手,把菜放到了刘美凤碗里。

听到李大伟突然间提起昨晚,两个当事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急忙低下了头,李二狗更是急忙的扒拉了几口饭,就拿着碗筷去了厨房。

“我……我去洗碗……”

李二狗头也不抬的咕噜了一句话,就拿着碗筷闪人了。

“大伟,我对不起你。”

刘美凤小声的说着,她感觉自己是个坏女人,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还当着自己老公的面。

李大伟夹了一口红烧肉,慢慢的吃进嘴里。

“还是原来的味道,老婆,我不是在怪你,我是心疼你,心疼你嫁了我李大伟这么个废人!”

刘美凤听了李大伟的话,已经泪如雨下,不断的抽噎。

眼睛里的眼泪怎么也擦不断……

“别哭,有了二狗,就算是我走了,有他照顾你们娘俩我也放心了,凤子我知道你好,都是我逼你的,你要怨就怨你男人,别怨二狗和你自己,我他妈当初为什么就不直接死了呢!现在还要因为报仇连累你!”

李大伟用力的锤打着自己的那条断腿,脸上的酸苦谁也体会不出。

刘美凤直接扑到了李大伟的断腿上,“不要说了,李大伟,我不许你死,你是我男人!这辈子我唯一认的男人!”

刘美凤断断续续的抽噎继续说道,“我不哭了,大伟,我不哭,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想要报仇我陪你,你想要去找王大炮算账,石头这根苗我一定给你护好!”

刘美凤似乎一下子想通了,这是她的男人,她这辈子的男人,她只要听她的就好,李大伟是绝对不会害了他们娘俩的。

李大伟感恩的看着自己的婆娘,余桃虽然混,可是他说的没错,这个女人跟着她受苦了。

“凤子,以后你多和二狗练练,他正值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这残废也帮不了你,你不用在意我,别苦了自己!”

李大伟这一次说的是真心话,刚刚刘美凤的那句话已经深深地打动了他,刘美凤对他的愧疚,他又何尝不是。

李二狗没有想到他躲在门后听到的竟然是这么一番话,李二狗不在说话,头也不回的回了西屋。

“大伟,你别再说了,你再这么说别怪我跟你急眼!”

刘美凤含着水珠的眼睛看着李大伟。

虽然是老夫老妻,可是这么正大光明的谈论这种事情,即便是生过孩子,刘美凤也把一张脸憋得通红。

“好,好,我不说了,我去地里放放水,这几天不下雨,田里的苗别旱死了!”

李大伟擦了擦嘴上的油,扛着锄头,一瘸一拐的就去了地里。

“二狗,有没有要换洗的衣服啊?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32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