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开会在桌下要我/在马背上巨大深深地进入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桂一脸期待望着刘为民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桂虽然年纪小,可也能明白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会冲林兰花要什么,安静的做一个孩子。

“好!明天干爹就去给你报名读书。”刘为民听见王桂这么说,顿时拍板说道。

收拾好碗筷的林兰花,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听见刘为民坚持让王桂去读书,她的心里顿时五味子脾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汉说话算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小学给王桂报了名。

虽然现在已经是开学的时候了,可是在付了两千块钱的插班费之后,王桂还是进入了小学一年级读书。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趁着诊所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买了钱纸香烛,准备去他父亲的墓地上祭拜。

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刘为民除了节日给父母拜祭外,在他们的忌日刘为民都回去祭奠扫墓。

人就是这样,以前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可是当失去了才来后悔。

刘为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没少惹自己父亲生气,可是自从他在监狱里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却是泪流满面,悔恨不已。

身为人子,不能在自己的双亲面前尽孝,不能给自己父亲送终,这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

刘为民的父母站在南头山不远处一块山坳里,那是刘为民家的山地,因为出产不多,所以就成为了刘家二老的坟地。

等刘为民带着祭品,来到二老的坟前之后,刘为民却发现一个异样的情况,那就是他父母的坟前居然插着燃烧的香烛祭品,看样子有人刚刚来拜祭过。

“谁来拜祭我父母的?”刘为民望着坟前摆放的祭品,还有没烧完的纸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在南头村,他们刘家也没有什么亲戚,他父亲以前是从外面来的下乡户。

可是现在却有人来拜祭自己的父亲,难道这让人是父亲曾经救过是病人吗?

刘为民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满眼疑惑道他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反而把自己带来祭品摆好,倒上白酒,然后烧香磕头。

这些年他都没有在时间陪自己父亲身边,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世事无常啊!

“老爸,对不起。”坐在自己父亲的坟头,拿着酒瓶喝着一口白酒,眼里满是愧疚,有些事错过,就真无法挽回了。

拜祭完毕之后,刘为民收拾完,起身准备回家。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来看自己父亲,不过看样子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遇见的。

从南头山下来的时候,刘为民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刘为民听见这哭声,顿时心里一阵害怕。

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事情发生,可是这深山密林里突然想起女人的哭泣声就算是胆子在打的人也会被一大跳的。

刘为民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脚下还是忍不住朝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来到哭声传来的地方之后,刘为民发现一个很深的水潭边坐着一个女人,正在那里伤心的哭泣。

“郭小美?”刘为民想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之后,顿时面上一愣,这女人怎么会跑到这躲起来哭。

“呜呜呜,我不想活了!”刘为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见郭小美哭哭啼啼,然后整个人在潭水几个起伏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文学

“我去,自杀?”刘为民看见郭小美纵身一跳,顿时暗叫糟糕,脚下三步化作两步,然后朝水潭跳了进去。

只见半分钟之后,刘为民从水潭里把已经陷入昏迷的郭小美,从水潭里给拖了出来。

刘为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郭小美从水里里拖到草地上。

望着已经陷入昏迷当中,脸色苍白的郭小美,刘为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不仅给她做人工呼吸,而且还掐人中。

甚至把双放在郭小美的胸口,做心脏复苏术,让郭小美恢复神智。

在刘为民的不断努力之下,郭小美咳出几口脏水之后,彻底恢复了神智。

“我说,你没事干嘛寻死啊!”看见郭小美救回来之后,刘为民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惜刘为民的话郭小美根本没有听见,只见她在咳了几口脏水之后,整个人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我真是无话可说啊!”刘为民的望着昏迷过去的郭小美,面上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只见他休息了一会之后,努力站起身来,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背起来郭小美朝一间早已废弃的房屋走去。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应该是赚到钱就搬走了,虽然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可因为是砖石房屋,还不至于落魄坍塌。

刘为民背着郭小美,也顾不得什么,一脚就把禁闭的木门给踢开,背着郭小美就走进了屋子。

幸好这屋子虽然被人废弃了,可地面上还铺满了厚厚的稻草防潮,一点也没有破败的感觉。

刘为民把郭小美背进屋子之后,放在稻草上就开始给她脱衣服。

这不是刘为民乘着郭小美昏迷过去,想要占她便宜,而是郭小美刚从水里救出来,要是身上在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很容易就会生病,甚至引发伤寒,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

“老公我不想离婚,我不想和你分开啊!”刘为民说干就干,三下五除二就把郭小美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下来。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又找来一堆柴火和稻草,就在郭小美身边烧起火来。

当然隔火带的位置,他早就留出来了,要是不然衣服没有烤干,把人烧着那就喜剧了。

等把郭小美的衣服裤子,放在火边烘干之后,刘为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我去,我不会是感冒了吧!”刘为民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之后,顿时神情有些慌张把身上的衣服也给脱了下来。

刘为民可不希望自己救了人,反而把自己给弄感冒了。

再说现在郭小美正处于昏迷当中,就算他们两人坦诚相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十多分钟之后,刘为民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乐观了,因为郭小美居然发烧了。

滚烫的温度,让刘为民心里一阵吃惊,这女人的额头怎么那么烫啊!

