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别吸那里边好嘛/小黄文+小说

 这个夏季便格外的不好过。

  或者说, 承阳的每个夏季都很叫人觉得十分的煎熬了, 学宫之中早早的便堆叠起来各式各样的扇子,一进去人群之中,便听见哗啦啦的晃动扇子的声音, 慕卿热的头疼,每次下课便溜,及至到了考试的时间, 需要来复习许多的东西,才不得不住到学宫之中。

  学宫自然有为诸位学子准备的住宿之处,只是慕卿以往不常来,然而床铺还是为他保留着,只是都堆叠了他人的物品,及至他说了来来住,同寝的人才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然而月收拾越乱, 最后只好几个人抱着席子站在门口说

  “你喜欢哪张床, 就选哪一张吧。”

  慕卿侧目看了一眼那凌乱的房间, 失笑道

  “我选了,你们呢?”

  便很无所谓的说道

文学

  “睡院子里啊。”

  这又不是说来讨好或者抱怨的的话,一进入夏季,此处的寝殿中便十分的闷热,于是学子们索性全都将席子搬了出来,铺在廊下通风处纳凉,到了晚间更是满庭院的席子, 一进去便是“玉体横陈”,只有寥寥几个人和慕卿一样还坚持睡在屋内,然而晚上开着窗看着外边的人玩闹,又觉得好笑,便有人说道说道

  “听说贵族的女子为挑选自己未来的夫婿,会特意在某位贵女的牵引下邀请才子们举办赏花会,我看倒不如什么时候悄悄将那些女子都引进来学宫里,全承阳的才俊可都在这学宫的院子里了,正好一览无余。”

  慕卿便笑道

  “这种一览无余,只怕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而看着庭院里谈天说地的学子们,又不仅叹道

  “只可惜这样的时间以后再没有了。”

  旁边的人侧目看着慕卿,心中也略略的有些遗憾,虽然慕卿并不常住在这里,但是众人还是很喜欢和他交谈,这是一件很叫人感到愉悦的事情,虽然慕卿话很少,但是他总是可以在你说话的时候,给到你想要的应答,以为和他是知己,但是他和任何人都是知己,所以反倒显现不出个人的特殊来。

  就好像是一碗水倒入湖中,虽然那湖中有你的一碗水,然而却对于这湖水来说,却已经是了无痕迹了。

  而这样想着,这次考试之后便不能够见面,果真是一件叫人感到分别惆怅的事情啊。

  这次考试,便算作他们这一届学子的结业考试,试卷是各位鸿儒特意写下的考题,并且交由圣上挑选最终的试题,而后再进行测试,及至批卷之后,成绩排名前十的学子会进入殿上拜见圣上,再来会被直接被排入各部当差,至于其余的人,便将其入学便会记录的宗卷全都搬到吏部去,而后根据排名,再来进行考量之后,为其安排去处。

  又或者再有其他各种安排,却和慕卿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测评好与不好,不会对他有什么改变,或者说,他的宗卷在考试之后,就被直接送回到了太子府内。

  而清湖却是连最后这次测试都没参加,便直接进入了公主府做了幕僚——这实在是叫众人始料未及,并且觉得简直是惊世骇闻了,毕竟,所有人都觉得并且期待清湖展露风华,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去了朝阳公主门下——

  这叫人完全无法相信,又觉得清湖肯定是疯了,才放弃大好前程不做,而去当公主的消遣,尽管都传说朝阳公主很有智慧和才能,倘若她是皇子的话,只怕今天的太子是谁,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倘若”,本身就是一个很没有什么意思的词语。

  而公主既然是公主了,无论是怎么样的公主,清湖跟着她,也是自寻死路,但是清湖却不以为意,果然每日便跟在朝阳公主身边了。

  于是在结业之后,众人簇拥着慕卿去做散伙的宴席,酒至酣时,便又纷纷开起了玩笑,说慕卿他们三个,在学宫的时候特立独行也就算了,结果到了结业考试,也都这么的与众不同,对包括哪些名门子弟在内都战战兢兢日夜难免的结业考试如此轻视,还真是叫人有一种怒从中来却不能发泄的郁闷啊。

  然而慕卿却只是微笑着,承受了这样的调侃之后,又听他们对未来的担忧,便说道

  “诸位倘若对未来的安排不甚满意,或许也可来太子府谋求一份差事。”

  “真的吗?!”

