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花做的过程/男人喂不饱的女乡长

方天军听到自己女婿的话,也没多想,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妈害臊,也怕麻烦你们,所以明明你先出去吧,我和你妈聊点事儿,一会儿我帮她擦了就行。”

“哎,好。”

孙明如释重负的跑了出去。

赵兰梅有些脸红的看着方天军:“老公,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而且你不是中午不回来吃饭的吗?”

方天军嘿笑一声,立马脱去身上的衣服,将自己那根硬邦邦的东西凑到了赵兰梅面前:“宝贝,今天同事送了我一瓶药酒,我尝了一口之后发现真的有作用,它硬起来了!”

已经好久没有硬过的方天军很是兴奋,晃悠着命根子在自己媳妇面前显摆,可刚才见过女婿那大玩意儿之后,赵兰梅见到这个小了好几号的玩意儿,并不是多么兴奋,只是强笑一声:“老公你回来就为了给我看这个?”

方天军咧嘴坏笑:“当然不只是看,你个老骚货不是一直抱怨我满足不了你吗,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文学

赵兰梅脸一红,有些羞臊的啐了一口老不正经,谁想下一刻她就被方天军掀开了被子,露出拿具完美的娇躯。

“老公,先别来好不好,我腰疼,不想做。”赵兰梅脸色有些发白的抗拒,因为她刚才被女婿刺激的流了好多的水,这会儿屁股底下完全湿透了,要是被老公发现了,那可就糟了!

方天军掀开了被子,一眼就看到自己老婆双腿间湿了一片,顿时哈哈大笑:“还装矜持,只是看到我的大枪你就骚的流水了,简直是欠操!”

说着,方天军爬上了床,压在了赵兰梅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把半软不硬的命根子凑到她的肉缝前。

方天军刚摸到自己老婆下面的入口,就迫不及待的一挺腰,顶了进去。

赵兰梅下面早已被自己的女婿挑逗的洪水泛滥,虽然没前戏,倒是也没觉得多疼,只是轻叫了一声,并没有挣扎。

不过被自己老公压在身下,赵兰梅感觉那个半软不硬的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起刚才女婿的那个大家伙。

可是比自己老公的粗,大,硬!

想到自己的女婿孙明,本来没有多少感觉的赵兰梅,心里竟然升起了一抹异样的快感,忍不住用双手勾住自己老公的脖子,咬着嘴唇,轻轻呻吟起来。

孙明本来已经走到了厨房,把之前熬着的中药盛在碗里想要去找丈母娘献殷勤,毕竟刚才他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

可当他端着一碗中药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丈母娘诱人的哼叫声:“老公你好强……好硬,干的人家好舒服……”

孙明有些傻眼,他记得丈母娘平时可是很端庄矜持的,刚才自己那么刺激她,也没让她屈从,可此时她叫床的声音竟然这么浪?

老丈人的那玩意儿难道真的很大?

可为什么丈母娘总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心中怀疑的孙明,忍不住将门打开一丝缝隙。

只见丈母娘正被老丈人压在身下,两腿被劈的很开,脸上带着痛苦的神色。

无论是丈母娘布满香汗的雪白身子,还是她娇艳小脸上的潮红,都深深刺激着孙明的视觉神经,还有那娇喘不停的小嘴,更是让他欲罢不能,他不由自主的把碗放在地上,双手抓着自己的那东西开始撸动,同时眼睛死死盯着床上的丈母娘。

而赵兰梅其实并没有两个男人想象中那么舒坦,相反,她对下面根本对那个半软不硬的老鸟根本就没感觉,只不过是为了照顾老公的面子。

而且她被压得腰很疼,只想让老公快点结束。

好在,方天军一向都是三秒,虽然这次喝了药酒勉强硬起来,却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像绣花针一样,深深扎了一下赵兰梅,然后一泄如注。

方天军是爽了,满头香汗的赵兰梅却因为他最后的挺刺被戳到了肉洞里的敏感点,,产生了浓浓的渴望。

她感觉到老公的那毛毛虫在一点点缩小,忍不住快速的收缩下面,想要夹住方天军,同时脸红红的哀求:“老公,你在坚持一下行吗,我好痒。”

方天军有些不耐烦:“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骚了,来一次还不够?”

赵兰梅被骂了,很是委屈,心说你是射了,我哪里高潮过啊!

不过她也没解释,只是默默的扭开头,谁想这么一扭脸,正好看到门缝里自己女婿涨红的脸。

“啊!”

赵兰梅羞臊的惊叫一声,她现在可还张着腿呢,下面水淋淋的肉洞肯定被女婿看个一清二楚,而且他说不定都看到自己挨干的场景了。

方天军本来想要休息一会儿,听到自己老婆的叫声,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怎么了?”

赵兰梅没理会自己的老公,只是咬着嘴唇看向门缝,希望自己的女婿能知难而退。v信

孙明被发现了,也吓了一跳,可这样激动之下,下面反而喷射了出来,而且一点没浪费,全都掉在了药碗里。

见到好不容易熬好的药被弄脏了,孙明有些发愁,难道要重新熬一碗?

