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小说办公室里的强H/官场少妇交换

咸笙那样美丽的女子,除非她是男人,否则湛祯绝对不会放弃她,晋国皇室一窝子色鬼,也定舍不得为难她。

  她觉得自己果然是得了病,她太想要湛祯了,也太想为父兄报仇了,所以,开始产生了自欺欺人的幻想。

  她笑了笑,捏着针在手下的绣图上引着线,另一只手十分笨拙的扶着,道:“那就这样吧。”

  “您都为救湛茵公主废了一只手……她竟偏偏给咸笙迷住了,明明以前还夸您好看来着,真是喜新厌旧!”

  “一窝子狗东西。”清容冷冷道:“我倒是要瞧瞧,她还能跟湛祯似的,找个美貌男子嫁了不成。”

  翠秀附和:“那她这辈子只怕都嫁不出去了。”

  “明日太子府设宴,你给我准备的衣裳如何了?”

  “按照您的吩咐,未挑太亮的色,如今春日里,就寻了湖绿来。”翠秀嘴皮子好:“茵公主那样眼高于顶的色胚,都说您气质好,明日一穿,保管把那些姑娘都比下去。”

  “你说她会穿什么颜色?”

  “您说太子妃?”翠秀理所当然道:“她整日病恹恹的,何况皇后那么喜欢出风头,一定会让她亮一些的颜色,绝不会选这般浅淡的,只要不跟她撞色,你们就是各有千秋,绝不会沦为陪衬。”

  清容点了点头。

  太子府内,咸笙亲自将湛祯画的那些册子收了起来,当然,还有他从戚思乐那里偷来的参考书。

  一并塞入了箱子里。

  他让如意把屋内简单收拾一番,梳妆台上随意摆着首饰,又提醒她:“明日早上,便将安神香换成木檀。”

  “哎。”

文学

  月华很快拿了件红色衣裳过来,上方还坠着一些金饰,十分华丽,她咳了咳:“皇后给准备的。”

  咸笙失笑:“她……罢了,好生收着。”

  他也不好拒绝皇后,明日第一次跟诸位夫人们见面,这群女人估计都跟皇后似的会好好打扮自己的女儿,争取能跟他这个太子妃一较高下。

  但皇后哪里是省油的灯,按她的话说,好不容易娶来的儿媳妇,自然得好好出风头。

  “女人真是浪费。”耳边传来声音,湛祯走了进来,拦着月华摸了摸那布料,皱眉道:“整天比来比去,家里财库都要被你们败光了。”

  “你与我发什么脾气。”咸笙道:“是你母后弄得。”

  “出风头的还不是你。”

  “你当我愿意出这些风头,更何况,你这才能多少钱,就要败光了,你家怎么那么穷。”

  湛祯脸黑:“自不比南梁富庶,你们家若非过分奢侈,打仗怎么会输?”

  “都说了是因为秦韬架空皇室,父皇过分信任才会输的。”

  “那就早该把他杀了。”

  “我父皇是出了名的仁君。”

  “略。”湛祯凶巴巴的对他道:“都要灭国了,还仁君呢。”

  “你……你敢咧咧我!”咸笙拿枕头砸他,湛祯接过来,道:“总之,来了晋国不许那么浪费,明天把衣服上的金子拆下来,给孤做军饷。”

  “这是母后自己的钱!你敢拆?!”

  湛祯诡异的停顿一下,“那就过段时间再拆。”

  “你有本事现在就拆,不拆不是男人。”

  湛祯冷笑:“信不信今晚还弄你。”

  “好啊,你弄,不弄是狗。”

  湛祯想了一下皇后手里的家法,凶狠的冲他汪一声,逗得咸笙噗嗤一笑,他则拉开柜子翻找起来。

  “你做什么?”咸笙探脑袋,只见他从里头抽出一件湖绿色的裙子,举起来看了看,朝他丢过来,道:“穿这个,配你。”

  “……淡了点。”

  “都成亲的人了,还想勾引谁呢?”湛祯说:“就这个。”

  “那母后那里……”

