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扇贝会粘在一起吗/男同桌不让我尿

刚开始画面里还没刘雅的身影,大概过了几分钟,画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的身影。

正是少妇刘雅!

刚洗完澡后的她,竟然什么也没穿,全身一丝不挂的来到了卧室。

文学

老杨看见刘雅那迷死人的壮阔风景,激动的手都发颤,盯着屏幕一刻都舍不得眨眼。

没想到刘雅平时在家的时候竟然这么随性!

她爬上床后拿起了手机,老杨本以为刘雅玩会手机就会睡觉了。

可没想到,刘雅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后,转身打开了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玩具样的东西,接着,她竟然将玩具放在自己的腰腹下面。

紧接着就是一阵电动的声音。

刘雅看着手机上的视频,身体也不断的动作着。

只可惜刘雅竟然还盖着被子,还得老杨只能单看着床单不停的晃动。

“你要是能满足我一次,让我少活个三五年都乐意啊……”老杨靠自己幻想着刘雅此刻的动作,恨不得将她手中的玩具替换成自己。

正在老杨遐想时,刘雅可能觉得被子盖的太热了吧,突然伸手掀开了被子,画面里的这一幕,让老杨彻底呆住了。

只见手机上,一具光滑白嫩的身子,渐渐张开修长的双腿,里面的风光清清楚楚的呈现给老杨,她的双腿不断的颤抖着……

盯着摄像画面里的光景,老杨身子更加兴奋了,从旁边掏出一张卫生纸,有种旱逢甘霖的感觉。

一边盯着刘雅性感的小身段,一边配合着镜头那边刘雅的动作。

这刘雅,想必也渴望到了极点,别看外表端庄淑女,真没想到骨子里的渴望竟如此强烈,看样子她老公根本满足不了她,那方面的生活极为不协调吧。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老杨眼睛一下也舍不得挪开,一直盯着屏幕看,直到结束。

这一晚,老杨精神的很,根本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刘雅这个性感少妇迷人的模样。

一个美好的愿望在他心里产生:自己什么时候能娶到这样极品的老婆,让她臣服在自己身下,是一件多么爽的一件事情啊!

明天就可以检修好刘雅家的电路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该怎么把握住呢,老杨点了一根香烟,开始琢磨起来了。

第二天,下午四点,老杨居然提前来到刘雅家干活。

正干活的时候,老杨突然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地上响起。

刘雅从其它地方慌忙跑了过来,紧张的问:“杨叔,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发现老杨正拼命的喘着粗气,脸色涨红,像极了电视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开的人。

“林叔,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刘雅被吓到了,连忙询问。

老杨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大口喘气,手掌还不停拍打着胸前。

这可把刘雅吓坏了,不知道老杨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轻轻地抚着老杨的胸前,让他呼吸的更顺畅些。

过了近一分钟后,老杨才把气喘匀,慢慢地作出解释。

“刚才摔下来心脏骤停了下,捶打地一方面是难受,一方面是希望你能救我,还好缓过来了,差点活活憋死。”

刘雅吓了一跳,心脏骤停这毛病她在电视上看过,两三分钟不喘气人就憋没了。

所以她心里特别愧疚,老杨是因为帮她家检修才出的意外,“对不起对不起杨叔,我真不知道你有这病……”

刘雅还想说些道歉的话,老杨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的,大妹子,跟你没关系,我这病以前就犯过,只不过好几年没出现了,我还以为好了呢,没想到刚才梯子不稳给弄摔下来了,又把这病给摔出来了。”

听到这话,刘雅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杨叔的病早就好了,都是因为自己没在这扶着梯子,结果差点让杨叔人没了,她很愧疚。

“你别太在意了,我这病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在家犯了,没人知道,我也就挺不过去了,唉。”老杨叹了口气。