这高烧要是继续烧下去,恐怕郭小美的小命不保啊!

“小美,小美,你醒醒。”刘为民害怕郭小美一睡不醒,赶紧使劲摇晃着郭小美的胳膊。

可惜,不管他怎么用力摇晃,郭小美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这让刘为民忍不住一脸担心起来。

谁知道刘为民刚把郭小美放开之后,陷入昏迷中的郭小美,突然一把把刘为民抱住,因为若水脸色惨白的面容上,细嫩的红唇突然往刘为民脸上凑来。

措手不及的刘为民被郭小美突然推倒,然后整个人骑在在刘为民身上。

红润的嘴唇一点点的,探索着刘为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老公,我要!”陷入昏迷中的郭小美,似乎把刘为民当成了自己的老公。

刘为民被她这充满诱惑的话语刺激,还有身体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压抑八年的渴望终于压倒刘为民的理智。

只见他低哄一声,抱着郭小美的细腰,然后坐起来,把头埋像她的胸口,开始做起运动起来。

身体压抑许久的刘为民从来没有感受到,原来男女之事居然如此美妙,如此让人回味无穷。

而恍惚之间,郭小美好像已经恢复神智,甚至想起自己跳水自杀的经过。

可是现在她却和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在这荒野之间,破屋之内坦诚相见,体验着男人和女人之间最真诚的感受。

郭小美感觉现在自己就好像身处大海之上,坐在一叶孤舟,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浪把她推向至高享受当中。

“我,我一定是在做梦?”虽然身体的热浪提醒着她不是在做梦,可是郭小美却不断的在心里暗示自己,这是梦,而且希望这个绮梦一直存在下去,不愿醒过来。

压抑多年的刘为民拿出自己生疏的技巧,不断的尝试,不断的练习,最后完全掌握。

这一次类似绮梦一般的经历和发泄,让刘为民似乎找回了年轻时候美好的时光。

春梦了无痕,经过一番男女之间情趣的拼死搏斗之后,刘为民和郭小美昏沉沉昏睡过去。

刘为民强力的猛烈进攻,把郭小美弄的精疲力尽,身上的寒气也在这时候被那些虚汗给蒸发出来。

“累死我了!”刘为民望着现在都还陷入沉睡郭小美,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在这种是事情上,男人始终不不如女人耐力好。

毕竟只有耕不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在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刘为民从稻草上爬起来,穿好早已烘干的衣服。

现在人已经被他睡过了,虽然这是才郭小美神志不清的时候,自己犯下的错误。

可是身为男人,刘为民真的很想负责。

问题是对方已经是有夫之妇,他这样横插进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小美,你醒了?”心里正在踌躇的时候,刘为民却发现郭小美好看的睫毛似乎动了一下,看样子她早就醒了。

“嗯!”郭小美听见刘为民的话,知道自己在装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只见她脸颊上激情的潮红都还没彻底散去,明亮的眼睛睁开看了刘为民一眼,然后怯生生朝他道:“刘医生,你能把衣服递给我吗?”

刘为民听见这话,这才注意眼前的郭小美身无寸缕,而且她的身上还有残留着两人欢好痕迹。

仔细望着郭小美晃眼的美胸,还有细长的大腿,以及平坦迷人小腹,这些东西都刺激着刘为民的研究,让他心生澎湃,差点又想再战一场了。

特别是郭小美欲拒还羞的神情,对刘为民的杀伤力是最大的。

只不过刚才的风流都是大家一时把持不住所做出的举动,刘为民是真想趁着郭小美清醒的时候,再来一次的。

可这个念头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刘为民再把郭小美烘干的衣服递给郭小美之后,神情尴尬不敢看郭小美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你都记起来了?”

“嗯!”提到刚才发生的事情,郭小美脸色绯红穿着衣服和裤子,点点头不敢说话。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刘为民忍不住开口朝她问道:“你没事,干嘛跑到这里跳水自杀呢!要不是遇见我的话,你这条小命真没救了。”

刘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没事为什么要跑到这来自杀,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郭小美说到这,眼神里一片黯然。

经过这次大难不死之后,她也彻底想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完成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刘为民的时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刘为民坦白。

或许是刘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实可靠。

又或者是刚才两人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所以郭小美才这么容易朝刘为民敞开心扉吧!

