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从后边上你/夹住了一滴都不许流出来

叶欣也是早已迷失,眼神妩媚,这浓浓的荷尔蒙回道,让她的某个地方已经洪水泛滥。

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那种被填满的感觉。

文学

也就是那么两分钟,张乐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战斗力最强的时候,轻轻的将叶欣抱在怀里,让自己那巨大的玩意对准了叶欣的花园中间。

“啊乐……快进来。”

叶欣轻轻扭动着自己的翘臀,一点点的往下坐了下去。

那种被撑开的感觉,让叶欣的身体都在颤抖,腿肚子都在打颤。

张乐也是按捺不住一点点的,将自己那玩意推进了叶欣的身体当中。

就在张乐准备全部进去的时候,突然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两个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叶欣本能的往下一坐。

“噗嗤!”

张乐的那个东西一下子就进去了,直接齐根没入。

“啊……”

叶欣和张乐两个人都没能忍住,同时叫出声来,这种一下子冲到头的感觉,竟然让她兴奋了一次,一股暖流缓缓的从她的身体中流出来。

张乐也是没想到叶欣会突然一下子就坐下来,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的脑海都控制不住,在下面用力的顶着叶欣。

“停下,啊……快停下来,张明回来了。”

叶欣恋恋不舍的站起身,一下子将那个东西拔了出来。

“啵……”

一道轻微的声音,让人的神态都略显失望。

叶欣心中何尝不想别拔出来,和啊乐好好的来一次,特别是那个东西又是这么大,肯定能好好的满足。

但是门外好像是自己老公敲门,她也只好放弃这种念头。

张乐也是急忙将自己的那个玩意收了回去,一本正经的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

可是他的目光却随着叶欣那扭动的翘臀来到了门口。

叶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才打开门。

当她打开门,看见门外的人之后,即使是心里猜到可能是老公张明也还是吓了一跳。

“老公你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门外的人的确是张明。

“老婆,我的钥匙忘在家里了,你帮我拿过来,快点上班要迟到了。”

叶欣这才明白,原来是张明忘了带钥匙出门,他急忙跑进卧室去给张明拿钥匙。

张乐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带着笑容说:“那么多年没见,明哥你还是老样子啊,丢三落四的。”

张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小乐啊,这么多年了,我这样都习惯了。”

其实张乐想说,你特么什么时候回来不行,偏偏在这个时候。

张明拿了钥匙之后就离开了,客厅里又只剩下叶欣和张乐两个人。

可是两人却略显尴尬,竟然没有提及刚才发生的事情。

叶欣的某个地方已经泥泞不堪,张乐的那个地方也是一直顶在裤子上,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一时之间,两人也是尴尬不已,更多的是心有余悸,差点就被张明发现了,但是两人内心深处又有一些不一样的刺激和快感,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偷腥吧。

单单是这种感觉,就让叶欣无法抗拒,这是和自己老公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的那种感觉。

但是说实话叶欣心里是十分悔恨的,她联想到了这几天发生的事,以及刚刚的行为,让她不禁对自己发问:难道自己骨子里就真有这么放浪吗?

最近这段时间,叶欣确实在和老公做那种事的时候越来越得不到满足,每当自己刚有些感觉,丈夫就已经不行了,这让叶欣很是难受。

所以才会经常独自一人躲在厕所里自我安慰……

可她毕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她也很清楚的知道,做这种事是很可耻的,甚至在精神上已经背叛了丈夫。只不过,有些时候她也是真的忍受不住啊……

原本以为只要在自己特别需求的时候,去趟厕所解决一下。这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下去了,毕竟她还是很爱张明的,哪怕张明在房事上根本没有办法满足她。

可是张乐的到来打破了这种平静,他健硕的身躯还有那比老公大的多的兄弟,让叶欣几次差点迷失自我,这让叶欣难以选择,一边是长期以来得不到满足的生理需求,一边是无视道德人伦的背叛,哪一种都让叶欣没有办法去无视它。

张乐看着面前若有所思的叶欣,他下意思的还想继续刚刚没做完的事情,只是刚有所动作叶欣便开口打断了他:“啊乐,你先回屋睡觉吧,我想冷静一会儿。”