“你可以电话呼叫我啊,咱们是邻居,相互之间能有个照应。”刘雅安慰道。

“大妹子,谢谢你啊,有你这么善良的邻居是我老杨的福气。你会心脏复苏吗?我下次犯病的时候,你帮我做心脏复苏就好。”老杨说道。

刘雅茫然的摇摇头,但她随后就表示,“不过我可以学。”

老杨等的就是这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正好现在我来教你吧,我先把你当病人给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时候,你按照我的示范来做就行了,可以吗?”老杨询问道。

“好!”刘雅想着这是救人的事,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你先躺在床上,仔细看我手的姿势,然后用身体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心脏复苏时按压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细感受。”

听说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杨双手重叠后十指交扣的动作,刘雅想起了电视剧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这种手势,然后按压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杨要把手按在那儿,刘雅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那么敏感的地方,她有些想拒绝。

可是一想到这是在学习救人的动作时,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差点害死老杨,她又很愧疚。

在羞涩和愧疚的纠结中,心地善良的她终究选择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刘雅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身前,最终有些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断的劝慰着自己,这是为了能学会急救的本事……

看着躺在大床上美眸紧闭的刘雅,老杨眼神中露出了渴望。

他双手撑着身子爬上床,看得出来刘雅有些紧张,紧闭的双眸带动着睫毛不停颤动,可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见她这样,老杨更兴奋了,弯下腰,低头垂到了刘雅身前,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种女性的芬芳。

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杨这才朝着刘雅前面伸出了手……

当手掌成功按压在刘雅身上后,手感特别的强烈,让他大受刺激。

原本老杨还准备慢慢的教她做心肺复苏,可真的触碰到刘雅,他变卦了,忍不住心头的冲动,手掌开始不老实了。

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他还解释说:“医生说这样按压时的揉动,能激活心脉。”

心脉是个啥,老杨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连心跳骤停的毛病都是虚构的。

可刘雅不知道,她只感觉老杨特别的用力,想要让老杨把手拿开。

可是当老杨给出她听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释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是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种事情上去想呢?

只是……

老杨让她特别的舒服。

是一种结婚后,她在老公那从没感受过的舒爽。

尽管她知道出现这种念头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本能的发出了声音,压都压不住!

老杨突然听到这迷死人的声音,舒服的差点哆嗦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这旖旎的动静了。

而且从这哼声中他能判断出来,刘雅肯定也特别需要。

老杨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探头凑向了刘雅的小嘴儿。

可就在即将触碰到时,刘雅睁开了眼睛!

这突然间的举动,让老杨吓一跳,直接愣住了。

刘雅也被吓了一跳。

她原本是羞于刚才的声音,想睁开眼和老杨解释,哪成想,一睁眼睛竟然见到老杨凑上来了!

刘雅大为羞急,“杨叔,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

老杨赶紧解释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脏复苏都要配合人工呼吸。电视上也演过的,我以为你在电视剧上看到过,所以就没解释……”

刘雅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电视剧中镜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可是、可是,这、这……这很尴尬啊!

正在纠结的时候,老杨问道:“那你会人工呼吸吗?会的话我就不用做了。”

刘雅哪会这个啊,光看到电视上亲嘴儿了,怎么个亲法她根本不知道!

当她表示自己不会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老杨的‘教学’,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刘雅紧张的模样,老杨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刘雅他迟早要搞到手,不会让她跑掉的。

老杨重新低下头,刘雅此时心里就跟小鹿乱撞般似的,慌的不行,身体崩的紧紧的。

过了好大一会儿,老杨依依不舍的抬起了头,装模作样的跟刘雅讲了几句怎么换气。

“杨叔,你先休息会儿吧,我,我去看看宝宝。”

刘雅的脸已经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找个借口躲进了婴儿房。

倚靠着房门,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平复内心中的慌乱。

“我居然会有感觉……”

刘雅为自己刚刚的反应感动有些羞耻,但脑海里却又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刚才的情景。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紧张、刺激、又有些期待……

