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脚交春水荡漾/老板办公室里直接做

北山医院又醒来一位病人,秦川亲自给江瑜做了检查,问他在梦中发生过什么事。

然而那VIP病房的警察,却说病人是嫌疑犯不能让医生问话,还在他确诊没什么问题之后,将秦川请了出去。

秦川见他对病人的态度,不像是警察对犯人,倒像是老鹰护着一只小鸡。

不过只要病人醒过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秦川回了办公室,将外衣挂在衣架上,就坐回桌前,将《古灵学院》这本漫画书翻到最后一页。

这本书是在那辆旅游车上发现的,书上没写名字。

大致的内容是神秘的古灵学院开学了,学校发给了主角一张古灵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主角因为高考失利,又不想复读,只能进了古灵学院。

却发现,这所学院,竟然是一所奇异的修仙学院。

只不过还没开学,就无缘无故有学生失踪,古灵学院的学生和老师们还有主角,为了寻找这些失踪的学生,经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最后终于找出了线索,因此引出了一段古灵学院的陈年往事。

这是一本主打玄幻的修仙漫画,漫画中千奇百怪的法术,剧情大都一笔带过,没什么道理可言,很难细究。

秦川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忍着犯困,将这本无聊至极的漫画书看完,他将书扣在一份报告上,这份报告刚被院长偷偷的扔进了垃圾桶,就被秦川捡了回来。

他给自己打了一针辅助类制幻剂,指骨敲了敲报告书,眼睛盯着墙上的挂表。

现在很少有人用这种老式挂表,长长方方的挂表,摆钟摇摇晃晃的,哒哒哒地走着。

他戴上耳机,用手机放了一首歌,闭上眼靠在椅子上,等时针走到午夜十二点,摆钟忽然哒哒哒响了三声,他眼神便瞬间黯淡了下去,头一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经历过多番尝试和无数临床研究,他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与‘死界’沟通与交流的方式。

利用制幻药物,辅助催眠术,潜意识中,制造一种自杀的幻想,当人的意识死亡,灵魂就会进入‘死界’。

或许是因为他曾经进入过那个世界,也或许是因为他特意训练了自己很多年,每晚他都放那首曾经让他醒来的歌,才能入睡。

而一旦这首歌停下,无论几点钟,他都会马上苏醒过来,这首歌,似乎跟他的大脑神经产生了某种特殊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秦川沉甸甸的抬起了头,他看了看熟悉的办公室,幽幽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虽然他一直在寻找‘死界’,也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曾经看到的世界,并不是梦境,然而他没有一次成功过。

所以院长看不上他的报告,根本无可厚非,他自己也觉得,或许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再进入‘死界’了。

毕竟,他不会真的为了进入‘死界’而自杀。

文学

他将手机放进兜里,习惯姓的带着耳机出了门,他还有几个病人,今晚要例行检查。

大概是最近新闻报道上说登陆刮台风,近日来频频大雨,尤其是今晚,雨下的特别大,走廊忽然停了电,医院不能停电,发电的呼吸机震颤器都是救命的,所以一般大型医院,都会有备用发动机。

可是今晚医院不知为何,却迟迟不肯来电,而且医院的值班护士居然玩忽职守,不知道都去了哪儿。

走廊上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趴在病房门前,他穿着一身校服,看起来是个高中生,小心的推开门,透过细细的门缝往屋里偷看。

秦川冷着脸走过去,拍了他一下肩膀,那人吓了一跳,回头看向他,就这一眼,秦川错愣了一下,这人好像是一直在昏迷的孟丞。

不过走廊太黑了,秦川也看不清,喊道:“你是谁?在干什么?”

没想到那人看见他却转身就跑,见他做贼心虚,秦川立刻跟了上去,“你跑什么?站住!”

那人慌不择路的跑上天台,秦川也跟到了天台,就看到一道黑影,从医院天台直接跳了下去。

秦川大半夜的惊出一身冷汗,他顾不上漆黑的医院大楼,又连忙往下跑,心想天台下方是草坪,就算有缓冲,可是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也肯定活了了。

早知道之前就不该追他的,秦川有点后悔,不过谁能想到追个贼还能把人追跳楼?

