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弄着刚刚发育的小乳_女朋友活好经验分享

他这话是故意说给方志明听的,果然,方志明丝毫没有发现白鹭的异样,反而催促着白鹭说:

“那怎么行,怎么可以让舅舅一个人忙前忙后呢?白鹭你快去啊。”

白鹭没有办法当众发飙,只好跟着一块进入了厨房,帮忙剥点蒜头什么的。她一边剥蒜头一边小心的看向曾大胆,没有想到却对上了曾大胆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曾大胆并没有因为今天早上在地铁上面猥亵了白鹭的事情而感觉到半点愧疚,反而用光明正大的眼神看着白鹭挺拔圆润的地方,他想着那浑圆的触感,回想她在车上时的反应,还有压根就不反抗的白鹭,当下在心中确定了,这侄媳妇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被曾大胆直勾勾的眼神看着,白鹭露又羞又恼,她忍不住狠狠刮了一眼舅舅,随后转头气冲冲的从厨房里面走了出去,正巧碰上正在看电视的方志明。

方志明听见脚步声,看见自己的老婆黑着一张脸不开心的从厨房走了出来。赶紧把手里面的遥控器放下来,他走了过去,在曾大胆看不到的地方,一把把老婆抱住:

“怎么了宝贝?为什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感觉到老公的关心,白鹭心里面才算是好了一些,她想到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好像也不太好告诉自己的老公,于是只能摇了摇头,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回去休息一下就行了。

 文学

方志明听了之后便点了点头,说等舅舅做好饭菜之后,就会把她叫起来一块吃。

曾大胆以前当过兵,当时是做炊事班的,做饭可以说是一把好手,不过退伍了之后就没有什么工作做,在家里面帮忙种地,平时也会锻炼一下身体,尽管40岁了,但身体还是非常的强壮。

这一顿饭,白鹭吃的可以说是索然无味,她能够感觉到曾大胆的眼神一直粘在她的身上,仿佛坐在曾大胆面前的她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曾大胆的胆子是真的大,他坐在两夫妻的对面,加上腿很长,便大胆朝前面探了一下,准确无误的把白鹭的腿夹到了自己的双腿之中。

白鹭吃了一惊,手里面夹的那个小龙虾掉到了桌子上,方志明看见自己老婆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于是开口询问的说:

“鹭鹭,你怎么了?”

“我看小白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了吧?”

曾大胆放下了筷子,表面上一副担忧的模样,但他的手却已经探向了桌子底下,一把抓住了白鹭的脚踝,还暧昧的伸手摩擦着。

白鹭被那粗糙的手指摸着细嫩的皮肤,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

和方志明不一样,曾大胆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有侵略性了,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曾大胆的猎物,从来都没有过这样陌生又刺激的感觉,这让她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我觉得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你们两个慢慢吃。”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好像逃难一般的离开了餐桌。她跑回到屋子里,关上门后,还觉得自己心脏跳得飞快,脚踝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刚才被触摸的触感……

方志明和曾大胆喝了不少的酒,他晕晕沉沉的回到了房间,看见自己老婆已经洗好澡,香喷喷的穿着性感的睡衣趴在床上玩手机了。

他看着那挺翘圆润的蜜桃臀,当下便两眼发直,他反手关门,还特意把门眼加上之后,才跌跌撞撞的朝着白鹭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露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的蜜桃臀被老公粗暴的揉在了手里。

“大半年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呢?”

方志明喷着酒气询问着白鹭,白鹭任由他揉捏,方志明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实际上是一个好涩之徒,他们两个刚交往,没有两三天就已经开房了,他这方面的需求一直很大的,而她正好也一样。

方志明的手揉搓那蜜桃臀,就好像搓面团一般,感受着薄薄的冰丝底下那圆润的触感,他的手每次拨推的时候,白鹭就感觉到一阵空虚。

不知为何,她的脑子里面不断的回想着今天早上的画面,仿佛自己身后的人正是早上那人,一瞬间,那种空虚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我要做!”