叶欣的话说的很冷,几乎不掺任何感情色彩,这让张乐无比郁闷。

但他也不敢多加逗留,正如叶欣自己所说,她现在需要冷静。

“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我走了。”说完,张乐便灰溜溜的走了。

张乐回到自己的屋里,依旧兴奋,下面的兄弟依旧翘的老高很明显,刚才的那一次虽然很刺激,但并没有让张乐感到满足。

无奈的张乐只能拿起手机,播放着欧美电影,然后一边看着一边用手抓着他的那里上下其手,脑海中还时不时的幻想一下叶欣,好一会儿后,才美滋滋的安静了下来。

两人为了防止尴尬,各自在房间里待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因为明天要出门,所以张乐早早的就睡了。

张乐是早早睡了,可是叶欣在自己房间里却是转辗反侧,怎么都无法入睡。

原因很简单,她今天居然想要和自己老公的表弟做那种事情,不管叶欣如何给自己找理由,还是对刚才的事情有些后悔,毕竟当时她也不知为何,竟会鬼使神差的配合着张乐的动作,甚至在进去的时候,也没有丝毫阻拦。

虽然最终只是刚进去就拔出来了,但叶欣还是认为自己出轨了,叶欣觉得自己背叛了张明,背叛了婚姻。

叶欣甚至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张乐,再怎么说,张乐也是丈夫的表弟……

这一夜,叶欣几乎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大早张乐就出门了,一直到很晚都没见他回来,叶欣觉得大概是张乐也觉得挺对不起他明哥吧。

就这么过了几天,张乐自打那天早上出门后就再没回来过,这又让叶欣有些担心,他在江夏市无亲无故的除了老公这里还能去哪儿呢?

老公又出差去了,估计还有两天才能回来,这几天独自一人的叶欣倒是越来越觉得寂寞,连个说话的人儿都没有,躺在床上发呆的叶欣不禁又觉得自己那天对张乐的态度是不是太冷了些。

就在她思来想去的时候,听到敲门声,心里不免有些期待和兴奋,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叶欣自己也说不上来,赶紧就跑去开门。

“欣嫂,这几天我去办了点事,走之前也忘了跟你说一声,回来晚了,没有吵到你休息吧。”

“你说哪里的话,我倒是还担心你勒,几天不见你小子人影,看你满头大汗,快去洗洗。”叶欣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红红的。

这时候叶欣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老公张明打来的,出去这么些天,这才想起来打电话给自己,叶欣不免有些不快。

“老婆啊,还没睡呢,这几天想我没有,我可是想死你了,再有两天我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可得好好疼爱你一番,嘿嘿……”

听到这种话,张乐又在身旁,让叶欣有些不好意思正名回答张明,只能说些嘘寒问暖的话撇开这个话题,虽然这些关心的话语丈夫从未对她说过,但身为一个合格的人妻,这些理念很早就在她的心理生根发芽了。

只不过,叶欣这种故作撒娇求宠爱的声音,在张乐听来却是无比魅惑的,光是听她打电话,张乐都能起反应。

张乐做梦都在幻想着,欣嫂什么时候也能用这种魅惑的语调和自己交谈,对着自己撒娇,甚至是服侍自己……光是想想都让张乐兴奋不已。

“公司加班有些忙,刚刚才吃的,嗯,先这样说吧,没事先挂了,我现在很忙。”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冷漠,甚至是不耐烦,只不过叶欣平倒是没多想,以为老公真的很忙。

正当叶欣想叮嘱一下丈夫不要太累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和谁说话呢,帮我拿条浴巾来。”

顿时,叶欣和她的丈夫,还有站在一旁的张乐,三个人同时凭住了呼吸。

手机开着免提,那个女人说的话她和张乐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而叶欣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丈夫不是出差了吗?她怎么会和丈夫在一起?还管自己的丈夫叫亲爱的?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是敏感的叶欣很快就想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在沉默了十几秒钟后,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你听见没有啊?你要不也进来洗洗?”

就当叶欣以为丈夫会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却不想,他竟然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对着叶欣说:“那什么,我突然来急事了,过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吧。”

说完,叶欣的丈夫很快便挂断了电话,听着那头急促的嘟嘟音,叶欣的心都凉了一半。

她虽然单纯,但在这个时候,恐怕再蠢的女人都知道,丈夫这是有外遇了。

甚至叶欣想起这段时间老公在房事上对自己越来越敷衍,她猜测,丈夫可能很早之前就对不起她了。

随着叶欣越想越多,她也越来越想哭。

这是报应吗?刚刚和丈夫的表弟有了点什么后,就发现丈夫有外遇了……

“明哥也真是的,我还以为他每天工作多辛苦呢,每天早出晚归的,还经常出差,原来都是出去找别的女人了。”过了很久,张乐才愤愤说道。

在张乐说完这句话后,终于,叶欣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张乐坐到了叶欣身边,轻抚着她的背,不断的安慰。心里却想着,这对他而言或许也是一个乘虚而入的机会吧?