  “如玉说的话,肯定就是真的咯,并且好歹我们也是同修嘛!!”

  跟着太子殿下,那是很有前程的,尽管没有人会觉得这,但是借着一点酒意,于是纷纷都放纵起来,众人七嘴八舌,又非要压着慕卿给他们写引荐书来,墨水被喝醉的人晃得落了一地,纸张也散乱一片,慕卿被围着落笔写字,又无奈的说道

  “你们这些酒鬼啊,也就只能够来找我的麻烦,我写倒是无所谓,不过引荐书也只是一封引荐而已,果真要为殿下办事,还要看诸位是否真心而来啊。”

  “那是自然的咯。”

  已经醉酒的人倒在地上嘿嘿笑着,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人当真,更多的只是一种能够接触道太子殿下的兴奋而已,至于要不要真的去,却要好好的考量才是。

  毕竟历来都听说太子殿下严苛非常,在他手下做事固然不必担忧会被小人暗算又或者遭受什么身份地位上的轻视,但是相对于的,想要偷奸耍滑,却也是完全被摒弃的事情,又或者想要投机取巧来直接讨好太子殿下,却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毕竟除了从小就跟在太子殿下身边的慕卿,与一众和殿下一起长大的诸位名门子弟们,还从来没有其他的人可以得到太子殿下特别的青睐呢。

  是故非有强烈的志向又或者对自己很有信心,也不会前去自寻不快啊,但是倘若果真想要投靠太子殿下,那么也早有应对——或者说,慕卿会写这些引荐书,本就是得到太子殿下的示意,倘若有人毛遂自荐,那么就会有专门的人来负责安排事宜,甚至倘若表现很好的话,不需要等待安排,便可以前去自己心仪的官署做差事,这是借助太子殿下的便利,给出一个引荐书而已。

  因此在头一个人壮着胆子拿着慕卿给的引荐书来拜见太子殿下,并且成功的借由太子的名义,去了自己喜欢的官署去学习修行,并将这样的事情分享给旁人的时候,与慕卿一届的学子,都忍不住去翻箱倒柜的找起来那一夜慕卿写的引荐书来。

第104章 改造庭院

  慕卿在平民所在的学宫西门, 他的好友自然也是这些平民的后辈, 而所谓按照成绩来论,也是心知肚明的谎言,毕竟历来的前辈都已经证明, 那些好的地方都会紧着那些名门之后来安排,至于他们,只能够轮到别人剩下的职位罢了。

  除非你是惊艳绝伦的天才, 叫人觉得埋没了你会遭受天谴,否则就不要想审核的官员会偶开天眼觑红尘了。

  然而这几年来叫所有人都服气的天才,一个是谢瑾,本就是天生富贵,名门之子,另外一个便是清湖,这一位更妙,直接去投奔了朝阳公主, 而余下的诸位, 便都是归于常人一类了。

  最多只是常人中的聪慧, 然而还不至于叫那些名贵另眼相看。

  因此来说,与其等待未知的浅薄命运,倒不如主动去追求目前来说很光明的前途,投奔太子,无论如何,也比被安排到什么穷苦难忍的地方要好的多。

  夏日这样的季节,总是叫人格外的躁动的。

  太子府的水上亭内, 已经铺满了信件,不但是和慕卿认识的人,包括下面的学子,似乎都知道来找慕卿这么一个捷径,于是纷纷都来试探口信了。

  太子殿下看着那些信件,只看了两三封,便对慕卿说道

  “这些日子,不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本宫会派人处理这些信件,你不必出面,捷径虽然足够吸引人,但是不必叫人以为,这捷径是人人可以行走的。”

  慕卿便点了点头,虽然太子殿下授意他来写那些引荐书,只是为了收买这些学子们的心,但是当所有的人都来套交情的时候,这件事情便叫人觉得苦恼了。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足以叫太子殿下分出精神去培养的资本啊,慕卿在学宫里早已经摸清诸位学子的习性,过目不忘的天赋在挑选可用的人才之上倒是很有些妙用,被重点标注的名额早已经连同对方的档案被抄送到太子府内,接下来的时间,只需要等待对方上门拜访了。

