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浪一点|快穿好棒 啊快一点

老何做梦都想睡了白玫瑰。

一个星期前,老何以前的同事求他,他同事的儿子曹阳与儿媳妇白玫瑰要来市里上班,求他能不能在他家暂住一段时间。

老何今年五十了,和前妻离异以后,无儿无女,但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他自己一个人就住一间,闲着也是闲着,便欣然答应了。

曹阳老婆白玫瑰呢,今年25岁,老何见过多次,那真是长的一个水灵,是一名售楼员。

 文学

白玫瑰五官清秀,眉目含情,是那种能让任何男人瞧上一眼都忘不掉的模样。

那就是极品尤物。

白玫瑰全身的肌肤像是鸡蛋清一样湿滑,丰满的翘臀,盈盈一握的蜂腰,嫩白的大长腿一走路带香风。

尤其是她那饱满的酥胸一颤一颤的,感觉几乎要将她穿的白色职业衬衫给撑爆,老何每次看到都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

虽说他们夫妻是老何的晚辈,老何按道理不应该对白玫瑰有想法,但和这么一个极品少妇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想都不行。

只不过他们一住进来,老何异常的懊恼,彻底被他们给整的邪火乱窜。

因为从这两小口搬进来之后,几乎每个晚上都疯狂的做那种事情,他们的房间就在老何隔壁听的清清楚楚。

今晚夜里,老何起来上厕所,发现他们没有关好门,走过去一看,竟然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办事。

白玫瑰诱人的娇躯以及她张着小嘴娇喘的模样,都被老何看了个明明白白,白玫瑰的身子,绝对是老何这辈子看到过最完美最诱人的。

让老何更想不到的是,整个过程都是白玫瑰在主动,一直不停的向曹阳索取。

看着白玫瑰疯狂的举动,老何能清楚感受到白玫瑰内心的渴望,老何裤裆立马就起了强烈的反应,也想和白玫瑰做。

“啊……老公……使劲……”正当老何看的过瘾呢,听见白玫瑰一声嘶吼,猛的骑在曹阳身上,浑身的肉浪翻腾。

“老婆……不……不行了……”曹阳瞬间缴枪了,整个身体都缩水了。

“又……又泄了?”白玫瑰生无可恋,一下子倒在床上,满脸的浪潮未退,翻翻白眼。

“这就完事了吗?”老何真替曹阳叫屈,守着这么一个极品尤物不能满足她。

“老公,还能不能再起来,我受不呀。”这个时候白玫瑰坐起来,眼里都是浪情的又道:“老公,我们再来一次。”

“老婆,真的不行了。”曹阳无奈的指了指下面说道。

“老公……你行的,你很厉害,我给你刺激刺激它……”白玫瑰说着,一口下去,曹阳吱哇一声。

老何看的一夹裤裆,不过曹阳那方面实在不行,不论白玫瑰怎么挑逗,他都全无反应,白玫瑰满脸的失望透顶。

老何在外面看着都觉得心疼万分,他虽然五十了,但平常锻炼,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身子骨可比曹阳好多了,下面也要比曹阳的大很多。

如果白玫瑰能让老何搞一把,老何相信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

正想呢,白玫瑰貌似没过瘾,又失望的看了曹阳一眼,就把娇躯靠在床头,抬起玉腿,一只手向着身下伸去……

白玫瑰一边自我安慰,还一边娇喘着:“老公,我好舒服……”

白玫瑰声音听起来无比的销魂,更让老何感受到白玫瑰对于满足的渴望,她绝对是一个需求非常大的女人。

可曹阳在一旁除了尴尬的讪讪一笑,一点反应都没有了,似乎习惯了一样。

老何瞪大了眼睛,暴殄天物啊,这么一具绝美的白体摆在面前,你还能淡定自若的玩手机,真是浪费。

老何离异之后没有碰过女人,根本受不了这种刺激,满脑子都是想帮帮白玫瑰这个尤物,让她尝尝真男人的味道啊。

更要命的是,这两小口以后就经常不关紧门做这种羞羞事,让老何实在忍受煎熬,口干舌燥。

看着这一切,老何就像是魔怔了一般,满脑子都是想怎么睡了白玫瑰,甚至开始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和白玫瑰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对于有准备的人呢,机会说来就来,没过几天,竟然有了。

