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的下面又湿又紧|车上不要了太深了

不过赵权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并没有真正要开除的意思。

于是他从桌上摸起纸笔,递了过去,“互相检举吧,刚才徐军把你检举出来了,这会儿你也检举些别人的事,也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好不好?”

陈六福当时就怒了,在心里把徐军个王八蛋翻来覆去的怒曰千遍。

简直太混蛋了,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关键时刻就拉出来垫背捅刀子,不是人造的玩意儿!

拿起笔,他毫不犹豫就在纸上罗列起了徐军的罪状,洋洋洒洒跟写论文似的。

 文学

偷公司A4打印纸回家、偷公司墨盒回家、找人代打卡、对客户吃拿卡要……

很多,凡是他能想出来的都给写上了,事无巨细。

当这张‘罪状’被接过手后,赵权扫了几眼,然后眉头微皱。

“你这不对啊,怎么写来写去全是徐军的,他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你这诚意,不足。”

陈六福也有点心思,什么诚意不足,不就是想要徐军之外其他人的把柄?

于是挑了几个平常相处不太和谐的,他又大笔一挥,全给把罪名记下来了。

赵权重新拿在手中看了眼,这下满意了。

不过他还是笑着问道:“不是胡诌八扯吧?要是胡说的话,那我到时可找他们跟你对质了。”

“不是不是,这您放心,绝对不是,都有证据可查,有证据可查……”

赵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挥挥手示意陈六福出屋。

陈六福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声道谢后往办公室外走去。

只是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赵权又把他给喊住了。

陈六福都有些急了,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检举的也检举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啥啊这是?

“陪老婆去医院孕检是正事,以后再陪着去孕检时不要找人打卡,跟我说一声。只要不耽误工作,我给你记全勤。公司里其他领导要有意见的话,让他们来找我。”

赵权的话传入耳中后,陈六福都愣住了。

他原本还以为赵权是没完没了的要收拾他,但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他心里暖呼呼的,顿时感动到不行,“赵、赵总……”

赵权挥挥手,“行了,去吧,一个大男人真要在我屋里哭起来,我怎么跟别人解释。”

陈六福深吸口气,给赵权狠狠鞠了一躬,“谢谢赵总,谢谢赵总!”

他刚才已经谢过一次了,但那只是惧怕赵权给他穿小鞋而已。

这会儿的感谢,却是他发自肺腑的。

因为赵权不仅没有追究他之前的事情,反倒还给了他这么大的便利。这种暖心的照拂,是他在工作单位里从没有体会过的,所以他真的是既感动又感激。

望着陈六福离开的身影,赵权脸上浮现出微笑。

他要整这群兔子不假,但也不是不论青红皂白的就一通瞎整。

打小家里老狐狸的打完一拖鞋再给块糖吃,就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恩威并济。

这种收服人心的小手段,他脑袋里不知道揣了多少。

将陈六福写的‘罪状’扣合在桌上后,赵权等到了买烟的徐军归来。

这时候徐军气喘吁吁的满头汗水,手里还拿着一包苏烟,“赵总,烟我给您买回……”

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赵权就皱起了眉头,“怎么是苏烟啊,我抽不惯,换中华吧!”

徐军气还没喘匀乎呢,就被赵权给打发滚蛋了。

他还不敢在心里骂,因为他发誓了。

不过在他临出门前,赵权又吩咐道:“对了,你顺路把刘四喜给喊过来吧!”

徐军离开办公室不多会儿,浓妆艳抹的刘四喜就进门了。

“呦,赵总,您找我呀?”

那扭来扭去的屁股蛋子,几乎要把裤子都给扭破了。

不过对于这种壮年娘们儿,赵权是真心没什么兴趣。

于是他直接对刘四喜挑开了话题,“怎么着,我刚才听徐军说,你偷偷把家里电脑的坏硬盘带来,跟公司电脑里的硬盘对换了一下,然后就去找维修那边报修换新的去了?”

刘四喜心里‘咯噔’一下子,直想把徐军的老祖宗都从坟里给刨出来,虐上千百遍。

你这狗曰的徐军,竟然敢告老娘黑状,看老娘回头不大嘴巴子抽死你!

“赵总,我冤枉啊,这都没有的事儿,您可别听徐军在那瞎说八道啊……”

刘四喜在办公室里喊着冤枉,赵权挥挥手表示没事。

“徐军说是取证据去了,等他回来你们对质下。如果这事是假的那我刚好借这个理由开除他,不过要是真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这属于盗窃,虽然判刑不至于,但拘留和罚款是少不了的。”

原本还装模作样喊冤的刘四喜,听到这话后吓了一跳。

她强笑着说道:“赵、赵总,您看不就一个硬盘嘛,几百块钱的事,哪用的着报警,人警察都挺忙的,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别给人添麻烦了呗?”

