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手指慢慢伸入内裤/男闺蜜跟我说他硬了

发车,起步。在雨水中行驶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在蒋楠的指路下,车子开进了一个叫“翠安苑”的小区。

“谢谢,我到了,要上去坐坐吗?”下车,蒋楠客套的说道。本来她不想邀请陈川的,但是怎么说人家冒着大雨送她,不客套一下的话说不过去。

而且在她想来陈川也不可能真的跟她上去的,无非也就走个过场而已。

“好啊,我还没来过楠姐家呢,正好这次认个路,下次来的时候方便。”再说到“方便”二字时,陈川嘴角勾起一抹特别玩味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蒋楠,怎么看怎么让蒋楠心底怪怪的。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跑到她家来做坏事吧!

想到这种可能,蒋楠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马腾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同时有隐隐有些兴奋。

把车停好,两人一前以后爬上了小区楼。这是一栋老式的小区楼,没有配备电梯,倒是方便了陈川这家伙大饱眼福。

可不是吗?

蒋楠在前面,他在后面。陈川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蒋楠。准确的说是盯着蒋楠的裙子,上楼的时候,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展露出来。

有好几次,陈川甚至都看透了蒋楠,哪怕蒋楠已经很小心了,无奈裙摆确实有些短,加上里面又没有穿裤裤,可想而知了。

“总算到了。”爬完最后一个楼层,蒋楠终于长舒了口气,刚才那种感觉真是令她特别不好,总感觉会被陈川看透似的。

“咚咚咚……”轻轻扣响房门。

“咔……”很快的门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年约四十多岁左右女人,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头发高盘,雍容而典雅。女人肌肤保养得很好,单从脸部肌肤上,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倒像是三十多岁上下的女人。

身材比蒋楠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个儿,纱质红裙下方,两条丰腴圆润小腿,脚上踩着一双水晶绑腿凉鞋,眼角稍有皱纹,但不影响整体美感。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妇。

要是陈川看得不错的话,这名妇女应该是蒋楠的妈妈,两人面貌差异不大,特别相像。而且都有着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漂亮,女儿也跟着漂亮,谁叫人基因好呢。

“小楠,你回来了。……这位是?”李香抬头扫了扫陈川,询问道闺女。

蒋楠脸蛋微红着解释道:“妈,他是我的学生陈川。外面不是下大雨吗,正好陈川要回去,顺路捎我一程。”

“哦,原来是你的学生啊。快进屋吧。”李香连忙客气的将陈川请进了屋子。

文学

蒋楠家地方不大,总共就六十来个平米,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就占全了。狭小的客厅里摆着一套沙发和一台平板电视。

此刻有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腰上系着一块围裙,鼻梁上卡着一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三十岁左右。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蒋楠的老公王海了。陈川在心底猜道。

“老婆,有客人来啊。”见家里来了客人,王海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嗯,他是我学生,陈川。”蒋楠介绍道:“陈川,他是我的老公,王海。”

“你好,王大哥。”

“你好,你好。家里有点乱,随便坐,老婆,去给陈兄弟倒杯水。”王海客气的招呼道。要是让他知道就在刚刚,这位陈兄弟占了他老婆便宜的话,估计就没有这么好的热心肠了。

“老婆,你们聊。我去做饭。”跟陈川客套了两句,王海连忙溜进了厨房。

蒋楠点了点头,本想回卧室里赶紧找身贴身小衣换上,没想到李香却走上来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妈,你怎么忽然就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提前告诉我。”虽然着急,但蒋楠还是坐到了沙发上,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她没穿小衣的尴尬,说话的时候她特意将腿合拢在一起。

李香笑了笑:”我寻思着今天不是周末吗?反正你们都不用上班,就悄悄过来了。打电话通知你们那多麻烦呀,没想到我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在,我这不才联系的王海。“

“王海今天加班。”

“我已经向公司请过假了,妈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的也得抽空陪陪她。”王海把头探出门框,说道。

“妈,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自己的妈妈什么样的性格,蒋楠最清楚了。这次忽然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没事她一般很少会过来的。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妈可能要在你们这长住一段时间了。我答应了你二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个月给我六千块钱,我一想在老家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你不会不欢迎妈吧?”李香说道。

“什么?妈你要去二叔的公司上班?你知道他公司是干嘛的吗?”蒋楠特别惊讶。惊讶倒不是李香要在这长住,主要是二叔蒋大为那个人风评不好,开了一家家政公司,名义上做家政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没少听到有人说二叔的公司,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做家政,实则给人做“全职保姆,”什么活儿都得干。

当然,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

“做家政的啊怎么了?”

“没怎么。妈你既然要过去干,那你多留点心眼,有什么随时跟我和王海联系。“碍于陈川在场,蒋楠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妈会注意的,我说小楠,你,你出门平时都不穿小衣的吗?这也太开放了吧。”忽然的,李香低头的瞬间,就看到蒋楠体恤里空荡荡的,顿时惊讶得眼睛瞪大了起来,连忙压低声音问道。

“啊……没,没有啊。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记穿了。”蒋楠脸红着,用蚊子般的声音解释道。

她可不敢告诉李香,她小衣被陈川给收藏了。

“哦。那以后可别这么火急火燎的。赶紧去换一身吧,扎眼。”

李香可不相信闺女是因为走得太急而忘记了穿小衣。自己的闺女从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为了解,平时特别注重礼仪外貌,怎么可能会忘记穿了呢?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端倪,当然了,她也没有点破。在蒋楠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李香就好奇的打量起陈川来。

外形俊逸,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穿着一套黑色的NIKE运动服。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要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早过了那种“沾花捻草”的年纪,就凭陈川的外形和气质,李香都忍不住想倒追陈川了。

特别是在看到陈川口袋里那四个圈的车钥匙时,李香眼前一亮。虽然她是乡下人,但是要是她记得不错的话,四个圈代表的可是奥迪,豪车啊。

以陈川的年纪不过也才二十岁左右吧,就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车了?

