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蹭蹭不进去就两下&跨坐在上面 汁水四溢

兰姐的声音有些颤抖,而且那呼出的热气也喷在我脸上,弄得我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抱着她亲吻,把那股邪火发泄出去。

不过她是我姐姐,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潜意识里,还是不忍心下手的。

我心里还在想着兰姐接下来会做什么,她就直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紧接着,她的柔嫩小手就把我的手拉了起来,攀上了她的那片柔软。

 文学

刚一触碰,那股柔软就让我的反应更加强烈。

兰姐一边抓着我的手去揉捏她的丰满,一边趴在我的耳边,呼吸急促,声音小声呢喃:“阿磊…姐姐这里舒不舒服…快…快用力摸呀…”

这话,让我更加快忍不住了。

但目前这情况,也只能继续装睡,不然吓到兰姐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兰姐继续抓着我的手,不断在她那丰满之处揉捏着。

“阿磊…你喜不喜欢姐姐的…”

兰姐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随后竟直接爬上了我的床上,跪在我的面前,将那丰满直接捧起来,凑到了我的面前…

“呼…”

我差点没忍住深呼出气,真是没想到兰姐的这地方近距离看,竟是那么美丽…让我恨不得一头埋进去…

更让人心潮澎湃的是,兰姐竟然用双手挤着那庞大,直接对上了我的嘴唇,轻轻的磨蹭着。

“阿磊…来吻吻姐姐好么…”

我的身子瞬间更加燥热起来,差点就失去了理智,好在兰姐只是在我嘴上蹭了几下,就停了下来。

本以为就这样了,没想到下一刻兰姐竟然亲了上来,双手更是在我的胸膛上往下游走,不断撩拨。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块烙红的铁块,兰姐就是解救的冰块,让我无比煎熬。

没过多久,兰姐的小手竟然游走到了我的裤子上,然后一把扯了下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兰姐的一声惊呼:“阿磊…居然长那么大了…”

显然,她也没想到我的那地方如今会那么宏伟。

我下意识想将手伸下去穿上裤子,但又想到要是让姐姐知道我在装睡的话,可能这么好的福利就要终止了。

兰姐盯着我的东西发愣一会后,终于把手从下面移开,轻轻躺在我身上。

顿时,我就感觉到丰满顶在我的后背,让我几乎就要绷直了身子。

兰姐的身体同样很火热,我们就像是干柴烈火一样,似乎一点就燃。

停顿了大概五六秒钟后,我再次感觉到那丰满开始来回轻轻的在自己的后背上移动。

这让我想到了一些片子里面的情节,好想翻过身来紧紧抱着兰姐,满足她…

兰姐帮我用上面弄了一会后,竟再次伸出双手,然后伸出那略显冰凉的小手在我腰间上划过,直接就摸上我的那儿…

“啊…”

这突然的舒爽让我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兰姐顿时吓了一跳,小手赶紧放开,紧贴着我后背的丰满也移开了。

“嗯…今天不用工作呀…”

我赶紧装作说梦话的样子,生怕兰姐发现。

果然,兰姐松了口气。

“老…老公,我真的不行了…你不能这样呀…”

“就不行了?那你叫爸爸,我就饶了你。”

隔壁的声音再次传到我们的耳朵里来。

本来我就被兰姐弄得浑身是火无处发泄了,现在又再次听到这声音,让我心中想把兰姐按在身下的想法越发强烈…

“哎呀…叫什么呢。”

女人娇嗔的声音响起,男的继续浪笑:“不叫是吧?那我就让你舒服的叫爸爸!”

还让人舒服的叫爸爸呢?就你这龟孙!

