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叫了两个小时/乡村小黄书

肖一诺跟在云臻身后,慢吞吞朝教室走去。

  他听不清前面那群人围着云臻在讨论些什么,只是偶尔落在他身上的那些充满恶意的目光,他明白,那些人恐怕并不想让他好过。

  肖一诺不惹事,却也不怕事。

  按照惯例,新生转学会有一通自我介绍,肖一诺是云家人开了后门送进来的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

  在进了校门开始,便有无数恶意、好奇、鄙夷的目光投掷在他身上。

文学

  无所谓,只要不招惹到他身上,他们想怎样都可以,被盯着又不会少块肉。

  终于熬到晚上放学,而云臻也不负所望的,并没有等他,独自坐进私家车,扬长而去。

  “大少,不用等等肖少爷吗?”

  云臻看着窗外,随意应答:“嗯?我忘了。”

  就是故意不等,不想看到他那便宜弟弟脸上虚伪的笑,太假了,莫名令他不爽,哪里都不爽。

  他讨厌虚伪的人。

  肖一诺没什么反应,从学校走到家门口至少要两个小时,且这个时间点公交车也已经没了。

  肖一诺捏紧了手上的电话,不想让肖海蓝担心,还是没有打出去。

  天色渐渐黑了。

  刚走出学校没多远,肖一诺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肖少?聊聊?”

  肖一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除了在云家人面前外,他是懒得伪装的。

  “跟你们没什么好聊的。”说完,肖一诺就要转身。

  “肖少,别走啊。”一个大个子拦在他身前。

  肖一诺眯了眯眼,认了出来,这人是白日里围着云臻说话的狐朋狗友之一,叫什么陈升还是张升的,记不清了。

  “你们想干什么?”肖一诺扬起头,随手将手上的包搭在肩上。

  “叫你一声肖少,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啊?”

  “我们就是看你这小杂种不爽,来替云臻出头。”

  “情妇的儿子就是脏,哪怕穿上明白也遮掩不住浑身的土腥味。”

  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肖一诺嘴角一扯,“是吗?”

  野狗也有野狗的生存方式,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当初在贫民窟的时候,想要他命的人还少吗?

  肖一诺不废话,握拳就朝前面几个人冲了过去,带着不要命的狠劲。

  “草!”

  不知是谁先骂了一声。

  肖一诺拳拳到肉,下手丝毫不留情,逮着一个人就揍,同时自己身上也落下了不少拳脚。

  “草!放手!”陈升尖叫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对我动手?小杂种!”

  肖一诺好像听不到一般,抓着李升的头,恶狠狠的朝地上砸去,李升登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其他人见此,纷纷停了手,满脸畏惧的盯着他。

  肖一诺脸上沾了血,眉眼间戾气浓重,重重喘息了一口,“滚!”

  “草!”

  李升咒骂了一声,连滚带爬的后退,带着自己的人跑了,似是没想到新来的这小子竟然这么能打,且丝毫不顾忌他的身份。

  肖一诺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转过头,便看到夜色的尽头,一个少年坐在机车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看够了吗?”肖一诺没好气的问。

  “哼,终于露出本性了。”

  肖一诺不搭理他,像云臻这种家世的孩子,是无法想象肖一诺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的。

  李升这些人对肖一诺来说,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我爸喊我接你回家吃饭。”

  肖一诺拿出纸巾,将身上的血渍擦干净,而后坐上云臻的车。

  “我让你坐了?”云臻挑了挑眉。

  “不然你骑车过来干嘛。”肖一诺面无表情。

  云臻轻嗤一声,“抱紧我,别把你甩下去。”

  肖一诺犹豫了一会,最终慢吞吞的伸手环上云臻的腰,那一瞬间,云臻心里好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似的,痒痒的。

  不假笑的时候,这不是挺讨喜的吗,云臻默默的想。

  “喂。”过了会,肖一诺突然开口,“其实你早就来了吧。”

  “你看到我打了他们,你不出手帮忙吗?你不是他们的朋友吗?”

  “嗤,谁和他们是朋友?”云臻不屑轻嗤。

  “哦。”

  没话说了。

  肖一诺本来就跟云臻这个大少爷并不熟。

  “我说,你平时在我家的时候,干嘛要一直假笑,恶心死了。”

  恶心两个字,令肖一诺眉头皱了皱。

  肖一诺闷哼一声,没说话。

  云臻又说:“我不喜欢,很不喜欢。”

  “哦。”

  “你下次再当着我的面假笑,我就欺负你。”

  “哦。”

  ……

  假笑?也许真的很假吧,为了不被人讨厌排斥,笑容是最好的利器。

  云臻这种不知柴米油盐的大少爷或许不用讨好任何人,可以活成最真实的自己,但是他肖一诺不行。

  他肖一诺生来就要看人眼色过活,小时候看肖海蓝和贫民窟的大人们的,现在看云贺云臻的。

  真是贱。

  接下来云臻又说了一句话,肖一诺没听清,也不怎么在意。

  到了家,肖海蓝做了一桌子的菜,当看到肖一诺身上的血,肖海蓝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诺,你是不是又打架了?”

  “妈妈平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你怎么能打架呢?你这孩子,一点都不乖!”

  肖一诺神情恹恹,对着肖海蓝和云贺笑了笑,然后便蹬蹬蹬的上楼了。

  云臻瞥了眼他的背影。

  “为什么他不能打架啊?”云臻突然问。

  “好孩子哪里能跟人打架?那是小混混才会干的事。”肖海蓝说。

  “打架就不是好孩子了?哦,那这么说我也是小混混了?被人欺负到头上还不准还手,没这个道理。”

  “哎呀,我不是说小臻你,一诺他跟小臻你不一样……”

  “嗯哼?什么不一样?不都一样一个鼻子两眼睛一个嘴。”

  云臻说完,望了那满桌子菜一眼,说道:“爸你吃吧,我上去写作业了。”

  云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替这小子说话。

  这小子刚来自己家的时候,瘦瘦小小,一看就很好欺负,如果不是保姆说,压根看不出来比自己大,平时脸上还总是挂着假笑,不讨喜,是他最讨厌的那种人。

  可看到这小子揍陈升那几个人的时候,心里却又莫名爽快,觉得这样才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1990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