  “明天孤不在家,她打不着。”

  一大早的,窦嬷嬷就过来张罗了, 倒也没弄出动静, 没人来跟咸笙讲,他就窝在床上继续睡。

  湛祯精力旺盛, 咸笙一次下来却至少要三四天走不动路, 但哪怕吃不到嘴里, 每晚也没见他少占便宜。

  尽管他仍然好像很委屈。

  咸笙迷迷瞪瞪刚醒一点儿,就感觉脖子里好像有虫子咬, 他软绵绵推了推,湛祯老实退开,抚着他的头发没有再打扰。

  咸笙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长相凶恶的大狗。

  明明看上去很有攻击性, 却出乎意料的乖巧听话。

  他便仰起脸,轻轻亲了亲他的下巴,“几时了?”

  “卯时刚过。”湛祯拉起他的手在下巴上蹭, 咸笙便顺势摸了摸,眼睛眯缝着还没睁开, 就浅浅笑了开。

  不知道为什么, 他很喜欢湛祯的下巴, 那里的弧度很好看, 线条流畅而坚毅,连接着凸起的喉结, 莫名叫人十分心动。

  他忽然情动, 凑过来吻湛祯, 意料之中的被他搂住欺负了一番。

  自己送上门的, 咸笙便由着他了,好一会儿,湛祯克制的把他搂在怀里,低低道:“身体要赶快好起来。”

  要赶快好起来啊,咸笙经常听到这句话,每次听到都心里酸酸软软,他点点头,用力拱了一下湛祯,故意道:“好了也不天天给你弄。”

  “又不只是为这个。”湛祯说:“孤还想带你出去玩呢。”

  提到出去玩,咸笙就精神了。

  本来说好元宵节让湛祯带他出门的,结果为了躲掉跟皇后泡澡,害自己躺了小半个月。

  但这件事也不能怪湛祯就是了。

  他很快爬了起来。

  如今天气转暖,屋内的炉子纷纷被挪了出去,只剩下一个大的,咸笙钻出来,让月华把皇后那件衣裳拿过来,结果湛祯抢先一步下床,揪着昨日挑好的走来:“出嫁从夫,孤让你穿什么,你就得穿什么。”

  咸笙不得不提醒他:“我会告诉母后,是你让我这么穿的。”

  “说就说。”湛祯说罢,伸手把他抱下来,亲自帮他将裙子给他穿上,笑道:“孤还是第一次给人穿衣裳。”

  “喜欢吗?”咸笙说:“要是喜欢,以后日日都让你穿。”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吻,湛祯将上身的短袄套上他的手臂,因为怕他觉得冷,又在外头弄了件夹棉比甲,道:“今日不算特别隆重,也就一起吃个便饭而已,你不用太紧张。”

  咸笙才不紧张,但他还是一笑,顺从道:“好。”

  湛祯第一次给人穿衣裳,墨迹了半天,又扯着他来到梳妆台前,心血来潮要给他梳头发。

  他要怎样便怎样,咸笙老实的很,只偶尔被扯痛头皮才要抱怨一声。

  湛祯原本给他梳头就很小心了,一听就更小心,谨慎的拿手指扒拉微凉的发丝,确定没结再梳。

  湛祯做雪雕手极巧,弄发型却着实不怎么样,本来还想弄点花样,最终只给他在脑后挽了个球,他揪着那球,从镜子里看咸笙忍俊不禁的表情,也不觉得自己笨,又拿手来将他鬓角的碎发全弄上来。

  皇室有规矩,女子妆发要庄重,干净,这第一点就是脸边不可以有散发,要把整张脸完全露出来,脸大的也不能遮。

  咸笙头发太多,并不能完全束住,湛祯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只素净的玉簪固定好那个球,球体上还垂下很长的头发。

  明明已经十分简单了,他还是有些不满:“怎么生的这般好看,今日就不要上妆了。”

  “那么多人,不好素容,我妆淡一些吧。”

