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车文/地铁高峰我被强了

看了一阵,我意识到,如果继续偷看下去,等俩女休战之后,一定会发现我。

想到这,我不敢多待,恋恋不舍的从俩女的美丽上收回目光,小心的把门缝重新关上,蹒跚着站了起来偷摸回了房间。

躺在了床上后,我这才升起一阵后怕,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刚才在门口偷看,不会被注意到了吧?

如果被白姨和赵晓曼知道了我竟然偷看了她们,一定会把我当成变态。

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团浆糊,是不是就回忆起她们的倩影。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紧张,连尿尿都忘记了,只好再次去卫生间解决。

这股尿意来的又快又急,憋的时间又长,膀胱都快要爆炸了,但我又怕搞出动静吵到白姨和赵晓曼,只能夹着腿,慢慢往卫生间挪。

等打开打开厕所门的时候,我感觉已经憋不住了。这种情况下,我哪还顾得上那么多,连灯都来不及打开,冲着马桶的方向就要开始放水。

可就在我即将尿出来的时候,却感到一丝不对劲。

莫名间,我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股热气随后喷涌了上来……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直接就忍不住了,在千钧一发之际,赶紧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泄出来。

淅淅沥沥的水声大概响了十几秒,我浑身舒爽的抖了个激灵,可当我借着朦胧的月色看到身前马桶上隐隐约约坐着一道倩影时,我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像是过了电般全身僵硬起来。

“舒服了?”一道绵软勾人的声音,带着轻笑在幽暗的卫生间中响起。

赵晓曼?

当我发现声音的主人是赵晓曼的时候,我出乎意料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了,或许是她今天大胆的举动,让我能比较放得开。如果换做面前的是白姨,估计我此时早就尴尬的找了个地缝钻进去。

文学

经过短暂的时间后,我眼睛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低下头,果然看到了赵晓曼那张魅惑的俏脸。

此时,她单手撑着下巴,坐在马桶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而我则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赵晓曼的身体,赫然发现她身上仅仅穿着……

一阵血气上涌直冲脑门,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大腿,虽然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什么,但她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牢牢把我的目光吸住。

在我火热近乎贪婪的注视下,赵晓曼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遮挡的意思,保持那个状态,笑的像个狐狸精一样。

“好看吗?要不要打开灯看的更清楚一点。”

她轻柔的话语让我从那种懵逼的状态回过神来,当发现自己距离她的俏脸只有一掌的距离时,迟来的尴尬从心中升起。

一想到自己刚才贴着赵晓曼的脸在那里放水,完了还一个劲儿朝人家看,我就忍不住一阵心虚。

“不用不用。”我慌慌张张的就想提上裤子,抽身离开。

谁知赵晓曼突然向前探手,一把将我抓住,让我走也不得留也不得。

“哼,本钱还不小嘛!”赵晓曼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抓住,眼中闪过好奇:“这就是男人那玩意儿?样子可真丑。”

哪怕我此时被她抓的浑身都软了,听到她这话后,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装什么装,就你这骚狐狸对那事儿估计比我懂得还多,装出第一次见的样子给谁看呢。

想归想,但我还没傻得说出来,只好哭丧着脸道:“小曼姐,刚……刚才我急着尿尿,没看到。你……你放我走吧。”

被人抓着,我连说话的音都是飘的。赵晓曼却完全没有搭理我的意思,表情专注,搞得像在研究什么天大的重要事情一样。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小曼,你还没好吗?我想洗个澡,浑身都是汗,睡着难受。”

我没想到白姨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整个人吓得都绷住了,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这要是被白姨发现我在厕所和她闺蜜做这种事,那还得了!

赵晓曼大声说道:“你别着急,我上厕所呢,完事我也要洗。”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朝赵晓曼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可谁知道白姨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让我刚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那一起洗呗,又不是没洗过。”

一听这话,我直接吓的六神无主,慌张的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躲的地方。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紧要关头,赵晓曼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冲我露出一个坏笑后,微微张开性感的红唇,凑了过来……

那一刻,我根本就没能忍住,狠狠地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不是害怕被白姨听到,我早就舒服的喊出声了。

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赵晓曼会这么大胆,瞪大眼睛看着她埋头,一头如瀑黑发肆意在香肩披散,因为她不停的动作而稍显凌乱。

她大胆的表现令我产生一种我能得到她的错觉,甚至冲动的把手按在她脑后……

谁知道赵晓曼反而用力把我推开,随后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小声的说。

“你想干嘛?你白姨可在外面呢!”

大腿上的疼痛,让我的脑袋此时清醒了那么一些,听到她的话后,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就在此时,白姨的脚步声配合的停在门外。

“小曼,你怎么不开灯啊?我要进来了哦。”

我紧张的靠在墙边,连大气都不敢出,就看到赵晓曼对我动了动嘴唇,嘀咕了声胆小鬼后,猛地把卫生间的淋浴头和灯全部打开,提高音量对白姨说道。

“我都开始洗了,你等会吧。一会洗完了喊你,你帮我把睡衣拿过来。”

“就你事多,连睡衣不穿就跑来上厕所。小松还在家呢,也不怕被他看到。”白姨在门外埋怨的说道。

因为厕所门上有块毛玻璃,我担心被白姨看到里面的情况,努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听到白姨的话语后,我下意识的看向赵晓曼,发现她同样也在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些许意味不明。

“看到就看到了呗,就当给他发福利了,你那侄子今天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一看就是个小滑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赵晓曼这句话把我说的无力反驳,无论对她还是对白姨,我都起过邪念。我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赵晓曼早就把我看穿了。

“又胡说八道,人家挺老实的。行了,我回去躺会,你好了喊我啊。”白姨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76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