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的太大了坐不下去/爆浆黑人pAV视频

林熙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你就不知道扶一下吗?眼睁睁看着我摔倒?你摔倒在那么坚硬的地上试试?"

老夏语塞,他不过是出于礼貌才会这么一问,早知道她会这么说,还不如装傻,懒得问。

气氛稍微有些尴尬,老夏就像是一根木头人一样,傻站在一边。

"喂!你看够了没有?登徒子,瞧你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活该你单身,去,给我把那边的厕所打扫下。"林熙冷不丁地看到老夏一直盯着她那里看,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凭什么啊?那又不是我、干的活。"老夏可不干了,从她那个位置收起目光,与她对视。

林熙板着脸,气呼呼地看着老夏,她一个领导竟然叫不动下面的人,这让她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

她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起来,娇喝道:"凭我是领导,够不够格?你又不是不知道王阿姨请病假,好几天没来了,少废话,赶紧去干活,不然,就滚蛋。"

林熙说完,扭着翘翘的p股走了,留下咬牙切齿的老夏。

麻蛋!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女人就是这样,报复心又强,她怎么能错过这次机会?

文学

可老夏需要这份工作,不然,就要吃土了,他只能恨,却不能不去做。

"老夏,你还想不想干了?能不能敬业一点?瞧你打扫的,跟没打扫有什么区别?难怪这么久了,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宿管,真没出息。"

不知道林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冷着脸,狠狠地批评老夏,一点面子都没留。

刚好又有几个女学生经过,还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

老夏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凶恶的女人,他很想狠狠的反击,但是,想到他现在的处境,他忍,再忍,林熙要把他整出学校,他心里知道,就非是不能让她如愿。

林熙对着他做出挑衅的动作,眼里满满的鄙视。

老夏虽然气得眼里要喷、火,可他还是忍住了,拧着拖布和水桶再次朝着厕所走去。

好不容易清理完毕,还没走到门口,林熙就进来了。

"你瞧瞧,这就是你打扫的卫生?那些都没有拖干净,又想开溜?能不能走点心?"林熙走进来,不问清白一通批评。

老夏强制忍着,要是以前,他早就上前骂回去了,可是,现在不一样。

"林主任,这能怪我吗?那些是长久积累下来的,根本就拖不掉,王阿姨应该比我们都清楚,她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老夏也是真的气着了,还有些委屈。

这是打扫卫生王阿姨的事情,老夏只是一个宿管,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职责,他能来打扫就很不错了,这林熙明明就是冲着整他来的,处处针对他。

林熙头一偏,也不看老夏,冷冷说道:"你就不知道想办法弄掉吗?不管是不是王阿姨遗留下来的问题,你现在都得把它弄干净。"

“操…”老夏忍不住飚出一句脏话,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下子把手里的拖布给扔在地上。

步步逼近林熙,他身上仿佛有一股寒气,让林熙有些哆嗦,不得不后退靠在墙上。

老夏一只手撑在墙上,拦住她,冷冷地说道:"林熙,我可告诉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把你的事情全都给放出去。"

"你…"林熙气急败坏地指着老夏,她脸上的怒气一点都不输给老夏。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先让步。

老夏这时候倒是有些得意了起来,他一个光脚的,也不怕穿鞋的。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两人也冷静了下来。

"好,很好,你长能耐了,你会后悔的,等我当上校长,看我怎么整你。"林熙鼻子一皱,指着他,凶巴巴地说。

她狠狠一掌拍掉老夏撑在墙上的手,离开。

老夏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这女人是不放过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

她刚刚还说当校长?难道学校要换校长了?她当校长对老夏来说,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老夏心中一急,他要去找人问问事情的真假,朝着厕所外面跑去,随后又折返回来,带上拖布和桶,再次冲出去…

也不知道林熙跑到哪里去了,老夏冲出来的时候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随后,老夏又到多处去打听,终于得到了证实,校长确实要换人。之前的老校长要到其他地方任职。