方志明急急忙忙的把自己的裤腰带给解开,一把将人摁住,白鹭回过神来,又惊又怕的说:

“不行,舅舅还在隔壁呢!”

“怕什么?咱们房间的隔音效果那么好,就算你叫破喉咙,他也听不见的!”

方志明一把把老婆的睡裙往上拨,看见光溜溜的白鹭,当下便涩眯眯的说:

“小瘙货!就知道你里面什么都没穿!”

方志明火急火燎的把人撂倒在了床上,白鹭躺在床上深深的陷进去,可她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一想起今天早上在地铁那里,竟然被曾大胆摸了自己的屁股,她的脸瞬间红了一片。

方志明伸出了粗大的手,覆在了白鹭身上,不断的努力着,致使她变得越发的娇艳迷人。

白鹭再也忍受不住了,修长的双腿缠绕住了白志明的腰部,一面娇喘着一面叫着:

“老公,快点来吧,我已经受不了了。”

方志明许久没有见过自己的老婆了,现在哪里还忍受得住,也顾不上舅舅就在隔壁了,他安慰自己说,舅舅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

这样想着,他猛地扑上去,一把将自己的裤拉链给拉了下来。

白鹭也已经半年多没有见过自己的老公,正处于饥渴难耐的状态,虽然她时常会请假去老公出差的地方,但仍旧是聚少离多,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得到兹润。

再加上今天早上在地铁那里被曾大胆猥亵了一番,她已经是身心饥渴的要命了,于是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老公的腰,双腿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缠绕上了老公有些精壮的腰身。

可惜因为经常出去应酬的缘故,方志明的肚子上面已经有不少的肉了。现在小半年没见,竟然又长了十来斤的肉。

若是以前很年轻的时候,可能看不出一丁半点的端倪,但是现在两个人都年近三十了,身体本来就开始发福。

白鹭若是不做健身教练,生了孩子早就变成一个水桶腰了,还好她自己对身体要求十分严格,尽管对老公现在不管你自己身材这一块有那么一点小微词,但是在情浴面前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白鹭有些迫不及待的用细嫩的小手游走在方志明的胸膛上,挑逗着方志明。

方志明的身体也算是挺容易来感觉的,被白鹭用手指尖那么搓了一下,便觉得浑身发胀。

“好老婆,你知道我这小半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天天都想你,天天都想要把你压在床上弄!”

方志明一边说着一边把白鹭从床上拉了起来,摸着白鹭那柔软细嫩的脸蛋,生了小孩之后,白鹭更显得有一股女人味儿。

方志明停顿了一下,将自己坦露在了白鹭的面前,白鹭看了一眼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于是心甘情愿的俯下身来。

白鹭张开了樱桃小嘴,忙碌时看着方志明舒服的表情让她也觉得自己要不行了。

她在张志明的面前时不时摆动一下,这样的视觉冲击让方志明觉得再也忍受不住了。

白鹭自己也很想要了,她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来,方志明这个时候也已经没有办法招架了,虽然听不清白鹭在说什么,但还是秒懂了她的意思,他一把把人按在了床上,抬起了白鹭的一条腿…..

他们两个人本来以为曾大胆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谁曾想到喝了个半醉的曾大胆在屋子里面打了一个盹儿,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所以现在有些尿急,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而且在上完厕所回来之后便听见了屋子里面的动静。

这房子还是他当初协助方志明一块装修的。当时小区物业交房了之后,他就觉得有点不太好,曾经还建议过方志明把这墙体加厚一些,因为隔音不是那么好。

可方志明当时还敲了敲墙壁说:

“咱们自己家里面好不好都没有什么所谓了,我感觉这墙壁挺厚的。”

毕竟是别人的房子,所以曾大胆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会儿倒是便宜他了。

这会听见白鹭在里面娇喘连连的叫,曾大胆登时觉得浴火焚身,白天在地铁里面他猥亵白鹭的时候,就感觉那娘们真的是个极品货。

他这要是真能和她弄上一回,可以说是浴仙浴死了吧?