周一的早上,白玫瑰做好了饭,老何看见她丰盈的翘臀扭来扭去,又浮想联翩。

“何叔叔,公司领导要我陪着出差几天,我不在的这几天麻烦你照顾我老婆。”曹阳态度很是诚恳。

“阳阳,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老婆,我就当她是自己儿媳妇一样,安心的出差去吧。”

老何这时的心思却完完全全都是曹阳出差之后的想法,那不就只剩下他和白玫瑰俩人在家了嘛,似乎是个很好的机会。

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屋檐下,白玫瑰还那么渴望男人,脑海里又冒出她的娇躯。

下午的时候曹阳就离开了,真是如胶似漆的小两口呢,曹阳又和白玫瑰来了一次。

大白天的老何不能近距离的去瞅瞅,但老何看着白玫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娇容,就知道曹阳估计又是和往常一样,没几下完事。

“老公,你回来的时候先给我打电话。”白玫瑰说着也不避讳老何在客厅,直接在曹阳脸上亲了一下。

“嗯,知道了,老婆,在何叔叔家要听何叔叔的话。”曹阳拉着行李箱,捏了捏白玫瑰的俏脸走了。

在曹阳离开的几天里,老何就再也忍不住,故意的接近白玫瑰,对她透露一些老年人其实也很寂寞,他那里很强大的话语。

面对老何的举动和话语挑逗,白玫瑰总是回避,完全不搭理老何,搞得老何很郁闷。

老何眼瞧着这样下去不行啊,有天晚上老何故意只穿着一个短裤出来,让白玫瑰看到他的下身有多雄伟壮丽。

可得到的却是白玫瑰的白眼,还一脸嫌弃的对老何批评教育。

说他身为一个长辈,应该自重的话,老何听到白玫瑰这么说,老脸通红,羞愧难当呀,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几天以后的一个中午,老何出去遛弯回到家,眼前的场景,让他彻底的愣住了,竟然看到白玫瑰和一个男人在房间里亲亲我我。

老何以为这是曹阳回来了,可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肥头大耳。

我靠,白玫瑰这不是出轨了吗?

老何非常的愤怒,真想立马跑过去,狠狠打那个男的一顿,但就在老何想冲过去的时,猛然停止了。

灵机一动,一念至此,老何浑身火热了起来,赶紧拿出来手机,看着他们亲热的正厉害,就偷偷的把这一切都给拍了下来。

等老何拍完,哼着曲儿悄悄的离开,算是手里有白玫瑰的把柄了。

直到晚上才回来。

“何叔叔,你回来了,厨房里有我炒好的菜,你热一下再吃吧。”白玫瑰这几天对老何的态度非常不好。

说话都高傲的像只孔雀,说完也不等老何回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白玫瑰穿一身薄丝睡衣,看着很诱人。

隐隐约约都能看见里面,尤其是她现在交叉着双腿,往前探着身子,那胸口的白皙饱满都半露着,真大,真软啊。

老何想着下午她的身子刚被别的男人玩过就相当的来气,老何愤怒的同时,下身也跟着火热起来。

老何并没有去吃饭,而是主动来到白玫瑰跟前往胸口里看了一眼道:“何叔叔不饿,在外面和别人吃饭了,小白,我有件事情想给你说说啊!”

“什么事情?”

白玫瑰皱了皱眉,故意躲了一下身体,眼神余光中充满着敌意,还有一丝丝的厌恶。

老何还是轻笑一声说道:“我想给你看个视频,只不过吧,有些不好意思给你看,视频里的女主角好像是你呀。”

说完话,老何就故意挪过去,紧挨着白玫瑰,然后老何的大手摸在了她那又白又嫩又滑的大腿上,那感觉直接把老何刺激得浑身发烫,这手感也太好了吧。

“何叔叔,你摸我大腿干嘛?”

白玫瑰哪会想到老何这么大胆,她吓得尖叫一声,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何叔叔,你为老不尊,老不正经,你对的起我公婆,我老公吗?”