老夏越发的紧张,不过这些事情不是老夏能左右的,他只是一个很低层的宿管而已。

这些天不怎么见到林熙,但是,关于校长一事的竞选,其中一人就是林熙。

当然,这些都是下面的人讨论,具体是谁会当上校长,这还得看上面的人怎么安排。

老夏有些好奇,这些天林熙是去干了什么?都不怎么见到人影。

随着确定的人选越来越近,老夏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天刚下班,老夏到学校外面去买点东西,刚好看见林熙的车朝着外面驶去。

开的方向不是朝着回她家的方向,而是另一个方向,老夏留了一个心眼,他连忙打的士车,紧紧跟随上去。

在一家酒店停了下来,在大厅坐着,似乎等人,时不时的她还朝窗外观看。

老夏连忙躲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谢顶的老肥男人坐在林熙对面。

在吃饭的过程之中,两人似乎在谈事情,而且看样子好像是林熙对老肥男人有什么请求。

老肥男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林熙只好苦苦哀求,也不知道老肥男人有没有答应,不过他把一瓶白酒拧开倒在了林熙的杯中,满满的一大杯,让林熙喝完。

老夏在外面偷偷的看着,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但是,老夏知道这个老肥男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林熙这蠢女人还真的把杯中酒喝光,她的脸颊因为喝了白酒而变得有些绯红。

那个老肥男人一边拍着巴掌一边笑,似乎对林熙的表现很高兴,他又给林熙倒了一杯。

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不停地扫视在林熙的身上,他站起来又坐到林熙旁边的椅子上,趁着林熙有些醉意的时候,还伸出了咸猪手,占林熙的便宜。

林熙虽然有些醉意,但人还算有点清醒,把他的那双咸猪手给推开,站起来,也不知道她对老肥男人说了什么,然后踉踉跄跄朝着卫生间走去。

他们自己的对话,老夏在外面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透过玻璃窗看到他们整个过程。

反正也听不到什么谈话内容,老夏准备回去。

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看到老肥男人拿过他的黑色公文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些心虚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悄悄放进林熙的酒杯里。

并且把酒杯拿起来轻微晃荡几次之后,然后又放下,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等待林熙。

看到这一幕,老夏忍不住小声爆了一句粗口:“地中海的衣冠禽兽。”

林熙出来之后,用手扶着额头,脚步有些不稳走回餐桌。

“孙哥,我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日后必当重谢。”此时的林熙有些头晕眼花,还有些头疼,“我先回去了。”

就在她拎着包包,准备要走的时候被老肥男人站起来拉住,一副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哎!小林啊,我们先喝完这一杯再说。”

林熙轻微的挣扎了一下,摇头说道:“孙哥,我真的喝不了了,我已经喝醉了,头好痛啊。”

顿时,老肥男人的脸色拉了下来,他也放开了林熙,显得很是不高兴,坐回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

也没说同意林熙刚刚说的事,也没说不同意。

他的这一变化,林熙自然都看到,虽然,她有些喝醉了,但是也明白,如果她不把老肥男人那杯酒喝了,那么很有可能那老肥男人不帮她。

她放下手中的包,再次坐回了椅子上,有些打酒嗝。

伸出那只玉葱般的手,轻轻拧着酒杯,又站起来对着老肥男人说道:“好,好,孙哥,那我就喝完这杯就不喝了,真的喝不下了。”

地中海老肥男人这回笑了笑,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林熙高耸的大木瓜上:“好,你喝了这杯酒,你的事我就给你办到,校长的位置就给你。”

老夏站在外面看到这一幕有很是紧张,虽然他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知道他们肯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因为看林熙脸上的笑容就知道答案,但是那杯中可是被那个地中海老肥男人下了药啊。

老夏很想冲进去告诉林熙,那杯中的酒被下了药,可是,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响着,别多管闲事那个凶恶的女人对他又不好。

他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上前去告诉林熙。

老肥男人一直微笑着,还很绅士般伸出手让林熙喝。

林熙把酒杯放到唇边,却没有喝,可能是之前喝的酒很醉,她这会下不了口。

老夏在外面紧张看着,还伸出手想要阻止的动作,见到她还没有喝,又停了下来。

“孙哥,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林熙有些不放心地再次确认。

老男人笑着说:“哥办事你放心。”