算了,反正这些都是精华,就算喝下去也没事儿,没准儿还会有帮助呢,孙明干脆搅拌了一下,把那些精华和药搅拌在一起。

与此同时,房间里却传来了方天军的骂声:“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一点羞耻心也没有,一次又一次的要个不停,老子没满足你就这么一惊一乍的胡闹,看你这饥渴的样子,跟红灯区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

方天军不知道赵兰梅是发现女婿偷看才会惊叫,误以为她是没满足在胡闹。

赵兰梅没想到方天军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不禁哭着说道:“明明是你从外面跑回来说要弄我的,我还没舒服你就不行了,还赖我?”

男人最忌讳被说不行,方天军听到赵兰梅指责自己,当即暴怒:“你……”

孙明一瞧这架势,赶忙推门而进,道:“爸,妈,药熬好了,先吃点药吧?”

见到自己女婿进来了,赵兰梅羞涩的闭了嘴,方天军也阴沉着脸向外走去,道:“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听到自己老公不愿意回家,赵兰梅忍不住哭了出来。

孙明赶忙安慰道:“妈,你身体弱不能总是哭,小心身体啊!”

赵兰梅听到自己老公都不如女婿,不禁哭的更加伤心了:“明明,你刚才是不是全都看到了?”

孙明有些尴尬:“我也是不小心的。”

“那你说这是我的错吗?你爸他自己不行,还要赖我……赖我需求大,哪有女人需求不大的?”

赵兰梅被自己老公骂成是小姐,不由得越说越激动,竟然都忘记了面前人是女婿,开始跟他讨论女人需求的问题。

孙明嘿笑一声:“是说呢,月月平时需求也挺大的,每天晚上我都得捂着她的嘴,不然叫床声能让整栋楼都听到。”

闻言,赵兰梅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她忽然清醒过来,自己怎么跟女婿说这种事儿。

将话题一转:“明明,你是来给我送药的吧?”

孙明见丈母娘反应过来了,反正知道她欲求不满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急于这一时的亲热,立刻笑着把药碗递过去:“是啊,都快凉了,您赶紧喝了吧?”

赵兰梅微微起身,把药碗凑到嘴边,却闻到里面有一股腥味,不禁皱眉:“这药跟平时的不一样吗,怎么会有一股腥味?”

“是有点不一样,妈你就赶紧喝了吧。”孙明笑呵呵的说道。

赵兰梅不疑有他,捏着鼻子把苦药喝下去,把碗递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了孙明高高支棱着的裤裆,她忽然惊了一下。

刚才碗里的那股腥味,该不会是女婿的……

赵兰梅瞬间羞愤无比,泪眼朦胧的瞪着孙明,想要质问却羞于启齿,只能暗恨自己怎么如此软弱。

而孙明见她如此,却不禁有了一个更加邪恶的主意:“妈,我看您刚才好像被我爸折腾的不轻,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吧,医生说经常按摩对身体有好处。”

赵兰梅刚才确实被弄得腰疼不已,所以有些犹豫,孙明却没等她回应,就已经再度掀开了她的被子,将岳母翻了过来,直奔重点。

赵兰梅的肥臀,圆润挺翘,在灯光的照射下,柔滑肌肤反射出迷人的光泽,孙明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一把按了上去。

软肉入手,一片滑腻,孙明命根子一下子再次翘起来了,更是下意识的用手捏了一下肥臀。

“哦……”

赵兰梅十分敏感,而且刚才又没有满足,此刻被男人大手一捏,竟是兴奋的呻吟出声,娇躯也颤抖了一下。

她一双美目里春意盎然的回头看向孙明:“坏小子,妈不是说别让你乱摸吗?”

孙明露出坏笑:“妈,这你就不懂了,医生说过,你的腰有伤就算按摩也不能直接按那里,要让四周的神经血管活动起来,这样才会加快恢复,比如你的屁股。”

说着,孙明开始大力抓揉,那软软嫩嫩的感觉,完全不必酥胸差,而且随着他偶尔用力将两瓣蜜桃臀分开,里面那个粉色的菊洞和深红缝隙也暴露了出来。

之前没有仔细看,孙明这会儿几乎都要把脸凑上去了,激动的看着下面那两个肉洞,发现竟然都是粉红色的,看来老丈人真的不行了,女儿都生了,竟然都没把丈母娘下面给弄黑了?

赵兰梅被女婿扒开屁股看下面,羞耻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孙明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两腿间,却刺激的她酥痒无比,心里更是有猫挠一样难受。

不知不觉的,赵兰梅的下面开始泛滥了,透明的爱液流淌,肉缝也一张一合,好像是鱼嘴一样,在等待一根肉棍子的进入。

孙明看的心脏狂跳,知道那父女俩肯定回不来的他,终于压不住心中的饥渴,涨红着脸对赵兰梅说道:“妈,我觉得咱们有必要深入按摩一下,找一个帮你活血化瘀的有效地方。”

赵兰梅如何不明白孙明的意思,刚想拒绝,却感觉一只大手掰开了自己的屁股,同时,一个坚硬发烫的东西顶了上来。

“不行,真的不行,不能继续下去了!”

赵兰梅还残存着最后一丝清醒,竟然还扭动着肥臀抵抗。

孙明兴奋的直喘粗气,好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用力拍了一下岳母的肥臀:“别动,我这是帮你活血化瘀呢,而且我爸没出息,满足不了你个骚货,那莫不如把你这个宝贝交出来,总有人能把你操爽,比如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820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