“小白,那你这样做,对得起曹阳吗?”

老何直接拿出视频打开,当白玫瑰看到那段视频后,她整个人都惊呆了,惊慌失措,吓的都花容失色惊呼道:“你你你……你……哪里来的视频?”

看着白玫瑰六神无主的窘态,老何暗暗的在心里冷笑不已。

“你别管我视频哪儿来的,你公婆求我照顾你,我那曹阳大侄儿也没有对不起你吧,可是你为什么要出轨呢?”

听到老何这么说,白玫瑰彻底的慌了,她连忙抓住老何的手摇头很害怕的道:“何叔叔,这……这是一个误会……”

软软的手,抓住老何的手,老何都感觉特别的刺激,白玫瑰还一股股的体香弥漫开来。

“小白,你看看我是不是瞎子?你还没有出轨吗?”老何义愤填膺的说着。

“何叔叔,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出轨。”白玫瑰慌张看着老何,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不是真的,那好啊,那我就发给曹阳看看,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背叛他的。”老何一脸正气的说道。

并且说着呢,打开了微信。

“何叔叔,千万不要,你是不是……要什么报答……”白玫瑰吓坏了,小脸惨白,视频绝对不能让曹阳看见啊,那得离婚。

“你出轨了,你得给你老公解释吧,你问我有什么要求干吗?”老何心里巴不得现在立刻就地正法她。

“何叔叔,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件事情真的是个误会,你想要什么……”白玫瑰见老何态度强硬,害怕了。

因为激动她胸前的柔软也一颤一颤的,看着老何眼睛立马就直了。

心想着也该是时候说了,有把柄在手里呢,道:“小白,既然你这么说了,何叔叔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想让你像对曹阳那样对我,你明白吧?”

说完,老何心脏都快蹦了出来,这是他活了那么大,第一次对女人提出这种条件,还是以前同事儿子的老婆。

但老何实在没有办法,谁让白玫瑰那么吸引人呢,这么有诱惑啊。

“何叔叔,你太过分了吧,我都能当你儿媳妇了,你!”白玫瑰一脸的不可思议,心里恨不得踹老何几脚。

而老何现在老脸通红,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干脆厚着脸皮道:“小白,谁让你长得那么性感呢,而且,你可是有夫之妇,还偷情呢,偷一个是偷,偷两个也是偷,我这里你也能感觉出来吧。”

y^b

老何说着站起身来,向着白玫瑰靠了过去,她娇嫩的身子就在眼前,老何真想立马扑过去,压在她身下。

“你可是我叔叔啊,不要想些离经叛道的事情,再说,我根本就没有陪那个男人睡。”白玫瑰赶紧和老何拉开距离。

“小白,有视频为证,你敢说视频里的男人不是你的情夫吗?”老何有些生气了,被拍了视频还嘴硬。

“何叔叔,实话告诉你吧,那个男人不是我的情夫,是我们售楼处的经理,他知道曹阳跟着领导出差了,所有来找我,视频上也有啊,我们并没有干什么,没有对不起曹阳。”

白玫瑰犹豫了片刻说道。

我靠,老何真生气了,没干什么,你们搂搂抱抱,亲亲我我,还算没有发生什么啊。

紧接着,白玫瑰怕老何不信,还拿出来了她和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老何看完,也算有些释然了,都是那个男人逼迫白玫瑰的。

“何叔叔,这回你相信了,让你提条件我怕曹阳误会,可是你呢,你却想要睡我,你这太欺负人了吧。”白玫瑰见老何愣住,立马就言辞锋利道。

“行啊,既然你觉得无所谓,我就发给曹阳。”老何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呢,岂能让她欲擒故纵的给唬住。

“何叔叔,不要发,千万不要发,我求你了好不好?”老何的话让一直假装镇定的白玫瑰一下就露陷了。

“呵呵,小白,害怕了?”老何看着她跳跃的酥胸,在激烈的颤抖着。

“你可是我们的叔叔啊,你这样逼迫我让我怎么给曹阳交代,再说了,我们年龄相差那么多,我们怎么做的来呀。”