下楼之后,秦川有点迷茫,他前前后后找了两圈,那个跳楼的人,居然不见了,草丛中忽然窜出一只黑白杂毛的胖猫,跳到他前方一个白发老婆婆跟前。

“你见过我的孙女吗?”拄着拐杖的老婆婆问他。

那胖猫着急的拱着老婆婆的腿,喵喵的叫唤着,老婆婆用拐杖敲了敲,把猫推开了一些,说:“等会儿,等我找到孙女儿再喂你。”

秦川四处看了一眼,说:“没有,您孙女长什么样?”

“她是个很听话的孩子,穿着粉色的裙子,扎着两个小辫子。”

秦川心想马路上十个小女孩抓出来八个,大都是这幅打扮,他又问:“她爸爸妈妈有人在吗?”

“没有,只剩我们祖孙俩了。”

“这样吧,您先等会儿,我去保卫室,帮忙调取监控找人。”

“谢谢,你真是好人。”

跳楼的人还没找到,还要帮老人找孙女,秦川心中记挂着那个贼,从保卫室调取了监控,心不在焉的看着监控画面,却忽然惊恐的发现,监控中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还有一只猫对他喵喵叫。

却唯独不见了那个老婆婆。

那长得像孟丞的贼,那莫名消失在监控里的老婆婆,难道都是假的?

这件事发生过后,秦川立刻冷静的请了两天病假,是他给自己打的致幻剂出了问题,导致他现在神志不清?

他猜自己可能是因为致幻剂打多了,神经出了点问题。所以秦川回了家,什么都不去想,倒头就睡了一觉。

醒来后,秦川想着这些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到底是他神志不清,还是说,他已经进入了……死界?

然而这种古怪的事儿,他自己也说不清。

第三天,秦川上班,没有发现医院里有任何异常,调皮的小护士,威严的护士长,还有各床的病人,都跟平日里相差无几。

果然,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他只离开了两天,去查房的时候,就发现医院里多了一些人,显得有些拥挤了,不过他也没在意,医院嘛,本来就是整天人来人往的,谁还不生个病呢?

只是原先孟丞的病床上,居然躺了一个老人,让秦川颇为奇怪,只见老人头上包着纱布,正在大声的唱着歌,这嗓门,幸亏房内其他病人都是植物人,不然得集体起床揍他。

“大爷,您什么时候来的?原先这床的病人呢?”难道是孟丞这两天醒了过来,换了病房?

“这是我的床!”大爷停了歌,有点生气的说。

“我知道,我是问原先的人呢?”

“这我怎么知道?我一来就住这儿了。”

秦川只得转头去问护士,奇怪的是满医院的护士,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这样一位病人,他又问孟丞去哪儿了,医院的人都说没见过。

这是秦川的病人,自然他最上心,召集医院的医生去找,奇怪的是监控都没有孟丞外出的画面,他却凭空不见了。

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

经过三楼骨科病房的时候,忽然听到病房里传来争吵的声音,秦川探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两个身穿病号服的人在医院抢病床。

真是罕见,医院的病床不都是医生分配的吗?哪有病人自己争抢的?而且还挣得脸红脖子粗的,这精神抖擞的劲头,秦川觉得他们比医生都健康。

“你好,我是医生,这病床怎么回事儿?”

秦川穿着白衣蓝褂,带着淡淡的细匡眼镜,一副医生的打扮。

一过来,就见其中一个女人指手画脚的说:“终于见到医生了,这什么破医院,喊人都没人管!你来了正好,我跟你说,我一直住在这床上,已经住了半年了,这个人今天忽然过来抢我的地方,我当然不给,给了他我去哪儿?”

秦川看她手舞足蹈的激动模样,实在觉得她精神过了头,这怕不是骨科病人,这是患了狂躁症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68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