“小川,我听小楠说是你把她送回来的,你自己开车过来?”李香好奇的问道。说话间,可能是坐的有些不太舒服吧,她把腰稍稍弯了弯,扭头活动了几下。

因为陈川是坐在她对面的,这不,李香这般弯腰之下,顿时美妙的风光就展现到了眼前。

“我的天……好凶。”本以为李香上了年纪可能会有所变形什么的,但是直到眼前出现的一幕,才令陈川反应过来。

他想错了,就凭李香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哪里有半分变形的样子,简直叹为观止。

“咕噜……”陈川偷偷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反应过来紧张道:“啊……是的。李阿姨。”

嗯?

陈川所表现的这种紧张之态,让李香特别疑惑,顺着陈川的目光看去,顿时,李香就看到陈川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前胸……

这小子竟然在偷看她!

饶是李香也忍不住脸有些红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内心隐隐又有些兴奋。自从老公因病去世以后,李香便一个人独自将女儿拉扯抚养长大,男人这个词语对于她来说可以说已经很陌生了。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李香总是会忍不住往这方面想,偷偷的做一些害羞的事情。

现在陈川这种放肆的目光,似乎是在变向的刺激着李香内心那种隐藏了许久极度渴望般,让她害羞之余又兴奋异常。

她并没有提醒陈川,或者将身体坐直,而是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她眼神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幻想……

某一刻,在扫到陈川特别突出的异样时,李香眼睛瞪大,小嘴微张,脸上一副惊讶夸张之情。

“我的天,好吓人。”李香别提多讶异了。

男人他见得不少,但是像陈川这么吓人的还是头一次。这样强大的男人,要是能和他……

“我的天,我到底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他可是小楠的学生。”这个想法刚刚冒起,李香就吓得赶紧掐灭了,胸口剧烈起伏着,脸红脖粉。

“李阿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看着李香这般表情,陈川还以为李香是身体不舒服了,连忙关心的问道。

殊不知就在前一秒,李香竟然把他当做了幻想对象,狠狠将他幻想了一回。

“啊……没,没事。就是忽然感觉有点热,你先坐一会儿,阿姨去洗把脸。”李香红着脸连忙站了起来,匆匆跑进了卫生间。

“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热起来了呢?难道来了大姨妈?”看着李香匆匆离去的背影,陈川邪恶的想道。

没多久,换好衣服的蒋楠走了出来,其实也没怎么换,就是重新换上了一套小衣而已。

“小川,我妈呢?”见李香没在,蒋楠疑惑的问道。

“洗脸去了。”

“哦。”

这时,王海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老婆,家里没醋了,我下去买一瓶很快就回来,记得留陈兄弟在家吃晚饭。”

“好,你去吧,对了,记得捎瓶酒。家里没酒了。”蒋楠吩咐道。

“得嘞。”

王海一走,陈川看向蒋楠的目光就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这时候放肆大胆了许多。透过薄薄T恤衫,陈川能看到蒋楠已经换了一套小衣。

这家伙四下看了看,见李香并没有出来,大胆的伸出一只手就摸到了蒋楠的大腿上……

“呀……”蒋楠立马吓得惊叫了一声,意识到可能会被李香听到,叫出的瞬间,她连忙伸手将嘴捂住了。

而这时候,陈川这家伙的手已经滑进了她裙里。

“小川!求你了,别!”蒋楠脸都吓白了,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川,抓着他的手求饶道。

陈川也知道这是在人家里,不能玩得太过,匆匆抓了一把,就把手抽了回来。蒋楠这才舒了口气,刚才真是紧张死她了。

这个坏家伙胆子也真是太大了,这可是她家啊,就敢对她做这种大胆的动作,要是让老妈看到的话,那还得了了!

“对了楠姐,你家卫生间在哪?我想方便一下。”这时候,陈川感觉到肚子有些痛。

“在,在那边……”蒋楠红着脸,有气无力的伸手替陈川指了指。

陈川连忙火急火燎的奔着卫生间方向跑了过去,卫生间的门没有锁上,陈川一把就推开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放水……

也就在这时,一声突然的尖叫响了起来“啊。”

陈川这才反应过来,卫生间里有人!一个女人正蹲坐在马桶上,一手拿着卫生纸,一只手……一只手放在下方,不知道在干嘛。

她的脸蛋红得吓人,就好像镀上了一层红砂似的,表情似乎特别享受,下巴仰得高高的。

可以想象得到,女人到底在做什么事。

“啊……李阿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这一刻,陈川懵了,整个人瞬间石化。浑身尿意也在这一刻吓得影去无踪。

他没有想到李香竟然在卫生间里!洗个脸的话用得了二十分钟这么久,原来她在里面……

我的天。这也太尴尬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456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