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的怎么做污污的事情/同桌你的下面好紧

周美萱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和韩晓光说着话,余光却一直在提防着老刘,免得他突然对自己做些什么。

“刘叔说把房费给我们降到五百,人家对我们小夫妻这么好,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地招待招待人家!”

韩晓光笑着说。

周美萱浑身紧绷,只觉得一阵晕眩。没想到他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怪不得无论怎么说,晓光都不想搬走!

“呵呵,晓光,你别这么客气了。”

老刘接过韩晓光递过来的一打啤酒,暗中对周美萱使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儿。

今天晚上,等到把韩晓光喝的醉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时候,就是周美萱成为自己囊中之物的那一刻!

周美萱又惊又惧,急忙拎着东西,走到了厨房里。

韩晓光和老刘一起,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儿。

看着茶几上厚厚一摞的文件,老刘好奇的问:

“晓光,你的工作是不是很忙啊?上一次吃饭,你就说你去忙工作了。现在又弄了一摞子书回家看?”

“呵呵,是啊刘叔,这不是正在上升期嘛,加班什么的都是常事儿,多努力努力,工资也能开多一些,我也不希望,萱萱跟在我身边,陪我吃苦。”

韩晓光提到周美萱的时候,总是一脸的幸福,让老刘羡慕之余,忍不住为韩晓光打抱不平。

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又顾家,又疼妻子,又上进,周美萱这个小浪货,竟然还和那个眼镜男搞在了一起!

哦?难道说周美萱是因为韩晓光总是加班,冷落了她,又受不了外面的诱惑,所以才决定出轨的?

文学

“我最近一直在加班,都没什么时间回家住,其实我不在家的时候,也挺担心萱萱的。刘叔,萱萱还麻烦你能替我多照顾照顾。”

韩晓光言辞恳切,老刘自然乐不得的答应。

照顾,也分很多种的嘛,是不是?嘿嘿嘿。

不过韩晓光这么担心周美萱,那可真的是多余了,他不在家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眼镜男把他年轻貌美的妻子,‘照顾’的有多好!

欲望得到了满足,气色也好了,身段也苗条了,韩晓光没看出来吗?

“呼……刘叔,今天外面实在是太热了,我去冲个凉,你不介意吧?”

出去买了一趟菜,又拎着这么多的东西爬楼回家,韩晓光的身上,早就已经黏腻的难受了,聊了几句,实在是忍不了,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嘴。

“当然不介意!你去吧!别和刘叔见外!”

老刘急忙站起身,笑着和韩晓光说:

“我去厨房看看,小周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

得到了韩晓光的同意,老刘就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厨房门口,‘啪嗒’一声,将门给打开了。

周美萱正洗菜呢,听到声音,警惕的转过身子,回头看了一眼。

本以为进来帮自己的,会是她的老公韩晓光,可没有想到,又看到了老刘那恶魔一般的面孔!

老刘猥琐一笑,转身将门落了锁,狭小的空间里,此时此刻,就剩下老刘和周美萱两个人!

即便是老刘站在门口一步未动,周美萱也嗅到了浓郁的危险的味道!

“你……你想干什么?”

周美萱紧张的看着老刘。

老刘一挑眉,嘿嘿笑着抱起了肩膀。

“我想干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现……现在不可以!我老公随时都会进来!要是被他看到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周美萱急忙和老刘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避免肢体接触。

“晓光去洗澡了,我和他说,来厨房帮你的忙,他不会发现的。不过……要是想让我不动你,也可以,你先给我尝尝甜头吧。”

老刘摩挲着手掌,一脸激动的看着周美萱。

他当然不会傻到现在碰周美萱了,她说的不错,韩晓光随时都有可能进来,与其这么紧张,还不如趁着现在占占便宜,剩下的,等到晚上韩晓光喝醉了再办,也不迟呀!

“你什么意思……”

周美萱紧张地问。

“呵呵,别装傻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老刘阴笑了一声,几步走到了周美萱的身边,扯着她拉到了洗菜池子前面。

“我帮你洗菜!”

老刘话音刚落,双手已经从周美萱的小蛮腰两侧滑到了前面,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纤细的手指,伸进了冰凉的水池中!

“啊!”

周美萱惊叫了一声,急忙想要躲开,可老刘先发制人,已经死死的钳住了周美萱的手,让她无处可躲。

“你……你先松开我!”

