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别别再摸了受不了了/一洞双龙

“华夏五千年,中医的奥妙你们都没有参悟透,拿着人家西医那一套出来招摇撞骗,别跟我说西医怎样的好,我会用行动证明,西医那点过家家的技术,永远抵不了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中医!”

  

  刘子轩说完,直接潇洒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唉。”荣老叹了口气,眉头皱了皱一下想起什么,赶忙追到门口喊道:“你先去跟着外科的王志兵王主任学习,在二楼左拐第二个科室。”

  

  “行了,我现在就上去找隔壁大老王!”刘子轩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

  

  北林市人民医院是市区内顶尖得医院,里面的医生大多也都是一些权威的存在。

  

  一路走来,墙壁上一些医生简介看的刘子轩直想骂街。做了两台手术就敢说是专家,也真是没谁了!

  

  看着外科主任门牌,刘子轩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

  

  当刘子轩刚准备喊大老王的时候,却看到让他差点惊呼的一幕。

  

  只见,一名中年略有秃顶的男子倚靠在椅子上,一脸享受的模样,而他的办公桌的空档里却蹲着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孩儿,长相倒也算过得去,只是脸上的青春痘多一些。看样子年龄倒也不大。

  

  没有敲门声直接闯进来一个陌生人,差点让椅子上坐着的男子一泻千里。

  

  赶忙起身把腰带系好,随即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护士:“田护士,你的东西还没有找到吗?”

  

  “找到了找到了!”田护士错愕了一秒钟,赶紧接过话茬儿,假装在地上摸索了片刻,便站了起来,直接朝着外面跑去。

文学

  

  “你是谁啊?怎么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正是荣老让刘子轩所找的王志兵。

  

  刘子轩把门关上到了椅子前坐了下来:“大白天的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还怕我推门进来?”

  

  王志兵一听这话,眼眸里透杂着一抹赞赏的神色,他觉着刘子轩这么说,要么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要么就是看见了,当做没有看见。

  

  倒是一个挺上道的家伙!

  

  他说“你说得对,我又没做亏心事。”

  

  “是啊。”刘子轩摊了摊手,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那些东西喷在女的脸上能美容是吧。”

  原本王志兵还觉着刘子轩这家伙挺上道,却没有想到最后又说了这么一句,直接憋得他满脸涨红起来。

  

  眼神里流淌过一丝愤怒神色,质问道:“你想怎样?”

  

  “没怎样啊,就是希望大老王你以后能多多照顾我一下,毕竟是刚来这里实习的,人生地不熟,万一遇见谁说错了话就不太好了。”

  

  刘子轩一脸的玩味,相比较别人对他威胁,他更加喜欢威胁别人,因为那样的爽感……貌似会让他更有快感!

  

  王志兵脸上的阴狠神色转瞬即逝:“你是在威胁我?”

  

  “别说的这么明白嘛。”

  

  “好啊!你是实习生对不?那我以后绝对好好的照顾你!”说道后面照顾二字的时候,王志兵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可见他对刘子轩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被人撞破他与护士在办公室做那种龌龊事情,如果被传出去,那绝对名声大损,或许还得被开除。所以王志兵只能忍。

  

  不过,他心里暗想着,刘子轩一个新来的能有多大的背景呢,找个机会就可以让他滚蛋!

  

  两人正说着话呢,刚刚那个护士跑了进来,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王……王主任,外面来了两个闹事的家伙。有一个护工以及一个护士已经被伤了。”

  

  王志兵眉梢微挑,赶忙从里面站了出来,指着刘子轩:“那个……那个谁,你跟我一起去解决。”

  

  “小爷名叫刘子轩。”刘子轩说完便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手里捏着王志兵把柄,他倒是不敢怎样太明显的为难刘子轩了。

  

  三个人到了前厅,只见一些输液的病人都靠在了墙角,而中间位置则是躺着一个女护士,另外一个护工模样的男子则是靠在椅子边,嘴角还有血迹。

  