老何心里非常的不爽,我靠,还嫌弃老子老呢,紧接着,老何态度变得十分强硬。

“小白,既然你不愿意,嫌弃我不中用,那我现在就只能把这视频发给曹阳,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老何说着就找到曹阳的微信,白玫瑰眼瞧着老何就要发了,瞬间吓得脸色大变。

“何叔叔,您别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白玫瑰一脸生无可恋的央求道。

老何闻言浑身一震,激动了起来。

双眼盯着白玫瑰诱人的身子,尤其是白皙膨胀的胸口,直接让老何下面就有了强烈的反应,一股股的炙热。

“小白,你确定真的答应我了吗?”老何说着关掉了微信,说话的声音略微颤抖。

“是呀,何叔叔,你不高兴吗?”白玫瑰看见老何关掉微信对话框,算是松了口气,不过面对老何她还是无比的害羞和紧张。

看了一眼老何又怯生生的继续说道:“何叔叔,你想怎么来?”

这几天白玫瑰也是发现老何的东西很实诚,尤其是现在低头羞羞的说着,她都看见老何那里有了反应。

“我保证比曹阳厉害,要不你先把衣服给脱了吧。”

老何靠近了白玫瑰,她的身体太香了,眼神冒着光看着她的身子,虽然老何说的话,实在有点太龌龊,但他根本忍不住啊。

其实老何现在想立马把白玫瑰给扑倒,直接睡了就完事,但看了那么多天她的身子,不好好的享受一下,实在可惜。

“何叔叔,现在……就脱吗?”白玫瑰一脸的为难,看了看老何,眼神中还是有点点嫌弃,似乎根本不想在他这个糟老头子面前脱,这也不怪白玫瑰,哪个小少妇希望被一个糟老头子摸,更别说被睡了。

老何见她这副极其不悦的样子,一千个讨厌就继续威胁道:“小白,你不脱衣服,咱们怎么来啊,你如果想保住视频,你可以不脱,你细品……”

“何叔叔,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发给曹阳嘛,我那样做也是有难言之隐……”白玫瑰吓坏了,赶忙的握住老何的手,身子慢慢的靠过来。

“你快点脱吧!”感受着白玫瑰嫩滑的小手和身子的柔软,还有胸口的跳动,老何立马血脉喷张。

这才碰一下就那么舒服,那等下她真的脱光让自己肆意的玩,那得是上天啥感觉呀?

“何叔叔,你别急,我马上就脱……”

白玫瑰点了点头,她似乎知道老何这个糟老头子是铁了心的想和她那个,她不想让自己的老公知道视频的事情呢,那就得陪老何睡。

老何一瞅,发现白玫瑰那么害怕,也从侧面说明她没有她说的那么干净,就算是没有和她胖子领导发生什么事,也肯定纠缠不清!

老何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威胁她,此刻,老何见她愿意脱,就笑嘻嘻的道:“小白,不着急,你慢慢脱,我慢慢的欣赏。”

白玫瑰羞涩、怯生生瞧了老何一眼,然后就开始了,很快,等她把身上的衣服就脱光之后,露出雪白的肌肤,以及那浑圆饱满的胸部,看得老何眼睛都放光了,浑身烫得厉害。

老何虽然已经见过多次白玫瑰的身子,但她此刻真正的脱光在他面前,老何才能感受到属于白玫瑰这少妇的胸部到底有多大,多白,多好看。

这样的光洁如画的胸部,简直堪称完美,更要命的是,她的胸部那么大也,她的腰部却细的像巴掌一样宽,丰盈的翘臀肥而不腻,这绝对是老何见过世界上最美的躯体。

“何叔叔,你是长辈,可一定要信守承诺,完事后就要把视频给我才行。”看着老何炙热放着光芒的眼神,白玫瑰羞红了脸,咬着嘴角,低下头好像要找个洞钻进去。

老何信誓旦旦道:“小白,你放心,我一会就把视频当着你的面毁掉,这个你不用担心,再说了何叔叔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

白玫瑰脸蛋一红,抱着胸部眼巴巴的道:“那……那你开始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779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