曾大胆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悄悄的贴近了那扇门,小心翼翼得从门缝往里面看。

好在方志明当时装修为了省钱,所以这些都不算是很好,门和窗户都有缝隙,再加上墙体比较薄,所以听的声音尤其真实。

曾大胆拧了一下那一扇门,突然间发现这扇门并没有上锁,他胆子大了起来,将门打开了一些,正好能够看到床铺的方向,两副身子交叠在一起,如同活媋宫一般展露在曾大胆的面前。

曾大胆眯着眼睛看着屋里面的情况条件,今天早上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少妇白鹭如今像是一个银娃荡妇一般在方志明身下承欢,这种视觉冲击让曾大胆顿时兴奋不已。

白鹭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被男人兹润过了,感觉到老公在她身上驰骋,卖力着,她也越发的渐入佳境,双眼逐渐变得迷离,红润丰满的小嘴不断发出一阵阵娇吟。

她一边抬起脚虚虚的搭在方志明的腰上,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夹着,似乎是在催促着方志明更快一些。

方志明哪里受得了如此的挑拨?当下变得更起劲了,但可能是因为最近应酬多,他本来就睡不好,加上他也很久没有碰过自己老婆,所以很快便缴械投降。

白鹭感觉到方志明趴在自己的身上喘着粗气,当下便睁大了眼睛,有些难受的询问着说:

“老公你…”

方志明心满意足的从白鹭的身上下了来,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憨憨的笑着说:

“老婆真是太厉害了,里面一如既往的!都感觉不到像是生过孩子,我实在是受不了你那叫声,所以我就交公粮了。”

白鹭这才刚刚想要到达顶点,硬生生的被别人给打断了,这种感觉实在是不痛快,可是她一想到老公也是为了这个家操持劳累,所以现在才那么快就和他完事儿了,这还真的是有苦说不出……

方志明有个小习惯,做完之后十分舒服的情况下他就会埋头睡去,一点都不管白鹭。

白鹭一开始和他交往的时候,心里面对此就有些不满,不过一想到方志明怎么说那活也是不错的,花样百出,所以就把这个不满给强压在心里了。

但今天白鹭没有得到任何的满足,反而被聊的一身火,又看着自己的老公很快睡死过去,那里也软趴趴的,也没有办法让她自己弄了,便有些失落。

白鹭给自己套上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走向了门外,而门外曾大胆还站在那里,见白鹭要出来当下便立刻捂住自己的裤裆,躲到了一边去。

方志明他们的卧房旁边正好就是书房,书房的门长期都是开着的,曾大胆躲在了门的后面,在缝隙之中看着她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本以为曾大胆已经睡着了,所以白鹭身上穿着的根本就只有一件薄薄的睡裙,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穿,外面又开着一盏夜灯,朦朦胧胧之中可以看到那挺翘的轮廓,还有隐藏在黑色睡裙里面的神秘,看的曾大胆禁不住的又吞咽了一口唾沫。

不愧是做健身教练的,看起来真的是丰满,而且又带着一种野性和力量,让人一看就非常的有征服浴望,不过白鹭脸上的神色有些萎靡不振,刚才曾大胆也看到了,白鹭应该没有满足。

白鹭进了卫生间里面去,曾大胆瞧见白鹭进了卫生间之后,立刻的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卫生间这里有一个通风的气窗,而这一个气窗正好就在外面阳台。

曾大胆胆子特别大,绕过了客厅走到了外面的阳台,这通风气窗下面正好放着的就是滚筒洗衣机,曾大胆蹑手蹑脚的爬上了滚筒洗衣机,正好露出半个脑袋来,看到了在卫生间里面的白鹭。