  这就触及到了湛祯的知识盲区,只好换月华上场,他站在一边儿摸着下巴看,若有所思的观察月华的动作,很快又跃跃欲试要上手:“我来,我知道这个怎么用。”

  他拿起拿盒唇脂,蘸在指尖,认真的在咸笙嘴唇点,咸笙抿嘴忍笑,结果对方还是手指一抽,点到了嘴角去,他受不住,伸手推他:“好了,不要闹我了,快去军营。”

  “这个唇脂太亮,要再淡一些。”

  “知道了。”咸笙没好气:“我会自己换的。”

  不过是跟一些女子见面而已,他居然磨磨唧唧耽误这么长时间,金银都不许戴。

  月华好笑道:“殿下真是孩子气。”

  可不么,活像偷偷藏起烙饼怕人知道他有的小狗。

  湛茵素来喜欢热闹,不过她不爱打扮,但今日情况特殊,还是给皇后按着穿上了漂亮衣裳,并戴上了金饰。

  她觉得自己就像那糖葫芦架子,不过身上插得都是金贵物罢了。

  她浑身不舒服:“我又不想做太子侧妃,做什么要跟嫂嫂抢风头。”

  “凭你?”皇后说:“脸上再糊十层金泥也抢不了她的风头。”

  湛茵十分郁闷。

  她不说话的时候还有几分公主的样子,皇后便道:“今日设宴最多只许说五十句话,自己斟酌着,多说一句,回去就禁足一日。”

  湛茵顿时头皮炸了:“娘啊……”

  “从现在开始计数。”

  “……”

  皇后的车辇浩浩荡荡,足足比别人大了好几圈儿,到地方的时候,太子府刚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清容。

  她妆的亮,穿的却很淡,两者相映,显得脸就十分美丽,湛茵眼睛亮了一下,想上前夸两句,想到自己只能说四十九句话了,不能浪费,便忍住了。

  她不夸,自有人夸,一群莺莺燕燕很快陆续感到,她们都知道清容是太后身边人,自然上赶着巴结。

  湛茵嘴皮子发痒,也想跟她们说话,但一旦说话要计数,她就觉得说什么都是浪费。

  有几个姑娘想过来给她攀关系,见她不管说什么都点头,又觉得到底是嫡公主,身份太高,大抵不屑与人交谈,实在尴尬,就又奔着清容去了。

  清容言笑晏晏,被关注残疾的手臂也未见变色,有人道:“听说是为了救茵公主,清容真是舍己为人。”

  清容半真半假道:“其实是我惹怒了秦易。”

  “你这般气质,能做出什么惹怒秦易的事?”

  又有人看了端庄的湛茵一眼,道:“可茵公主也不像会惹怒秦易的人呀。”

  “听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清容眸光流转,道:“阿茵以前十分活泼,今日不知怎的,突然冷了?”

  有闺秀憋屈道:“怕不是觉得我们配不上她的身份。”

  “还有太子妃,这可是在她家,怎么还不出来?”

  那厢,皇后已经开了口,想是有人有同样的疑问:“太子妃身子不好,还在收拾,本宫这不是提前过来了么?难不成以本宫的身份,还招待不起你们?”

  一干人纷纷告罪,表示没这个意思。

  各位夫人纷纷遥指自己的女儿给皇后看,后者眯着眼睛扫过清容,又看了一眼孤零零的湛茵,笑道:“看这群孩子,就像看到看到当初的我们。”

  她们开始唏嘘短叹,追忆往昔。

  湛茵独自坐在梅花树下的小凳子上,别人不知道,她心里清楚的很,母后早先就派人去拦了路,不许嫂嫂那么早出来,要等这群人都互相争奇斗艳完了,再来压轴。

  她闷闷揪着花瓣,身边忽然来了人,是清容,她笑了笑:“皇后让你禁言了?”

  湛茵活像见到知音,用力点头,完了又摇头。

  不算禁言,她还有四十九句话没说呢。

  “我陪你吧。”清容道:“太子妃今日看来又要出尽风头了。”

  湛茵十分高兴的点头。

  清容瞥她,道:“我今日是不是穿的淡了点?”

