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我去部队探亲的一晚上

老魏本来就饥渴难忍,在看到这么诱人的一幕后,便像得了失心疯般,跌跌撞撞的走进去。

董小芸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立马尖声惊叫,手捂住跳跃不止的两坨白,两腿并拢的侧到一边去。

但是那两坨实在太大了,小手儿怎么能遮得完呢?大胖白上的红晕都露出来了。

文学

明亮的灯光下,老魏大饱眼福,激动得命根子紧贴着大裤衩。

裤裆很快就湿了一圈,半透明了布料,可以看见里面藏有凌乱的杂黑,还住着一只蠢蠢yù动的大黄鳝。

“我听到你在哭,以为出事了,对不起啊。”

老魏一脸关怀的说道,然后装作很有风度的转过身去。

但他憋得更难受了,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期待能发生什么难忘的事。

董小芸本来想让老魏离开的,可想起刚才窥见的大黄鳝,再朝墙上的影子望去,发现凸出来一条大柱子,心里头顿时慌的像小鹿一样乱撞。

老魏姜老的辣,发觉身后的小美人没有反应,心道有戏,试探的问道:“刚才怎么了?”

“王刚打电话过来骂我了。”

董小芸哽咽道。

“哎,毕竟你们结婚那么久都没有孩子,感情才会降到冰点,你的病得继续治疗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也不想一直被王刚这么打骂吧?”

老魏紧紧的抓住董小芸的心理弱点,tiǎn了tiǎn发干的嘴唇,缓缓转身,面前白花花的一幕让他身心火热:“你yīn元太盛,光吸是没用的,要中和才能根治。”他嘶哑的道。

“怎样中和?”

董小芸紧张的问道,目光忍不住再往下一瞥,发现贴在裤裆上的大黄鳝依旧惊人,顿时呼吸凌乱起来。

老魏面色严肃的说道:“我的情况刚好和你相反,我是阳元太重了,所以我俩中和一下吧。”

难怪这么大呢,董小芸在心里暗道,但她揣摩了老魏的话后,便犹豫的摇头道:“可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这小美人嘴上说不愿意,但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老魏眯起眼睛,发现董小芸侧身过去露出来的黑杂草上,挂着清澈的露水。

还没开始呢,就那么多水了,好事多磨,等下我让你求我!

想到这里,老魏目光灼灼的说道:“你误会我了,可以不进去的,我们在外面yīn阳jiāo汇就行。”

“真的吗?”

董小芸凝起了眉头。

“村里的人都找我看病,我的医品值得信赖。”老魏轻声道。

“那,那要由我来动才可以。”

董小芸俏脸粉红的说,她担心一不留神,会被老魏趁机而入了。

“行啊,快开始吧。”

老魏赶紧四脚朝天的躺下来。

那从裤裆隆起来的大轮廓,像是从地面冒出的大竹笋般惊人。

董小芸看得血气上涌,精神恍惚走过去,半蹲下来,紧张得浑身哆嗦不已。

老魏见状嘴角轻扬,主动将大裤衩脱下来,露出了狰狞的大黄鳝真身。

滑滑的,像是烧红的火焰,还有热气冒出来。

“啊……”

董小芸瞬间惊叫起来,不敢相信真的有那么大的东西啊,急忙用两手封住了眼睛。

结果两坨大胖白没了遮掩,完全暴露在老魏的视野里,只见雪山之颠,点缀两粒馋人的樱桃,美极了。

于是老魏的命根子,又肿了一圈。

董小芸顿时上气不接下气了,这么大,要是吃掉的话,估计会撑死的吧?

她忽然看见老魏瞪大的眼睛里,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不要看。”

这小媳fù害羞的用小手儿遮住了老魏的脸。

“我现在看不见了,你倒是上来啊,赶紧jiāo汇吧。”

老魏催促道,憋得好难受啊。

“嗯。”

董小芸也紧咬着下唇,骑坐到了老魏的腰间……

董小芸蹲坐下来,但在快碰到大家伙的时候停住了。

“这样可以了吗?”她红着脸问。

“贴上去啊,不然怎么给你传递阳元呢?就算是电流,也要碰到导体才能起作用吧。”

老魏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么大的家伙,虽然令她害怕,但心里也有一种渴望。

再说了只是贴一下而已,又不发生关系,不算对不起老公吧?

董小芸闭上眼睛,将身体重心往下压低。

渐渐的,挂着露水的森林,挤压在了大家伙热乎乎的顶端。

“喔……”

二人都不禁shēnyín起来。

老魏只觉得肿胀顶到的地方,水水嫩嫩的,温热róuruǎn,让他浑身都燃起了浴火。

而对董小芸来说,那玩意实在太大了,光是接触面积,他老公的那玩意三个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让她震撼不已。

以前老公打她骂她,她都忍了,但现在她怎么觉嫁给那种尺寸的男人,自己亏大了呢?