  之前门口的两名保安,手里拿着棍子站在一侧,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而他们中间则是围着两个大汉,一个光头,一个魁梧。

  

  光头大汉的右手手腕处还有着一只手铐,已经勒出了血迹,他搀扶着魁梧大汉,这名大汉脑袋上满是血迹,肚子上还有留着血。

  

  “你是医生?”光头大汉指着王志兵喝道。

  

  王志兵看着这样的场面双腿有些颤抖道:“是……是。”

  

  刘子轩倒是偷笑了起来,之前还有胆子和女护士在办公室里偷情,现在看到两个大汉倒是吓成了这副德行。

  

  不过最为好笑的是,这两个大汉刘子轩认识,就是当初在那个破旅店里觊觎唐语嫣美色的两个家伙!

  

  也不知道是巧还是巧呢?

  

  刘子轩站的角度,两名大汉恰好是看不到他的,所以倒也没有认出。

  

  这时,刘子轩眼珠子转了转,随即从一侧的前台上拿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在了嘴边。

  

  “赶紧带我兄弟去急救,否则老子今天砸了这破医院!”光头大汉嚷嚷道。

  

  王志兵愣了一下,看着光头大汉手腕处的手铐,手慢慢的伸进了兜里。

  

  没错,他想报警!

  

  可是光头大汉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把魁梧大汉放在地上,随即一把揪住了王志兵的衣领:“你想做什么?”

  

  “没……没什么。”王志兵彻底慌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流了出来。

  

  光头大汉猛地从兜里拿出来一把弹簧刀抵在了王志兵的脖颈上,冲着大厅周围喊道:“都特么给我听好了,谁要是敢报警,我就杀了谁!”

  

  “噗嗤!”光头大汉的刀子直接扎进了王志兵的腿上,一道血迹顺着刀刃便流了出来。

  

  “啊!”王志兵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这一下直接震慑住了大厅里的众人。

  

  而王志兵哪里还敢怠慢,嘶吼道:“赶紧救人啊。”

  

  就这样,旁边的几个护士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魁梧大汉的身边,然后把他放在了急救床上,朝着里面的急救手术室走去。

  

  “大…大哥,没人…没人报警了,先放开我行不,我先去包扎一下。”看着这一切都已经做好,王志兵颤颤巍巍的嘟囔道。

  

  光头大汉冷冷的瞥了一眼王志兵,直接把他推在了地上,然后转头看着后面的人:“还有谁是医生?”

  

  “这个是我们最权威的主任已经……已经受伤了。”之前与王志兵偷情的女护士小声说道。

  

  “我来吧,我也可以的。”刘子轩往前走了一步,故意把声音弄得有一些嘶哑。

  

  光头大汉倒也没有犹豫,直接拽着刘子轩的胳膊朝着手术室里面走去。

  

  等他们都走了,女护士赶紧跑过去扶起来王志兵。

  

  当扶着王志兵往包扎室走的时候,地上还留着一滩水渍。没错,这厮被吓尿了!

  

  手术室内,此时有着两名护士一名助手以及刘子轩,剩余的便是两名大汉。

  

  魁梧大汉被放到了手术台上,脸色苍白,也没了什么力气,话都说不出了。

  

  光头大汉指了指刘子轩:“别愣着了,赶紧抢救我兄弟。”

  

  “让他们出去吧,你给我充当助手就可以。”刘子轩往前走了一步,指着旁边战战兢兢的护士与助手说道。

  

  光头大汉迟疑一下,还未做决定,便听到刘子轩又说:“他们一个个都吓得手颤抖,让他们干活也干不了,与其在这里添乱还不如让他们离开呢。”

  

  光头大汉点了点头,用一副威胁的样子说道:“你们几个出去说话小心点。若是招惹来麻烦,我定要了你们的命。”

  

  护士和助手,连连点头,便飞快的跑出去了。

  

  眼下手术室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刘子轩走到了魁梧大汉的旁边,用剪子把他的衣服都剪开了,露出肚子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哈哈。”

  

  不知道为何,刘子轩突然怪笑了一声。

  

  光头大汉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听到医生笑,他哪里会乐意,当即到了刘子轩的跟前,猛地便伸出手准备去抓刘子轩。

  

  可是这一击他竟然落空了!

