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要憋炸了+帮我/他在我身上猛烈的一进一出

大夏天的本来就穿的单薄,老马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稍微有点反应便被顶起来了。

要是在家里的话就好了,可以用这个小裤裤来一发,肯定很舒服。

就在老马遐想万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小凤吃惊地声音。

“马爷爷,你干什么呢?”

小凤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藏起来的小裤裤会被老马发现,现在还被老马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上闻,那臭臭的味道有什么好闻的?

这一幕吓到了老马,也惊到了小凤,小凤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甚至眼泪都出来了,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我……我……”

此刻,就算是老马的脸皮再厚,此刻也有些尴尬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跟小凤去解释。

然后,老马就看到小凤的脸色大变,刚才还羞红的脸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

“小凤,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马虽然是神棍,但也懂的一点医术,小凤的变化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文学

老马没有看错,此刻小凤的确很害怕。

因为就在刚才,她还在害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那个地方又开始往下流东西了,热乎乎的估计又把小裤裤弄脏了,就算是没有去厕所查看,她都能够感觉到。

而且她感觉到自己浑身燥热,想要扑过去夺下自己的小裤裤的时候,却发现腿脚酥麻,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种反应吓了她一大跳,这才变得如此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眸子瞬间就泪如雨下,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马爷爷,我可能病了,您是不是发现了?求求您不要告诉我妈妈,我妈妈知道了又要伤心!”

被小凤这么一闹,老马就更糊涂了,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裂开嘴大哭的小丫头。

“丫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老马压下心里的疑惑,试探着问了起来。

“我,我最近总会流下一些白色的东西,粘粘的臭臭的,偶尔还会很难受……”

小凤毕竟单纯,之前不好意思跟妈妈说,现在看到老马发现了,也就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地方?”

老马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就是……就是这个地方!”

小凤被老马一番安慰之后稍微的好了一点,又开始变得羞涩起来,可话赶话的已经说到这里了,小凤觉得也没有必要隐瞒了,便直接说了出来。

老马心里乐了,小丫头真是太天真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动情了,自然会有东西流出。

想到这里,老马便心生一计,没有告诉小凤真相,而是有些为难的说:“原来是这样呀,幸亏你告诉我了,不过丫头你别怕,这种病马爷爷可以治,只是需要你配合!”

“真的?”

一听到老马可以治,小凤的眼睛亮了起来,激动的盯着老马惊喜的样子看起来天真的很。

对上那单纯无辜的目光,老马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自然是真的,马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一定帮你治好!”

老马心里已经开始幻想了,原本以为今天没有机会了,却没有想到一转眼,机会又来了。

“那……是不是要像昨天晚上那样,脱光衣服躺下?”

小凤一想到昨晚老马治疗是的样子,脸顿时红的就像是火烧云似的。

“那是自然,我必须要详细检查的!”

老马看着小凤那娇滴滴的样子,尤其是那羞红的脸颊,就好像冬天的冻柿子,只要剥开皮,就能够品尝里面香甜的果肉了。

只是这小丫头看起来有些犹豫,不知道能不能成事。

事实上,小凤也是在犹豫这件事,她毕竟也是大姑娘了,昨晚一开始发烧昏迷,后来已经成了那样了,也就听之任之了,现在让她在清醒状态中脱光衣服躺下,她怎么都做不到。

可要是不这么做,自己的病又怎么办?

“算了吧,我还是再想想吧!”

一盆冷水泼下来,老马失望的不行。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小凤别看柔弱,但也有自己的坚持,要是自己再强求,估计会让小凤反感的。

看了一眼手里的小裤裤,老马又想了一个办法。

“那行吧,不过你的小裤裤让我带回去吧,我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其他治疗的办法也不一定。”

比起当场检查,一个小裤裤对于小凤来说就没有那么为难了。

“可是,有点脏,要不我给您找一件干净的吧!”

一想到小裤裤上面的那些东西,小凤就觉得羞得不行,说话也是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

“傻丫头,就是要你穿过的才能检查的,新的我要来干啥?自己穿吗?”

噗嗤!

老马幽默的回答让小凤乐了,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马心里可高兴了,可脸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当着小凤的面,将小裤裤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么小的一个,就算是装在口袋里别人也发现不了。

小凤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感觉,害怕老马发现,急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桂花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脸色很难看,胳膊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划了一下似的,都出血了。

“桂花,你回来了,呀,你怎么了,受伤了?”

桂花刚进门就听到了老马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请了老马来吃饭,她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没事,不小心划到了树上,被树枝弄破了皮!你先等等,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桂花红着眼睛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眼睛,说话也有些结巴,像是有什么难以企口的事情故意不愿意说似的。

走近一看,老马才发现桂花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有些凌乱,甚至还有后背的地方也显得脏兮兮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桂花不愿意说,老马也没有再问,而是径自走了出去,问正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吃零食的小凤他们家有没有纱布跟红药水?