林熙毫不犹豫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喝了。

地中海老男人很高兴,鼓着掌说道:“小林,你酒量真的很不错。”

老夏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

紧随其后两人离开了吃饭的酒店,老夏紧紧跟在后面。

地中海老男人趁着扶林熙的机会,把咸猪手伸到林熙的身上一顿抚摸。

林熙有几次拍了一下他的手,只是酒醉之后没有力气,根本拍不开,倒像是给他挠痒痒,更加的ci激他的神经,胆子更加的大。

老肥男人带着林熙进了另一家酒店,开了房间,现在的林熙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完全任由老肥男人摆布。

老夏在后面跟着气得牙痒痒,却是没有什么理由上去带走林熙,林熙对老夏可是恨得不要不要的。

这老肥男人也太着急了吧,把林熙扶进房,只是随意用脚踢门,然后就不管了,被老夏用手挡住,留了一道门缝都不知道。

只见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伸出手隔着衣服抓着林熙那对大木瓜…

   老夏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的,这老肥男人真的是下流,给林熙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现在更是做出更加过分的事,他大手在林熙那对大木瓜上揉搓,那张臭气熏天的大嘴,也啃在林熙那诱人的小嘴上。

  虽然这样了,老夏觉得这还是不关自己什么事,偷偷看看就行了,谁让林熙那凶恶的女人老是整他。

  林熙仿佛还有一丝意识,轻轻呢喃着:"不要,不要…"

  她还不停地推攘着压着她的老肥男人,这一幕,全都落在老夏的眼里。

  他已经想明白了,当一个观众就好,抓住这个把柄,看林熙那个凶恶的女人还敢不敢整他。

  "唔,不要,孙哥,不要…"林熙还在努力挣扎着,被灌醉,又下药,早就提不起半分力气。

  她的手有气无力抓着衣服,老肥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大手更是把林熙的小手抓起来放在鼻子下闻来闻去的。

  "小美人啊,孙哥我早就想见见你了,自从上次开会见过你,我就朝思暮想再见你一次,你真美,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今晚你帮孙哥伺候好了,校长之位绝对你是的。"

  "操!真是不要脸,卑鄙无耻。"老夏听见老肥男人那恶心的话,爆了一句粗口,竟然用这种龌鹾的手段潜规则下面的人。

  看来,这个老肥男人早就打林熙的主意,这次林熙主动约他,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老夏在门口暗暗骂了一句。

  里面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老夏在这里想而有所停留。

  老肥男人的大手把林熙的衣物给脱了,一件一件仍在地上。

  林熙的挣扎以及小声的喊叫,反倒是成了ci激老肥男人的兴奋剂,特别是把那小件罩罩解开的时候,更是如此。

  老夏的位置都能看到老肥男人的眼睛放着精光,嘴角更是流着口水。

  林熙又不敢大声叫喊,毕竟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求助于老肥男人。

  包臀短裙也被老肥男人给撩了起来,露出里面红色的小四角。

  他开始脱他身上的衣物,裤子…

  林熙此时身上燥热起来,感觉像是有一团火在她体内燃烧,口干舌燥的。

  看着压着她的那个男人,她竟然有那方面的冲动,好在她还能控制…

  "孙哥,你,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我的头怎么…好热,身上好热…"林熙很是难受地说着,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她心里很明白。

  她开始扭捏起来,那一对又白又大的木瓜晃得门外的老夏睁不开眼,更别说那个老肥男人。

  "诶!小美人,别怕,那只是一颗让你更加销、魂的糖而已,糖的作用开始了,那里是不是很想要呀?还…"

  老肥男人越说越下流,越发得意,他可是早就盯上林熙,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折腾她一晚上。

  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下了床,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瓶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他给吃了,随后返回床上,就要去脱林熙最后那条小四角。

  床上开始了挣扎,林熙的求救声不断。

  老夏在门外也是犹豫不定,这个老肥男人真不是男人,就算是要潜规则林熙,也不能给她下药,还强行上她。

  潜规则,那也得让林熙自愿才行。

  老夏最看不惯就是这些所谓的领导,这副丑陋的嘴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77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