  

  只见刘子轩慢慢把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冲着光头大汉挥了挥手:“冤家路窄,咱们又见面了!”

  

  “是你?”光头大汉直接便认出了刘子轩,当日他们两兄弟被刘子轩暴揍,他们还想着找机会报仇的,可此时竟然到了眼前。

  

  只是……他们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刘子轩拿起手术刀在手里把玩儿了起来,脸上堆满了戏虐。

  

  而光头大汉心里却是‘咯噔’一声,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又见到了这厮,并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手里的刀子他并没有看在眼里,但是那抹戏虐的笑容却仿若无形的锯齿,在一点点割据他的心脏!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医生我不在医院,能在哪里呢?”刘子轩玩味的一笑,转而说道:“不过,这手术刀或许就不是救人咯。”

  

  光头大汉深深的看了刘子轩一眼,随即把目光看向了病床上躺着的魁梧大汉,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随即便朝着外面跑去!

  

  “还想走?”刘子轩眉梢微挑,只见他手掌扬起,那手术刀竟直接朝着光头大汉的小腿部位飞射而去!

  

  ‘噗嗤!’

  

  ‘噗通!’

  

  那手术刀锋利无比,直接穿透了光头大汉的小腿,让他没有站稳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

  

  刘子轩大步流星的到了跟前,直接把他拽了起来,说道:“想往哪里跑呢?”

  

  “放……放开我。否则你将会受到无止境的追杀!”光头大汉强忍着小腿处传来的疼痛感,咬着牙闷哼道。

  

  “嘭!”

  

  刘子轩一拳砸了过去,直接把光头大汉打趴下了,他直接从一侧拿过来一大把输液的管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光头大汉捆绑了起来。

  

  “哥是老中医,专治你这种吹牛逼,还特么的威胁我?也不知道现在你的处境!妈蛋!”

  

  刘子轩边说着,又走回了手术台旁边,看着奄奄一息的魁梧大汉,玩味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人体内部究竟是什么样子,要不要随便划几刀看看呢”

  

  “不要!”光头大汉看着刘子轩的举动,当下就急了。

  

  “为什么呢?”刘子轩摸着下巴:“你我并不是朋友,更何况当初还差点把我身边的小美女给那啥了,我现在只是划开他肚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瞅瞅,大不了再给他安回去就是了。”

  

  这叫什么话!

  

  把人家肚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在安回去?以为把电视机拆了,把里面的零件拿出来呢?

  

  光头大汉知道威胁刘子轩这一招并不好使,随即用一抹恳求的神色说道:“不要这么对待我兄弟,真要那么做了,估计他就死定了。”

  

  “我靠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刘子轩一下就不乐意了,说道:“我告诉你,哥可是神医来着,甭说划开肚子还能让他活,就是把他脑袋拧下来我也能安回去!”

  

  “啊?”光头大汉越听心里越痛苦。

  

  “你不信?”刘子轩歪着脑袋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直接拿起桌子上最大的刀子,然后到了魁梧大汉头的旁边,把脖子露出来,冲着光头大汉说道:“不信,我现在就切下来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我求求你了,不要啊!”

  

  光头大汉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哀求着看向了刘子轩:“不要,那可是脑袋,切了人真的就没救了。”

  

  “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哥俩不对,差点染指了您的女人,不过我们可以补偿。”

  

  “拿什么补偿?”其实刘子轩的内心在咒骂,补偿你妹啊,唐语嫣那个小妮子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补偿……

  

  “我们有钱,有让你一辈子赚不到的钱,还有金……”说道这里光头大汉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接着说:“还有金条,我都可以给你,千万要救活我兄弟。”

  

  刘子轩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下,他看得出,这光头大汉很在乎魁梧大汉的死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592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