乡下人经常上地干活,扭伤擦伤是很常见的,几乎每家都备有一些常用的药品,红药水跟纱布自然也不会少。

小凤很快就找来了红药水跟纱布,老马却在屋子里没有找到桂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便拿着东西到了厨房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桂花似有若无的哭声,很隐忍的样子。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桂花哭的这么伤心?

老马的心也沉了下来,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厨房里的光线很不好,桂花也没有开灯,老马一进门就看到了桂花坐在凳子上抱着头偷偷地哭,就连老马站在门口都没有发现。

那单薄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伴随着压抑的哭声,原本就单薄的一个人,变得更加柔弱了,让老马有一种想要冲进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的想法。

老马没有打扰桂花,悄悄地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老马故意放轻了脚步呢,还是桂花哭的实在是伤心,居然没有发现老马。

老马就那么走到了桂花的身后,桂花依然坐在小凳子上抱着头痛哭,他所在的方向,刚好看了看到桂花胸口透出的那一抹白。

如同山峰一般波澜壮阔,如同卤水豆腐一般柔软嫩滑,那深深的沟壑,要是将脑袋埋进去,会不会直接被淹没?

“你没事吧!”

桂花哭的伤心,老马也不忍就这么看下去,小声的问了一句。

桂花听到后愣了一下,急忙将围裙撩起来,将眼泪擦干,红着眼睛抬起头看向老马。

“让你见笑了,我没事!”

老马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便将手里的纱布跟红药水拿出来,对桂花说:“我帮你先处理一下伤口!”

说话间,便直接蹲在了桂花的面前,将桂花白嫩的小手握住,那冰凉的触感,让老马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旖旎浮动。

“不用了,没事!”

桂花的脸红了一下,老马的关心让她心里略微感动。

虽然这么说,但桂花并没有太多阻止,看着老马将她的伤口清洗干净,一点点的涂抹着药水,细心的用纱布包起来。

“好了,这两天不要沾生水,可能会有点痒,你千万不要抓!”

丈夫卧床多年,最后脾气也变得很差,时长对她各种咒骂,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男人的关爱了。

这么一想,桂花便觉得眼泪止不住了,老马趁机说:“要是实在伤心就哭吧,我的肩膀你给,哭过之后一切就好了!”

桂花抬起晶莹的眸子,感觉自己的眼泪更多了,之前还有所顾忌,现在却再想那么多了,直接趴在了老马的怀里哭了起来。

哭了一番之后,桂花的心情好了很多,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究竟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了你吗?”

老马再次问了起来,他实在好奇,明明中午还好好地一个人,半天不到,就成这样了?

桂花一番纠结之后,终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马。

原来村子里有个二流子早就窥视桂花了,平时有机会就来骚扰她,今天桂花去田里摘果子,却没有想到被堵在了果园,要不是刚好有人路过的话,她就吃大亏了!

“真是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他!”

在老马觉得,现在桂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想到她差点被二流子给欺负了,就觉得生气,恨不得将二流子给抓住狠狠地揍一顿。

看到老马如此生气的想要给自己的出气,桂花心里也很感动,急忙抬起头抓住老马的手,摇着头娇滴滴的说:“马师傅,您不用激动,反正我也没事,以后尽量躲着他就好了!”

积压在心里的伤悲被说出来,桂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就没有之前那么伤心了,反而开始安慰老马了。

老马的手被桂花握住,那种愉悦的感觉让老马心底狂喜,直接将桂花搂在怀里,感受着那属于女人的清香以及胸前的柔软……

老马心里大喜,觉得这个时候就算是干柴烈火不能点燃,但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还是可以的,尤其是桂花那张粉嫩的小嘴巴,老马早就想要尝一尝了。

而桂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跳瞬间加速,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不像是小凤那般无知,清楚的明白,这是情动的反应。

想到自己自从自己男人卧床开始就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有时候半夜寂寞的时候,也会自己解决,可这毕竟只能解决一时的需求,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出现,就能够轻易将她点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是小凤的。

“妈,饭好了吗?我有点饿了!”

桂花去屋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小凤有点饿了,便在外面催促了起来。

“好了,马上就好!”

桂花羞得要死,急忙将老马推开,都有些鄙夷自己,怎么就好像没有见过男人似的?稍微一下就失去了理智呢。

“要不,我帮你吧!”

老马一阵遗憾,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了,便凑上前去,带着商量的语气问,跟桂花一起做饭,时不时的拉拉小手,或者就算是什么都不做,看着美人也是一种享受。

“那多不好意思,您是客人,怎么能让您帮忙呢,我自己来,您先去屋里吧!”

桂花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老马,羞得不行,心里如同踹了一只小鹿似的,砰砰跳个不行。

“没事,我一个人,平时也是自己做饭,我帮你添火吧!”

说完,也不管桂花愿不愿意,直接坐下开始烧火。

桂花没办法,只好不予理会,开始做饭。

等到饭做好之后,老王帮着桂花端饭出去的时候刚出去,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响,老马看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张顺贼眉鼠眼的钻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76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