  湛茵摇头,对她竖大拇指。

  清容读出来这小色胚在夸自己好看,没忍住笑了。

  因为她的带动,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清容见状,道:“不过哪怕是我与太子妃,还是相形见绌了。”

  “太子妃来了!”

  身后传来动静,众人纷纷转脸,湛茵更是一个机灵跳了起来。

  清容转头,身边人太多,她被挡住了视线,等了半天,身边都没动静,她随口拉回身边人的注意力,道:“我就说吧,她可是国色天香……”

  至少,会有一个人接口:你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她相信这里头会有人说这种话。

  那么她就相当于与咸笙站在了同等的高度。

  憋了那么久的湛茵终于说了话:“何止相形见绌,你连她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这句话身边几个都听见了,纷纷都为清容尴尬起来,但在此时,她们偏偏说不出反驳的话。

  清容豁然站了起来。

  咸笙已经走下长廊,他穿的淡,妆的也淡,但实在生的太好看,哪怕是这种淡衣裳,也足以艳压全场。

  裙摆随着动作像荡漾的水波,长发也在轻轻晃动,简洁而高雅,他脸上带笑,不会让人太过疏离,但也并不亲近。

  哪怕款款走来,温声软语,也像极了无法采摘的高岭之花。

  “浓妆淡抹总相宜。”湛茵吧啦吧啦开口:“我嫂嫂当之无愧天下第一美人。”

  咸笙不是很能懂女子们攀比的小心思,他最后一个过来,便有些歉意,来到皇后身边,轻声告罪:“昨日喝的药有瞌睡作用,故而起晚了。”

  江夫人率先摇头表示无碍:“我还当上回将军是夸大了……”

  邱夫人也道:“我也以为丞相……”

  齐太师的夫人道:“哎!那个老东西,我就知道他又死要面子,大家都说好看,就他说一般!”

  皇后心里美了,笑眯眯道:“好了,都坐吧。”

  这边摆了流水席,菜盘子放进水里,顺着飘下,水里还撒了梅花瓣,估计怕菜放进去冷了,不知有什么机关,水居然是热的,微微冒着热气,有人隔着氤氲的热气看咸笙,瞬间觉得这里跟仙境似的。

  按照身份,湛茵美滋滋坐在了咸笙身边,一侧则是清容,她看着咸笙轻描淡写的表情,一方面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好看,一方面又难以忍受他居然跟自己穿了同色的衣服,她抬手拿筷,忽然听身边湛茵没头没脑:“咦,今天清容跟嫂嫂穿了一样的衣服呢?你们俩心有灵犀吗?”

  清容的脸顿时像裙子一样绿。

  皇后瞥了她一眼,她方才就注意到了咸笙没穿她安排的,但阴差阳错帮湛茵出了口气,也算舒坦了。

  尽管湛茵这丫头根本没发现自己方才被孤立了。

  清容吸了口气,笑着对湛茵道:“不是说皇后让你禁言了么?”

  湛茵的眼珠子恨不得都黏在咸笙身上,她没理会清容,咸笙却有些好奇,侧头问她:“怎么惹母后生气了?”

  他的语气就像宠爱妹妹的兄长,温温柔柔,却把湛茵美得不行,“不是的,母后说只让我讲五十句话,我不想浪费,所以才不跟别人说话。”

  她讨好着咸笙:“我想全部用来跟嫂嫂说。”

  “……”

  全场都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但看一眼异常沉默的清容,又不由的纷纷释然了。

  屋顶上,湛祯面无表情的躺着。

  隔离湛茵,迫在眉睫。

  往年在南梁, 咸笙也不是没跟姐姐妹妹们一起聚会过, 毕竟他对外一直都是女孩子。

  故而此刻面对一干女眷, 咸笙也算得心应手, 他记忆力极好,过耳不忘, 听谁说了点儿什么都能记在心里, 故而面对一干女子, 也并不怕没有谈资。

  何况他身子不好,哪怕有些说不上来的, 也能表示常年闷在屋里, 不能外出的缘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674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