甩了甩头,刘雅赶紧换上自己新买的衣服,一件高雅秀气的旗袍礼服。

今天晚上是自己好朋友的生日聚会,她当然有被邀请,所以她特意去买了件非常性感又高雅的礼服。

礼服的设计特别的前卫,能够将自己身材曲线完全展现出来,最为性感的地方,就是能把前面的事业线很好的托显出来,裙角的长度短于膝盖,若隐若现,能给人带来极度的感官刺激,让人欲罢不能。

刘雅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放在了一边,然后穿上这件晚服,随后低下头,将衣服侧边的拉链拉上。

可是正在拉的时候,猛地一用力,拉链拉到快到胸口的地方时,被卡主,死活都提不上来。

刘雅急忙往下拉,但是卡死了,咬住了里衣的边角,怎么都不行!

尝试了几次,非但没有效果,反而拉链把衣服卡的更死了,勒的胸口都挤成了一团。

本来这件礼服就比较贴身,现在拉链一卡,更紧了,胸部挤压的都要炸裂开了。

来回折腾了好长时间,愣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急的刘雅额头的汗珠都出来了,胸都疼了,最后实在是没办法。

她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在外面给她家检修电路的老杨!

“杨,杨叔……”她急忙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跑到门口,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又折返回来,身子背对着门口。

老杨正在梯子上干活呢,听到声音后,立马就放下手里的工具,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怎么啦,大妹子?”老杨悄悄推开门,开了一个缝隙,探头询问。

刘雅俏脸涨红,支支吾吾的说:“杨叔,我,我,我有点事儿想请你帮忙….”

老杨一听,心里琢磨着,这美少妇现在到底是咋啦?俏脸红成这样,找自己要帮什么呢?

难道是刚才教她动作时动了情,想找自己来填补一下吗?

想到这,老杨开始兴奋起来,激动的说:“有啥事你尽管说,你杨叔我年纪虽然大了,但是体力和功夫绝对是杠杠的。”

说完,老杨嘿嘿的笑了起来。

老杨话里的意思,刘雅不是不懂,听了后,俏脸更加红润了,胸口也起起伏伏。

她看了一眼手表,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再不解决拉链问题,自己肯定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她只好咬牙,将身子转了过来。

这一转身,老杨吃惊的连嘴巴都张开了,只见刘雅的胸口已经挤在了一起。

“杨叔,我侧边的拉链卡死了,我自己弄不好。”刘雅咬着唇角,满脸通红的说道,“你,你能帮我弄下吗?”

老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画面,尤其是那美妙的事业线。

只见刘雅侧边的拉链,只拉到胸部中间,靠侧边的还拼命往外挤着,就跟炸裂开的馒头一样,这画面,实在是太刺激男人的感官了。

老杨彻底被吸引住,整个人都看呆了。

刘雅呢,本来找老杨,是为了寻求帮助的,可没想到老杨的眼神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羞臊的不行。

“杨叔,你别光站在那呀,能不能过来帮帮我啊?急死我了,再晚点我就赶不上我朋友的聚会了。”刘雅催促道。

说这话的时候,刘雅的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老杨这才缓过神来,赶紧答应下来:“行,行,我这就帮你弄。”

紧接着,老杨走进卧室,拼命克制着激动的心,然后站在了刘雅的身前,跟她一臂之隔。

见老杨过来,刘雅俏脸又红了起来,她努力压抑着害臊的感觉,慢慢的站在了老杨的面前。

这个情况下,面对年纪比她大上不少的老杨时,刘雅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老杨强吞了一口口水,手颤抖的抬了起来,朝着她胸前抓去。

简单的看了一下卡住的情况,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大妹子,你……你那实在太大了,撑得太紧了,只是拉扯衣服的话,恐怕弄不好,要不我帮你从两边将胸往中间挤,你尝试着往下弄拉链,你看怎么样?”

刘雅一听老杨竟然如此直白的说自己的胸大,脸更加红润了,心里又有些满足。

听老杨这么一分析,让老杨来挤,着实有点难为情。

“杨叔,要不我自己来挤吧,你帮我弄拉链吧?”