我在心里暗骂,天天让人那么煎熬,可真过分…

片刻后,那种声音又再次传来,还伴随着女人愉悦的声音。

“阿磊…”

同时,身边的兰姐又喊了我两声,我依旧装着熟睡的样子,没敢应她。

兰姐这才继续开始大胆起来,她不由自主的再一次抱紧我,先是亲了一下我的耳垂,然后在我的耳边柔声说道:“阿磊,姐姐好想你要我…”

听到这话,我的脑子一阵嗡鸣…

我没想到,兰姐她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在这同时,她那丰满之地依旧压在我的后背,闻着那四溢的体香,我感觉浑身发热。

我轻轻挪动一下我的那儿,正好就和兰姐的小腹下部抵在一起。

“呼…”

我的呼吸再次沉重了几分,没想到女孩子那地方,也是这么火热…

兰姐柔嫩的小手慢慢在我的大腿内侧抚摸着,让我越来越宏伟,浑身的血液也沸腾起来,说不出来的舒服。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下面却突然被握住了。

是兰姐的!

我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起来,更加渴望。

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被女人这样挑逗,而且…还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兰姐。。

一瞬间,那种舒爽的感觉就让我感觉浑身好像触电一样,酥酥麻麻的。

在加上兰姐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这层关系,让我更加兴奋和刺激。

“阿磊,长大后你娶我吧?”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兰姐好像跟我说过的话,顿时就很想将她压过身来一场大战。

但我知道,可能现在兰姐只是意乱情迷,要是真这样办了,以后可真就无法面对她了…

兰姐的娇躯依旧贴在我的身上,我无奈暗叹一声。

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但和兰姐发生关系,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随着兰姐小手的不断动作,我那种忍不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几乎就快要忍不住。

“阿磊…来…帮姐姐弄弄…”

兰姐把玩了一会后,竟更加大胆的抓起了我的手,直接就向她的那里探了下去…

“呼…”

一探下去,我整个人都仿佛要燃烧起来。

我想扑上去,狠狠满足她,但这可是自己的兰姐啊,怎么能这样?

下一刻,我发现自己可能多想了。

因为兰姐的小嘴又凑到了我的耳边,开始疯狂亲吻我…

“阿磊…”

兰姐又试探性的喊了我一声,我依旧不敢有任何反应。

而这次,兰姐更加主动了。

她直接将我翻了个身,吻上了我的唇,我的那儿更暴躁了。

尤其是兰姐正面对着我,丰满的地方不断在我的胸膛上磨蹭着,更是让我口干舌燥,不禁大吸了两口那香气…

兰姐的身体越来越滚烫,呼吸也越来沉重,这是我能清楚感觉到的。

她依旧一边亲吻着,一边将手抚上我的下面。

这样不断的撩拨,让我有种一念天堂的感觉。

“阿磊…你的宝贝放在姐姐的身体里好吗?”

兰姐的呢喃耳语再次响了起来,让我的脑袋轰鸣不断,要是真将我的东西放在那里面,该有多舒服…

我内心猛地一激灵。

这时,兰姐的那儿也再次一直在我的小腹上磨蹭起来…

“阿磊…快,摸姐姐…”

兰姐的丰满不断在我胸膛上摩擦,再次抓起我的一只手,攀上了那丰满,小嘴也根本没闲着,不断发出诱惑的呢喃声。

这让我浑身只有一种火烧的感觉,心脏不断跳动,甚至激动得连身上的女人是谁都差点忘记了,只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我无法抗拒兰姐诱人的身体,更无法抗拒她对我的爱抚,尤其她在我身上磨蹭时,那种无法形容的触感更是牢牢抓住了我的心。

此刻,我们几乎是亲密无间的贴在了一起。

我感觉全身的细胞,都要被点燃一般。

我甚至已经忍不住得伸出了我的双手,逐渐向兰姐那丰满臀部抓去。

“阿磊…姐姐忍不住了…要我…”

就在我几欲爆发的时候,兰姐的呢喃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我急忙抽回双手。

与此同时,一股温润的感觉,却从我那儿袭遍全身。

我眯开眼睛一看,兰姐她竟然直接就半蹲在了我的身上。

只要兰姐稍稍往下,我们就将真正合二为一…

此刻,我的心都不禁在呐喊着:快坐下来…快…

甚至,那儿都很激动。

“嗯…”

