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在她的私密地带撩拨_男主整夜不拔出来的描写

刘海本是十里八乡又名的混混,但自从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被误认为山神后,他的幸福生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这天,刘海才刚回到张举人府上,就迎面碰到几个下人,正绑着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走来。

那女子一路拼命挣扎,由于太过用力,身下裙子直接被推到腰际,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

本就心火未消的刘海,看到那两条玉腿不断踢腾,更是心痒的难受。

 文学

刘海上前询问一番询问才得知,这女子名唤晴儿,是张举人新买来的小妾,打算一会直接圆房。

“这般水灵灵的美人,怎么能让张举人吃独食。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吃不着肉喝点汤也行啊。”

想及此处,刘海按捺不住心头火热,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到了张举人房外后,他抬手敲门,没等多久张举人便前来开门,并将刘海迎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刘海就看愣了,晴儿正被反绑着双手,衣裳凌乱的倒在床上。

见她脸色梨花带雨的娇弱神态,和不经意间漏出的风景,刘海竟是生出一股想要将她扑倒,狠狠欺负的冲动。

“山神,您怎么来了?”张举人道。

闻言,刘海故作正板,道:“张举人有所不知,若是在女子初夜进行双修的话,就可以吸收她的元阴,起码可以多活好几年。”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这个简单,你按本神所说,先用绳子把她一只脚吊起来,让她那儿露出来,这样也方便后面行事。”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刘海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刘海,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刘海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刘海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刘海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刘海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刘海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刘海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刘海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刘海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

晴儿开始不断的挣扎起来,只是她这么一扭,下面不住跟绳子发生摩擦,身子不由自主就开始颤抖起来。

听晴儿一个劲的骂自己,刘海心里暗笑,寻思一会有你哭着求饶的时候。

刘海干咳一声,随后扭头看向张举人,道:“你且好看,这是本神独创的房中捆绑术,更方便你们待会儿修习双修之术。”

言罢,刘海竟是揪着绳子来回拉动起

“噗呲噗呲。”

绳子不住在晴儿下面磨蹭这,没过多久,绳子和晴儿那地方接触的地方,就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晴儿下面被绳子勒得生疼,却又感到阵阵从未有过的快意,让她又是难受又是隐隐有了一丝期待。

强烈的羞耻感,让晴儿都快哭出来了。

“快……快停下,登徒浪子,停……停下……不,我不要了……”

只是任由她如何挣扎,咒骂,刘海动作不停,甚至还刻意加快了绳子拉动的速度。

起初晴儿还骂的厉害,可片刻后,她声音越来越小,脸蛋上逐渐染上一抹红晕,到最后更是下意识的夹住双腿,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哀求道:“求……求你了,快……快停下,不能这样,停……我……我快忍不住了……”

刘海根本不理会她的求饶,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没过多久,晴儿逐渐停止了喝骂和哀求,开始断断续续发出阵阵诱人的低吟,下面更是如同洪水泛滥,将大片床单浸湿。

这一幕落在刘海眼中,心里偷乐,他自然看的出来,晴儿分明是被弄出了感觉。

他非但没有停手,反倒玩的更来劲。

至于张举人,在一旁早就看的目瞪口呆。

尤其是晴儿那被绳子勒到变形的坚挺,和湿乎乎的无毛圣地,让他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山神,我忍不住了,现在就双修吧!”

言罢就便是猴急的脱下裤子,一手揽着晴儿的柳腰,一手扶着下面,作势长驱直入。

见张举人这么猴急要同房,刘海多少有些不满。

可毕竟是人家的小妾,他也不能说什么,只得在一旁看的眼红。

张举人大口喘着粗气,想要直捣黄龙。

可晴儿毕竟未经人事,那地方十分狭窄,张举人这般粗暴的探门,当即让她觉得一股钻心疼痛。

晴儿哭喊着挣扎,拼尽浑身力气用脑袋撞开张举人。

“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入了我张家的门,还敢忤逆我!”

张举人恼羞成怒,一手抓起马鞭作势就要抽晴儿。

一看到张举人手中的鞭子,刘海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忙不迭的开口阻拦,道:“且慢!”