边说着,刘四喜边凑上前,故意拿她身前四两在赵权胳膊上磨蹭着。

按说这刘四喜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在公司里也有不少男同事撩她。

不过对于这种四十多岁的壮妇,赵权是真心没兴趣。

他抬起头瞪向刘四喜,直把人给瞪的讪讪而笑,扭捏着又退到了旁边。

“赵总,今天早上的事是我不对,我以前的态度也有问题,我不该骂你是个死送外卖的……可是赵总,您就看在咱们两年老同事的情分上饶了我吧,高抬贵手可以吗?”

“不不不,我这是办公事,跟咱俩之前的私事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记仇的人。”

赵权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笔,又跟刘四喜说了好多,都是关于看守所里的黑暗。有暴菊的,有把女犯生生拖进男监区整宿整宿轮的,还有拿工具糟践女犯人的……

直到快把刘四喜给吓哭了,赵权这才把纸和笔推到她面前。

当刘四喜得知要写别的‘罪状’时,二话不说提起笔唰唰唰的就把徐军罪名给罗列出来了。

等她写完后赵权拿起来看了眼,不太满意。

“别人都是好员工,那不显得只有你刘四喜自己不守规矩?”

刘四喜恍然大悟,赶紧重新摸起笔把得罪过她的同事都给写上,还给罗列了‘罪状’。

赵权将重新写完的‘罪状书’拿在手里看了眼,又多出三个人来,挺满意。

于是他对刘四喜说道:“不会是假的吧?如果是假的,这可是诽谤罪啊!”

刘四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是真的,一点都不掺假。”

赵权这才挥挥手,把刘四喜给打发走了。

刘四喜心里长松了口气,太吓人了,之前顺了个移动硬盘而已,差点被送进看守所去。

心中正暗暗庆幸着平安度过这一难,结果刚出办公室门口就遇到了徐军。

刘四喜当时就怒了,要不是徐军这王八犊子告黑状,她会有这事?!

狠狠盯视着徐军,刘四喜压低嗓音威胁道:“王八犊子你等着,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徐军正气喘吁吁买烟回来了,听到刘四喜这话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心想这是咋的了,也没干得罪刘四喜的事啊?

还没等他琢磨过味儿来,赵权就在办公室内招呼他了。

满头大汗的徐军赶紧凑上前,将新买的软中华香烟给递了上来。

赵权接过烟,又皱起了眉头,“软的啊?我喜欢抽硬的。”

徐军整张脸都快垮掉了,玩人不带这么玩的,“赵总,您到底想抽什么样的明确跟我说可以吗?我这一趟一趟的跑来跑去……算了,我再去给您换。”

本想着抱怨一通,但话刚出口没几句徐军又给压下了。

如今的赵权可不是之前的赵权,他真要硬怼上几句,那付出的代价可太大了。

于是他伸手抓起香烟,准备再次去换。

只不过人刚走到门口的赵权就把他给喊住了,“行了,凑合抽吧,换来换去多麻烦。”

徐军松了口气,他就知道赵权还是那个怂包窝囊废,即便当了老板也不敢拿他太过分。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随后他就听赵权说,“你去把XXX给喊过来吧!”

“切,到底还是那个LOW壁窝囊废,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在心中嘲笑着,徐军就往办公区域走去,然后帮赵权把人给喊了过来。

喊完人徐军刚准备坐下,就发现远处赵权在向他勾手,示意他到办公室门口站着。

徐军满头雾水的来到赵权办公室门口,规规矩矩的站那了。

赵权也不训他也不搭理他,只把刚才被他喊来的人给带进了办公室。

当办公室房门闭上后,他贴着门听了会儿,也没听清楚里面在说什么。

很疑惑,徐军实在不知道赵权到底想要干什么,葫芦里又藏着什么药。

只是不多会儿后,出来的人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没好气的告诉他,徐军让他去喊谁。

“又喊人,这LOW壁到底想什么?”

徐军怎么想也想不通,但想想这总比来来回回去买烟的好,也就照做了。

只是没成想,这一喊就愣是喊了整上午,全公司几十口子人,全都被他给喊了个遍。

起初徐军也没觉得有什么,只琢磨着这事有些古怪,但渐渐的他就开始害怕了。

进去后再出来的每个人,对他都没有好脸色,甚至不少人还像刘四喜那样威胁他。

如果只是部分人对他没脸色那也就罢了,可这整公司的人都这样……

想想早上赵权被众人言语围攻的事情,徐军就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觉得,这一幕好像即将要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正心中焦虑不安的时候,赵权的呼唤声从办公室内传出,“小徐,你进来。”

徐军心中惴惴不安,忐忑的推开房门进去了办公室。

这会儿看着赵权,他莫名的有些两腿发软,“赵、赵总,您喊我有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102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