  而另外一件事情是,虽然早已经说过太子府内不必为将来的太子妃做什么事情,然而到底是未来的太子妃殿下,总不能够真的置之不理,而与仲夏时节,日光几乎将万物都热化了,未来太子妃的侍女便趁着清晨薄雾还未散去的时候前来拜访,原是要替未来的太子妃殿下照看庭院,一并来为府内的说要添置什么物品,先前也来过好几次,只是慕卿要准备书院的考试,几乎住在学宫之内,后面结业之后,又连着几日暴雨,山上花枝被打击的七零八碎,又为避暑的缘故,慕卿便又在山上住了几日,自然也不知道太子府内发生的事情。

  而太子府内的人又格外的向着“自己人”,慕卿回来的时候,怕他多想,更加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和慕卿说这些事情,是以几次来访,彼此都没有见过面。

  这一日是因为有人往太子府内送来了一种特制的“冰席”,众所周知承阳是名副其实的夏热冬凉,夏季格外十分的不好过,诸如慕卿这样怕热的人,可以说是几乎要靠冰块或者,而这种“冰席”说是用雪域寒竹所制成的席子,能够保持很久的凉气,铺在榻上,再覆盖一层隔绝直接接触凉气的被褥,便能够十分舒适的度过这样的炎热的夏季。

  太子殿下却是不怎么感兴趣,只是说这种东西固然听起来十分的美好,但是却会叫人产生依赖,听说雪域草木生长十分艰难,这寒竹百十年才长成,运过来承阳也不过是支撑两三季便与平常竹席无什么分别,而已经习惯这样的凉气之后,那所谓的寒竹再被砍完了,而无以为继,到时候强行断绝这种冰席,只怕更加不能够忍受承阳的暑热了。

  这样说着,便叫对方也无言以对,然而到底还是叫人运来了,只是是让人直接往慕卿房间内安置,其余的地方依然照旧,并不做什么改变。

  往慕卿这里运来,也只是因为慕卿格外怕热,又有苦夏的恶习,到了夏季,既睡不好也吃不好,整个人好似要修仙辟谷一样,夏末时分就瘦成一道青竹了。

  而今倒是解决了难题,慕卿也没有多说什么,固然这种殊荣太过于显然,但是在被人议论和自己受苦之间,还是默默的选择了接受这样的安排。

  丈量尺寸的那一日的前夜,慕卿依旧在水上亭睡了一夜,第二日醒来便听说工人已经将那种冰席晕了过来,正在铺就,慕卿便也过去看了一眼,工人并不知道此处是谁的寝殿,只是看着屋内的装饰清净简洁,又听说太子将要有太子妃的事情,于是自然而来的便想到了是太子妃的寝殿,于是便说道

  “看着此处的装饰,完全没有别家女儿的华美娇软,反倒有一种冷清寂静的感觉,想来太子妃殿下一定是性情恬淡的小姐吧,听说太子殿下自己都不用冰席却特意为太子妃殿下装饰,果真是十分的恩爱了。”

  慕卿停下脚步,便没有往里面再走,听到这样的话不觉便有些尴尬,甚至连一旁的侍从都觉得不能够对视,只想要扶额而叹了。

  便又听见内中侍女充满惊讶的问话

  “你听谁说这是太子妃的地方?”

  那做工的人便说道

  “难道不是吗?我听我兄弟说他们今天也来太子府,是为未来的太子妃殿下的住处丈量尺寸,说是要进行改造,我还说正好到一处来做工了,但是现在发现这地方除了不像姑娘住的,其他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改造的嘛,又说怎么都没有看见我兄弟,正觉得奇怪哩。”

  那侍女便连忙说道

  “这真是差的太远了,这里可不是太子妃住的地方,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不过这些话不可再说,小心太子殿下知道了赶你们出去。”

  接下来声音又低了下去,便只听见了挪动物品的声音,与商量方位的声音。

  慕卿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侍从,有些意想不到的说道

  “太子妃竟然不和殿下住在一处么,而且派人来看院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从来没有听说这件事情,怎么就已经开始改造庭院了。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夫妻还没拜堂就先分居的事情。

  当然是很早的事情了。

  跟着的侍从也是心中分外的忐忑,面对慕卿的疑问,也只好说

  “是——说这件事情的您并不在府内,殿下说这件事情不需要吾等过多关注,是以也所以并未和您通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673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