“yīn阳磨合,才能加速阳元传递,需要多磨哦。”

老魏得寸进尺的要求道。

“是这样吗?”董小芸渴望变得强烈,于是扭起了细腰,晃起了香臀。

二人的私处磨擦在一起,越来越滚烫,没多久,积水成渊,这小美人每摇晃一次,都会响起噗滋噗滋的jiāo响曲。

身下传来的阵阵瘙yǎng,折磨得老魏难以忍受,他好想往上一顶,挤进那片肥硕的ròu缝里啊。

可董小芸还用手封住老魏的脸,让他看不见眼前的美景,老魏很不甘心,于是灵机一动,伸出舌儿,在董小芸的手心上tiǎn了几下。

“嗯……”

董小芸咩咩叫起,脸红耳热的收起了手。

老魏急忙瞪大眼睛的望过去,发现两坨大胖白在左右摆动着,上面的两粒粉色小樱桃,一会儿滚左边,一会儿又右边的。

老魏怀疑自己严重高烧了,张大的嘴巴里,呼出了团团热气。

董小芸被老公之外的男人看得精光,虽然羞得无地自容,但她实在难受极了,不愿意停下来,于是羞哒哒的侧过脸去,继续磨蹭私处。

老魏低吼一声,忍不住将腰抬起来。

董小芸在情迷意乱之中,忽然察觉身下的压力骤增,惊慌的拉开了一点距离。

想要吃到良家小女人岂是那么容易的?

但老魏信心十足,大家都脱光光了,还出了这么多水,就别装了吧。

“小芸,我帮你推拿一下,会更有效果哦。”老魏激动的立起手指头,朝那片温热的森林里探去。

果然是又软又滑啊,湿得连黑草都沾到ròu上了。

刚被摸身下的时候,董小芸心里有些抵触,但随着手指头带来的刺激,她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她老公可不愿意做这些前戏。

二人一起配合,幸福的感觉急剧上升,没多久都是香汗淋漓,狭窄的卫生间里到处洋溢迷乱的气息。

“我不行了,累……”

董小芸渐渐停住了扭动,满脸疲惫。

“治疗不能停,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老魏焦急的道,命根子被磨蹭得这么肿,哪能停下来啊。

“那你来动吧。”董小芸晕晕沉沉的爬下来,然后趴在地上。

这小媳fù两腿并拢的跪着,还翘起了nǎi白的香臀,下边有两层面包挤在一块,看起来很紧。

要是从后面chā进去的话……

老魏俯身下来,缓缓的朝董小芸身后爬过去。

仔细望去,只见两块臀瓣光滑的像是珠圆玉润,中间是一条深邃的臀沟,沿着这条密线往下延伸,是一片淡黑的森林,那里早就挂满了晶莹的露珠。

而森林里的夹层更加诱人,合的紧紧的。

老魏看得鼻血快流出来了,可以猜到蜜洞里一定很紧吧,嫁给那样的老公,真是暴殄天物了,不过也多亏她老公那东西小啊,开发不完全,才能保持蜜洞的粉嫩精致,留给自己的大兄弟去钻研探索。

“小芸啊,我来给你传递阳元了。”

老魏激动的道。

“嗯,轻点磨啊。”董小芸脸趴在地上,喘着气说。

摸?是啊,先摸摸看!

老魏心里一跳,两手在香臀上抚摸起来,这ròu可真多啊,还那么滑,要是撞起来一定会发出悦耳的声音吧?

董小芸忽然觉得香臀上一yǎng,禁不止的起鸡皮疙瘩,还shēnyín了一声。

并拢的双腿开了一条缝,那片娇嫩的夹层敞开了一些。

老魏看得心头一热,再也忍不住了,手握着自己的命根子放了上去,上下的磨蹭起来,还时不时的轻拍几下。

这把他舒服得张大嘴巴,翘起了舌尖。

一来二去,只见森林里挂着的露水更多了,没多久变得水洼一片。

老魏见状眼睛大亮了,心想这小美女之所以那么多水,合的那么紧,明显是长时间得不到爱的冲撞才有的现象。

“你一定等久了吧?不急,我来帮你。”

老魏伸手揉了几下命根子,很快挺拔到了极点。他觉得前戏够了,应该能顺利进去了吧?

真的憋不住了,再憋就疯了啊,想到这里老魏红了眼睛,奋力往前一顶。

准确无误的撞到洞口上,但意外的是这里太光滑,太娇嫩了,导致大家伙脱离了轨道,往上滑去,撞击到了股沟里。

“喔。”

老魏舒服的shēnyín了一声,调整好角度,继续对着洞口猛撞过去。

这时候董小芸也舒服得嘤咛叫起,忍不住扭了一下香臀,结果命根子撞到了雪白的股瓣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响。

董小芸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回头望去,发现老魏正拿着提qiāng朝她的蜜洞chā去,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魏叔你别这样啊,说好的在外面呢。”

“嗯嗯,我只是浅浅的进去一下,这样效果会更好。”

老魏颤抖的说道,他身下肿胀无比,不fā xiè出来会疯掉的。

于是他抓住了董小芸róuruǎn的股瓣,往外分开些,尽量露出蜜洞,再往前顶了起来。

董小芸急忙并拢起两腿,可身后被撞个不停,感觉蜜洞火辣辣的痛,只能往身后伸手,紧紧握住了那大家伙。

好大!好烫!

这一瞬间董小芸惊呆了。

老魏不甘心的继续往前顶着,在董小芸的手里做着活塞运动,这让他舒服得连连吐气。

而那qiāng杆子太长了,虽然被董小芸抓着,但那红肿头还是时不时的撞在夹层上,让董小芸的身体反应越来越强烈。

渐渐的,董小芸两眼迷离起来,手里变得湿滑无比,她老公的形象在脑海里越来越淡,从夹层里渗出了丝丝清澈,流到了两边的粉白的腿根上。

她的心底防线完全崩塌了,饥渴非常,想让手里感受的滚烫巨物,延伸到她的体内。

于是,她松开了颤抖的小手。

寂寞多年的老qiāng,终于可以享受这么鲜嫩的滋味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822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