白鹭进了卫生间之后先是在马桶盖上面坐了一会儿,随后掏出了手机来,点开了一个小网站,网站里面放着一些小电影,这小电影里面的女人卖力的叫着听起来让人脸红耳赤,而那罪魁祸首的地方一直在女人的身上使坏。

白鹭把手机放到旁边去,将自己打开坦露,只见白鹭修长细腻的手指往下,她一边弄一边迷离的叫喊着。

本来刚才白鹭就已经非常的有感觉了,自己弄虽然没有老公的感觉好,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这样了,不弄一下她难受。

曾大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看着她的腿,她的皮肤白皙细腻,如同一块羊脂玉一般,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一个个圆润又可爱,而那隐藏在阴影底下的……

白鹭手机的声音并不算是很大,所以曾大胆能够听得见她自己弄出来的声音,让人根本招架不住。

加上白鹭不仅身材好,长相甜美,连声音都好像是黄鹂鸟一般,让人听着浴罢不能,从她的口中叫出来的声音仿佛小婴孩一般,带着一点尾音又十分的魅惑。

曾大胆伸出了粗手,覆盖住了自己,看着白鹭在那里自娱自乐,他也忍不住的滑动手来……

一想到自己压在白鹭的身上,用自己的粗壮让白鹭发出满足的吟叫,他心中又觉得激动了几分,这样的尤物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应该承受他的狂风暴雨才对!

可惜方志明没有什么用,不然刚才他应该能够看到白鹭脸上露出那种满足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一边幻想着,又时不时睁开眼睛,看着那白花花的胴体。白鹭可怜又可爱的叫声越发的急促,带着几丝鼻音和喘息让曾大胆再也受不了了,他手下的动作也加快了不少。

可能是因为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脚下没踩稳,差点滑倒,自是弄出了声响,把他自个儿吓一大跳,忙缩头屏息听隔壁的动静。

白鹭这会儿快到达顶点了,正要进行最后冲刺,被忽然而来的声音吓一跳,就缩回去了,惊恐的立刻从马桶盖上面站了起来,把衣服拉好。

曾大胆听到声音了,哪里还敢停留,立刻把自己塞了进去,飞快的朝着卧室跑了去,但动作也算比较轻手轻脚。

关上门之后,曾大胆心中还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胆子是很大的,可是刚才那一刹那有被识破了的可能,让他莫名觉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鹭问了一句是谁在外面,但并没有人回应她。

曾大胆感觉她肯定会来看是不是自己,突然兴起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竟把门重新打开了,留一条不大不小的门缝,然后把外裤脱掉,躺到床脚边的地板上,再把内内拉下一大半露出狰狞来,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挠痒状,就等白鹭了。

白鹭等不到回应,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灯都打开了。

按道理来说不会招贼才对啊?因为他们住的楼层比较高。

白鹭找来找去没发现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胆的房门微开着。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觉得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个曾大胆了。看他的门开着,难道刚才他偷看自己……

白鹭一想到这脸就红了,回想起刚才她和自己老公做这个事的时候,曾大胆可能就已经在门外偷听了,后来见她出来,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娱自乐。

这样想着,白鹭瞬间觉得又气又恼,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曾大胆,她立刻又觉得心痒难耐。

因为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于是她就去曾大胆的门缝那里想偷偷看一下,然后她就看到房间里曾大胆正仰躺在床下的地板上呢喃说着醉话,手在下面挠来挠去,那儿竖着很高的一杆黑影。

白鹭一看就愣住了,难道刚才的声音是他睡觉不老实摔下来的声音?