感觉到我的反应,兰姐也发出了一声轻吟,让我那种想法越来越强烈。

但我知道,不能冲动。

似乎是听到了我心中的呼唤,兰姐的身体终于开始动了。

她时而皱眉,时而闭眼享受,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但最后,还是轻轻的坐了下来…

“呼…”

一瞬间,我就差点惊呼出声,即便只是一点点触感,都像电流一样袭遍我的全身,让我渴望更多。

这种感觉,是我从所未有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解决能够相比的。

我下意识想要更多,但理智及时制止了我。

兰姐之所以会这样做,肯定也是因为我在熟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关系,她心里也过得去。

但要是知道我是在装睡,那现在的一切会中断不说,恐怕以后都很难再面对兰姐了。

所以,我选择继续沉默,在等待着兰姐的温暖。

时间一点点过去,即便只是几秒钟,但我却依旧感到漫长。

那种越发刺激的感觉,让我浑身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几乎马上就要投降。

终于,我清楚感觉到了兰姐真正的温柔…

“冲破它…快…”

我暗中呐喊着,伴随的还有心中无限的满足和喜悦。

兰姐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果然还保持最纯洁的身子。

但现在,她竟然会主动和我做到这一步…这是我根本难以想象的。

“阿磊…啊…”

不过就在我满怀期待的以为要成功的时候,兰姐却喊着我的名字,长吟了一声。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小腹上传来一阵湿热。

看了很多教育影片的我,当然知道兰姐这是已经到了啊…

而且,原本意乱情迷的她,也似乎恢复了几分清明。

我的心中隐隐有些失落,当然是因为还没有和兰姐突破最后一步了。

但我也不担心,来日方长,有过第一次,就绝对有第二次机会。

兰姐继续在我身上趴了一两分钟后,再次亲了我一口,终于站起了身。

她从床边拿起纸巾将我小腹上的东西处理干净后,才悄悄爬上了自己的床,继续睡觉。

隔壁的动静,似乎也在此刻平息,但我们的房间里依旧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那种气味,我知道是属于兰姐的…

而我也同样无法平息,只能轻轻转过身,对着兰姐光滑的后背,狠狠的自我解决…

第二天一早,我发现兰姐还在床上睡觉,那两条白皙的大长腿从被子的边缘露出来,俏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

我没有打扰她,穿好衣服轻轻出去洗漱。

我们两室一厅的出租屋,卫生间是公用的。

所以我一出门,就看到隔壁那女人从洗手间里出来,穿着宽大的睡衣,那儿的丰满随着她走路,一颤一颤的。

而且,清楚能看出里面…是真空的!

这女人叫陆瑶,比兰姐大两岁,身材火辣性感,穿的衣服也少,该凸的凸,样貌对比兰姐虽然差点,但也算极品了。

我的眼神直直盯着陆瑶的巍峨丰满,不禁想到了昨晚隔壁的声音和画面,就不禁有了想法。

好在陆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只是随便打个招呼,就睡眼惺忪的走开了。

我胡乱的应了一声,洗漱完就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发现兰姐早已传好了衣服。

“阿磊真懂事,知道对姐姐好…”

兰姐一见我手上的早餐,便开心一笑,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依赖和暧昧。

今天的她穿着一套职业装,白色的衬衫,紫色的短裙垂到了大腿中间,露出一截白嫩的大腿,纤细修长,看上去极其诱人。

我不好意思多看,立马说:“兰姐,吃好了我们就去上班吧。”

“好。”兰姐也没有多想。

虽然我已经快到了上班的时间。

但我可不舍得留下兰姐一个人在屋里,毕竟隔壁那个那个陆瑶的老公胡刚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经常盯着兰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经过一天的忙碌,到了下班点我就给兰姐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兰姐已经先我一步到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10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