搞不好他可以直接拿下叶欣!

至于叶欣,其实她也不想当着张乐这个大男孩儿的面儿哭,但是真的忍不住,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掉。

她的初恋,同时也是自己唯一深爱的丈夫有外遇了,欺骗了自己,那种感觉,就好像天都塌了一样。

“欣嫂,你没事吧?”张乐拍着叶欣的后背,又递来两张纸巾。

“啊乐,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你先回去吧……”说着说着,叶欣又忍不住,掩面哭泣起来。

“欣嫂,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现在难受的在哭,明哥他能知道吗?”

张乐不断安慰着说:“俗话说得好,拿得起放得下嘛,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得与失的过程,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总能获得其他的东西。”

说完这一大通,张乐开始挠着头,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对是错。但他确实也说不下去了,他要真能厉害到可以开导每一个女人,那他早就去做心理导师了。

叶欣呆呆的看着张乐,问他:“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得到了什么?”

张乐憋红了脸,说道:“你……得到了我!”

叶欣依旧呆呆地看着张乐,默不作声,她还是不懂,自己已为人妻,又有什么地方值得张乐去喜欢呢?

看着叶欣迷茫的眼神,张乐赶紧将叶欣紧紧的抱住,不记得他曾经在哪本书里见过了,上面写着:拥抱就是最好的温暖与解释。

也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叶欣又开始心跳加速了,是的,她仿佛真的信了张乐的话,不再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她靠着张乐的时候,真的觉得好温暖,好温柔。在这一刻,她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被一个大男孩儿宠爱着。

面对突然而来的温柔,叶欣不知所措,甚至有些脸红。她说:“啊乐,谢谢你,我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张乐却摇摇头道:“不用谢我,要谢的话,应该是我谢谢老天爷。”

“谢老天爷?”叶欣一愣。

“对,谢老天爷。”张乐又是一笑,同时将脸靠近了叶欣,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感谢老天爷,让我遇见了你。”

说完,张乐捧住叶欣泛着淡红的面颊,注视着她那漫着水雾的美瞳,冲着她那红润的双唇,直接吻了上去。

这一次,叶欣没有半分抵抗的念头,尽情享受着这个年纪比她小的大男生带来的爱。

她压根就不会接吻,更不会迎合,她丈夫和她很少去做这种事,即便是行房事,也都一直来去匆匆。所以,一切都显得相当生疏,羞涩。

“好热……”

叶欣现在相当的难受,下面更是黏糊糊的,她极不情愿的推开了张乐,说道:“啊乐,我好热,我想去洗个澡……”

张乐连忙问:“刚好我也正要洗澡,一起洗好吗?”

或许是为了发泄之前在电话里听到的那句话,自己的丈夫可以陪别人洗澡,为什么就不能让别人陪自己洗澡呢?

如此一想,叶欣竟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张乐满心欢喜的一把将叶欣横抱起来,兴致冲冲的跑进了卫生间里。可当他拿着花洒的时候,却有些不知所措了,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傻瓜,你洗澡穿着衣服吗?”

叶欣娇嗔一声,张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去解叶欣的纽扣。

只不过张乐这个时候激动的手都在打颤,半天功夫过去了,愣是连一件上衣都褪不下来。

“笨蛋……”叶欣轻轻的打开了张乐的手,然后自己优雅的将外衣全部褪下,不过一分钟后,她的身上只剩下了一套里衣。

可以说,张乐现在大脑都有些缺氧了,虽然他看过不少的小电影,但是如此近距离的去欣赏一个女人,还是头一回,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他朝思暮想,夜夜做梦都在幻想的对象。

看着叶欣,张乐不停的吞着口水,贪婪的眼神不愿放过叶欣的每一个角落。

真的很难相信,伟大的上帝会有如此神奇的造物能力。看着叶欣,张乐不知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即便是完美,仿佛也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叶欣也是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其他男人面前展露自己,虽然她对自己的身材和样貌也比较自信,但年纪毕竟是个坎儿,她并不认为自己能比得过那些十几二十岁的青春少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01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