周美萱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根本挣脱不了,老刘反倒是越来越用力,干脆直接用身子死死的压住了她的小蛮腰,免得她再四处乱晃。

同时老刘又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别叫了!一会儿把晓光喊过来,看你怎么解释!”

听到老刘这么说,周美萱顿时不敢出声了,僵直了身子,感受着老刘粗糙的带有老茧的大手,一寸寸的朝着自己的皮肤上抚摸而来。

“嘿嘿嘿,这才对吗,你乖乖的别动,我就什么也不干,这不是在帮你洗菜吗?”

老刘沿着周美萱的手臂,慢慢的往下滑去,紧握住她的小手,捏起水池里面的一颗柿子。

“愣着干什么,抓紧洗菜啊。”

老刘一声令下,周美萱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紧忙捏起那颗小柿子,一点点的揉搓着。

“萱萱,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平时都用什么沐浴露啊?”

老刘将脸埋在周美萱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香气四溢的感觉,让老刘心驰神往,忽然收回了一只手,就要沿着周美萱的腰间,往下探去。

“我……是……晓光给我买的。”

周美萱咬着牙,回应道。

老刘的手上还沾着水,碰到周美萱的腰部时,一滴水珠沿着她的腰间,一点点滑落下去,周美萱浑身紧绷,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老刘再起什么幺蛾子。

“哦?是晓光喜欢的味道啊……我也很喜欢啊。”

老刘一只手指,已经伸进了周美萱的腰带处,手指稍微一屈,就能看到里面的无限春光!

周美萱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忍受不住,挣扎着躲到了一边。

“你……住手!”

还没等老刘说话,两个人就听到浴室的哗哗水声,忽然停了。

看样子,是周晓光已经洗完澡,准备出来了。

“晓光出来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抓紧做菜了。”

周美萱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老刘一眼,直接蹲在地上,翻弄着周晓光买回来的那些菜。

望着周美萱的身影,老刘冷哼了一声,推开门儿,转身走了出去。

老刘刚坐在沙发上,韩晓光就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腰上系着浴巾,露出结实的胸肌,和完美的线条,潮湿的发丝微微凌乱,他正腾出一只手,胡乱的擦着。

有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帅的老公,周美萱还要出去偷腥,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周美萱做菜很快,差不多四十分钟,四个菜就出锅了。

老刘帮着摆好了凳子和啤酒,等菜上齐了之后,周美萱却犹豫了。

他们家的桌子很小,若是三个人坐在一起的话,岂不是还要像那天一样,被老刘偷偷的吃豆腐?

“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坐啊?”

韩晓光对周美萱摆了摆手,催促道。

“啊?呃……那个,我……我肚子有点儿疼,先不吃了,你们吃!”

周美萱扔下这句话之后,就冲进了卧室里面。

韩晓光一脸歉意的看着老刘,摆了摆手说:

“没事儿,不用管她,咱们爷俩好好地喝一杯!”

老刘自然知道周美萱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但是他现在到也不在意,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鱼都已经在锅里了,难道还怕煮不熟吗?

酒过三巡,老刘醉的脑袋有些发晕了,看着眼前的杯子,似乎都在左摇右晃的。

老刘喝醉了,可是韩晓光却还保持着清醒,虽说走路也有些摇晃,但是比老刘可要强多了。

“晓光,你还真是能喝酒啊!”

老刘感叹了一句。

没想到他本来打的小算盘,在这一刻,全都失效了!

本来还想着,到时候把他给喝倒了,然后和周美萱一夜风流呢,可是喝了这么多,他竟然一点儿也没有醉倒的样子!

反倒是他自己……有些迷迷糊糊的发晕了。

年轻气盛,这话可不是盖的呀!

“刘叔,我自从上班以来,参加过都不知道多少酒局了,也练出来不少酒量了。这点儿酒,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

韩晓光笑着举起了酒瓶子,咕咚咚的往肚子里面灌了一口。

老刘只觉得眼前发昏,迷迷糊糊的,就趴在了桌子上。

“刘叔,刘叔?”

韩晓光急忙起身,叫了叫老刘,可老刘醉的脑袋有些难受,实在是没有力气回应,干脆趴在桌子上装睡。

韩晓光叫不醒老刘,晃晃悠悠的扶着他,放在了沙发上。

‘吱呀’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周美萱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到倒在沙发上的老刘,顿时松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

“刘叔醉倒了?”

“没……没错!醉倒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13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