“山神,您为何阻我?”张举人强忍怒气道。

“张举人莫要恼怒,待本神再好生调教她一番,保证她求着跟举人同房。况且,这马鞭也不是这用的。”

说完,刘海接过张举人手中的马鞭,又道:“你把她翻过来,跪在床上,屁股对着本神。”

闻言,张举人点头答应,粗暴的拽过晴儿一条腿,直接将她翻个。

因为一条腿被吊起的原因,晴儿只得单膝跪地,宛若公狗撒尿的姿势。

“你……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意识到刘海还要继续折磨自己,晴儿拼尽全身力气,四肢并用的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越是不堪受辱,刘海心里的期待感便是越强。

“啪”

刘海抬起马鞭,不重不轻的在晴儿挺翘的臀瓣上抽了一下。

晴儿当即闷哼一声,臀瓣上当即出现了一条红印。

“啪啪!”

刘海手持马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晴儿屁股上。

晴儿疼的直掉眼泪,饶是她如何谩骂,甚至求饶,刘海都不曾停手。

“张举人,你可知如何在双修的时候,让自己更舒服?”刘海突然道。

“还请山神赐教。”张举人十分虚心道。

只见刘海停下手中动作,一手掰开晴儿臀瓣,指着那粉嫩处,一本正经的说道:“关键就在这里,这里面越是紧致,带给男人的刺激就越强,双修时,获得的好处自然就越多。”

“而我用马鞭抽她的屁股,她会因为痛感下意识缩紧这里面,这一收一缩会有什么功效,嘿嘿,就不用本神说了吧?”

被刘海这么一说,张举人心痒难耐,当即跃跃欲试,道:“不亏是山神,竟有这等神奇的法子,可否让我试试。”

刘海点头同意,把马鞭递了过去。

而此时的晴儿却有有些怕了,梨花带雨的不断摇头,语气也软了下来,道:“我……我来张家只是为婢,不是当小妾,两位大人,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见晴儿开始服软,张举人却不依不饶,冷哼一声便是扬起马鞭落了下去。

此时的刘海也没闲着,嬉笑道:“晴儿姑娘,你切放松身子,我会想办法转移你的注意力,到时候就没那么疼了。”

说完,刘海干脆盘腿坐下,捏起那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拉动起来,还腾出一只手捏住晴儿那掉在半空不住甩动的坚挺,肆意揉捏

“噗呲……噗呲。”

鞭子接触肉体的脆响和绳子摩擦下面的水渍声此起彼伏,混合着晴儿略显凄惨的抽泣,弥漫在房间内。

不多时,晴儿的抽泣却逐渐转为低吟。

原本带来疼痛的马鞭,也不知为何,竟是让她有些享受起来。

甚至她突然很想让张举人抽的用力些,察觉到自己荒唐的念头,晴儿当即便是俏脸红到几乎滴血,死咬着樱唇,不敢再发出声来。

她越是这么强挺着,刘海就越是想玩的再刺激些。

“张举人,你可以伸一根手指进去感觉一下,那里面的肌肉是不是有收缩迹象。”刘海嬉笑道。

闻言,张举人腾出一只手,食指挑开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直接探了进去。

“噗呲。”

水渍飞溅,手指连根没入。

晴儿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意,让她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发出一道令人无限遐思的低吟。

“啊……”

刘海暗中用力咽了口唾沫,问道:“如何?是不是和本神刚刚所说一样?”

张举人满脸欣喜,用崇拜的语气道:“山神果然料事如神,当真有收缩的迹象,这……这简直太神了!”

言罢他手里的马鞭再次加大力度,手指也肆意的在晴儿圣地不断地进进出出。

“嗯,不错不错,学的很快,就是这样。”

刘海连连点头,听着晴儿越发放纵的低吟,自己也觉得下面难受的紧,索性腾出双手,一手一个,捏住晴儿被勒到变形的两座山峰,肆意把玩起来。

晴儿的一汪美眸此刻已然满是水雾,身体表面泛出一层粉嫩,带着哭腔哀求道:“呜……不要这样,求……求你……停下,好……好难受……”

同时被两个男子这般玩弄,分明是那么令人羞耻,她却受不了体内传来的快意。

那一连串不堪入耳的低吟,让她简直无法接受,可自己却偏偏不能控制,甚至想要叫的更大声。

原本还坚持不肯同房的初心,也逐渐开始崩塌。

“呜呜……停下,我……我错了,我听你们的!求你们了,快停下!”晴儿终是哭喊着求饶。

闻言,张举人突然停下动作,看向刘海,道:“山神,既然她肯同房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虽说刘海还没过足瘾,可也不能因此一直碍着人家圆房啊,只得意犹未尽的点点头,道:“自然可以,不过这女子乃是初夜,经验不足,还需要我来亲自指点一番,这双修之法的重要性,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当然,那山神您的意思是?”

