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桌底舔花蒂/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二十年前的老刘能将混混打的过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饭,在里面能坚持过来,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拳头撑过来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手段更是无比的残忍。

马东只想着干了韩萌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袭来。

就在他抓住韩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准备摸到裙子下使劲儿扣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一个闷哼就趴在座椅上。

文学

韩萌萌见老刘站在车窗外面,这才反应过来,是老刘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将马东给打晕过去了。

见危险已经解除,韩萌萌直接就哭了出来:“刘教练,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稍微来迟一点,我就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

说着,韩萌萌直接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老刘叹了口气,随意瞥了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马东一眼,沉声说道:“我当时哪儿来的混当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马东,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

韩萌萌红着脸说:“刘教练,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还想要糟蹋我。也幸亏刘教练赶了过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的……”

老刘见韩萌萌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爱慕,心里面瞬间激动起来,再次低头瞥了眼马东,心中冷笑连连:“马东啊马东,也真亏你来了,让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以后可得长点心,别便宜了别人,惨了自己!”

他寻思完说:“萌萌,别紧张,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韩萌萌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动不动的马东不安问:“刘教练,他会不会死掉了?”

老刘摇头:“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错,他是不会死掉的。”

也不等韩萌萌吭声,老刘就把马东从车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韩萌萌急忙从车上下来,从马东手中拿走手机,面色绯红说:“刘教练,你先等等,刚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删掉,不然等他醒来,我就惨了……”

老刘应了一声,等韩萌萌处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送韩萌萌回去之后,老刘顿时空虚寂寞起来。

买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间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教练,你在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帮我。”

这缕声音无不有人,听得老刘心痒痒。

她急忙将门打开,可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要让老刘干了自己的房东宁姐。

一看是宁姐,老刘瞬间就拉了张脸,不爽问道:“房东,你别急,等工资发了我就给你房租,现在都大半夜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块儿会被别人误会,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宁姐咯咯一笑:“说的这么见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

话没说完,宁姐就大步走了进来,而且还一个劲儿的瞄着老刘的裤裆。

老刘知道宁姐的想法,却装傻充愣问:“你想干什么?”

宁姐一脸无奈说:“我手机坏了,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手机,搞得我好像做贼的一样。”

宁姐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是一看上面的内容,老刘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手机屏幕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忘情的结合在一起。

老刘瞬间浴血沸腾,直勾勾盯着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疯狂抽动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宁姐见状,用身子蹭了蹭老刘:“刘教练,我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这种东西?”

“我不知道……”老刘回过神,急忙后退,却一个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着就要摔倒,老刘本能伸手抓住宁姐,可是宁姐根本就没有办法拉扯住老刘,一个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压在老刘身上。

“刘哥,我还难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宁姐一边说一遍拿出一颗药丸就塞到老刘口中。

老刘本能咽了下去,紧张问:“这是什么药?”

“万艾可啊。”宁姐魅惑笑了一声。

“你……”老刘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宁姐,可是酒劲儿上来,根本使不出太多厉害。

老刘绝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饭,等出狱之后,自己没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门了。

没一会儿,万艾可药劲儿发作,老刘只感觉浑身燥热,而且裤裆处的钢枪也越来越坚硬……

“赵哥,你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可没有开过我这辆车吧?我可很久没有被人发动过了,保证动力十足,润滑也非常不错,让你开了之后还想开呢!”

宁姐妩媚说完,双目含情,直接将老刘的衣服扯了下去……

宁姐身材虽然已经有点走样,但手上力气实在不小,就连撕衣服也这么顺手有力。

她撕掉老刘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制在了老刘身上,身体一拱一拱地蹭着老刘,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刘心里憋屈又无奈,只能像良家妇女反抗暴力一样,徒劳的挣扎……

这时候,老刘身上酒劲药劲一起上来,身体又软又烫,唯独那里坚硬如铁。

宁姐骑着老刘扭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了,三两下便把老刘的裤子脱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随后,宁姐一脸贪婪的看着那儿,自己便撩开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

四十来岁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简直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刘把自己填满,然后自己把老刘榨干!

眼看着宁姐丰腴的臀部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老刘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嘴上却恳求道:“老妹儿,你别这样啊……强扭的瓜不甜!”

