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穿环上锁焊小说/美女校花下面夹得我好紧

林平大步走过来,一脸严肃:“我出去你怎么办,知不知道你下面被我儿子弄伤了?”“啊,哪里?”

张梦吓一跳,她是个女人,最在意自己的身体,尤其她还没生过孩子,所以下面不能出问题。

“你这么多毛,怎么能看到?我帮你确认一下,你看看疼不疼就知道了。”

林平故意把手伸过去,放在了张梦的féitún上。

那光滑圆润的qiàotún,又软又弹,轻轻一摸爽的要命,林平忍不住用力按了一下,却发现儿媳fù这pì gǔ直接被激起层层ròu浪。

文学

张梦很快反应过来,羞耻的俏脸通红:“爸……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占我便宜呢,我是你儿媳fù啊……”

林平脸一板:“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明明是要帮你指出哪里受伤的。”

说着,他伸手托住张梦的腰,猛然往上一抬,让她的féitún撅起来。

张梦刚被林震折腾的yù火旺盛,这会儿身体软的很苗条一样,被林平随意摆弄,她却不能反抗。

当然,她也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林平看出张梦的担忧,故意吓唬道:“下面受伤可不是小事儿,本来我儿子就满足不了你,如果下面有问题了,导致你的需求更加旺盛了,岂不是更加麻烦?”

张梦很是羞耻:“爸,你别听林震瞎说,我……哦……不要……爸你在摸哪里啊……”

正说着话的张梦猛地一颤,同时娇躯变得僵硬,因为她感觉到下面好像有异物伸进去了。

林平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是在帮你检查,不信你试试这里痛不痛。”

原来林平趁她不备,将手指塞到了那牵挂已久的美xué之中,那温暖潮湿的小ròu洞,让他爱不释手,故意用手指搅弄了一下。

张梦本来就饥渴,再加上刚才被自己老公折腾了一会儿,现在又是自己公公乱lún的刺激,让她情不自禁,竟然张开小嘴浪叫起来:“哦……不要……好yǎng啊爸爸,你别弄我了……咱们怎么能这样啊……”

林平被张梦媚浪入骨的声音刺激的命根子梆硬,他顾不上儿媳fù的反抗,死死盯着她的馒头xué,呼吸急促道:“儿媳fù,爸这是帮你检查呢,你要回答我疼还是不疼。”

说着,林平将第二根手指塞了进去。

张梦虽然结婚有一年多了,但因为林震命根子比较小,她又天生特殊,所以那ròuxué紧致无比,比处女还要小,完全就是一条没开苞的小ròu缝。

刚才林震chā进去两根手指头,张梦就很疼了,林平的手指头比较粗,所以更让张梦疼的不行。

她不自觉的扭动着柳腰挣扎,嘴里shēnyín着:“爸……好疼……求你别弄了……真的坏了我就没办法给你生孙子了……”

张梦觉得,林平应该会很在意自己能不能给他家传宗接代。

果然,林平立刻收回手,认真道:“儿媳fù,既然知道疼,那就得上yào啊,不如我帮你抹点yào?”

张梦感觉到下面ròuxué里的手指头拔出去了,松口气,但也有些莫名的空虚,她无力的点点头。

林平见她答应了,立刻跑到浴室,拿来了林震的刮胡刀。

他回到卧室,发现张梦正往床上爬。

只是此时她的姿势很放dàng,整个人跪趴在床上,一双修长美腿微微分开,露出下面黑色的丛林和那道紧致的ròu缝。

或许是刚才被折腾的太厉害了,张梦的ròuxué正在微微痉挛着,一股股的爱yè被从里面挤出来,顺着窄窄的ròu缝流淌下来,沾染在那些黑毛上,将那些毛发弄得油亮。

林平嘿笑一声,走过去抓住她的pì gǔ粗鲁的揉搓着:“儿媳fù,看你下面抖得好像很厉害,是不是很疼?”

“哦……爸……”张梦被突入起来的抚弄得心神dàng漾,竟是不自觉的shēnyín出声。

她其实内心深处很希望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上粗暴一些,持久一些。

可自己老公有些不中用,反倒是公公给了她足够的kuài gǎn。只是张梦羞耻心还在,她强忍着心中的饥渴和kuài gǎn,回头想要哀求林平放过自己,却发现他手里拿着电动刮胡刀,顿时吓一跳:“爸,你要做什么?”