“也罢,帮人帮到底,本神再好好指教指教你们一番吧……”

张举人满脸感激道:“是是,多谢山神。”

说完,张举人拔出手指,冷哼一声,道:“你且听好了,待会山神会亲自指点你,你最好老实一点。山神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若是不然,哼!”

此时的晴儿,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防线,都早已崩溃,再说对方还是一位举人老爷啊。

不想再一次体会那种羞耻感觉的晴儿,不得不抽泣着点头,道:“是,我……我听话,只求你们,别再那样对我。”

刘海手脚利索的将晴儿身上的绳子尽数解开,而后起身站在床边,道:“过来,把我衣服脱了。”

一听要给刘海脱衣服,晴儿当时就慌了,脸蛋通红。

张举人也算罢了,毕竟自己被卖到张家为妾,伺候自家丈夫,倒也应当。

可刘海一个外人,她怎么可能去伺候更衣。

“哼,我这是要亲自指点你一些双修姿势。穿着衣服,我如何示范?莫非,你是后悔了?”

随着刘海一声冷哼,张举人同样是瞪了晴儿一眼,那架势,当即吓的晴儿眼眶一红,不得不点头答应。

一手挡在胸前后,晴儿起身跪坐在床边,用颤抖的小手,花了半天时间才给刘海脱衣服。

眼见一切就绪,张举人迫不及待就想要开始双修,刘海却是心想,你们两个待会儿倒是可以爽了,我在一边干看戏多难受啊。

想到这里,刘海忽然灵机一动,开口道:“张举人,你去把你夫人叫来……”

听得刘海要叫柳如烟过来,张举人不解,道:“山神,这是何意?”

只见刘海神秘一笑,回道:“本神自有安排,你照办就是。”

见刘海不肯说,张举人只好满脸纳闷的让人把柳如烟请来。

不多时,柳如烟就到了,她一进门看到了床榻上身无寸缕,摆着一个极为羞耻姿势,胸前和下面还绑着绳子的晴儿。

再看看一旁的刘海和自家相公,也是不着衣物,柳如烟当即羞红了脸,慌忙挪开视线,羞臊道:“相公,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举人下意识看向刘海,后者干咳道:“叫你来,是要让你跟本神一起演示双修之法,助你相公增强体质,你且先把衣服脱了,我们抓紧时间。”

一听到双修两个字,柳如烟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那些羞耻的姿势,和那种痛苦却又怪异的快感,两条腿下意识就紧紧并拢在了一起。

不过柳如烟很快就是脸色一白,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相……相公,这里这么多人,我……我们怎么能……能这么多人双……双修呢……”

上次当着山神的面,和自己相公做那种事情,柳如烟每每想起来都感觉无比的羞臊。

如今不仅要当着山神的面,还要加上一个相公新纳的小妾,简直太羞耻了啊。

刘海故意叹了口气,道:“唉,本神一心为你夫妇二人着想,想要帮你们增强体质,再帮你祛除妖邪,只有这样才能让你顺利怀上张举人的孩子,如果你不想替张家延续香火,那本神也不勉强你们。”

张举人慌了,转身看向柳如烟,语气不悦道:“难得山神肯亲自指导为夫修炼,你还在这推三阻四的,难道你是不希望看到我增强体质,多活几年吗?难道你就那么不想替我张家生下一男半女吗?”

越说越气的张举人,干脆不待柳如烟说话,便气急败坏的上前,不由分说的直接撕开柳如烟的衣服,将她剥成光溜溜的小白羊后,用力把她推到了床上。

做完这一切后,张举人这才满脸赔笑道:“山神息怒,不要跟这等愚昧女子一般见识,还请山神教我双修之法。”

见张举人直接把柳如烟扒个精光,送到自己嘴边,刘海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一脸淡然道:“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本神就破例再亲自示范一次。”

“这样,张举人你和如烟都有过经验了,正好你们两一对,我亲自教授晴儿,给你们做示范,等下示范完了,晴儿也应该学得差不多了,张举人你就可以开始和晴儿双修了。”

张举人哪里知道,刘海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晴儿的滋味,所以才故意提出这样的要求呢,连连点头的同时,还不断的道着谢。

刘海则是心中一喜,这晴儿尚未破瓜,就好像一张纯洁的白纸一样,玩弄起来另有一番滋味。

更何况晴儿还是张举人新纳的小妾,张举人都还没来得及尝鲜,自己却能当着张举人的面享用他的小妾,光是想想都刺激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095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