硬的不行,老刘只好来软的。

“甜不甜的没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

宁姐一边说,一边丝毫不肯放松对老刘的进攻,眼看着就找到位置要坐上来。

天啊!救救我!

老刘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身体虽然火热,而心底却一片荒凉。

也不能怪宁姐**熏心,她自从离婚以后已经空旷了好些年,正处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安慰,日子难过啊!

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

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

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

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

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

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

“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

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

只见老刘如有一条巨龙昂起,昂首挺胸,别提有多吸引人了!就是良家妇女看到也要含羞的多看两眼,更别提香香这种开放、而且没怎么读书的女孩子。

“教练,你这是天生的?”香香好奇地戳了一下老刘的昂扬,这一下更不得了了,老刘的昂扬抖了两抖,更加大了几分。

老刘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把香香给压在身下给睡了!

不……不行!强奸是犯法的,自己刚出来没几天,别他妈再给弄进去,这要是再进去,判个十年八年,等下次出来的时候,小弟怕是都不能用了。

于是,老刘压抑住心底的欲望,故作平静的答道:“是啊!天生的!咋的,你还不信啊?”

说完,他不由地有点害羞。

香香平时比较大胆,也能开得起玩笑,但是毕竟也是比她小了差不多二十岁的晚辈,老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香香见老刘羞臊的不行,嬉笑一声,道:“教练,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还害羞起来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老处男吧?”

老刘急忙说道:“你瞎说啥呢,我年轻那会儿日过的女人比你日过的男人多多了!”

香香捂嘴笑道:“教练,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日过男人,都是让男人日。”

说着,她美艳含情的上下打量着老刘,尤其是喜欢盯着老刘那儿看个不停。

老刘没想到香香这么开放,体内一潮潮的热浪袭来,让他压抑的格外辛苦。

而且,香香偏偏穿得又很暴露,看得他口干舌燥,再加上药力的作用,老刘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把持不住!

香香今天穿的是上班穿的衣服,无肩带的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肩膀圆润,虽然胸部没有韩萌萌那么大,但是至少也有C杯,腰特别细,臀也很丰满,从肩膀到胸部到细腰再到臀部,全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波涛。

她的头发也不是韩萌萌一般的乌黑亮丽,而是巧克力色的棕红,弯曲卷翘,随意地披在那对丰满上,连着裸露在外面的大块的肌肤,更显得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

“教练,你本钱那么大,那方面的能力应该好厉害吧?”

香香大大咧咧毫无顾忌地打量着老刘,满是风情的双眼赤裸裸地盯向老刘,仿佛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看到这里,老刘揣测香香根本就不在意什么贞操,于是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渴望,直接一把抓住了香香的手。

“教练,你……”香香看到老刘渴望的双眼,仿佛要把她衣服剥掉一般。

“香香……我……”老刘上下打量着香香,咽了一下口水!

他饥渴的目光滑过她光滑的裸露,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反复梭巡,口中说道:“香香,我那方面能力真的很厉害,你要不要试试?”

“啪!”谁知道还没有做完美梦,老刘就被香香直接拍掉了手。

香香皱眉看着老刘,哼哼道:“教练,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要是欲火焚身,干脆跟宁姐凑合凑合得了,反正她做梦都想让你搞,我可不希望跟一个比我爸还大的男人做……”

香香说着,转身就要走。

老刘顿时急了:“别走啊香香,该多少钱我给你还不行吗……”

老刘一边说,一边拉住香香的手。

香香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魔力一般,老刘一拉住她就不想再放开,仿佛还想握住更多。

“我不做熟人的生意!”