总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刘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点一滴朝刘为民解释起来。

原来自从那日回家之后,赵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数落郭小美是一个不能下蛋的母鸡,整天只会浪费粮食。

这让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伤心。

本来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问题,只不过她为了顾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谁知道赵元彬的母亲得寸进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给了郭小美两巴掌。

这下让郭小美心里压抑的委屈彻底爆发出来,只见她一时想不开就跑到了这南头山,然后躲在水潭边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发生的事情,不用她说,刘为民也全都知道了。

听完郭小美的述说,刘为民这才发现她的右脸有一个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刘为民说完这话,右手不自觉摸着她的右脸,一脸关心道。

“嗯!”摸着他伸来温暖的大手,还有眼里怜惜的目光,让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

一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关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却对她冰冷漠不关心,这些都已经彻底伤害了郭小美的心。

“刘医生,谢谢你。”郭小美一脸感动望着刘为民,然后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我真的很痛苦啊!”

“没事,没事了。”刘为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嘴里轻柔说道:“不管你遇见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听见他这关心的话语,顿时心里的感动更加泛滥和增强了。

而美人入怀的刘为民,闻着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刘为民忍不住心动起来。

扑入刘为民怀里的郭小美,察觉到有东西顶着之间小腹,顿时娇颜上满是羞涩的红晕,嘴里忍不住开口问道:“刘医生,你,你还想要啊!”

“嘿嘿!刚才还不过瘾,我们再来一次!”看见郭小美脸色潮红的模样,刘为民心里一动,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道。

看见刘为民此时的模样,还有刚才的疯狂,郭小美是彻底吓着了。

她没有想到刘为民看上去年纪大,可是身体素质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弱,刚才都已经战斗了几次,现在有蠢蠢欲动了。

“我告诉你一个保准生孩子的诀窍。”刘为民在郭小美耳边吹着气,轻声说道。

“什么诀窍?”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现在听见刘为民这么说,她忍不住心动开口问道。

“那就是……”刘为民说到这,安双作怪的大手,顺着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内衣里,然后一脸享受揉捏起来。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着屁股,等种子留在体内半个小时,不出一个月,你一定能怀上孩子。”

“真的吗?”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声嘤咛一声,右手紧紧抓着刘为民的背,然后两个人又滚在稻草上。

不一会,房子里又传来两人的喘息声,还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画面。

又一次激情过后,郭小美躺在刘为民的怀里,双腿夹紧,面上潮红闭着眼睛享受刚才的欢愉时刻。

“小美,就让我借给你种子吧!”刘为民撩拨着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开口说道。

“嗯!”郭小美闭着眼睛,回答道。

反正现在他们都已经这样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别人了。

而且刘为民的给她的感觉十分美好,在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

傍晚的时候,有温存了一会之后的刘为民和郭小美在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刘叔,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正在做晚饭的林兰花看见刘为民一脸轻松模样,顿时眼里满是疑惑开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总觉得今天的刘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样。

而且在他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时候,林兰花居然在他身上闻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这个味道很淡,可是鼻子灵敏的林兰花知道,刘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给我父亲拜祭了。”面对林兰花疑惑的表情,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嘴里解释起来道。

“对了,今天有病人来看病吗?”刘为民嘴里打着哈欠开口问道。

今天消耗体力太严重了,就算刘为民的身体强悍,也有些扛不住了!

“没有!”林兰花望着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顿时一脸关心道:“只有几个来买了一些感冒药。”

“刘叔,你要是累的话,先去休息吧!”林兰花看到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连忙一脸关心问道。

“也行,一会你们做好饭菜给我留一点就行了,我想去睡一会。”刘为民望着正在桌子上写作业的王桂,朝林兰花嘱咐几句之后,就会自己的诊疗室休息去了,在这诊疗室的旁边,刘为民有一张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诊疗室里。

“嗯!”林兰花望着刘为民走进诊疗室,然后关上房门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杂瓶。

她对刘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一样。

“咦!不对啊!”林兰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却反应过来,以她的立场不应该生气啊!

虽然刘为民想要认王桂做干儿子,可这些话都只不过是顺嘴一说而已。

再说了,她以什么立场生气呢!

想到这,林兰花顿时面若潮红,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给刘叔找一个媳妇了,要不然的话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乱搞,惹出脏病那就不好了。”林兰花紧握着手里的汤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说道。

其实林兰花根本不知道,她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刘为民当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

只是这时候她还没有彻底明白,心里的真实想法而已。

或许是因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太过消耗体力,所以刘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从床上打着哈欠起来。

等他醒过来洗漱之后,打开诊所的大门,然后坐在诊疗室,吃着林兰花给他留下的烧饼。

然后望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百无聊赖的发着呆,然后回味着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细节。

“老天果然对我不薄啊!”刘为民脑嘴里吃着烧饼,面上忍不住傻笑起来。

“老刘,你大清早的坐在这里傻笑什么啊!”正当刘为民坐在办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时候,他从小玩到大好兄弟,南头村的村长陈大孔带着一位年轻小女生走了进来。

陈大孔从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老刘,我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14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