老杨听了这话,心里有点失望,本来还打算着能有个亲密接触呢。

听了刘雅的答复后,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点头,“行,那你来吧,你从两边往中间挤压,我拉拉链。”

刘雅有些害羞的点了下头,双手开始挤起来。

她红着脸,挤压着胸前的两大块。

老杨本来距离就很近,还是面对面,这一挤压,中间的事业线更深了,还从里面飘出阵阵的香气。

惹的老杨恨不得直接把头埋进去,对着里面啃咬一番。

刘雅挤压的时候,发现老杨的眼神,一秒都没离开自己的胸,她有点羞的慌。

“杨叔,你不要光看着啊,你也要动手帮我啊。”

老杨缓过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急忙弄拉链。

他经常锻炼身体,臂力也比较大,尝试了一次,但是拉链实在是卡的太紧了,连老杨都没办法。

一连扯了好几下,愣是一点动静也没。

到最后老杨猛地一用力,拉的脸都红了。

刘雅这个时候也有些担心老杨太使劲,将自己新买的衣服给扯坏了。

她心里也蛮郁闷的,怎么自己的胸就长得这么大呢?

就在这个时候,刘雅的朋友来电话了,问她什么时候到?电话里催促了好几句。

挂断电话,刘雅狠下了心,一咬牙,对老杨说:“杨叔,我实在没力气挤了,还是麻烦你帮我往中间挤吧,我来试试弄拉链。”

老杨一听到这话,眼神一亮,立马答应下来,“行,你女孩子家的力气小,我来帮你往中间挤。”

话刚说完,他的手就快速的伸了过去。

盯着雪白的两片,刚一接触,他浑身就打了一个机灵。

他先用手包住两侧,然后慢慢的往中间挤压。

尽管隔着衣服,但是饱满的弹性在手中跳动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老杨全身都开始发胀,一股暖暖的电流在全身流动,特别的舒服。

而刘雅这边呢,被老杨这么一挤,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竟然有股异样的感觉。

明明被一双长满老茧的手掌挤压,可内心却有个声音在呐喊:用力!再用力点!

而老杨像是感应到刘雅内心的声音一样,手里的力道开始大了起来,被挤了几下,刘雅竟然来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身体突然感觉十分空虚,甚至想伸手抓向老杨……

但手刚伸出的一刹那,头脑中的火热很快就被道德给浇灭了。

还好老杨在专心的挤压没发现她的异常,她赶紧去弄拉链。

可是无论老杨用多大力,变换多少种形状,始终都没任何效果。

刘雅内心烦躁不已,急的直跺脚。

见刘雅如此郁闷,老杨边挤压,边安慰着:“大妹子,要是实在弄不好拉链,你也别着急,我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刘雅惊喜的看向老杨:“杨叔,你真有其它办法吗,你赶紧说嘛,我真的很急。”

老杨说:“我去拿钳子先把拉链钳开,然后再重新装上,怎么样?”

刘雅好奇道:“杨叔,你居然还会装拉链?”

老杨点头:“那是当然,我一个人住久了,平时缝衣、装拉链,那些细活都是我自己弄的,你是不是觉得一个男人弄这些很没男子气概啊?”

刘雅立马摇头:“才不会呢!这恰恰说明杨叔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你真这么想的啊,那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拿钳子。”

“我愿意,我愿意。”刘雅赶紧点头答应。

老杨赶紧走到外面,从工具包里拿了老虎钳,又回到了卧室。

走到刘雅跟前,将老虎钳夹住拉链,咔擦一声。

拉链顺利的从礼裙上掉下。

刘雅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拉链一断,拉丝呲啦一下,全部被里面的两团给撑开了,完全爆开!

原本被衣服包着一半多的胸部,突然完全释放。

刘雅的礼裙散开,两团雪白弹了出来,被里衣给包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954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