香香说着,见老刘还不撒手,忍不住说:“你别拉着我啊……”

香香甩手想要挣扎,却一个不小心,正好绊到了从沙发滑到地上的宁姐,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入了老刘怀里。

老刘也猝不及防,被迫一退,两个人相拥着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老刘的脸直接埋在了香香的脖颈旁边,她浓郁飘香的发丝铺在了老刘脸上,香喷喷,滑溜溜。

随即,老刘忍不住低头将鼻子埋入,强烈的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袭入老刘的鼻孔,直冲他的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想要在香香的身上疯狂肆虐。

“香香,求求你帮帮我……”老刘看着香香,把手摸上她高耸的翘臀。

香香的身体久经开发,对一般男人早就没了兴趣,可是,老刘这杆威力无比的老枪,还是让她侧目惊叹,此刻近距离接触,更是触了电一般起了**。

香香平日里接待的那些客人,那方面的能力和技巧基本上都很一般,本钱更是没什么出众的。

其实,男人要是那方面能力很强、技巧很棒、本钱很大,身边也不会缺女人,所以也不会出来花钱寻欢作乐。

所以,香香此刻呆呆地看着老刘、看着老刘那不可思议的坚挺,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肉泥。

眼看着香香动情了,老刘再也没有犹豫,一把张开几近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把香香抱住。

随后,他那带着坚硬胡茬的大嘴,也狠狠地吻上香香双唇,仗着他丰富的经验,伸出舌头舔香香的嘴唇,并且一再深入,狠狠地吸住她的嘴,吸出她的香甜津液,发出啧啧的声音。

香香第一次遇到接吻技术这么好的男人!只是那么几下,自己就已经被他亲得飘飘欲仙!她的嘴巴被老刘的舌头顶开后,便情不自禁的与之共舞。

香香沦陷了!

她伸出香舌与老刘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缠绵着,搅动着。

在这之前,香香一直以为老刘就是一个老实八交的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一事无成的老**丝,哪怕刚刚看到他的老枪,觉得最多就是本钱大了点。

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技术!这太让她惊讶了!她陪过这么多男人,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有技巧的男人!

她不由地紧紧抱着老刘的脖子,美丽妖娆的大眼眼凝视着身上强壮的男人,一对丰满蹭在老刘的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嘴里轻轻吐出无意识的呢喃,又似乎回应,又似乎鼓励。

他的手缓缓爬上她雪白的大腿,感觉真好!香香的,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软玉,没有一处摸起来不舒服。

老刘的手在香香大腿上游移,抚摸过她的每一处敏感之地,独特而又老道的手法,引起身下这个女人的阵阵战栗。

香香被他的挑逗弄得浑身燥热,像是被他点燃了身体内的无数火焰,又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爬行,她又急又空虚,恨不得老刘能狠狠地律动她。

“教练,我受不了了……你快给我吧……”香香欲求不满地胡乱亲吻着他的脸和脖子,挑起老刘更多的欲望,同时又着急的挺了挺屁股,着急地想去找老刘的填充。

老刘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手往那个地方滑去,只觉得身下这个女人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

时候到了!

老刘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小翘臀,身子往前一沉,巨龙顺利地陷入了那片汪洋。

“啊!”随着老刘的进入,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了一身喟叹。

老刘虽然多年来第一次入巷,但到底本钱还在;香香虽然也是久经沙场,但年轻到底就是紧致,两个人都是这方面的技术性人才,又都深谙两性知识,这一亲密接触,便是实实在在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老刘把年轻时的经验全都施展了出来,香香被弄的花枝乱颤,娇喘连连,口中含含糊糊的说:“这辈子都还没这么舒服过……”

香香晃动着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着浑身美妙的曲线,动情的发出欢愉的呻吟,将这间出租屋点缀成了人间天堂。

老刘全身心地投入进了香香身体,香香也完全臣服于老刘非同一般的能力,两个人都忘记了年龄,忘记了差距,忘记了现实,更忘记了地上的房东宁姐。

老刘似乎从未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爬山登顶,越登越高,越攀越高,随着香香的剧烈抽搐,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般一片空白,畅快的感觉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

两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老刘终于上缴了这些年的存粮。

抱着香香,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从老刘体内爆发出来,香香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她第一次享受到这般极致的巅峰,不由得眼神慵懒,神情餍足,满足的趴在老刘的怀里,享受地微笑着。

“教练,想不到你这么厉害!”香香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老刘嘿嘿一笑,说:“知道老子的厉害了?以后不要叫我教练,叫赵哥!”

香香毫不扭捏,在老刘的脸上印上甜甜的一吻,脆生生的说:“赵哥,我以后还想跟你做!”

就这么娇娇软软的一亲,老刘的老枪又准备开火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82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