看他的样子像,白鹭想确认一下,于是推开了门。

门一开,外面的光线就跑进来了,白鹭看清曾大胆下面竖起的东西是什么后,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大好长。”她暗暗咋舌,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然后蹲下来看,伸手想摸又不敢,看曾大胆的样子倒像是真醉了,睡得还挺沉的。

想到曾大胆确实喝了很多酒,可能现在是酒劲起来了,才会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轻轻唤了声,曾大胆没反应,推也没效果,只是呢喃几句,半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一看这情况,白鹭就咽了下口水。

刚刚她还没满足呢,看到曾大胆现在这样,再看他粗大的宝贝,白鹭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撑满的感觉,底下瞬间润了,顺着大腿滑到地上。

白鹭往下一摸,脸顿时红了,视线死死的盯在曾大胆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门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胆也差不多,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涌上心头,一想就澎湃起来,压都压不住。

她试探着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胆,见曾大胆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便不再迟疑,掀起睡裙下摆,露出底下的光溜溜来,然后跨立在曾大胆身体的两侧,把自己扒开,找准方位后,缓缓的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主卧的方向传来一声怒喝,吓得白鹭脚一软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儿一勾,然后就抵着她的翘臀一路往上,杵进裙子贴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来,痛得曾大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感觉身体被一片肥美坐着,却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实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着不吭声,白鹭自己也吓得要死,因为她听出那是她老公的喊声,以为被她老公发现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胆还睡着。

一刻都耽误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门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说梦话,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时爆喝几声,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白鹭差点没气死,拍着胸口还在后怕,却不敢再去找曾大胆了。

一来是担心她老公会醒,二来是后悔了,她其实并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刚才只是意外。

可身体还空虚着,那怎么办?

没办法,还得自己解决。

可是进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指还是太细了,若换作是曾大胆那个,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点两点了……

一想到这里,白鹭顿时觉得越发的空虚了。但随后一想,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对不起老公了,于是赶紧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直接不想弄了。

曾大胆在那屋跳脚呢,白鹭那一坐伤到他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是让他现在做的话,只怕力不从心。

可惜了,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幸好方志明也没过来,想来那一喊是梦话,曾大胆对这个有经验。

因为没发泄,白鹭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想了。

她把自己老公的裤子拉下来,兴奋的看着男人早上的反应,当下心痒难耐,想起来做一番剧烈运动,可是没有想到它竟然不争气,白鹭心中气结。

方志明醒过来以后并没有发现白鹭的异状,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中午的时候还要陪朋友去看车,所以没有办法能够陪白鹭,让白鹭在家里面和曾大胆吃个饭。

白鹭心中是不甘不愿的,可方志明一大清早穿戴整齐之后就离开了。

白鹭因为是私人教练,昨天才刚刚回到岗位,所以手头上只有一个学生,正好这个学生今天跟自己说要晚上的时候才去上课,所以白鹭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做。

本来她还想着和老公去逛一下的,毕竟那么久没有见了,总是要甜甜蜜蜜一番。可谁曾想老公这个榆木脑袋,竟然已经把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了,而且还把她丢给那一个色胆包天的曾大胆。

一想到这个白鹭就来气。

曾大胆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还悄悄的听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白鹭并没有过来找他,这才安心的睡了下来,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想着今天方志明和白鹭两个人应该都去上班了,于是大大咧咧的穿着一条内裤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可没有曾想到刚刚打开门就和白鹭打了一个照面。

而此时白鹭正寻思着,怎么方志明都管曾大胆喊舅舅,她也不能太过冷淡,于是便想要把人叫起来吃个早餐。

她刚刚去要敲门,谁知道门就已经打开了,曾大胆从里面走了出来,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那情影可太让人羞涩了。

曾大胆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好了,他可比今天早上白鹭看见自己老公的还要更精神的多,而且从外面看就能够看得出它的尺寸有多可怕。

白鹭一下子看得有些傻眼了,可能是因为脸皮薄的缘故,看到那么嚣张的大家伙,让白鹭有些不知所措,她赶紧别开脸干咳了一声,没好气的说:“舅舅,你在家里面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呀?穿着这裤子就走出来。”她有点后悔昨晚没开灯仔细看曾大胆的宝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1122.html
返回顶部