“你的下面不是疼吗,爸总要帮你上yào,但你的毛太多了,我必须刮干净才行。”

刘平打开刮胡刀,发出嗡嗡的声音。

听到公公要给自己刮下面的毛,张梦羞耻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这可和刚才抠xué不一样,就算林震醒了,只要她不说没人会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可要是被公公剃光毛,到时候她就没办法跟自己老公解释了。

一念及此,张梦有些惶恐,眼泪汪汪的看着林平哀求:“爸……你不要这样,如果让林震知道,我就没脸见人了……”

林平却不理会,死死抓住张梦的pì gǔ,然后将电动刮胡刀放上去,然后只见一片片yīn毛掉落在床上。

张梦感受着下面嗡嗡震动的机器紧贴着自己嫩xué四周转动,她被刺激的心神dàng漾,等看到那些黑毛飘落,更是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她想要挣扎,可林平早有防备,大手从pì gǔ上滑落到她的美xué上,然后扒开ròu缝找到了yīn蒂,轻轻一捏。

这强烈的刺激,让张梦好像触电一样颤抖,同时大声shēnyín:“啊……不要……爸……”

林平却不管,将yīn毛刮干净之后,随手把剃须刀丢在旁边,然后摸了一把儿媳fù那光滑的人造白虎xué。

张梦被刺激的一激灵,下面的ròu唇也痉挛了一下,从里面流淌出大量的爱yè,沾满了林平的手。

张梦总算想明白林平不是真心帮助自己的,哭着说道:“爸……咱们这样对不起我老公啊……你不要弄我了……我……我知道您寂寞,我可以给您找一个女人fā xiè可以吗?”

“我的乖儿媳fù,你还装什么纯,不是说不想对不起我儿子吗,那为什么流了这么多的水?”

林平故意将手上的爱yè放在了张梦面前,bī着她看。

张梦屈辱的闭着眼睛,眼角含泪,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死死咬着嘴唇,打算沉默应对!

林平见她不说话,想要沉默的抵抗,他对不叫床的女人没兴趣,跟迷jiān似的根本不过瘾。

他也有办法叫张梦开口,立即绕到她的面前,然后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露出那个粗大的命根子。

他知道,想要征服这个sāo货,必须让她爱上自己的命根子才行。

“儿媳fù,刚才我儿子说你以前根本得不到满足?不如你看看这个东西如何?”

林平故意把命根子凑到了张梦的嘴边,顶着她的嘴唇。

张梦闻到一股浓郁的雄xìng气息,正强忍着心中yù火的她,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公公不知什么时候,把命根子chuō到了她的嘴边。

她惊慌失措的想要逃离,可等看清那东西的规模后,不禁心头猛跳。好大!

张梦死死盯着林平的宝贝,只见那东西头部又粗又大,而且涨成深紫色,下面也很粗,至少有五六厘米,跟婴儿手臂似得,而且上面暴起青筋,显得很是狰狞。

这么粗的宝贝,张梦从来没见过,她不由得呼吸急促,甚至惊讶的张大了樱桃小嘴:“爸……你……呜呜呜……”

张梦刚要说话,林平就把那根粗大的宝贝塞入了她的小嘴里,将她的小嘴占了个满满当当。

林平看着自己儿媳fù被迫长大嘴巴,而xìng感的红唇则是含着自己的又粗又黑的命根子,他不禁很是xìngfèn,用手扶住张梦的头发,然后轻轻抽动。

“呜呜呜……”

张梦难受的要死,她的嘴根本容纳不下这个东西,每次它轻轻一动,都能顶到她的喉咙,让她喘不上气来。

可任凭她不断的晃动头挣扎,林平却不肯抽出来,而且更加的爽。

张梦的口腔温暖无比,让很久没有玩过女人的他,竟然有一种chā入女人ròuxué的感觉,让他很是xìngfèn!

林平死死抓着张梦的头发,然后不断的抽动着自己的宝贝,看着那粗黑的大家伙就在张梦的小嘴里进出,心里的征服感bào棚。

而张梦嘴里的口水顺着嘴角流淌下来,让她模样更显的放浪。

见到儿媳fù雪白的娇躯在面前晃动,林平渐渐不满足于她的小嘴了,他想真正进入这个美艳女人的身体,尝试一下玩弄xìng感女神的kuài gǎn!

林平xìngfèn的将命根子拔出来,上面已经满是张梦这个xìng感女神的口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018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